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世琨:台湾遮住美国的眼

  美国副国务卿塔尔伯特访华,讨论地区安全问题。

  因热闹的总统选战而被晾在一旁的克林顿总统,其实并没得闲。

  最近关乎中美关系进退的两件大事就让他头疼:怎么让国会批准给予中国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怎么阻止《加强台湾安全法》法案成为法律。他深知,这两件事中任何一件办砸了,不仅会使他的“外交遗产”大打折扣,对中美关系的负面影响和严重后果更是非同小可。

  ●政治怪胎:《加强台湾安全法》

  2月1日,美国众院以341票赞成、70票反对通过了《加强台湾安全法》法案。这个出人意料的表决结果源于多种因素:投赞成票的,一部分是亲台反华议员,他们企图以此制造法律根据,使美国今后可以不受限制地卖给台湾尖端武器,用台湾问题牵制中国;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是玩弄政治平衡术,在这个问题上对中国摆出强硬姿态,以便自己投票支持给中国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时不得罪某些选民。可以说,这个“压倒多数的高票通过”,是美国政界将对华贸易和所谓“台湾安全”挂钩的产物,连克林顿也不否认这一点。他说,“也许有些众议员会

  说,‘我已经帮了台湾这个忙,现在可以投票支持北京了吧?’”

  众院通过的这个法案已递交参院审议,目前已在参院外交委员会手里。该法案在参院的命运不外三种。一是通不过,胎死腹中。此间舆论多持这种看法。二是过半数票通过。白宫发言人已多次表示,如果该法案在参院通过,克林顿将加以否决,不让它成为法律。这表明,克林顿既想以此敲山震虎,也担心会出现这种局面。三是以2/3的票数通过。果真如此,克林顿就失去了否决的权力。因为按美国法律规定,众参两院如果都持有2/3多数票,就可以推翻总统的否决。不过,迄今没有人认为存在这种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可能会迫于国会压力和出于某种政治考虑,搞一些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国利益的妥协方案或秘密交易。比如,据传白宫可能批准卖大批导弹和军舰给台湾。又如,参院可能把《加强台湾安全法》法案附在某个重要法案后边,让克林顿无法否决。随着3月18日台湾“总统”大选日期的临近,美国一些政客更把《加强台湾安全法》法案视为威慑中国政府的一个筹码,伺机而动。

  ●中国大使笔战赫尔姆斯

  众院炮制出《加强台湾安全法》法案的第三天,中国驻美大使馆公使刘晓明举行记者招待会,强调此法案一旦成为法律,将对中美关系产生严重后果。他还毫不客气地指出,美国许多议员对台湾问题相当无知。他的话很快传到参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赫尔姆斯耳朵里,这个一向霸气十足的人物2月9日写信给我驻美大使李肇星,说刘晓明公使的某些言辞令他“感到震惊”,要求大使予以澄清。他引述刘晓明的话说,如果美国国会通过这个法案,其后果比当年李登辉访美要严重得多,这将不是中国召回大使的问题。他据此质问:这是否意味着中国会对“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动武?他还说刘公使批评支持《加强台湾安全法》法案的议员对中国的了解“只有小学水平”,是对国会议员的“人身攻击”。

  12日,李肇星大使在复信中说,“我在查阅了有关的记录后得出的结论是:刘公使在记者招待会上所说的话并无错误和不当之处。他在招待会上确实提醒过人们,1996年允许李登辉访问美国的决定曾使两国关系严重倒退。他要表达的信息是,如果《加强台湾安全法》法案果真成为法律,其后果只会更加严重。我完全赞同这一估计。”

  李肇星在信中接着说,“某些议员对台湾问题的由来及中美关系的发展过程缺乏了解是不争的事实,特别是他们对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确定的美国对台湾问题的承诺缺乏了解。你的这封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已逾20年,而你仍称中国的台湾省为‘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称台湾领导人为‘总统’。仅仅说这是‘无知’或‘不了解’,实在是很客气了。”

  在信中,李大使还指出,“据我记忆所及,刘公使从没有把你和任何一位国会议员比作过‘小学生’。我能想到的最接近的比较是,有些美国学者曾说过,连小学生都知道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但许多政治人物却好像不懂得这个事实。”李肇星还表示,他愿与赫尔姆斯私下讨论一些价值观方面的分歧,“但如果有人硬要把公开辩论加到我头上,本人愿意奉陪到底”。

  13日,李肇星大使致函全体美国参议员,重申中国强烈反对《加强台湾安全法》法案的三个理由:第一,它视台湾为独立国家,违反“一个中国”的原则;第二,它要求美大幅提升与台湾的军事关系,增加对台军售,违反“八一七”公报;第三,它煽动“中国威胁论”,不利于中美发展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

  参院表决《加强台湾安全法》法案的日期迄今未定,鉴于其结果将对中美关系产生重大影响, 各种政治势力都在加紧活动,以期影响投票结果。2月18日,美国副国务卿塔尔伯特率团访华,与中国有关方面讨论中美战略安全问题,据称,双方的包括台湾问题在内的讨论取得了进展。

  ●美国不想后悔20年

  围绕给不给中国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PNTR),美国各种政治势力分化组合,形成壁垒分明的正反两方,针锋相对,激烈较量,成为当前很牵动人心的又一件大事。

  作为正方,克林顿发誓要让该协议在国会通过。他利用各种场合强调给中国PNTR对美国的好处,呼吁国会尽早表决。16日,他尖锐明晰地指出,国会如果不通过该协议,美国将“后悔20年”,并称,“这并非政治问题,而是重大的国家安全问题”。他说,10年后美国国会会对自己说,批准中国加入世贸协议是“光荣而聪明”的选择。克林顿还邀请企业界、科技界人士和农场主到白宫座谈,希望他们游说国会,大声说出自己的意见,不要让工会团体的声音在国会占主导地位。

  政府高官也都把给予中国PNTR作为今年政府同国会的最艰难的一仗。由白宫办公厅正副主任和商务部长牵头的白宫内阁专门小组每周至少开会一次,分析情况, 研究对策,力求争取过半数的议员。2月10日,白宫发出第一个相关说帖,题为《美国—中国世贸准入协议:符合美国农业利益的最佳协议》,列举大量具体事实,以图打动国会议员的心。

  一向同克林顿作对的共和党领导层和大部分共和党议员,在这个关系美国经济利益和自身选票的问题上,罕见地与克林顿站在一起。

  众院议长哈斯特尔特敦促克林顿尽快拉够100张民主党众议员的赞成票, 以保证在8月前表决。因大选,今年国会会期将提前结束,时间紧迫。要是到8月还不表决,这个协议就要泡汤。

  在推动给中国PNTR方面, 经济界始终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2月10日,由近80个农业组织和贸易机构组成的“美中贸易农业联盟”上书国会,要求给予中国PN-TR。 美国商界已准备耗资1400万美元,用作广告、游说费用,争取国会在4月欧盟同中国达成“入世”协议后,给予中国PNTR。

  ●谁不想给中国PNTR

  反方势力也来自不同领域,阵营强大。在国会,民主党的极端自由派和共和党的极端保守派,集合在人权、宗教、劳工和环保的旗帜下,以中国“人权记录不佳” 、“宗教信仰和劳工权利得不到保护”为由,反对中国加入WTO。民主党内还有一股反对自由贸易的势力,反对任何贸易协议,认为自由贸易将导致美国钢铁、纺织和服装等行业萎缩,使相关工人利益受损。在民间,工会组织劳联—产联对给予中国PNTR持强烈反对态度。它一再向民主党议员发出警告,谁投票赞成谁就别想得到工会的选票。工会主要担心对中国商品降低关税和将工矿企业转移到中国,会导致美国工人失业。殊不知美中经贸关系加深,只会给美国带来更多就业机会和更多物美价廉的商品,有助于改善他们的生活。然而,出于对丢掉饭碗的本能的恐惧,他们听不进这些简单的道理。

  2月16日, 就在克林顿说不给中国PNTR“美国将后悔20年”的同一天,身为副总统的戈尔却发出不同的声音。他私下向工会领导人承诺,如果他当选总统,将与中国协商一个更强硬的贸易协定,其中包括劳工及环保等议题。他这番画饼充饥的许诺,无异给工会的偏激情绪火上浇油。一些工会头头扬言要使美中关于中国加入WTO的协议流产,至少要拖延到戈尔当选之后。

  讨好一方必然得罪另一方。企业界立即给戈尔提出警告,全美制造商协会发表声明指出,戈尔“严重破坏了他自己政府提出的一项最重要的政策”,要他对所说的话加以“澄清”。迫于压力,戈尔于18日致函该协会,表示支持中美达成的贸易协议,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然而,改口容易,要改变留给公众的急功近利、出尔反尔的不良印象,又谈何容易?

  今年是中美关系进或退的关键一年,中国“入世”问题、台湾问题、美国新政府的对华政策问题,一起摆在了美国政府及国会面前。在台湾问题上,中国政府已于2月21日发表了《一个中国的原则与台湾问题》 的白皮书,重申了中国政府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严正立场,警告了“台獨”及外部敌对势力。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问题上,中国与欧盟的谈判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国“入世”的脚步正一步步加快。美国的某些政客不会看不到这些摆在眼前的事实,关键是他们下一步该怎样做。

原载“深圳热线”

  作者:马世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台湾遮住美国的眼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台灣南投人 说:,

    2010年06月29日 星期二 @ 16:02:43

    1

    共產黨一向對內殘忍殺中國人毫不手軟,對外卑躬屈膝,對台工作是政治不是軍事武器。
    任何台灣人都知道國父 孫中山的理想國家為民有,民治,民享,自由民主均富的三民主義。
    人民有權,政府有能的 權能區分 政治體制。孫中山創建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
    而非政府有權騎在人民頭上。一面將兒女財產送往國外享受民主,一面自己對人民實施極權專制。
    台灣人民有選舉政府,罷免政府,創制權,複決權四種權,台灣是經過訓政再憲政,人民完全當家做主,政府是人民公僕。沒有台灣人想和專制集權獨裁政權統一。除非驅逐馬列外來政權,恢復中華光榮傳統。
    台灣人對李登輝陳水扁背叛三民主義雖深惡痛絕但比起共產黨還是好很多。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