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千:公款私存:“黑洞”有多深?

  “黑洞”是广义相对论所预言的一种暗天体,其含义为外来的物质能够进入视界,而视界内的任何物质都不能逃出视界。因此,远处的观察者无法看到来自黑洞内部的辐射。

  近年来,随着银行储蓄存款的猛增,公款私存也十分普遍,面越来越广,规模越来越大,目前似有愈演愈烈之势,犹如一个个“黑洞”,在吞噬着共和国的财富,挖掘共和国的经济大厦,成为当前亟待解决的社会经济问题。

  银行储蓄:“水份”知多少?

  1998年,尽管中央银行三次下调存款利率,并且城乡居民收入增长速度明显减缓,但城乡居民储蓄存款却仍保持高速增长。全年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为53407.5亿元,比年初增加7615.4亿元,增长17.1%。进入1999年以来,人们的货币收入水平也没有出现明显变化,但1至3月全国城乡居民储蓄存款增加之多却出人意料:新增4445.9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8.8%。去年全年的这个数字才7600多亿元,今年仅一个季度就超过了去年半年的增幅。与此相反,去年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仅增长6.8%,增幅回落3.4个百分点,是90年代以来增幅最低的一年。今年以来,居民消费倾向下降的现象更为明显,第一季度,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加 563亿元,比去年同期仅增长7.4%,以至春节期间不少地区商品销售也是旺季不旺。

  中央银行的一些专家分析这一现象时认为,在居民储蓄存款中,有近30%的储蓄来自城乡个体工商户的生产资金和各种机构以个人名义在银行的存款,这一比例使储蓄的结构发生了质的变化。公款私存在目前近 6万亿元储蓄存款中到底占多大比例,经济界人士其说不一,保守的测算也超过 1万亿元。公款私存不仅构不成直接消费需求,而且银行还要额外付出巨额利息。按照规定,财政性存款既不计利息又要划缴中国人民银行专户,而公款私存则完全改变了这一情形。据有关部门的调查统计,每年流失的银行利息就达50~60亿元。

  目前,公款私存的表现形式可谓五花八门,归纳起来主要有六种:一是公开型。直接以单位的名义开立户头,有的基本将大量预算内资金转存到预算外,然后再直接转到储蓄账户上;二是取代型。用单位出纳、会计或经办人员的姓名代替单位名称存入,从而逃避监督;三是化名型。以单位名称、简称或随意编造假名开户;四是单证型。用单位的资金直接购买有价证券、大额储蓄存款等;五是转移型。将单位的资金从甲行转移到乙行,再从乙行转移到储蓄账户,这种形式既可逃避财务检查,又可逃避群众监督;六是关系型。一些金融机构储蓄人员为完成吸储任务,往往到开户单位尤其存款大户采取给“协储费”、“好处费”等方法,将单位公款存在储蓄账户上,存单交由单位财会人员保管。

  公款私存:滋生经济犯罪的土壤

  公款私存不仅使国家财政收入大量流失,而且导致许多人走上犯罪道路。在北京市近六年来查办的经济案件中,违反财经纪律案件占查办案件总数的20%,其中很大一部分便是由于公款私存造成的。

  北京市城建系统某公司副总会计师文某,擅自批准公司财务人员将单位资金2000万元存入他指定的银行,二人将存款利息分赃,那位财务人员从中收受好处费31万元,文某得了11万。

  某市民政局离退办行财科科长孙某,将单位公款五万元用自己女儿的名字,以零存整取的方式存入了储蓄所。两年后,她将本金退还单位,9000余元利息据为己有。一次得手后,她又放开胆子先后两次将公款四万元挪出,用自己的名字存入银行,又获利息1200多元。

  北京市某集团公司项目经理罗某,利用职务之便,挪用企业资金 650万元,将其中 500万元以个人名义存入银行,后又挪用进行个人经营活动,不久东窗事发,罗某被判有期徒刑15年。

  值得注意的是,公款私存也蔓延到金融部门,有的金融机构吸取存款时,不按规定入账,进行违规账外经营。有一家银行将 900万元资金以咨询费名义贷给企业,利息差额高出国家规定的十几个百分点,他们将这些利差款以个人名义存起来,后来用这些钱给领导买了房子。另一家银行在代办外汇业务时,利用某些客户周五兑换,周一提款的时间差,以巨额资金滞留两天生息,聚敛钱财,四年的时间,该行仅此一项累计获得利差款就达100万元。

  公款私存:“小金库”的避风港

  “小金库”这个词我们已无从考证它的来历,按字意它似乎不应该大。然而,现实中的“小金库”却不小,一方面是因为它太普遍、数量太多,另一方面,正因为数量多,滴水成河,“小金库”所储存的资金数额早成了天文数字。

  说普遍,“小金库”不仅企业有,就是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群团组织也都设立了一个甚至几个“小金库”,并且已经不再局限于独立核算单位,连非独立核算的工厂、车间、班组、机关科室,“小金库”也日甚一日。这些“小金库”绝大部分以公款私存形式,放在银行里生息。

  1997年,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审计署曾部署了一次“小金库”自清自查活动。全国共有 115万多企业、部门及单位开展了自查,结果令人吃惊:新疆全区查出有问题单位723个,成都市自查出“小金库”155户,河北衡水地区自查出私设“小金库” 292户。“小金库”的库存少则几万、十几万,多则几十万乃至几百万甚至更多。

  安徽省某单位两年时间乱收费,为“小金库”融资280多万元。

  衡阳市某县一个10余人的单位,查出“小金库”资金达38万元。

  1999年 3月24日,政法部门公布了1998年查处的严重违反财经纪律的典型案例,查出违反财经法纪金额150多亿元。

  四川省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所属部分营业部,自1994年以来私设“小金库”103个,隐匿资金22789万元,并将其中2999万元以奖金名义发给职工个人。

  中国人保信托投资公司从1994年开始,将所属分支机构交来的业务收入和其它收入共计1557万元隐匿于法定会计账册之外,形成“小金库”,并以“半年奖”、“年终奖”等名义直接发给职工个人1351万元。

  海南港澳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深圳证券业务部、海南省证券公司深圳业务部,分别私设“小金库”6468万元和471万元,并大量私分。

  哈尔滨“国贸城”一案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国贸城”原总经理私设的“小金库”资金达720多万元。

  上述事例,仅是见诸报端大量案例中很少的几例,全国的“小金库”里到底藏了多少资金,很难说得清,但可以肯定的说,那一定是个天文数字。

  公款私存:几多乌纱落地

  在公款私存者行列里,一个个贪官的公款私存术尤其值得特书一笔,他们在将大量黑钱一笔笔存进银行时,也把自己“存”进了监狱———

  卫建设:家资500万的地税局长

  1998年 4月23日,河南省三门峡市人民检察院根据群众举报,依法对灵宝市(县级市)地税局副局长卫建设的住宅、办公室、父母住宅进行搜查,结果令人吃惊:在卫的一个办公室搜获现金 2万元及书证一部;在卫另一个办公室搜获现金12万元及书证一部;在卫建设住宅的装修夹层中,搜获存折及债券价值 110余万元;在一个装着针头钱脑碎布头的塑料袋内,搜获68万元的存折及金银首饰等……

  卫建设的“富有”和“阔绰”令人瞠目,卫家的住宅是一座两层小楼,内外装修豪华,安全设备坚固,调温设施齐全;二楼客厅北侧一个20多平方米的套间,整个被用作储藏室,玉溪、红塔山、茅台、五粮液,各种名烟名酒成箱成件,各种补品和衣物成堆成叠,光毛毯就有80余条。卫建设的“行头”也极其不凡:价值1.4万元的瑞士雷达表,价值近3000元的原装菲利浦剃须刀,价值3000余元的名牌进口皮带,价值5000余元的真皮名牌手机包应有尽有;价值数百元乃至上千元的皮鞋有几十双,金利来领带、衬衣、皮尔卡丹西服,一套又一套。再看看那首饰,数量之多也决非日常佩带所需:金手链有 6条,金耳环有14副,金项链有17条,金戒指则有23个……就一般人而言,现金的存放是比较慎重的,可在卫建设地税局办公室搜获的12万元现金,就放在办公桌未上锁的抽屉里。

  经依法搜查,查扣高档贵重物品价值18万元,存单55.7万元,存款记录439.35万元,共计人民币 510余万元。这些钱财大都是卫建设———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在任灵宝市地税局稽查队队长 3年多一点时间聚敛起来的,平均每年激增 150多万元。1999年3月8日,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一审判处卫建设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李乘龙:广西第一案

  李乘龙,广西贵港市副市长,自1996年12月13日,他从南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研究生考试现场走出来,就再没回过家。

  在查获的被李乘龙称“命根子”的密码箱里,有总额达1084万多元的借据和收条;有总面积计1664.13平米,总金额达180多万元的五处房产的证件和凭单;有4份面积达474.08平米的空地使用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有两张购家具的单据计49.8万元,有尚未进行估价的一批首饰及古董清单……总价值竟超过1500万元。

  检察机关初步认定,犯罪嫌疑人李乘龙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计人民币427万元,港币1.6万元,美元3.1万元,贪污20万元。此外,尚有600多万元巨额财产来源无法说明,总计涉嫌犯罪金额1000多万元,是建国以来广西个人涉嫌犯罪金额最大的一起案件。

  戚火贵:把自己“存”进地狱

  1998年11月 5日,是一个原本平平常常的一天,然而在海南省东方市几十万乡亲的眼里,那却是一个盛大的节日,在这天,海南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原东方市委书记兼人大常委会主任戚火贵死刑,判处他的妻子符荣英有期徒刑16年。检察机关认定,戚火贵在任职期间,利用职权受贿财物价值人民币187.6万元,港币3.5万元,符荣英(中国银行原东方市支行行长)受贿20万元。此外,戚火贵、符荣英夫妇尚有1200多万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正当来源。戚家合计财产超过1500万元,这么多的钱相当于一个尚不发达县一年的财政收入。有人调侃:戚火贵夫妇“贡献”不小,将大大小小贪官腰包里的黑钱都集中起来,统一上缴国库,省掉了多少收税收费的成本?而在这巨额财产中,直接记到戚火贵名下的只有90多万元。

  这对夫妇没有什么高雅的情趣,唯一的乐事是夜深人静时关好门窗拉紧窗帘,两人盘腿在床,头碰头地数钱,钱太多了数得挺累,常常一数就是小半夜。符荣英嫌外人送来的钱新旧不一,面额不齐,就拿到自己行里换成崭新的百元大票,一捆捆、一叠叠整整齐齐码了一大纸箱。外人送来的活期存折,户名、密码太杂太乱太零散,她就先记录在账,而后分门别类合并“同类项”。钱太多了,就怕偷怕抢,除了现金,光活期存折、存单就有60个。符荣英为此东掖西藏,放在保险柜里不放心,目标太大;放亲友家,又怕人家赖账,左右为难。金条、金砖更不知咋放才好,几夜不睡,竟突发奇想,放在鸡笼里垫鸡窝。

  王健:“玩”钱三亿二,44人进“班房”

  1998年 7月24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建国以来南京市查处的金融系统金额最大的一起案件在这里判决。中国农业银行南京秦淮支行健康路分理处副主任王健犯挪用公款罪和虚报注册资本罪,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检察机关指控,王健从1995年8月至1996年6月,不到一年的时间,非法吸收84笔存款,共计3.2亿元。这3.2亿元主要来自64家单位,这些单位几乎清一色是国有企事业单位,还有个别金融机构参与其中,他们存款少则几十万,多则几百、几千万元,最多的一家存入了7580万元。这些钱有的来自“小金库”,有的是短期不用的资金,个别的是将贷款转存;存款利率低的20%,最高的达25%。表面上他们是为单位获取高额利息,但经深入调查,从中发现并查处违法犯罪22人,一些人不择手段将公款存入健康路分理处,完全是另有所图。

  石仁富:清水衙门大贪官

  1993年12月22日,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一起招生受贿案判决。泸州市招生办副主任石仁富,自1983年任职以来,利用手中权力,向 406位学生家长索要收受贿赂41.13万元。另外,还有33.78万元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石仁富死刑。该案的轰动之处并非这个判决结果本身,而是人们很难想象招生办这样被认为是“清水衙门”的地方竟也生成这样大的蛀虫!而且除判决提到的事实外,司法机关对石宅搜查惊人发现:银行定期存单63张,计50.35万元,各类企业及银行债券、持有卡 280多张,金额24.8万元,现金8.5万元。

  翻开一个个腐败分子的罪行档案,其罪行败露时,几乎都出现过相同的场面:司法人员从其家中的各个角落甚至被子里、衣服领里、抽屉的夹层里搜出大量的人民币和外币存单,国库券、债券、股票等有价证券,这些金融资产凭证上或直接署着当事人的大名,但更多的是署着其家人、亲属的名字或署着一些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的假名代号。

  除了那些腐败分子的“黑色”收入之外,还有介于白色与黑色之间,既非正常收入,又非严格意义上的贪污受贿的所谓“灰色收入”。

  浙江省平阳县原组织部长董根顺,月收入不过800元,但不到4年竟聚敛起170余万元家财,令人遗憾的是,执法机关能确认明显是权钱交易的仅15.3万元。

  检察机关从湛江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李继东家里搜出87万元,其中有 38.3万元人民币和近1.74万美元无法说清合法来源。

  靖江市原市长王新民来源不明财产人民币25.93万元,美元1500元。

  淮阴市政府原副秘书长徐国熙家财人民币 129.58万元,美元4349元,其中有49.09万元财产来源无法说明。

  淮阴市教委原主任陈广礼有26.69万元财产来源不明,非法所得7.94万元。

  1999年 1月20日上午,最高人民检察院赵登举副检察长在向新闻界通报1998年查办的贪污贿赂大案要案时,披露了这样一组数据:1998年,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查办贪污贿赂 5万元以上、挪用公款10万元以上案件共计9389件;查办涉嫌犯罪的县处级以上干部1820人,其中厅局级103人,省部级干部3人。

  银行储蓄:亟待清理门户

  公款私存规模的不断扩大,不仅造成了资金来源混乱,而且对国民经济健康发展造成直接危害———

  公款私存导致储蓄所存款虚假增长,给国家宏观经济决策造成误导。

  公款私存造成银行经营成本大幅增加。

  公款私存使企业存款转移,增大银行经营成本和资产风险。

  公款私存可使大量货币资金随时通过储蓄渠道变成现实购买力,扩大了计划外现金投放量,增大了货币稳定的难度。

  目前,对公款私存问题,国家还没有具体的可操作的法规约束,许多人士呼吁尽快立法,用法律规范企业、事业单位和银行之间的行为,对违反规定将公款私存的人员和单位依法予以惩处,同时对吸收公款的金融机构也要严肃查处。事实表明,有许多公款私存是由于金融机构乱拉存款造成的,只有加大对吸收公款私存金融机构的处罚力度,才能从根本上遏制公款私存规模的不断扩大。

  尽快施行储蓄实名制。目前,我国实行的是记名制储蓄制度,不管利用什么名字都可以储蓄,这就给那些违规资金来源提供了保护伞,而实行储蓄实名制后,存款人必须严格登记其身份证号、年龄和住址,对那些来路不正的资金无形中构成压力,同时也是防止公款私存的有效措施,这一点,在实行储蓄实名制的许多国家都得到了充分印证。

  银行储蓄:可鉴之他山之玉

  韩国“不流血革命”———反腐败运动

  1993年上半年,韩国总统金泳三发动了一场举世震惊的“不流血革命”——反腐败运动。其中两项最重要的举措是进行财产申报和金融储蓄实名制。

  韩国自1961年军人政变,实行军人统治以来,官商勾结,腐败盛行,行贿受贿之风日甚,韩国人为此以“口日目田”来形容。“口”是最上位者———一人独吃;“日”是次之位者———二人分食;“目”是再次之———三家分晋;“田”是最下位者———四人抢食小饼。许多政府官员和大企业集团的主要人物通过各种不正当途径积累了大量的“黑钱”,这些“黑钱”通过化名或假名存入银行生息,或者在证券市场上投机,让“黑钱”再生“黑钱”。由于没有相应的制约机制,政府也无法遏制这种腐败现象的蔓延。1993年8月韩国金融资产约有8亿个户头,320万亿韩元(1美元约合800韩元),其中用假名字的就有56.6万个户头,28.6亿韩元(不包括1万韩元以下的小额存款)。

  1993年 5月,韩国总统金泳三促使议会通过了公务人员财产登记法案,要求包括总统、副总统在内的一大批重要公务人员在 8月11日前参加公务人员财产登记,主要目的是为了弄清政府官员中的金融资产情况,为反行贿受贿提供依据。1993年8月12日晚8时,金泳三总统通过电台、电视台向全国发布了“关于金融实名制及秘密保障的总统紧急财政经济令”,宣布从即刻起在全国实施金融实名制。该项紧急令规定:凡用假名在银行开账户的,必须在10月12日前将自己的账户转为真名,并对拒绝财产登记而以假名存储的款项征缴10%的惩罚金。假名存款未转入真名前,银行将冻结其款项,过两个月警告期仍不能改为真名者,征缴60%的高额惩罚。此项措施推出后,立刻显现效果,仅一个月,韩国大法院院长金德柱、检察总长朴钟吉及光州地方法院院长朴英植等一大批官员相继辞职。

  国外对银行履行储蓄实名制的若干规定

  国外储蓄实名制除了规定存款人或法人必须用真实姓名进行金融往来,同时对所涉及的银行及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责任也都做出了相应规定。如美国的《银行保密法》、澳大利亚的《金融交易法》等,都对银行一方的责任有如下规定:一是发现可疑的金融往来,必须立即向政府有关部门报告。二是重大的金融往来,必须向政府有关部门报告。对重要金融往来的数额都有一些具体规定,如澳大利亚规定交易在10000澳元(含10000澳元)以上的金融往来便属重大金融往来。三是跨国的金融往来,在一定数额以上也必须向政府报告。

  借鉴国际上的成熟经验,我国正积极酝酿实施储蓄实名制。

  1998年 5月,全国金融电视电话会上,央行行长戴相龙提出,当前金融机构违法违规经营、公款私存等问题十分突出,给一些违法犯罪分子“洗钱”提供了可乘之机。这是央行高级官员第一次公开谈到“洗钱”问题。

  1998年底,央行副行长刘明康对新闻界透露,中国人民银行目前正在研究酝酿储蓄存款实名制问题。

  目前,我国实施储蓄实名制的一些相关法规,如《中国人民银行法》、《商业银行法》、《票据法》、《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规定》等都已公布实施。1997年10月 6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大额现金支付管理的公告》对账户管理,现金支付,严禁公款私存等八个方面的问题做出了明确规定。可以相信,储蓄实名制在我国的推广实施不会太久了。

原载[中国质量万里行]

  作者:流千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公款私存:“黑洞”有多深?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mcmimi 说:,

    2008年04月18日 星期五 @ 04:39:55

    1

    这个国家的蛀虫太多了,原因何在?管理混乱。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