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市府何必与民争利?!

  政府怎样抓市场?第一位的,就是政府在认识上要让个人、让企业更好地从市场当中去赚到钱。这一条是分析所有市场问题的立足点。

  1997年我们在广东中山调查,外地民工进中山,当地劳动部门从一个镇征收“农民工管理费”就收了400 万元,顶内地一个省。马上就有人眼红了,四川、湖南、江西的劳动部门纷纷派人过来,名曰“追踪服务”,其实就是追踪收费。农民打工先要一个卡,还要一个证,每年要重新去注册、交费,否则就不合法。结果到了去年7 月份,中山很多鞋厂招不到工人。

  如果不把老百姓挣钱的路开大,政府总有一天也会吃亏。

  90年代政府一些部门的行为跟80年代有很大的区别。80年代是政府把管制权“卖”给市场,很多事按规定不能办,给点钱就办了。现在有一个变化,地方政府一看市场里有机会,就把这个机会拿走。举个例子,高速公路一通,大巴营运很赚钱,马上就有交管部门要求办执照。这类现象在各个领域都不少见,民间发现的市场机会,利润一出来,紧跟着就是“规范管理”、“加强管理”,左加费、右加费,一直管到没有利润为止,结果谁也搞不成。

  我们老讲什么“鼓励消费”。老百姓有钱怎么会不消费?用得着政府教他消费吗?问题是很多挣钱的机会都让政府拿走了。这个问题不解决,企业家精神就会萎缩,长期增长就不会有可靠基础。说到底,就是政府跟企业、跟民众之间的利益界线怎么划。政府这头划多了,民间那头当然就少了。在市场当中,无人可以与政府机构匹敌,因为你代表的是一个政权,这个强度到了底下变得非常严。

  有一次,北京大学门口有个年轻人拉着我要卖盗版光盘,我问他:“你要被抓住不得了呀,怎么还敢干呢?”这个年轻人说了一句话,我看比我们经济学家概括得还要好。他说:“现在合法的不挣钱,挣钱的不合法。”所有合法的生意都不挣钱了,没法再投资了,都过剩。最有盈利潜能的还是垄断行业,而垄断行业极少向民间开放。

  现在我们的电信、电力、金融业里面都有很好的增长空间。中国剩下最大的就业空间就是在这些国家垄断的行业当中。要一个一个地研究,一个一个地放,这是最大的让利。不要搞到合法的都不挣钱,挣钱的都不合法。现在就要移动这条法律的线,让盈利的也变成合法,不要把这条线往回抽。如果民间在合法的投资领域都不能盈利,国民经济就不是短期波动的问题了,而是长期衰退。

原载:《中国青年报》

  作者:周其仁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市府何必与民争利?!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