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为中:试论民主之路

  不少人认为,只要中国繁荣了,经济有了足够的发展,民主就会自然而然地在中国实现。他们的乐观,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资本主义在十七、十八世纪的发展,不是最终导致了英国革命和法国革命吗?本文从历史回顾入手,对中国如何走向民主作一些探讨。本文试图说明如下两点:(1)历史不会简单地重复。当年促成民主革命的环境和因素在中国均不存在。(2)社会变革,具体一点说,由专制向民主的转变、飞跃,往往是当统治階級内部的一部分人看到民主对其有利的时候,才成为一种可能。也就是说,民主变革的直接得益者,往往首先是统治者中的一部分,而不是老百姓。在中国的民主变革中,官倒“倒爷”中的一部分,可能会扮演一个关键的角色。

◆ 英国革命

  英国的议会至少在十五世纪就已经有了。以伊丽莎白一世(1558—1603在位)为例,那时的众议院有四百席,每个县选两个代表,另外每个城镇也选派代表。选民资格为必须拥有相当大量的土地和财产。另外还有一个院叫House of Lords的,相当于参议院吧。参议院里坐的是六十个贵族家族的首领,还有主教等等的精神领袖。有关税务和重要的法律,是要在议会中通过才能有效。显然,议会代表了贵族。他们并不满足于管管税务。为了避免议会的权力抗争,亨利七世(1485—1509在位)的办法,是尽量少召开议会。到了亨利八世(1509—1547在位),国王为了与罗马教宗抗衡,不得不让议会通过一些法案。这样一来,议会就得意起来。伊丽莎白一世是英国最伟大的君主之一。她足智多谋,身边又有一群有能力的顾问。但是贵族也不势弱。他们在议会里越来越狂妄敢言,议论只属于国王的事务:宗教、外交,甚至伊丽莎白的婚事。伊丽莎白把她的顾问安插在议会中去捍卫她的政策,同时采用尽量少收税和采纳受臣民赞同的政策的办法。所以虽然贵族野心勃勃想夺权,却也不成气候。到了查理一世时(1600—1649在位),有一天国王需要一笔钱去支持他的对苏格兰人的战争,不得不召开议会。贵族抓住了这一时机,他们决定从此之后,国王必须与议会一起统治国家。在国王得到这笔钱之前,议员们大大削减了国王的权力,并坚持每三年召开一次议会。但在议员们进一步要求控制教堂、军队和国王的顾问时,国王终于忍无可忍,与议会兵戎相见。这就是有名的清教徒革命(Puritan Revolution)。这场革命,以查理一世被非法处死告终。然而国不能一日无君。当威廉三世(1689—1702在位)被议会邀请成为国王时,他不得不接受Bill of Rights。其中规定国王不得擅自制定纳税、废除法律及拥有军队。在之后的几年中,议会又通过法案,规定议会每年开会,每三年一选,同时审查王室的开支等等。至此,国王的权力完全架空,英国的贵族终于达到了他们夺权的目的。

◆ 法国革命

  法国是路易十四世(1643—1715在位)的故乡。路易十四世说过惊世名言“朕即国家”(“l’etat,c’est moi”)。国王的权力达到了至高无上的境地。法国也有个象议会的机构,叫Estates—General的。由于国王权力日趋完善,到了路易十六世(1774—1792在位)这会儿,议会已经差不多有两百年没开会了。说来凑巧,有一天国王的口袋里没了钱。当时的情况是牧师和贵族不交税,沉重的税收落在广大贫苦农民、工人和中产階級头上。国王打起了贵族的主意,决定召开议会。议会里有三大階級,即牧师、贵族和中产階級。由于议事时是每个階級分开做决定的,牧师和贵族联手总能以二比一胜出,贵族总是很有信心控制议会。没有人想交税。牧师和贵族不想交税。农民、工人和中产階級不想加税。国王有了麻烦。这回不是二比一,而是三比零。1789年五月,当议会召开时,中产階級提出实行全面改革。中产階級的领袖们,在部份牧师和贵族的支持下,声称他们代表了超过百分之九十的人民,宣布他们是“国民大会。”当有谣言说国王要强行解散国民大会时,巴黎的工人攻占了巴士底狱,旧制度的象征。这就是法国革命。

◆ 中国革命

  中国自秦始皇以来,就没有出现过象议会这样的东西。中国对民主改革的尝试,发生在光绪二十四年(1898)。这时候的封建专制,出现了一种特殊的情况,就是慈禧太后掌握朝廷的大权,而那个自称为“朕”的孤家寡人,却没有一丝的权力。因此在民主改革的尝试中,皇帝竟然充当了贵族的角色,也就不奇怪了。甲午战争失败,使得民间和朝廷中的有识之士认为,中国要自强,非维新变法不可。光绪帝欣赏康有为的变法主张,特许让康可以随时呈奏,不得阻拦。在康有为的影响下,光绪帝最后下了决心,下了一道“明定国事”的“上谕”,揭开了“戊戌变法”的序幕。然而慈禧太后大权在握,光绪帝手中无一兵一卒,变法最后以慈禧太后重新临朝,光绪帝被幽禁,谭嗣同等六君子被砍头告终。

  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从一开始就是一场种族革命。1894年,孙中山创立了兴中会。由孙中山起草的入会誓词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国,创立合众政府。”之后,革命党人频频发动起义,光由孙中山亲自策划的,就有十次。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引起各省纷纷宣布脱离清朝独立。清朝的满人将领,指挥不动袁世凯训练过的新军,不得已只有起用当时已退隐的袁世凯。袁世凯出掌军权后,政治上处于非常主动的位置。对革命军,他可战可和,对朝廷,他可扶可废,举足轻重。一方面,他设法架空了朝廷,另一方面,对革命军打打谈谈,逼迫革命党对其退让,为他谋取民国大总统铺路。以后果然做了中华民国第二任临时大总统。

◆ 一些讨论和结论

  回顾历史,我们应该清楚地看到,当年导致民主革命的因素,在中国已不复存在。中产階級在议会中的崛起,是因为在英国和法国的封建制度中,选举权是由个人拥有的财产决定的。中产階級经济上的成就,使他们自动获得选举权,从而在议会中能有越来越多的中产階級代表。这真是一种历史的偶然。有钱等于有权。现代中国的情况正好相反,有钱不等于有权,有权一定有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并不是根据钱的多少来选出的。统治集团对人民代表的成分有绝对的控制权。所以我认为,中产階級在中国的崛起,并不是实现民主的充分条件。让我们再仔细地看看人大这个“议会”吧。英国和法国的议会,即使是在封建专制的条件下,也拥有一定的实权。无可非议,国王有时不得不依靠议会。这正是民主能最终胜利的本钱。反观之,人大虽然在宪法里是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实质上只是一个橡皮图章而已。另外,英国和法国的议会的代表,成分比较单一,他们有共同的利益,使他们能抱成团。中国的人大代表,素质就差很远:劳模、体育明星、英雄人物,等等。他们都是统治者的附庸,不可能有与统治者不同的共同利益,更不可能有独立的思维。一句话,既使中产階級在中国能崛起,他们在政治上也是一无所有。他们只能,并且已经是统治者的附庸。

  民主革命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统治集团中的一部分人看到民主对他们有利。这一点在英法两次革命中是一目了然的。中国的情况有点凄凉,但还是服从这个规律的。之所以凄凉,是因为能看到民主对其有利的,竟然是一个皇帝。很明显,如果实行宪政,光绪帝的权力一定能增强,而慈禧太后的权力,就一定会大大削弱。辛亥革命对清朝统治阶层中的汉人是有利的。这才有了各省的独立。值得一提的是袁世凯。作为汉人,他饱受满人的排斥。所以对革命他即使不拥护,也是乐见其成的。要扶助清廷,回到受满人排斥的老日子,他是绝对不干的。况且,革命党与清廷之间的斗争,使他占据了这么有利的位置。总的说来,没有统治集团中的一部分的参与,英法中三次革命都是不能成功的。现在的中国,能有例外吗?

  每每争取民主者,往往都是弱者。英国和法国革命中,国王是强者,贵族和中产階級是弱者。在“戊戌变法”中,慈禧太后是强者,光绪帝是弱者。在辛亥革命中,满人是强者,汉人是弱者。民主力量要取得最后胜利,强者和弱者的力量,必须相差不远。“戊戌变法”没能成功,是因为光绪帝实在太懦弱。而强者是不需要民主的。我们实在很难希望江澤民能在政治民主化上会有什么作为,因为他现在是个强者。民主对他来说,真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实际上,如果我们注意到江澤民已经开始推行新权威主义的话,就应该丢掉幻想。

  以上的几个论点,还可以应用到当代的民主变革。在台湾的变革中,本地人是弱者,外省人是强者,所以,台湾的民主运动,是由本地人推动的。李登辉就是他们在统治集团中的代表。类似地,在前苏联的变革中,俄国的议会是弱者,苏联共产党是强者。推动前苏联的民主运动的,正是以叶立钦为代表的统治集团中的一群。

  世界上有没有“明君”?也就是说,会不会有这样的独裁者,他们突然会良心发现,去实行民主,还政于民呢?我的答案是:没有。不但是没有,而且是永远没有。这是由人的缺点所决定的。在个人利益、政府利益和人民利益之中,个人利益总是最优先考虑的。其次是政府利益(如果其人是个官僚),最后才是人民利益。独裁者是这样,推行民主的人也只能是这样。人类是不可能跨越其本身的这一缺点的。问题的关键只在于:哪一种制度比较能克制人类的这一共同缺点?

◆ 民主变革的蛋和鸡难题

  先有民主变革,还是先有有民主训练的公民?不少的人,一谈到在中国实行民主就摇头。他们认为,要是现在在中国实行民主,中国一定要乱。他们说,“温饱知廉耻,”民主还得缓行。如果这样的“理论”也能成立,历史上的英法中三次革命岂不都是荒谬?今天又何来的民主?

  我们不可能期望统治者会为我们训练有民主素质的公民。举例来说吧,加拿大的公民教育由如下的六点构成:(1)使学生有加拿大人的认同感,同时意识到自己是世界公民,(2)注意和尊重人权,(3)接受公民的责任和义务,(4)有考虑地接受各种社会价值观的约束,(5)具备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6)对前五项有关的事情要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并能明智地采取行动。中国的统治者会愿意推行类似这样的公民教育吗?在加拿大的公立学校中,学生成立学生议会(Student Parliament),有兴趣的学生,可以在其中操练民主。中国的孩子们在练习什么?我们有班主任,有班干部,还有团小组。他们在练习如何才能高人一等,如何统治别人。作为一个共和国,中国最大的失败,就是公民教育。

  民主变革是在短时间内完成的,而整个社会的演变,是要经过几代人的逐渐的连续的过程。我认为,必须有民主变革在先,才谈得上整个社会向民主方向的演变。否则一切无从谈起。十几年的经济改革,并没有带来政治上的民主化,正好是一例。

◆ 结束语

  本文通过对历史的回顾,说明中国当代的社会状况,使得中产階級得不到介入政治的机会,很难在中国的民主进程中充当关键角色。我们有理由认为,统治者中的一部分,可能会起重要的作用。至于中国的民主变革具体如何实现,本文还不能提供有实际意义的答案。

原载[华夏文摘]

  作者:西为中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试论民主之路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