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彬华:未来中日关系不容乐观

  在中国人的记忆里,20世纪是被欺压、被侵略、被蹂躏,最痛苦的百年,尤其是被强邻日本欺凌。21世纪,中国应该复兴,日本也应该再生,东亚将出现两强的局面。但是,东亚两强今后将如何相处,将以什么姿态共存共荣,无疑是个值得人们深思和忧虑的问题。

  就在结束2000年前夕,中国一批顶尖国际问题专家,在北京清华大学举行一场座谈会,专题是“未来东亚的区域合作”。强调区域合作,从整个讨论过程来看,其实就是担忧未来中日关系不稳,必须通过某种具体合作方式,比如仿效组织欧盟缓和德法关系那样,在亚洲也组织以中、日、韩为中心,用“三架马车”方式运营的区域联盟。这联盟,一可以避免两强领导权之争,二可以减少摩擦,防患中日关系恶化。

  先缓和关系,再考虑互利互惠,说明学者们对未来中日关系,确实很不表乐观。中国要稳定成长,中国要全面复兴,这是客观的现实。但是,既得利益集团却不愿意看到这种局面,特别是百年来主张“脱亚入欧”成功的日本,就不愿如此轻易让出其“领导”地位,何况还有“国益”正受威胁的危机感,矛盾对立也是必然的。中国专家建议,通过发展区域合作,把中日两强结合到一块,加个韩国作为平衡,不啻是避免冲突,面对现实,解决地缘政治冲突的一个具体办法。

  亚洲国家有共同的文化基础,却缺乏相互信赖的精神构造,因此即使组织区域联盟,道路也比欧盟更加崎岖。欧盟所以能合作无间,主要是法德能真诚合作,虽然他们曾经是世仇。反观东亚两个大国,一方不愿承认战争罪责,另一方又感到受骗上当,要谈国家间的合作,虽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却是个庞大的历史工程。21世纪能否实现这项工程,就要看亚洲国家的智慧,尤其日本的真诚。

  对中国人来说,战争的伤疤确实是深到难以磨灭。但中国人也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民族,战后中国,不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政府,不是先后都放弃了对日本索取战争赔偿的权利?不然,日本战后能如此迅速重建,能有今日经济大国地位吗?中国政府不仅把3500万军民的伤亡、5000亿美元的财物损失,就此一笔勾销,还把战败日军、军人眷属、日本侨民,统统安全送回日本。说中国人总要翻战争旧帐,总不忘用历史来教训日本,但到底是谁造成今日这种“没完没了”的局面呢?

  在日本经济重建,国力恢复之后,日本政府又对中国主动做出过什么亲善表示呢?连一声道歉都还吞吞吐吐,语焉不详;对历史的认知,也以“自由史观”来模糊,这些表现跟战时盟友德国相比,日本显然是无气魄、无诚意、无反省。

  右翼点燃“嫌中”情绪

  不过,却有不少日本人依然在心里嘀咕:日本不能跟德国相比,一、日皇裕仁绝不像希特勒残暴;二、日本皇军绝不像纳粹军队残忍;三、日本发动战争是不得已,对历史还有贡献呢。“自由史观”的提倡者还说,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时代,人们对历史有不同的认识。日本人有自己的历史观,不要外国人来说三道四,尤其反对把“南京大屠殺”、“从军慰安妇”等,对日本“没有确实证据”的指责,列入日本历史教科书,破坏日本年轻一代的民族自尊和自信。

  中国国家主席江澤民访日,对日本总是在“道歉”问题上闪烁其辞,不得不强调“以史为鉴”来提醒日本,日本极端右翼势力便趁机宣传,中国人对日本“没完没了”,意图在向日本“勒索”,还到处点燃“嫌中”(讨厌中国)情绪。

  战后中国对日本一直采取低姿态,一是本身国家分裂,二是日本一直有美国撑腰,中国唯有采取“友好外交”战略,希望能触动日本人的良知,认清睦邻关系的重要。过去,“战中派”是日本社会的主流,也是政坛的主流,共同的战争记忆,使他们很难昧着良心说话,何况日本的文化源头就在中国,一般日本人确实很难抗拒“友好”的招手。但是,战后出生的世代,他们没有直接的战争体验,又没有正确的历史教育,加上西化思潮的影响,他们抗拒纠缠不清的感情论,斩钉截铁要寻求“实用主义”的现实利益,因此便出现了要对中国“有什么就说什么”,或者主张公然“对中国说不”的声浪。中日关系确实到达一个新的转折点。

  右翼左右舆论方向

  众议员田中真纪子,是前首相田中角荣的女儿,不仅口直心快,也是个典型战后派政坛人物。她最近就对传媒说,“对中国该说什么就坚决说什么”、“中国问题如果成为日本的威胁,日本应该对中国表现出坚决的态度”。有人说,这是民族主义的抬头,也有人说是功利主义的表现。但很明显,除了功利主义,还掺杂传统国粹主义,就是受到石原慎太郎之流,日本所谓新右翼宣扬的“国益主义”的强烈影响,这样才显得“爱国”,才会受舆论和年轻选民的喝采。

  对中国“说不”,拒绝“道歉”,对日本新右翼来说,确实有增加“国益”的现实意义,因为不认帐就没有义务要赔偿,甚至可以把答应中国的日元贷款(ODA ),不是停放,就是削减,使他们显得特别照顾国家利益。

  日元贷款,不是无偿援助,是要还本息的借款,原本是日本给中国提供的变相的战争赔偿,也是日本开拓中国市场,开启中国门户的有力工具。近年日本却反客为主,一要中国公开感谢日本曾提供“经济援助”;二将贷款转化为“有条件援助”的手段;三利用舆论向中国施压,要贷款就要接受日本的条件,停止扩充军备。日本除了以援助者自居,还企图通过金钱借贷,牵制中国的内外政策。一般日本人不清楚日元贷款的来龙去脉,能节省国家开支,当然拍手称快,右翼势力又达到抬高自己,贬低中国的战略目标。中日关系就在右翼舆论的强烈主导下日益显得紧张。

  可能插手中台统一

  展望未来的中日关系,除了意识形态之争,日本又把中国的统一、中国的崛起,全看成是对日本的安全威胁、利益侵蚀。李登辉特殊的亲日情结,正被利用为“殖民台湾”有功的实证宣传。但是,两雄相争必然带来东亚的局势动荡。

  近年日本扩充军备,已经从跟随冷战转移到追求国益,也就是维护日本利益的方向。但是,美国既是防止怪物出栅的“瓶盖”,又是日本不断扩军的保护伞,加上宪法的限制,事实上已经是世界上成长最为快速的军队,却依然用“自卫队”这个名不副实的称号,因而又带来挂羊头卖狗肉,甚至是欺瞒世界的问题。

  冷战结束,日本背道而驰,一跟美国更新军事同盟关系,二不断把海空部队大型化、远洋化。分析家都认为,这是日本突破宪法限制,准备派兵海外的部署,也是矛头对准中国,准备在中台统一问题上,必要时插上一脚的表示。日本宣称,要跟美国共同研制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 ),从地理位置和日美台关系特殊等因素来看,台湾才是这个保护网真正要遮盖的对象。

  另一方面,日本大型驱逐舰已经配置直升机,成了变相航空母舰,更大型的准航空母舰又已计划建造,首要战略目标应是加强海军的反潜能力,加上日本有延续自战前旧日本海军的一流扫雷与布雷部队,一旦台湾海峡风声鹤唳,日军可能与驻日美军联手,也可能以这些军事实力警告中国:日本的国益、日本的生命线不容侵犯。中国当然不希望这种局面的出现,何况,军事对立的部署一旦形成,政治、经济、外交的对抗也就成形,而且会互为因果成为恶性循环,东亚局势将会变得不可收拾。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黄彬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未来中日关系不容乐观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king 说:,

    2009年03月16日 星期一 @ 05:25:44

    1

    日本和中国之间的情感很复杂,既相互仇狠,又相互敬仰,很难说清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