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萼:在美国感受知识经济

  知识经济在中国书报刊物上风起云涌时,美国的知识经济已“润物细无声”,可感可知可行,具有很强的现实感。

  金领阶层

  刚从美国探亲归来,接深圳朋友问候电话:“孩子毕业了吗”?“已工作两年了。”“那一定是白领了。”“白领?”稍顿,“有人说是金领,不过不是正宗的。”我笑说。“金领?”友人不解。

  金领之说指的是美国250个职业中排名第一的,电脑软件工程师一族。

  金领阶层的出现是知识经济必然产物。以信息科学为首的高新技术的发展使美国经济正从工业化时代向知识经济时代加速迈进,创造了美国经济连续7年持续增长的奇迹。

  知识经济的缔造者在生产知识过程中,生产率大大超过体力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远远高于一般脑力劳动者。在市场经济的价值规律作用下,从白领阶层中脱颖而出,形成了高工资、高收入的所谓金领阶层。

  支撑着这些当代英雄的是千百万年轻的高科技精英,其中不乏中国大陆的留学生。他们以年龄的优势,电脑、通讯、网络知识的优势,才华与能力的优势,充满自信与活力,独创与拼搏,以高含金量的创造性智力成果与市场需求相结合,成为知识经济时代的宠儿。

  他们工资起点高,增长快。一般硕士起薪每年4~5万美元,博士6~7万。如果是按时计酬,短期签约的临时工工资更高。美国通货膨胀率约3%,运作正常的公司员工工资涨幅为5%,紧缺的技术人员通过升职,跳槽,工资可增长20%以上,几年内工资就可翻番。

  被称做“金手指”的美国第一高科技工业园区硅谷从业人员,年薪平均为4.6万美元,高出全国平均水平50%。华盛顿特区周围集中了不少高科技公司,三年前这里看不到什么建筑工地,现在随处可见。房地产业发展迅速,房价、房租猛涨。房地产开发商、保险公司、旅游公司盯上了这批新贵,将电脑工程师与律师、医生、会计师并列。

  电脑从业人员工资水平之高,令其他专业留学生难望其项背,大有后生可“羡”之感。

  80年代出国的留学生大部分是基础学科。不少曾是中国国内、美国名牌大学高材生,因专业、年龄限制,人才市场供过于求,无奈至今还在做年薪3万左右的博士后,为什么他们拥有的智力资本得不到应有的价值体现?商品社会总是青睐那些善于选择、调整、适应社会的识时务者。

  笔者曾参加华人旅行社去纽约旅游,想不到开车的蓝领司机竟是英国文学硕士,一位30多岁的中国大陆留学生。他说他的专业,“不是不好找工作,而是根本找不到工作。”返程时车子出了故障,他吓得对游客说:“你们可要在老板面前替我作证,这车不是我弄坏的。”生怕被当过香港警察的老板炒掉,那副紧张、惶恐的神情真让人难受。面对黄金海岸的狂风巨浪,回首已茫茫。难道注定要飘泊流浪,难道只有美国才是梦中天堂?

  一位20多岁在大公司做计时工的电脑工程师,其父是中国国内的院士。有次打电话给他同学:“今天我跟老板吵架,把老板气哭了。”他老板是个白人白领丽人。第二天过了上班时间,老板打电话到他住处,好言相劝,请他上班。如此天之骄子,并非可取。他凭什么有恃无恐?是谁把他宠坏了?是智慧女神的钟情,是他半道改行的热门专业。

  21世纪信息社会经济竞争,人才是焦点,世界各国科技人才严重短缺。据测,到2006年,美国将缺少67.5万科学家和工程师。

  各公司人才争夺战日趋激烈,不惜重金招天下之才。人以稀为贵,信息专业的毕业生成了抢手货,名牌大学的更是奇货可居。有的公司为转来的工程师支付10000多美金的搬家费;有的公司因机构工资制度所限,对新来技术人员实行一次性至少1000美元以上奖励。

  一位中国国内少年班的22岁毕业于美国名校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的硕士,应聘美国生产最先进军用飞机和空间卫星的航空航天公司。部门经理一再请求也无法改变该公司员工必须是美国公民的规定,而痛失良才。为这次面试,公司用于她乘坐飞机头等舱往返,高级轿车接送,豪华酒店食宿花费颇多。当时还没走出校门的她过了一回贵族瘾,新奇不已,马上打电话回国,问她当教授的父亲,“爸爸,你坐过飞机的头等舱吗?你知道世界上最先进的轿车是什么样子吗?……”对求职中惟一的这次失败毫无挫折感。

  之后,她面试一家大的通讯公司,当场就被告之,“你正是我们所需要的人!”另一家著名的网络公司出了10道考题,她9道都不会,可她说:“这些题其实不难,只要找到一本书,15分钟之内我就可全部做出来。”竟然也被相信,录用。

  有人把知识分为四种:知道是什么(know-what),知道为什么(know-why),知道怎么做(know-how),知道谁知道(know-who),公司注重的是更具竞争力的后两种。

  两年后,她想换公司,闺中待嫁,各公司纷纷抢登住宅电话答录机留言,大有“你要是嫁人,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我”之势。

  选定一家公司后,因无绿卡,需请律师,报劳工部、移民局审批,整整用了三个多月。公司也一直空位以待。探亲的母亲担心会失去这个位置,女儿从容度日,坦然劝道,“那是不可能的”。

  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预言:控制与掌握电脑网络的人就是人类未来命运的主宰!当今世界,盛衰兴亡,谁主沉浮,金领大军,时代的弄潮儿。人们翘盼着新世纪中国金领从东方升起。

  学电脑热

  知识经济的兴起是一场无声的革命,它对社会成员的生存状态、生活质量产生着深刻影响。

  人才市场的供不应求,财富和地位的诱惑,使电脑专业成为最热门的专业,年轻人的首选。

  留学生都知道大学里竞争最激烈、最难得到的是电子工程系(俗称DoubleE系)的资助。不少其他专业的在读生,宁可放弃高额奖学金或快到手的学位,毅然加入打工族,自付学费转学电脑。

  那些陪读的留学生太太要想不去做BabySitter(照看小孩),餐馆,超市打工,有个较高的就业起点,几乎一律地就读收费低廉的社区学院计算机。

  去尼亚加拉大瀑布的旅游团里有母子两人。儿子上高中颇有绘画才能,父母都是国内中央美院毕业,因“画画挣不到钱”,忍痛割爱,不再报考美术专业。

  知识劳动者是知识经济社会劳动力的主体,美国近80%的工作岗位都是脑力劳动者。信息技术产业和部门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人们不断调整自身知识结构,学电脑成为谋生的手段。

  邻居中有北京来的两口子,一个是学生物的,一个学农,都近不惑之年,为改变就业方向,边工作边用晚上和双休日,自费学习计算机,日以继夜,盼望能早日拿到计算机文凭。

  另有一家,先生是杭州人,在市政府工作,已40多岁,工作之余开车1个多小时也去学电脑,因为“公务员工资太低”。

  最令我吃惊的是原在国内的朋友,北大物理系毕业,早已过了“知天命”“万事休”之年,可她56岁,也去拿计算机学分,不但通过了全部课程考试,每学期还被评为优秀学生。她说:“原来还以为我是班上年纪最大的,没想到比我年长的还不止一个。大家还学得蛮有兴趣。”她的学习毅力与热情让人感动。这在国内是不可想象的。国内的老年大学开设的都是什么舞蹈、绘画、保健之类课程。人才是环境造就的。

  知识经济社会是个学习的社会,为需要学习的社会成员提供了各种学习机会。教育突破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不再限于学龄时期和单一的学校教育机构。终身教育、非正规环境下的学习与培训是更普遍的形式。

  知识更新和产品换代速度加快,生产新知识和新设备的企业为了将最新的科研开发成果尽快转化为商品,直接进入用户市场,在内部设置培训部,作为常设机构,配备专职教师,招收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员。

  世界上64%的财富依赖于人力资本。企业的经济效益越来越取决于知识创新。人力资本的投资回报率高于对物力的投资。企业把更多的资金投向了人力资源开发。教育不再是消费性投资,而是生产性投资,扩大化再生产。

  公司每年都要拿出相当数量资金投资于现有人员深造,轮训。公司支付昂贵学费送内部专门人才去名牌大学深造不为鲜见。除规范化的继续教育外,脱产培训更为普遍,有的规定现有技术人员每年至少培训一周,每周培训费不低于1000美元。有的培训次数与时间更多。至于员工的办公现代化装备,软件、图书资料购置,更是出手大方,从不吝惜。

  机遇总是偏爱有准备的人,当知识经济在中国“随风潜入夜”之时,你能成为幸运者吗?

摘自《现代交际》第三期

  作者:张萼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在美国感受知识经济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