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自由的中国人民

  中国人民的自由状况,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有了巨大的变化。比起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民的自由程度已经了不起了。虽然,事实上人们还没有游行、示威、结社、罢工等宪法上规定的自由,但政治言论自由确实已经基本得到保障,只不过这种政治言论自由局限于私下,在公开的场合,政治言论自由是不存在的,当然这里指的是与政府观点不一致的言论,也就是说不允许公开场合下的不同政见言论。

  显然,中国人民的自由在政治上受到限制。如果中国人不关心政治,不去追求政治上的民主自由,中国人民就是世界上最自由的人民,而且许多个人自由是西方人没有的。

  中国人有随地吐痰的自由,当然指的是在公众场合。虽然中国许多地方政府规定不许随地吐痰,甚至对吐痰者要罚款,但并没有阻止人们吐痰的自由。有一次,有家乡朋友来深圳,我特意热情邀请其来家里作客,谁知席间他竟然吐痰在地板上。西方人就没有吐痰的自由,不过西方人也决不会学习中国人的这点自由。

  中国人有随地扔垃圾的自由。不过这点自由也不是在中国所有的地方,象香港随地扔垃圾是要罚款的。但在中国的大部分地区,人们还是有随地扔垃圾的自由。香港人深刻了解中国人的这种自由。有一个香港的小孩,在过关时手里拿着一个可乐的空罐,等一过关来到深圳,立刻将可乐罐扔到地上,嘴里甚至喊到:” 可以扔垃圾了!” 随地弹烟灰,扔烟头更是司空见惯。西方人甚至中国的香港人就没有中国人这种随地扔垃圾的自由。

  中国人有闯红灯的自由。城市里对司机闯红灯当然要处罚,但行人闯红灯就很自由。虽然许多地方政府有规定,闯红灯要罚款,但没用,人们依然自由自在地闯红灯,那些罚款没有任何阻吓作用。比如在深圳,政府规定闯红灯罚款20元,但无法执行。原因一是法不责众,闯红灯的人太多,有限的警力不可能都用来抓闯红灯者;二是罚款时,如果没有钱,警察一点办法也没有,总不能因此抓人吧。所以这闯红灯就无法管制。中国人何止有闯红灯的自由,爬栏杆横穿马路的自由也是有的。相信西方人就没有这样的自由。

  中国人有吃饭浪费的自由。看看酒楼饭馆,浪费食物是正常事情,尤其北方,剩下多少菜也不想打包。国家虽然穷,但中国人就有穷大方的习俗。西方人与中国人相比就小气多了,不说人家习惯AA制,就是吃饭都是一人一份,吃的精光,看不到有浪费。只有中国人有浪费食物的自由。

  中国人有作假的自由。说假话、空话、大话的自由,已经成为全民的自由。从政治上说假话延伸到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也讲假话,所以人们之间普遍没有信任感。连签合同,白纸黑字,清清楚楚,也可能是假的。造假就更多,象假烟,假酒,假药,假币,假文物,假化肥,假种子,假农药,假文凭等等等等,假东西太多,让人防不胜防。作假已经深入到中国人的生活各个方面,那的确是中国人的自由。西方人就没有中国人这样的作假自由。

  中国人有行贿受贿的自由。普通的小商小贩会向工商管理人员、税务人员、卫生防预人员等行贿,普通的农民也会向村长、乡长等行贿,而大部分中国官员都既是行贿者也是受贿者。行贿受贿是中国的普遍现象,因此也成了中国人民的自由。虽然说行贿受贿违法,但也不能全抓起来,因为这种行为太普遍了,如何抓?法律无法制止行贿受贿,它自然成了人们的一种自由权利。

  中国人有偷税漏税的自由。可以说,几乎所有的工商企业或个人都有偷税漏税现象,除了那些可以直接从交易中能够直接扣除税款外,人们都尽量想办法偷税漏税,而且都不怕受到制裁。西方人就没有偷税漏税的自由,尤其没有中国社会这种全民性、普遍性。

  中国人还有许多自由,在这里无须一一列举。

  很可笑,中国人虽然没有政治自由,但其他自由比西方人就多多了。

  作者:赵达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自由的中国人民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