萧云飞:中国人不愈的创痛——南京大屠杀六十三周年祭

  1937年12月13日黎明,日军攻占南京。在随后六周的血腥日月里,发疯般的日军几乎见到中国男人便枪杀,见到中国女子便奸杀,见到房屋店铺便焚烧,见到金钱财物便抢劫──繁华的古都南京顿时变成一座妖魔恶畜共乐、孤魂冤鬼齐悲的浆血地狱,血腥的空气几乎窒息了所有的生命……

  12月13日,成了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

  11年后,1948年12月22日凌晨,指挥攻打南京的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被远东国际法庭处以绞刑。为了防止军国主义者借机制造事端,松井和另六名超级战犯的尸体被焚烧成灰后被撒入海中。然而,日本军国主义的幽灵并未随着他们的骨灰散去。就在东京大审判之后不久,一座花费1500万日元之巨的纪念碑便出现在名古屋市,为这七名臭名昭著的大战犯招魂,而甲级战犯的灵位也被供奉在靖国神社……

  随着日本经济大国地位的逐步确立,右翼分子们的活动日益猖獗。他们总是寻找各种机会来“修正”历史教科书,在全国各地为“二战英雄”树碑立传,每年都要上演政府官员参拜靖国神社以及首相或大臣轮流不慎“失言”的闹剧。最近,一位前日本驻华大使居然“好心”地建议中国各地的“抗日历史纪念馆”删除“抗日”二字,因为日本“青年人不能不对此感到震惊”。

  其实,感到震惊的应该是中国人。为了抗战,中国人所受到的伤害和付出的牺牲是无法用数字来统计的,也是不能用语言来描绘的。但是,向来注重礼仪的日本,却从来没有向中国人民正式说声简单的“道歉”,更谈不上有什么主动承担战争罪行的责任感。这还不足以令中国人震惊吗?就凭这副无赖相,日本就没有资格申请担任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不久前,朱镕基总理接受 TBS电视台的与日本市民对话专访,一位51岁的市民提出的问题很能代表普通日本人的心态:中国要求日本道歉究竟到何时为止?其实,假如他本人是南京大屠殺的受害者,还会提这样的问题吗?

  道德认知水平的低下必然导致道德行为的低下。事实上,日本不但拒绝就发动战争道歉,而且故意拖延许多本来已经是马拉松式的战争赔偿诉讼,以待当事人不堪时日流逝而伤痛终身地辞世,或者寻找各种借口令其败诉。因最大的建筑公司之一鹿岛组“花岗事件”引发的劳工案,早在1995年 6月28日就提出诉讼,1997年12月一审却败诉,后经事件幸存受害者耿谆等上诉至东京最高法院,直至今年11月29日才以法庭调解而结束,而前提却是日方“不承担法律责任”。

  好一个“不承担法律责任”,又是一副活脱脱的无赖相。在冗长的诉讼中,11名原告先后有3名去世。就在11月4日──离最终达成调解不到一个月,81岁的幸存者王敏也带着终身遗憾与世长辞。类似这样向日本索赔的案件目前尚有几十件,更不用说那些被判为败诉的“慰安妇案”、“香港军票案”了。就连在南京大屠殺中侥幸逃生的夏淑琴老人控诉日军南京暴行,也被右翼分子诬蔑为“历史的假证人”。他们喧嚷“南京大屠殺是20世纪最大的谎言,要彻底检证。”

  然而,在拼命为历史烂疤瘌遮羞的同时,日本却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声色俱下描绘自己是受害者的机会。每年八月六日的广岛原爆纪念日,举国上下都要扮演一次自己是二战中最大受害国的形像。日本要“和平祈愿”,要发“和平宣言”,仿佛自己平白无故地遭受了别人多大欺侮似的。实际上,所有的花式表演都经不起清脆的一问:谁是战争的肇事者?受害的又岂仅仅是广岛和长崎两个“极少数”城市?为什么不“彻底检证”自己的战争罪责?

  松井罪恶的一命,根本无法补偿三十万在南京大屠殺中遇难的同胞生灵。痛在中国人的心里,当然是永远的。

原载:<<万维读者周刊>>

  作者:萧云飞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中国人不愈的创痛——南京大屠杀六十三周年祭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