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依匆:市民调查:中国人眼中的美国

  北京的零点公司曾经做过一个调查,主题是“中国市民心目中的美国”。调查者对京沪穗1500名居民进行了随机抽样。结果发现,大多数人认为美国不是中国的敌人。这比前几年的情况要好。在90年代中期的调查中,中国人对美国要仇视一些。

  这次调查显示,27.1%的受访者认为目前美国在国际上是中国的朋友,47.2%的人认为美国是中国的竞争伙伴,13%的人认为美国与中国处在敌对关系中,另有4.1 %的人描述了其他一些关系类型,8.6 %的人则感到难以判断。

  总的来讲,认为是朋友关系的比认为是敌对关系的多出一半,但更多的人认为两国是非敌非友的平等伙伴关系。13%认为处于敌对关系是一个什么概念呢?12亿中国人,13%代表多少中国人呢?是某某亿人。不是个小数。

  不过,这个数字是虚假的。因为调查的仅仅是市民。八亿农村人口没有调查。他们的态度要不同得多。这份调查报告还说,中国市民喜欢美国的风土人情。在提到美国时,58%的受访者在总体上抱有好感,这种好感程度仅次于新加坡。

  另据零点公司在京沪穗汉哈五市进行的一项调查,在提到美国时,中国居民最多联想到的是它的“强大富有与超级大国”(40.4%);7.5 %的人联想到美国社会的吸毒、失业和无家可归者;6.1 %的人联想到美国的风景名胜;5 %的人联想到摩托罗拉、可口可乐、IBM 、硅谷及其他高新技术和名牌产品。比较而言,年轻市民更会联想到美国的强大、富有与技术先进,而老人则更多联想到美国的社会问题与风景名胜。

  调查表明,在世界所有国家中,受访市民印象最深刻的是美国;在提到“强大的”、“富裕的”国家时,美国均列第一。虽然在目前市民实际出访的国家中美国只列第四(在泰国、新加坡和日本之后),但在中国人将最乐于出访旅游的国家、最乐于让孩子前往留学的国家中,美国都居首位。

  在最受中国市民欢迎的前10位世界城市中,美国就占了三个,它们是纽约、华盛顿和夏威夷。当然了,夏威夷不是一个城市,而是一个州。在中国人印象最深刻的10位世界影星中,美国拥有七名,他们是史泰龙、玛丽莲。梦露、查理。卓别林、英格丽。褒曼、秀兰。邓波尔、施瓦辛格和费雯丽。美国男性与德国男性在中国人最欣赏的男性中并列第二位,美国女性在中国人最欣赏的女性中列第四位。75%的市民还认为,美国的影视文化未来将对中国社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从五市市民拥有的外籍朋友的国籍来考察,美国朋友以45.5%的比例居首位,远高于第二位日本人的20.2%和第三位加拿大人的11.9%。麦当劳、肯德基的大名使市民将美国列为“美食”的世界老二,超过了法国。在神秘性方面,美国列于世界第三,在埃及和梵蒂冈之后。

  调查者认为,中国市民对美国人民与文化抱有较深、较正面的印象,同时也反映出美国的资本、文化、管理方式对中国社会有比较广泛的影响。而笔者要提醒一句:这实际上是中国媒体和美国公司带给中国大众的美国印象,大部分人并没有实地接触过美国。

  但是,事情还有另外一面。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也曾进行过类似调查,当时的结论要悲观得多。调查首次向世人显示,在中国青年最不喜欢的国家排名中,美国位居第一,占31.3%。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中国青年报社等单位主办的类似调查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而且还显示出中国青年中对美国最无好感的比例大幅度上升,占到57.2%。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在北京、上海等六省市的另外一项调查也显示,九成中国青年认为美国在对华问题上表现出来的态度是霸权主义的,是不友好的;八成多青年认为美国在世界上搞的是假民主、真扩张;九成左右青年认为美国是一个吸毒贩毒特别严重、贫富差距很大、男女性行为放纵的“问题国家”。

  看似矛盾的调查结论,实际上反映了不同事件后人们态度的急剧变化。人们的态度是受大众媒体影响的。媒体的一个重要功能,是提供可供受众讨论和闲谈的话题,而美国便是这么一个话题。对于大多数市民而言,他们可以把媒体的语言下意识地变成自己的语言。

  中国普通人,对美国的认识并没有主见。美国出现阻挠中国申办2008年奥运会的动向,美国军机撞毁中国战机……媒体报道后,都激起普通民众的情绪,导致对美国态度的变化。

  这种态度的变化,说明中国人对美国的了解是不多的。这本身,也说明了心理距离的存在。中国人对美国并没有多少实地接触。因此,中国人对美国缺少一种比较固定的感觉。美国更像是一个不太真实的存在,一个面目时刻都在变化的存在。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美国仍是一个遥远陌生的国度。

  在天安門广场,笔者曾遇上一位王林杰先生,53岁,是山西介休市一位从事汽车修理的职工。他说,对美国,一下子还真谈不出什么印象。他们这一代人,对苏联的印象要深得多。现在家中有一些进口商品,也都是日本的。他吃过麦当劳,但一点不喜欢。不过,他在北京上学的女儿王丽俊爱吃麦当劳,而且对纽约看来知道得多一些。

  笔者遇到一位来自武汉的、25岁的来京旅游者秦先生。他说,身边几乎接触不到什么美国商品。不过,他的衬衣口袋里倒是装着一盒“希尔顿”香烟。

  美国在中国的存在,更多是在知识阶层那里。学历越高,美国的存在就越明显。一位学者说,这里面包含着一种危险的东西,因为,中国是一个教育比美国更落后的社会。笔者不寄望文盲对美国产生正确的看法。

  差不多所有关于美国的调查,都是在大城市里搞的。对农村人能说出点什么,调查者没有信心。克林顿总统专门去农村找人聊天,他访问了距西安30多公里的下和村,与六位村民谈了很长时间。但他看到的不是真正的中国农村。代表人物都是什么呢?六位村民的身份分别是:学电子的大学生、医生、老师、兵马俑公司经理、小公司租赁者、饭馆老板。中国农民如果都是这样,就不需要搞现代化了。

  大部分农村人也许并不知道克林顿总统。在中国的农村,甚至在县城中,美国的存在近乎虚无飘渺。在广西北部的罗城仫佬族自治县,没有麦当劳,也没有耐克鞋。县文化局长刘冠英说,这里只放过一部大片,就是《泰坦尼克号》。他说,外国片在这里上座率并不高。主要是大家不太喜欢其内容。

  一位美联社记者在听说中国80%的人口是农民时非常惊异。显然,对生活在乡村的中国公民来说,美国还远在天边。农民关心的是多养几头猪,多打一些稻谷,还有就是如何使男孩至少读完初中,如何躲计划生育干部……而不是克林顿总统关心的民主进程。

  我们这些能对美国高谈阔论的人,应该首先对我们的爹妈说一声谢谢,因为,是他们把我们生在了城市里,才使我们有了这个机会。

  据说,城市青年对美国的印象,主要是从一些书中得到的——这种书主要在地摊上出售,还有《北京人在纽约》一类的电视剧。

  笔者认为,注重个人化经历,强调政治目的性,也是《妖魔化中国的背后》一类书在海外引起争议的原因。

  中国三代知识分子,对美国的看法也极不一致。

  老一代人中,不少有留美经历,然而,这一代人大多难以对美国抱有好感,甚至不少持有偏颇情绪。如朱自清“宁可饿死也不领美国的配给面粉”,曾在美国旅居四载的《大公报》著名女记者杨刚写道:“一般地讲,除了少数进步的人而外,美国人是在民智未开的情况之中。他们的生活目标是空虚的,他们不问生活的意义何在。”这很难说是真正的美国。

  中年一代知识分子,成长于新中国。小学时,他们听“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中学时,他们参加“要黎巴嫩,不要美国佬”的示威游行;直到改革开放后,他们才明白美国的多元性、复杂化绝非能由几个政治名词可以概括。但他们对美国的先入之见既已形成,便难以改变了。

  青年一代知识分子是在“托福”的氛围中长大的,他们对美国有一种矛盾和复杂的心情:向往和迷惘交织,理想和现实冲突,自豪与自卑共生。他们还不能用一种平等和宽容的心态去认识美国。他们有时是崇美狂,有时又成为反美的极端分子。他们是自我中心的。

  因此,尽管条件起了变化,但可以这么说,中国的几代知识分子都没有完成在客观的、系统的基础上了解美国、研究美国的工作。

  所以,我们在批评美国时,如果不是出于政治需要的话,就一定要谨慎。

  据笔者所知,中国有许多从事对美宣传工作的,有的还是负责人,他们从来不看美国的报纸,不听美国的广播,也不跟美国人交朋友。他们整天坐在办公室里,根据上面的文件精神制定宣传计划。

  这些人可以说是既不了解中国,也不了解外国。

原载: 千龙新闻网

  作者:聂依匆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市民调查:中国人眼中的美国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