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梅:法律首先制约政府

  任何一个政府,假如它不腐化、不败坏,总是严格遵循着它所负的使命前进,那末,这个政府就没有设立的必要。在一个国家里,如果任何人都不规避法律,任何官员都不滥用职权,那么,这个国家就既不需要官员也不需要法律。

                               —-卢梭

  200 多年过去了,卢梭的法律思想仍然散发着光芒。了解和借鉴卢梭的法律思想,对我们应该会有所裨益。

  如何把人们发动起来,把大众的力量会合起来,并使它们共同协作,产生一种新的力量?卢梭的答案就是著名的“社会契约”。按照卢梭的思想,通过社会契约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是“寻找出一种结合的形式,使它能以全部共同的力量来保护和保障每个结合者的人身和财富,并且由于这一结合而使每一个与全体相联合的个人又只不过是在服从自己本人,并且仍然像以往一样的自由”。其实,社会契约造就了一个人为的人格,即国家。

  对于以社会契约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国家,卢梭主张以法律的手段来进行统治和管理,实行法治。他认为,“由于社会契约,我们就赋予了政治体以生存和生命,现在就需要由立法来赋予它以行动和意志了”。法律是政治社会的行动准则,国家只能依据法律而行动,借以维持社会秩序,最终实现政治自由。

  法律是什么?卢梭认为,法律“就是公意对于一个共同利益的目标所做出的公开而庄严的宣告”。法律是人民公意的表现,它反映社会全体成员的共同意志。说到底,国家的法律不外乎就是通过国家主权权力对公意加以肯定而已。

  立法权确立、法律制定出来之后,就必须确立行政权。因为行政权只能由个别的行为来运用,所以很自然地与立法权相分离。合法的或人民的政府——也就是为人民谋福利的政府,当然是好的政府,但是,政府的权力一旦确定,就不可取消地保留在该机构手里,这时,防止政府滥用权力就显得很有必要。因此,共和国里对于行政官所设下的全部障碍,都是为着保障法律的神圣堡垒而建立的。

  在起源于社会契约的国家中,统治者的全部权力都建立于法律之上。对于统治者来说,“你们的责任是:要用你们那和蔼可亲的、纯洁的威力和善于诱导的聪明,来保持人们对国家法律的热爱以及同胞之间的和睦”。

  在卢梭的理想社会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每个人都必须受法律的约束,不存在没有法律的自由,也不存在什么人高于法律。即使身为政府行政官或者君主,也要遵守法律而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因为他也不过是国家成员中的一员,其职责是维护法律而绝对不是滥用法律和侵犯法律。

  作者:李秀梅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法律首先制约政府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