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思云:中国的自由与统一

           --辛亥革命历史经验的启示

  辛亥革命已过去近一个世纪,好象已经是太久以前的事情了。可是仔细回顾一下这一段历史就会发现,从辛亥革命的历史经验和教训中我们可以得到许多对当代中国有意的启示和借鉴,最突出的一条就是如何解决中国的自由与统一的问题。

  一、自由的引进与尝试

  近代的自由思想是在西方诞生的,是建立在对个人权利尊重基础上的一种道德思想和价值观念。持有这样价值观念的人群建立起来的国家,必然是一个尊重个人意志和选择权利的民主国家。自由的思想在中国几千的历史中从未出现过,而且中国人传统上对自由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个人一旦有了自由就要天下大乱了。可是持自由的价值观念的西洋人用先进的洋枪洋炮闯入中国后,中国人才被迫开始考虑自由的问题。

  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一次次地败于西方国家,迫使中国人不得不考虑向打败自己的西方人学习,自强自救。但怎样向西方学习呢?当时中国的知识分子们普遍认为中国传统上以“三纲五常”为基础的、强调个人服从的国家体制还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是科学技术、军事装备落后。只要向西方学习科学技术,用先进军事装备把军队武装起来,中国就能自强起来。这就是洋务派和所谓撝刑逦饔脭的观点。在洋务派的中体西用政策下,中国建立了军工厂,建立了采用西方先进武器装备的新型海军和陆军。单从硬件上来看,中国的确比以前强大了许多。

  中国东面的弱小岛国日本,1850年以后也被西方人强行闯入,被迫与西方列强签订了许多不平等条约。日本为了自救,也提出了向打败自己的西方人学习的口号。但与中国人不同,日本人认为日本落后的根本原因不是科学技术、军事装备落后,而是整个国家的政治经济体制的落后,必须全盘西化、脱胎换骨日本才能自强起来。1868年明治维新后的日本采用了从思想方式、价值观念开始的撏蜒侨肱窋西化政策,导入了西方议会式的民主国家体制,开设了西方式的学校对人民进行西方思想的教育。日本的全盘西化政策使日本飞速发展起来。

  1894年因朝鲜问题爆发的中日甲午战争,无意中成了检验中日两国采用的不同自强方式谁优谁劣的试金石。在硬件方面,中国陆海军的人数多于日本,武器装备也不比日本差。中国的惨败是输在软件上,输在国家体制上。采用硬、软件全盘西化方式自强起来的日本打败了只在硬件上西化的中国。甲午战争的惨败使中国的知识分子感到了西方民主国体的优越,开始对西方的人权思想、以及建立在人权至上价值观念基础上的国家体制持肯定态度。

  甲午战争战败后,在中国知识分子的倡导下,中国人民开始了以学习西方思想体系、价值观念为基础的,以建立西方式民主国家体制为目的的自强维新和革命运动。终于在1911年的辛亥革命推翻了专制的清王朝,建立了在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没有皇帝的纯西方式的共和制国家。

  辛亥革命的革命家们认为中国传统的独裁专制制度无法使中国实现自强,必须建立一个西方式议会制度的、自由和宽容的共和制国家,才能象日本那样实现国家的自强自救。因此1912年建立的中华民国,是一个完全模拟西方意识形态、政治制度的自由和宽容的国家。这个自由共和国的寿命虽然只有一年就被袁世凯的独裁体制所取代,但这次对西方思想、政治制度的大胆尝试和实践,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页。

  中华民国最初的宪法是以美国和法国的宪法为蓝本起草的,宪法的重点是公民的主权,议会制度,立法机构和总统的权限。同时共和国还采用了西方式的辩护司法制度,采用了宽容的刑法甚至废除了死刑。自由共和国开放了清政府专制下的政治自由,于是中国一下产生出三百多个政党。自由共和国开放了新闻自由,中国的报刊的种类一下猛增到四百多种。如果考虑到中国当时识字的人并不太多,四百多种报刊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尽管当时中国规定有一定文化程度的人才有资格参加选举,符合条件的人在四亿人口中只有数千万人,但1912年的选举却是一次真正自由民主的选举。

  二、自由的界限和代价

  1912年到1913年间的自由共和国期间可以说是中国人历史上最自由的时期之一,但这引人向往的自由却并不是免费的宴席,为了这个诱人的宴席中国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美国号称是世界上最自由民主的国家,可是当中国人未经美国政府批准进入美国,想享受一下美国人宣称的人人平等的工作自由与生活自由时,却被美国人拒绝而驱逐出境。所以美国人宣称的自由民主也只是在美国人之间适用,不会让外国人去分享他们的自由民主的。

  自由与民主是有界限的。自由与民主只是在宗教信仰、文化传统、经济发展水平方面都比较接近的一群人中才能实现,而宗教信仰、文化传统、经济发展水平方面有巨大差异的人群之间不可能实现真正的民主自由。如果要想在一个由多民族组成的,各个地区在宗教信仰、文化传统、经济发展水平方面有巨大差异的国家中实现民主自由的话,国家必然要分裂,或者形成各地区自治度很高的、松散的联邦体制,然后再在分裂的各个地区内实现真正的自由民主。

  日本之所以能够成功地导入西方的民主体制,其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日本是一个单一民族国家,因此在导入民主体制时没有国家分裂、民族冲突的问题。而在中国这样一个多民族的,各个地区间在宗教信仰、文化传统、经济发展水平方面有巨大差异的国家中导入民主体制时,不得不面临国家分裂,民族冲突的巨大危险。

  辛亥革命的革命家们试图在中国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却导致了国家的分裂和内战。80年后,多民族的苏联、南斯拉夫在导入民主制度时,也同样出现了国家分裂和内战的局面。

  三、自由与统一的选择

  如果1912年的辛亥革命是爆发在没有外国侵略干涉的岁月,中国人或许还能忍受自由共和国所造成的国家分裂的代价。可是当时西方列强对中国的侵略和干涉使中国人意识到一个统一的大中国可以更有效地抵御外国的侵略,中国人开始考虑自由与统一的取舍问题。

  1912年中华民国刚成立时,全国一片对革命的赞扬,对自由的呕歌。可是一年后的1913年,悲观失望的情绪笼罩了中国,革命并没有象人们所期望的那样使中国立即强大起来,革命后的中国甚至比革命前更软弱,更无力阻止外国的侵略。各个地区,政党,军队间纠纷不断,社会秩序混乱,使人们又回过头希望在中国建立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实现一个中央集权的统一国家。袁世凯正是在这种气氛下开始扩大总统权力,取消国会,把中国重新引回到专制的道路上的。

  同样的现象在80多年后的前苏联又再一次重现了,这也许是人类的本性。人们对自己所有的东西并不知道珍惜,而在失去时才知道该东西的价值。专制统一国家中的人们渴望自由,但得到了自由时又开始怀念以前的统一国家。

  对于中国来说,在目前情况下专制才能统一,自由就要分裂。中国人传统上就有大汉族主义、大国主义的倾向,现在恐怕亦有相当多的人支持大汉族主义,希望看到一个统一的大中国。对于这些人来说,现在的中共一党专政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自由这个禁果实在是太诱人了,现在仍有许多人想把中国再次引上自由民主之路。如果要在中国引入自由民主的话,我们将要为自由民主付出多大的代价呢?

  一旦建立了民主体制的国家,全体中国人有了自由选择的政治权力,西藏、新疆等少数民族与汉族在宗教信仰、文化传统方面都差异极大,极有可能选择独立的国家。台湾、港澳与内地生活水平相距太大,恐怕也要走上独立的道路。自由民主的中国失去西藏、新疆、台湾、港澳地区几乎是难于避免,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就如前苏联以各个加盟共和国独立为代价引入自由民主一样。但中国本土各省的汉族也在生活习惯、语言、经济发展水平方面有巨大差异,要保持中国本土的以汉族为主的省份成为一个完全统一的国家似乎也不容易,大约只能实行美国那样各州有相当大自治权的联邦制。但美国还因为地域差别发生了一次国内南北战争,搞联邦制恐怕也不会是轻而易举的。

  中国人今后将面对自由与统一的艰难选择。但愿自由与统一,不象鱼和熊掌那样不能兼得。

原载:林思云专栏[http://www.cnet21.net/wenxue/column/siyun/mulu.html]

  作者:林思云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历史长河 » 中国的自由与统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