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近视:到底谁在享受色情?

  今年7 月初,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披露披露山东省青岛市的一些娱乐场所黄、赌、毒泛滥,公然出现了“脱衣舞”……我们感谢传媒揭露社会阴暗面的勇气。然而,这些早已不是新闻了。

  如果我们敢于真面现实,就应该承认,这些年色情服务是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从个别地方存在,发展到几乎遍布全国城乡的过程。有人估计,全国从事此业的人数已上百万。对此,有人嘲讽为“繁荣娼盛”。

  就在京城,现在也有歌舞厅等娱乐卖掉场所近五千家,桑拿、发廊、洗浴中心等万余家,从业人员,估计约有十万之巨。当然,不能把这些行业同色情服务划等号,但是了解歌舞厅、洗浴中心等行业经营内幕的人都知道,其中有不少是或明或暗地在从事色情服务。如果没有色情服务,许多这样的场所是很难生存并取得丰厚利润的。

  如果说党和政府准许色情服务的发展,这无疑是污蔑。

  如果说党和政府没有采取措施禁止色情服务,这无疑也是污蔑。

  问题的尴尬在于,多年来对色情服务是屡禁不止,而且愈演愈烈。

  这就不能不令人忧虑,不能不对这个社会现象进行深入的思考了。

  ●谁在享受色情服务?

  谁在享受色情服务?谁在提供色情服务?

  享受色情服务的,除乐于此道的某些港澳商人及外国商人外,主要是某些有钱的、有权的、有钱又有权的乐于此道的人。在这个“温柔之乡”,有钱的自行花钱享受,有权的由有钱的供其享受或凭借权力无偿享受,有钱又有权的则更为潇洒,于波澜不惊之间如鱼得水、既眠花宿柳又不为人知,甚是冠冕堂皇。

  提供色情服务的,绝大多数为无产无业的城市贫困居民的女子,失业、下岗职工的妻女。生计无着,生活所迫,是她们从事此道的基本原因。在这个可悲的群体中,基本没有各级各类官员、有产階級和生活生活富裕的家庭的千金小姐们。

  这是一幅社会分化的真实图画。

  如果说“泰坦尼克”号的舱室等级差别是人类社会階級差别的反映,那么在这个“人间温柔尽在其中”的花花世界里,社会的階級分化和不公是以更加赤裸裸、更加丑陋的模样展现在天地之间。

  在老舍先生写的《骆驼祥子》中,小福子的父亲、那个可怜的人力车工人向着苍天哭喊道:“我们在卖血,我们的女人在卖肉。”——这是对旧中国、旧社会的控诉。

  如今,面对着色情服务的沉渣泛起,当代中国人该有怎样的悲戚和深思啊!?

  ●妇女解放:衡量社会解放的尺度

  曹雪芹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土做的。的确,在人类社会中,少女、姑娘正是最亮丽、最活泼、最可爱的群体。“掌上明珠”、“心肝宝贝”、“千金”等——这些普通的称谓深含着慈祥父母和长辈对她们深深的爱。而在中外文学史上,又有多少诗文在赞美这个群体啊!

  恩格斯在《社會主義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一书中,肯定并赞赏傅立叶的一句名言:“妇女解放的程度是衡量社会解放的天然尺度。”

  妇女,特别是少女这个群体的生存状况如何——她们少年时能不能自由自在,快乐上学;成年时有没有正常的工作,能不能自由恋爱,幸福地结婚;是否拥有与男子平等的社会地位,是否要靠出卖色相来谋生,等等,就成为衡量一个社会的解放程度的重要尺度。

  这个尺度蔑视一切粉饰。

  一个社会中的黑暗面和假恶丑,在这个尺度面前将暴露无遗。

  当然,人类社会从来都是光明和黑暗并存,真善美和假恶丑并存。而色情服务的存在和泛滥所暴露的就是社会中存在的黑暗面与假恶丑。

  ●为什么会有色情服务?

  任何社会现象的产生、发展和灭亡都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同样,色情服务在社會主義中国从20世纪50年代初普遍的消灭,到20世纪80年代又死灰复燃,迅速发展,如今已达到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也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

  如果说,实用主义的及时行乐取代革命的理想主义,金钱至上取代爱情至上,市场经济的利润、买卖交换原则取代任何道德和操守,不惜损害他人的极端个人主义取代任何利他主义,是其精神根源。那么,社会贫富的分化伴随着社会階級的分化愈演愈烈,与生产资料日益分离的无产无业者的增加伴随着生产资料日益向少数社会成员的集中,就是其物质根源。

  无法否认的事实是,这些年来色情服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是随着外资经济和私营经济的不断扩大而扩大的。

  随着外资经济和私营经济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公有制经济的数量和规模的不断缩小,与社會主義公有制生产资料相结合的劳动者的相对数量和规模也日渐缩小。与此同时,与资本主义性质的生产资料私有制相联系的雇佣劳动者数量和规模却在逐渐扩大。然而,与公有制生产资料相分离的劳动者和新增的就业人口却不能被外资经济、私营经济、个体经济所全部吸纳,这就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且不断增加的失业人群。这个无产的群体,无业可就,求职艰难,处于被市场经济抛弃的凄惨境地。生存的压力,求生的艰难,金钱至上的社会观念,再加上另一部分社会成员挥金如土、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生活方式的强烈刺激,必然导致部分女子走上“开发自身肉体资源”的悲惨道路。

  随着外资经济和私营经济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剩余价值性质的社会财富迅速向少数人(主要是资产所有者)手中集中,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的数量与日俱增。这部分人生活富裕,有钱有闲,其中好色者追逐色情,而市场经济又是满足需求、追逐利润的,于是色情服务便应运而生。市场支流运动的全部出发点和归宿都是利润。资产的所有者为了追求利润和社会地位,便需要和“权力”进行交换。而某些腐化了的公共权力的拥有者,也追逐色情服务。于是,色情服务就成为与“权力”进行交换的媒介。这也成为色情服务应运而生的根源。

  ●色情服务能禁止吗?

  从社会科学理论的角度来说,色情服务是剥削制度的产物。而社會主義,由于他坚持生产资料公有制,按劳分配,反对剥削,社會主義的劳动者拥有劳动权、休息权和得到社会帮助的权利,在精神上坚持和提倡“人人为我,我为人人”集体主义,因此不存在产生色情服务的根源。

  然而在今日的中国,社会现实是,在一批“经济学家”和部分党政官员的推动下,公有制和按劳分配的主体地位日益被削弱;而私营经济和按资分配却在大行其道。实际上,社會主義市场经济的真正目标正在被某些人歪曲得面目全非。在这样的社会经济状况下,社会階級、社会贫富的分化和失业只能加剧。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色情服务屡禁不止。

  我们不能不面对现实,我们不能不正视这个问题。

  色情服务泛滥的现实说明,在我们的社会中,社会经济和社会生活的某些部分,严重背离了以公有制和按劳分配为主体的社會主義市场经济的正确发展方向。

  这是一个让人痛苦的事实。

  我们的目标是建设社會主義、共产主义。建设一个政治上平等(反对人压迫人、欺侮人)、经济上公平(不是平均主义,面是反对人对人的剥削)的理想社会。目前,现实和理想存在着巨大的反差。

  这个巨大的反差,提醒我们必须坚持社會主義的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必须坚持社會主義的自我完善,必须坚持同一切有悖于社會主義的丑恶现象作斗争。

原载:大近视

  作者:大近视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到底谁在享受色情?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6月11日 星期六 @ 23:33:14

    1

    一言难尽

    回复

  2. kala 说:,

    2008年01月20日 星期日 @ 14:43:28

    2

    无言以对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