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民主与安定

  在今天的世界上,三分之二以上的国家都已实行完善程度不同的自由民主政治。到了今天,如果一旦一个国家有机会重新选择一次政治体制,没有一个国家会在口头上宣称它要选择一个与民主相反的东西,哪怕其实际行动是这样。凡是实行非民主或假民主的国家,都存在著某种程度不同的民主化运动,为什么时至今日世界各国在政体上变革如此趋同呢?难道除了民主之外,一个国家在政治上就别无选择了吗?

  各国人民对民主政治的强烈追求,与民主自身的特殊价值和政治功用是分不开的。民主政治是一个国家通向长治久安的唯一的途径。民主国家虽然也免不了有许多违法的、丑陋的现象,但却很少出现大规模的政治暴力、内乱。专制国家往往靠剥夺和限制公民的自由来用强制手段维持稳定,而民主国家的稳定则是建立在公民充分享受各种自由的基础之上的。这些自由包括,民众和反对派可以充分地表达他们对政府的批评甚至反对的立场。而不必担心受到肉体和精神上的报复。在一个典型的西方民主制度下,执政者与反对派虽然常常对立,但双方绝不动用武力来对付对方。

  民主的出现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个重大标志。在此以前,人类的经济行为已经比较文明。但是人类的政治行为充满了野蛮和暴力,不论是在国家与国家之间、还是个人与个人之间、还是接班者与被接班者之间,常常都充满了血腥的暴力。如在君主专制下子杀父、弟杀兄、父子相残、兄弟相残的事件层出不穷,充满了各种阴谋、分裂和流血政变。民主政治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人类政治行为的暴力性质,使人类的政治行为趋向于和平、理性,这样,就实现了人类政治行为的文明化,从而使文明在人的政治行为和经济行为两个方面部得到了落实。在各种制度中,民主政体最能有效地驾驭和防范政治野心家阴谋家、内奸、分裂者,而不必诉诸宫廷阴谋。流血冲突和政治清洗。

  在民主国家,权力的更迭是通过和平的方式进行的。民主是一种为确保这种精神而建立的管理体制,同时也是一种精神,一种理性与和平、守法的政治文化。现代民主的核心是忠诚的反对。在非民主国家,反对统治者意味著叛乱、卖国,对这中” 罪行“,怎么惩罚也不过分。历史上有许多出身微寒的人成为领导人。他们通常是西个途径,一是打江山,靠枪杆子夺下政权,如刘邦,朱元漳。二是偶然的机会成为领袖,如通过继承或抽签。这显然不是现代社会所可能提供的机会。即便对政治家而言,民主政治要比君主政体和其他一切政体提供的机会要多得多,代价要小得多。胜者为王,败者非寇。输者向胜者住祝贺,而不是拿著枪上山打游击。

  民主意味著权力开放,开放就意味著当权者可能下台。在民主政治下,政治家可能会失败,但却不会失去自由与尊严。政治变成了对任何参与者都没有生命危险的” 游戏“,更不会因为参政而失去人身自由。在非民主政治下,参政的失败,可能就意味著失去自由、尊严乃至生命。而参政的成功,可能是个人和家族灾难的开始。这就加剧了政治家们了变态的权力欲,他要力求保注自己的权力。在非民主的体制下统治者的权力越多,他越感到不安全。成者为王,败为寇,在中国历史上是天经地义的。民主政治允许人犯惜吴,它不相信少数人可以垄断真理,它认为人人可以发现真理。因而,任何民主的追求者都必须坚持这样一条信念,任何歧见与冲突一定要用商谈、理性与和平的方式来解决。

  民主政治中,当遇到反对力量时,它诉诸的是民意,是法律程序,是谈判,而不是诉诸枪杆子。这是超越多数对少数的保护的。一切非民主的政权都更多地诉诸武力来解决政权。而且历史的经验表明,在民主的国家发生的战争最少。在民主国家与非民主国家之间可能发生战争,在非民主国家与非民主国家之间发生的战争最多,而在民主国家与民主国家之间几乎从不发生战争。在民主国家,没有去搞军事政变。如在英国和美国近二百年的历史上从未发生过成功或未遂的军事政变。

  迄今为止,没有一种体制能够比民主政治更能够实现一种个人充分自由、社会安定团结的那样一种长治久安的秩序。从逻辑上讲,一个国家,除民主之外,仍然有很多种政体形式可供选择。关键是该国家的公民以及这个国家自身能否经受得起非民主的体制所带来的动荡与苦难,印尼在经历了剧烈的动荡之后,统治印尼达三十年多年之久的统治者不得不在抗议声中退出权位。可见,过去若干年的快速经济增长并不能使印尼免于动荡,而在民主化程度相对较高的日本、韩国、泰国等虽有经济危机,却无政治动荡。研究表明,经济增长快,将为民主化提供物质条件,经济危机则激发民主化所需的情绪条件,印尼的动荡也表明,以追求安定的名义靠维持高速的经济发展来拖延民主化的改革只能给社会带来更大的动荡,给领导人带来更多的人身风险。所以,决定一个国家是否安定的根本条件是民主政治,而不是经济发展。没有一个国家成功地维持了持续不断的高速经济增长,却有若干国家维持了不曾中断的民主体制。没有民主,就没有安定。稳定在” 稳定压倒一切“的地方恰恰很难实现,因为稳定也压倒了实现稳定的制度手段。当稳定压倒民主时候,不仅没有稳定,反而积累更大的危机。自由民主虽然不能杜绝一切部稳定的因素,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一种制度比自由民主能把个人的自由与社会的安定更有效地结合起来。这也是民主政治的神奇奥秘所在,即只有用民主制度保障人的自由,才自在真正的长治久安。

  作者:刘军宁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民主与安定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