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目:强国以后怎么办?

  经常上网的人大概很少没有被斑竹删过帖子的,笔者曾经看过、也参与过对限制斑竹管理权限的“自发斗争”。反过来,对于斑竹来说,要维护版面的风格和品位,剔除令人不快、引起众怒的言论,删帖子总是最方便,最强有力的武器。我有个朋友是个典型的强硬派兼保守派,如果说和当政者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他还保有一些理想,是个理想主义的保守派。这些是题外话,有回我这个朋友对BBS 里某些人的言论很不满,而这些家伙也的确犯了众怒,于是我朋友公开要求踢人,他有句话很有趣说:“我是支持专政的。”这让我某部分的思维突然激活起来。

  不妨假设有这样一个课题:当BBS 上出现了可能引起争议的帖子该怎么办。为了方便立论我提出两种简化的运作模式:斑竹决策模式和集体决策模式。前者由斑竹全权决定对帖子的管理,对于引起争议的帖子,完全由斑竹决定是否删去;后者则由这个BBS 参与者共同投票决定。如果按照斑竹决策模式,那么斑竹会根据自己的判断,有时也会考虑部分网民的态度后,决定删去。如果按照集体决策模式,那就必须先提出是否删除帖子的动议,然后等大多数人看过帖子并做出表态,如果意见分歧严重的话,恐怕还会进行一场热烈的大讨论,牵出其他各种相关论点,最终删帖子的行为恐怕会变的无足轻重,或者失去了意义,如果那的确是一篇不宜在公共范围内出现的帖子的话。

  相信想象力稍强的人都会明白我正在试图讨论什么。很多时候,民主制看上去非常笨拙、没有效率,甚至是丑态百出的,就象是今年的美国大选。运用民主程序,在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之后作出的决策,常常显得愚笨、失败,很可能完全比不上“伟大领袖”的一个灵感。那么,我们是不是就应该据此认为:“与其试图依赖无知的人,不如让智慧的人来营造美好的生活”呢?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如果从效率原则上考量,依赖一个或一群“先进”、“优秀”的人来为公众做出决策的诱惑是极大的。早在“民主横行”的古希腊,柏拉图就设想出了一个由“哲学王”统治的“理想国”境界。他的老师苏格拉底,更是出了名的反民主,因为他觉得普通人都是“无知(智)”的,只有真正拥有智的人才有资格为人民指明前进的方向。相信这些伟大的哲人不会不了解专制的坏处,也不会没有感受过民主的“熏陶”——很多人怀疑有些中国人不喜欢民主是因为没经历过民主,可见这种想法是有疑问的,因为如果“理想国”的前提成立,即国家由一个真正的智者统治的话,民主制最好的决策,也不过和这个智者的决策相同,如同网民们在辛苦讨论之后做出的删除帖子的决策,完全可以被斑竹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完成,这还不包括BBS 因为大讨论而导致的“安定团结被破坏”的可能。相反,智者总能作出超越常人想象力的伟大决策。这样惊人的效率对比,难怪总有人对“伟人情节”念念不忘了。

  中国人对于国外的民主总是有些隔膜,相对于国外有些理论家的诸如中国人天生缺乏民主能力的说法,我宁愿相信,中国人是在一开始就看透了民主制度的“死穴”:缺乏效率。与其大伙儿辛辛苦苦的讨论半天没个办法,不如推举个“伟大领袖”,大家顶礼膜拜,一起奔小康。反正领头的一拍脑袋,说东就往东,说西就往西,怎么说都比坐在岔路口争的面红耳赤“体面”。这大约和中国人善于两分法的思考模式有关,什么事都分成两种情况,问卦问吉凶、打仗争“战”“和”(在中国人的思维里,和和降没什么区别)、做官论升降,总之和赌博开大小没什么区别。这种思维讲究个“大丈夫一言而决”,把所有问题都简化为“谁是大丈夫”,至于前提:这世上有没有大丈夫,似乎从来就没在考虑范围之内。翻翻书,从古代起中国的圣人就没绝过种,从黄帝、尧舜开始一路下来,谁还会怀疑,谁还敢怀疑,坐在自己面前,堂而皇之接受三跪九叩的人就不是又一个圣人呢?

  如果认清了这点,对于在中国同样没有绝种的“造神”运动就很好理解了。一个领导上台前,不是急于表明自己的治国韬略、远大计划,而是先翻出历史,声称自己是某某先贤的后人、某某圣人的不肖,或者装神弄鬼说自己是天子龙胎,再不济也要拿出一张纸条上书“你办事我放心”之类的表明自己的接班人立场。总之只要确定了自己是“核心”,其他事都好办,都不是问题,不就是掷色子比大小吗?谁还不会?当官成精的李鸿章就有句类似的名言。

  中国人用了几千年的时间来等待着圣人的出现,虽然经历了无数的风雨和血泪,但是这个高效率的理想国模式似乎始终吸引着中国人一代又一代用高昂的代价不知疲倦的实践着,揭露着一个又一个的“伪圣人”。是否真的存在圣人的问题完全被抛在了脑后,变成了深夜里困扰着每一个国人的可怕梦魇。当西方人凭着笨拙无比的民主制度一步步最终走到中国前头的时候,我们却一眼看到了“坚船利炮”,幻想着由圣人为中国完成一个失落的强国之梦。悲夫!

  1997年,我的那个朋友哀叹着:“中国最后一个伟人走了。”今天,又有多少人在缅怀着毛泽东给中国带来的“自尊”,他们谁都不愿提起,为了这可怜的一点自尊,中国人到底付出了多少代价,而又有多少伤口,现在还在流血!这些代价,绝对不是象某些人声称的那样:“是不可避免的”。对于中国的明天,我唯一敢确定的就是:1997年的那个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我们一天没有摆脱圣人的诱惑,就一天不会停止造神运动。

  有网友在讨论三峡问题时说过一句话:相信他们(指江澤民等——笔者注)还不是为了国家好?都一把年纪了,还图个啥。这几句话给我的印象很深刻,这种把对国家决策问题的讨论重心放在决策人良心和道德上,而完全不去讨论决策本身合理性的做法很能够说明问题。中国老百姓关心的是,当大家饿的快不行的时候,那个喜欢吃红烧肉的领袖居然不吃肉了,还会伤心的流眼泪,整夜睡不着觉。这样大家的心态就很好了,至于是不是老百姓天生就该饿肚子、吃不饱,反而显得不重要了:一个为了老百姓饿肚子而睡不着觉的人,会成心让老百姓吃不饱吗?既然不会,那就是别人的错,不是美帝蒋特的错,就是全世界都在挨饿。

  前几天看电子杂志,有个网友说看了几天新闻弄懂了美国大选制度,觉得和中国人的选举没什么区别,原来中国人的制度挺民主,特想不同为什么说中国不民主。如果他有机会看到我这篇文章的话我就告诉他,差别就在于美国大选选的是总统,中国大选选的是圣人。没看透这一点的人会觉得美国这种大选要不得,一不小心,支持布什和戈尔的选民就会闹分裂,社会安定团结受破坏——有张报纸的社论就敢这么写。我们总是期待着圣人,虽然不同的历史阶段,做着不同的梦,但总是期望着由圣人来将这个梦变成现实,却从不认为自己的奋起、强大是关键。相反,因为相信有最终的解救者,个人的理想变的毫无意义。就象现在,当每个自认的爱国者陷入一个现代化强国的迷梦,并且毫不犹豫的将希望寄托到朱总理这样的“好官”们身上时,留给自己的只能是仰望和等待了。如同咒语般默念的“没有强大的国家,就没有个人的自尊”,变成了个人堕落的最好理由。当我们急于诅咒着别人鄙视的眼光的同时,却忘了反省自己头上的疮疤,或许,我们还以为这是个可以用来自傲傲人的勋章吧?

  套用鲁迅的一句话,“强国以后怎么办?”五十年前,当我们在朝鲜自豪的向全世界显示了自己强大的足以和美帝抗衡的力量之后,却很快陷入了史无前例的饥饿和社会动荡;五十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再次试图向全世界显示力量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可以先问自己一个问题:

  “强国以后怎么办?”

  作者:沐目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强国以后怎么办?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