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弘仪:大陆麻雀变凤凰,台湾还有多少机会?

  现在流行大陆热,尤其台商到大陆发展已非新闻,这项趋势也渐渐从台面下浮了上来,在大陆拥有十二亿人口市场的强势之下,台湾政府手中到底还有多少筹码?

  政大EMBA几位师长及同学在二月初到上海、昆山、苏州访问,时间不长,心情却澎湃、激动,一路所见所闻和原先台北想像的简直无法接轨。

  先说昆山,这个距离上海五十五公里的六十万人口城市,十五年前,最高的大楼两层,最宽的马路八米,全市只有两辆吉普车,十五辆三轮车。

  今天,昆山有几万辆小轿车,有三座国际规格的高尔夫球场及林立难数的高楼大厦。这个贫破的小城之所以有今天,能在十五年间从灰姑娘变成白雪公主,其中一半的功劳要算在台商身上。

  昆山市党委书记说,昆山市迄今已吸引了一百亿美元的外资,其中台商的家数和金额刚好各占一半(即金额约五十亿美元,家数约一千二百家),投资的项目集中在电子资讯、精密机械和食品工业。

  为什么小小的昆山能对台商有这么大魅力?根据这位党委书记透露,他已到台湾的加工出口区和新竹科学园考察过四次 (不知台湾官方知不知道这位仁兄来取经这么多次?) 台商要什么他清楚得很。

  昆山以「服务」招商取胜

  从外表看,昆山市党委书记黑黑的、瘦瘦的,没有官样,像个草包,但听他讲话却语调高昂、两眼有神、务实具体、逻辑清楚,充分散发自信。

  他说,上海因为条件好,是实力招商;深圳因中央有令,是政策招商;昆山什么都没有,只能靠服务招商。所以他的手机二十四小时全天候开著,等候为所有外资(包括台商)解决任何疑难杂症。

  这种事当然不能他说了我们就信,事后笔者私下请教包含捷安特 (台湾巨大公司) 在内的几位台商,他们都承认确实如此,甚至深夜打电话,也是随叫随到。这件事看似小事,却叫人紧张,台湾现在哪有这种官员?

  到底以一个昆山市党委书记的层级拿多少薪水,愿意如此付出?答案是年薪人民币三万元(约新台币十二万元左右)。

  台湾官员普遍宣传他们都贪污,在背后拿好处,是真的吗?私底下我请教台商朋友,结果却不是如此,台商们说,其他地方不知道,但至少昆山市不会。「至少昆山市不会」这又牵引出另一种思考,捷安特中国公司总经理郑宝堂认为,以投资条件、操守、效率来说,中国不能看成一国,要看成三十国,每国不同。

  为了招商,小小的昆山办了三个「国际」,有国际学校、国际医院和国际会议中心,国际学校还特别请新加坡人管理,目的就是能安顿外资及台商小孩教育的问题。试想,台湾政府官员有过如此周到的思考?

  台湾要靠大陆吃穿?

  「草包」书记简直就是务实到极点,他说,大陆为什么让统一集团总裁高清愿去,因为他们要统一企业的「管理」,所以就拿「市场」来交换,「要不然难道大陆连方便面都不会做?」

  重点是昆山的台商赚不赚钱?「草包」书记说,九○%都赚钱,「只要不乱搞的,问题不大」。这点我无从查证,问台商都说赚,但问细一点,例如毛利如何?每股盈余(EPS)多少,没人愿意讲。

  倒是「草包」书记很夸口,说昆山的六和机械已是台湾六和机械的好几倍大;台湾「樱花」公司(热水器厂商)如今是大陆樱花公司在养,没有大陆樱花撑著,台湾「樱花」老早枯萎凋谢了。他的神情一副台湾靠大陆吃穿的感觉。

  十五年间,昆山就这样从一年财政收入人民币六千万元到今天的人民币三十三亿元,成长近四十倍,台商仍在不断的扩厂。

  捷安特大陆据点设在昆山,厂房一眼望去就知道台湾不可能提供这么大的厂房,但厂房不是重点,重点在北京将大陆市场喂给捷安特,让捷安特的脚踏车产品一年光在大陆市场大约可销售近一百万台,一百万台当然不算什么,因为中国大陆每年有三千五百万台的市场需求,对大陆人而言,捷安特卖的是高档货,最畅销的车种一台也要卖到人民币五百到八百元,所以三千五百万台的市场不是捷安特可以全吃的,但大陆人收入会增加,谁知道以后会怎样?

  「不要看十二亿人」,「草包」书记提醒现在已有二○%具有高消费能力,也就是说,光是这二亿四千万人就够看了。

  陆籍干部起,台干机会少

  从捷安特,我们来看看两岸的消长。跟著捷安特到大陆发展的卫星工厂有五十到六十家(这代表多少资金与技术人力的移出台湾?);捷安特去年在大陆花了人民币两千万元(约新台币八千万元)的广告费;七年前草创时,才生产十五万台,却有十三位台籍干部,如今年生产二百四十万台,台籍干部却缩为九位,为什么?因为大陆培养的优秀干部一直蹿上来,昆山捷安特,大陆人已经拔升到协理级。

  不得不如此,有点像殖民地,不升当地人,久了怕会造反,这是一种管理,有指标作用,要不然一千三百九十一人每天面对九名台籍干部,没有升迁,谁愿意卖命?但如此一来,台湾干部的机会就少了。

  不要小看大陆人的购买力,捷安特在大陆最厉害的加盟店是北京店,一年可以卖掉一万台,平均一天三十台,台湾哪家店有这种实力?但市场虽大,大陆不忘掐住捷安特的咽喉,随时要你乖乖听话。捷安特目前最大的年产量上限只有三百万台,想要生产多一点,就要向政府申请,等候审批,准了,才能有更大的活路。

  捷安特会不会不听话?当然不会,因为光是去年生产二百四十万台,就做了人民币十三亿元(约新台币五十二亿元)的生意,最近捷安特已经计画扩大到五百万台,这当然要大陆方面点头。

  当捷安特、樱花、六和机械、统一企业……的大陆规模有一天 (那一天绝对不远) 超越台湾的规模时,他们会不听中南海的话而改听台北的吗?别笨了。固然不该用「戒急用忍」把它们绑死在台湾,但阿扁政府对这件事得快想出一套法子来。高清愿不就宣示大陆的统一要在十年内超越台湾的统一?而且两年内大陆统一要在A股上市?

  台湾有一种声音催得很急,说银行到大陆设分行应该赶快开放,否则台商拿不到贷款。但实情恐非如此,至少捷安特总经理郑宝堂碰到的情况正好相反,他说,大陆银行的总经理拚命请他吃饭,求他借钱,银行的烂头寸,也在找好出路(也许台湾去的中小企业融资确实比较困难)。

  投资审批一个月内核定

  在苏州,市长王金华讲到行政效率时,让人睁大眼睛。他说,三千万美元以下的投资案由当地审批,三千万美元到五千万美元由省政府批,五千万美元到一亿美元由国家计委批,一亿美元以上由总理批。但不管哪个层级批,一定在一个月内核示。现在的台湾,一件大投资案从申请到核准,不知地方政府要揩多少油,不知地方民众要拉多少白布条,吓都吓死了。

  明棋电脑苏州厂就在苏州高新技术开发区里面,那里有湖、有别墅、有购物中心,置身园区彷若站在美国,草坪很广,干净清亮。王金华拍胸脯保证苏州高新技术开发区的环境绝对比新竹科学园区好,他也不讳言高新技术开发区中的孵化器(即台湾的育成中心)就是模仿台湾的工研院和竹科的。

  昆山与苏州的台湾工厂很多,但台商真正多的地方在上海,据说在上海的台商和台商家眷加起来超过四十万人,不少人确实已在当地落户入籍,娶妻生子,有位到上海九年的台商朋友娶了上海大学毕业的太太,生意做得不错,如今他一年回台湾一次,目的是扫墓。过去是台湾外省人回大陆老家祭祖扫墓,如今竟然变成台湾本省人从大陆回台湾扫墓。

  上海有那么多台商可能不是假的,现在连港龙航空香港飞上海的班机都从波音七三七改成七七七机型,因为七七七仅次于七四七,座位比七三七多,而且班班客满,全是台商,飞机上都会巧遇许多熟人,笔者就曾碰上明棋电脑总经理李口耀,他肯定已很富有,但依然只坐经济舱。

  上海浦东发展神速

  一九七九年改革开放以来,上海目前二十层楼以上的建筑超过三千栋,几年前美国参议员看到上海,形容上海「简直是个大工地」,如今上海依然是个进展神速的大工地,位于黄浦江边的浦东,启动才十年,从规画、找人、找钱、找资源到建成启用,以喷射速度完成,看见浦东就像一颗耀眼的钻石,震慑人心。登上东方明珠那栋「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特殊建筑,尽览上海,在二百一十九公尺高的圆形高塔远眺时,透明玻璃上,还特别注明上海距离台北才六百七十公里,颇有如果三通直航,台北到上海才一个半小时航程的味道。

  上海也不是没有缺点,例如现在空有硬体,但代表观念、价值的软体大致还没有跟上来。但瑕不掩瑜,看见这个一千四百五十三万人口的大城,飞跃茁壮,正渐渐吸干台湾,笔者著实紧张。

  到大陆前,笔者回中南部观察三天,发现中南部相当萧条,远非北部能比。回中南部前,到美国十天,如此旅程奔波一个月,台湾什么都没变,全民依然为核四的问题内斗虚耗不已。

  上海一群德国商人听说笔者来看上海,他指著繁盛的上海说:「 No More Taiwan!」我听了心里一阵抽痛,怎么连德国人都这样说。正巧和笔者碰头,考察过广州、上海、北京的经济部次长尹启铭看过大陆那么多地方,一想起台湾,他的心情也很沉重,不知如何说起。

  拜托阿扁总统,赶快派更多官员到大陆去看看,不只是两岸经贸、不只是两岸政策,台湾人怕台湾再成天搞核四、搞政治、搞选举、搞公投下去,台湾会日渐在大陆旁边消失,奇迹会变遗迹。

摘自台湾《商业周刊》

  作者:郑弘仪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大陆麻雀变凤凰,台湾还有多少机会?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台灣南投人 说:,

    2010年06月29日 星期二 @ 15:08:26

    1

    任何台灣人都知道國父 孫中山的理想國家為民有,民治,民享,自由民主均富的三民主義。
    人民有權,政府有能的 權能區分 政治體制。
    而非政府有權騎在人民頭上。一面將兒女財產送往國外享受民主,一面自己對人民實施極權專制。
    台灣人民有選舉政府,罷免政府,創制權,複決權四種權,台灣是經過訓政再憲政,人民完全當家做主,政府是人民公僕。沒有台灣人想和專制集權獨裁政權統一。除非驅逐馬列外來政權,恢復中華光榮傳統。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