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夫:风平浪静

  大部分在美国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都对美国人民的印象很好,他们纯朴而善良;美国政府对于国内事务也比较公正。正如前副总统戈尔在电视辩论中提到的,美国的强大来自其价值观,其中自由和平等是关键的两条。然而,也许是由于这些原则过于珍贵,美国不愿意把它浪费在国界以外。短短二百多年的美国历史,既是一部建设史,也是一部战争史。先用剑为犁开辟资源和市场,再用犁为剑增加威力。靠着拓荒者的冒险与奋斗精神,美国先从英国手中赢得了自由,又经过战争与交易不断扩疆展土。两次世界大战美国靠地利获得了发展的良机,势力遍及全球。冷战以苏联解体告终,不战而胜。如今,作为世界上的惟一超级大国,美国已经走上了发展的顶峰。

  在中国历史上,群雄逐鹿,最后一人称王的事已上演了多次。称王以后的结局却截然不同。一种帝王杀战将释兵权,用以孔孟之道熏陶出来的文官治国,平等对待所有臣民,其江山一般会持续较长时间。其所谓” 马上得来的江山不能以马上治之”.另一种君王则不同,以一副征服者的姿态盛气凌人,横征暴敛。想当年蒙古铁骑,横扫欧亚大陆,势力可谓强大,结果一百多年即气数已尽。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为了防止人民造反,收缴了民间所有兵器。结果人民还是揭竿而起,推翻了秦二世的政权。其原因在《过秦论》有了明确的解答,其中关键一点是能否平等对待别人。

  美国以汽车之普及而著称,然而在质量排行榜上排在前几名的不是日本车就是德国车。日本和德国人在科技上的成功源于其办事严谨认真的文化。然而,这样的民族在二次世界大战中竟然犯了很多不可思议的战略错误。希特勒当年不去抢占石油资源反而向强大的苏联发动进攻。日本在东南亚战局还不稳定的情况下冒然偷袭珍珠港。从局部战术上讲其军事行动都是很成功的,然而在战略上却犯了致命的错误。这样严谨认真的民族怎么会犯这样明显的错误,其关键在于自以为比其他民族优越。

  美国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其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了中国老子的哲学思想,强大的一方只有采取低姿态才符合天道。当年肯尼迪总统在就职演说中提到:强国要公正,弱国才能安全。他还指出,如果大多数穷人的利益没有保障,那么少数富人的利益也岌岌可危。其实,这一点在国际上也是正确的,如果弱国没有安全感,当受到欺凌时只好铤而走险,最终强国也会不得安宁。小布什总统在与前副总统戈尔进行电视辩论时指出美国要保持谦卑以免遭嫉恨。然而,一旦坐上总统宝座之后所采取的对外政策完全背离了其在辩论时的观点,从其任命的重要阁僚的军事背景就可见一斑。军事行动的思想正如毛泽东所指出的,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和平” 在汉语中有比英文peace更深的涵义:只有平等才有和睦。英语中也有一个耐人寻味的词:disinterested,第一次见到时我以为只是不感兴趣的意思,其实还有” 公正” 的意思。在美国司法部叫justice department,其与汉语在字面上的不同也反映了立国根基的区别。中国是一个皇权之上的国家,法律是用来统治人民的。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法律是用来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在美国司法部应该叫”公正” 部,其标志是一个蒙着眼睛的人手里拿着一个天平。蒙着眼睛的目的是为了避免其判断受其个人利益(interest)的左右。

  美国如果以这种方式来建立冷战以后的国际新秩序,世界将会有一段很长的和平而且繁荣的时期。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美国依旧把自身的利益凌驾于世界人民的利益之上,这就从根本上背离了公正的标准。这次中美撞机事件发生以后,美国很多政客在电视上大放厥词,其观点不是围绕事件本身的是非曲直,而是强调中国在进入WTO和申办奥运等一系列问题上需要美国的合作。如果我们人类总把自身的利益放在首位而对是非和道德准则不屑一顾,我们的行为就下降到了驴的标准。对驴只有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方法,如果中美以这种方式彼此相处,战争最终将是难以避免的。由于中美在经济实力上的悬殊,中国给美国所能提供的胡萝卜是有限的,为了抗衡这种劣势,中国只有利用大棒的影响。以前本人曾感到十分困惑,中国为什么总与那些独裁政权关系密切?是臭味相投?也许是,但也许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这些政权正在与美国作对,与这些国家建立关系能够对美国的利益进行牵制。在二战之前,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曾经极端反共。然而,当纳粹德国对苏联发动进攻以后,他主动要与苏联联合对德作战。其实,丘吉尔并非对共产社会一夜之间产生了好感,正如他本人所说的:如果希特勒进攻地狱,他都会与魔鬼合作。同样,美国对付中国也不是只用胡萝卜,也在千方百计地寻找中国的弱点,以此来实现其自身的利益。这种游戏玩下去只能造成敌意越来越深,诚意越来越浅。俗话说,上行下效。美国作为强国是制定游戏规则的一方,中美关系是向合作还是斗争方向发展,决定因素主要在美国,而不在中国。

  这次撞机事件本身实际上只是一件两国飞行员之间的个人冲突,当然也反映了国家之间的矛盾。如果从一开始双方能够就事论事而心平气和地协商解决,根本不是什么大事。然而,正像我们个人处理某些问题时,情绪在其中起了很大的破坏作用。中国使馆被炸的旧恨未泯,对美间谍机在领空附近飞行一直耿耿于怀,再加上美国在事件发生后那一副盛气凌人的腔调,中国觉得非得给美国一点颜色看不可。美国对这件事的反应使我们有机会对其心态与行为准则进行深入的了解,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就指责中国要对此承担责任。最近看了美国防部长在新闻发布会上放映的一个模拟撞击事件过程,其真实性是经不起推敲的,一个关键的问题是没有解释机头是怎么撞掉的。如今美机还停在中国境内,客观的证据是难以否认的。如果EP-3撞F-8,主要是拉伸断裂导致机头脱落。如果按照美国的模拟过程分析,应是高速飞行的F-8碎片横向打击所造成的剪切断裂造成机头分离。这两种断裂方式的金属断面是截然不同的,对于有经验的技术人员来说其区别是一目了然的。中国可以拍一些断面的照片放在因特网上,事实胜于雄辩。

  美国的另一个观点是EP-3有权利在公海飞行,中国无权干涉。本人不是律师,不敢滥发评论,不过有一件事想与各位探讨。六十年代苏联与古巴达成协议,把核导弹运到古巴,这是否违反了国际法?如果这是合法行动,美国凭什么对古巴进行海上封锁?如果是因为美国的安全受到了威胁,那么派间谍飞机在中国领土附近飞行是否也威胁到了中国的安全?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许由于文化不同,美国没有这方面的顾忌。另外,美国曾指责F-8离EP-3太近,国际上是否有明文规定要保持多大距离?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派战斗机骚扰间谍机也许并非上策,如果用机载发射机发射大功率窄波束宽带噪声信号干扰间谍机,也许效果更好。美国的科技水平当然是不能低估的,但是从强噪声中提取微弱信号绝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就好像要在白天看星星一样。

  把这件小事炒得如此沸沸扬扬,新闻界立下了汗马功劳。新闻报导的两个重要方面是事件本身和人们的观点。由于撞机事件涉及到军事部门,最终的消息来源只能是军方。孙子在两千多年前就指出:” 兵者,诡道也”.如果军方把事实真相和盘托出,那只能说明其水平太业余。如果人们相信军方的新闻,那只能证明太幼稚。所以对于军事事件,新闻界只有两种选择:沉默或报导无法证实的消息。然而,沉默等于自取灭亡,所以只好以讹传讹。另外,对于国际纠纷,人们的观点是难以保持公正客观的,” 爱国人士” 会由义愤填膺到慷慨激昂,由同仇敌忾到走上战场。结果要么群众热情被政府利用,要么政府受群众热情左右而无法冷静决策。本人到美国来后不久,一个朋友送给我一台黑白电视,拉开天线接通电源一看,新闻节目全是当地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连本州其它地方的新闻都很少,更不用提外州和外国的事了。我当时很感吃惊,美国人难道没受过” 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的教育?现在看来美国人还是明智的,把自己的工作干好自觉纳税就是最大的爱国了。听那些政客一天到晚无事生非、翻云覆雨、哗众取宠的无稽之谈实在是浪费时间。

  迄今为止,两国外交部门对撞机事件的处理还是比较灵活务实的。此事对未来中美关系的影响还很难预料,但是短期内根本改变美国对外政策的方针是不现实的。我们不应忘记前人的经验与教诲:弱国无外交。

来源: 读者 De Qing Yao 推荐

  作者:渔夫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风平浪静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