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录:珍爱自己的历史文化

  到欧洲旅游,发现人家对自己祖先的一砖一瓦都百般珍惜。古老街面的房子即使是破得不行了,也不能随意拆掉,只能加固和改装。不管你在里面怎么改装,外面的门脸儿是不能改的。在荷兰,有很多狭窄的单型车道,这些车道就是早先时候的马车道。荷兰人没有为了现代化就把自己祖先留下来的马道统统毁了。古老的马道被热爱自己文化的荷兰人精心地保护下来。不能走大车,就走小车,不能双行就单行。

  在欧洲,保存完好的古老城镇和建筑是欧洲人心底中对自己文化的自豪。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倾心全力地对他们进行保护。游览欧洲,每一时,每一处,我都能体验到欧洲人对自己文化的爱护。在比利时的Bruges,每一条古道,每一座建筑都被精心地原样保存下来。整个小镇到处都是游客,小镇居民悠闲自得,开旅店,开饭馆,摆摊叫卖,几乎完全是靠旅游业为生。小镇里石子铺路,中世纪的马车叮叮当当,你看不到高耸入云的现代化建筑,也不见吐着白汽满街乱跑的现代化汽车。环绕小镇的是一条古老的运河,运河两岸,古老的住房被原样保存了下来。导游告诉我们这两岸的房子主人是不能随便改变其住房外观的。当我坐着小船沿着运河,在小镇中间穿梭时,我心绪翻腾,感慨万分。对比欧洲人对自己古老文化的热爱和保护,我们中国人真是什么都敢砸敢毁的败家子呀。

  假如当初共产党进北京时,要不是老毛非要象帝王似得进中南海不可,而是把他们的政府部门建设在北京的某个郊区县城,然后把北京原来的城墙,街道,和四合院进行修茸改善,原样保存下来,那么今天的北京将是何等的非凡。她将会是今天世界上最宏伟,最气派,保存最好的一个古老帝城。且先不说她会给後代留下了一个多么大的文化遗产,就光是今天的旅游收入就可以养活多少个北京人?在中国,当初有多少个比Bruges更古色古香的美丽古镇,她们现在都在哪儿?中国人用自己的双手毁掉了多少自己家里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每次回到北京看着那些平地凸起的高楼大厦我都很伤心,当很多人觉得北京越来越现代时,我觉得北京越来越丑了。现在的北京成了一个中不中,洋不洋,不伦不类的怪物。不管你盖多少高楼,你能比得上纽约和东京吗?你永远比不上。可是那东一座,西一座的西式高楼却毁了北京原来那举世无双的古城墙,独特文化的四合院。你的心被掏空了,你的灵魂不见了,你那独具一格的东方神秘和美丽消失了。为了几块石头,你扔掉了你口袋里价值连城的钻石,当你没有了自己的本色的时候,谁还会认得你?

  前年回国到河北搞课题,听说不远处的满城有一座汉代古墓,还有一个风景秀丽的黑龙潭,我便忙里偷闲,和几位同事乘车前行。这是一个基本上还是一张白纸好画最新最美图画的县城。县城里没有什么高耸入云的现代建筑,一条柏油马路干乾净净横穿县城。县城西边有一座山,名叫陵山。汉朝刘胜和夫人窦绾的陵墓就在这里。古墓是1968年解放军在山上修军事工程时偶然发现的。据说当时郭沫若等人看了,然后推测说山上应该共有一主二次三个陵墓。按照郭沫若估计的位置,后来果然又找到了另一个古墓。现在山上已挖出了两个陵墓。两个陵墓一大一小,均座南朝北。主墓是一个十字型的广阔山洞,东西两耳厅,南北两大厅,气势甚是宏伟。

  且说,那天出租车在山前面停下来后,我们便纷纷下车。我走出车门,兴致盎然,一边端赏着周围的景色,一边向山门走去。可还没走近山门,我忽然看见一座高高的灰烟筒直插云霄。烟筒上头黑烟滚滚,像一条恶龙在蓝色的天空里游舞。再一细看,烟筒下面一个破旧庞大的灰色建筑物矗立在山门南角,建筑物里马达隆隆,机器声轰鸣。” 这是什么东西?干什么用的?怎么建在了这古墓青山下?” 我急忙问同行的人。” 这是石灰厂,将从山上开采下来的石头炼成石灰。” 出租司机指了指前面的山。” 你说是从这山上采石?” 我手指陵山,惊奇地问,语气中特意强调了” 这” 字。” 可不,近呗。” 出租司机答道。我听了,瞠目结舌。出租司机说这满城县山多地少,原来很穷。这些年由于各城市发展建筑,对石头和石灰需求大,于是满城人便纷纷上山采石,靠卖石头和炼石灰赚钱。

  走进山门,是一个八卦阵。望着眼前那些零零落落,散布在山院里的那些古老的,造型各异但又残缺不全的美丽石碑石像,我心中叹道:天哪,放着这秀丽的山陵,罕见的古墓,美丽的湖,美丽的森林,您不发展旅游业,却每天挖山凿石,办石灰厂污染空气。等这山被挖得乱七八糟了,天空也变灰了,您的旅游资源也没了,您还赚什么钱?再说了,这挖山凿石这么累,弄得灰头灰脸的,又能赚几个钱儿?哪有花点儿钱把这山和这山上的古墓好好发展发展,再在黑龙潭那森林湖水旁盖上点儿带有北方农村风格的二层小旅馆,弄点儿什么博物馆之类的赚钱。

  满城离保定只有五十里,旁边就是京石公路。交通方便,又有山有水有古墓有森林,靠着这些资源办旅游业,再在县城公路两旁的田野上尽种花卉,这地方得有多美。一望无际的花田既是一种独特的景色,帮助吸引游客,剪下来的鲜花又可以通过京石公路直运保定和北京销售卖钱。这么值钱的东西装在满城人的腰包里,满城人自己怎么竟然意识不到,不知道珍惜?反倒把那口袋里的铜钱当废金属卖,这不是丢了西瓜捡芝麻吗?您在古墓旁边的山上凿山采石,不是跟坐在树干上伐树似的,自取灭亡吗?

  不过,我并不责怪满城的农民。中国不能把保护古迹文化和发展旅游业的责任推给农民。他们没有钱,也没有决策的权利。再说农民们都穷怕了,也没有那么远的眼光,见着点儿能卖钱的石头就开就采,那是自然的。有责任的是那些享受着权利的决策人员,肩负着保护和发扬中国历史文化的知识分子。人民多么勤劳,也只是干活的。没有一个好的管理体系,那勤劳常常会用到歪路上,像大跃进中的大炼钢铁和深耕密植;以粮为纲时的毁林耕种和围湖造田;还有那不破不立,先破后立,拆城墙,毁古物的新中国建设。

  看人家老欧,只因在滑铁轳曾经打过一场出名的战役,小小的滑铁轳镇就又造石狮子山,又建博物馆,树雕像,立战图,办旅店,开饭馆,把小城镇弄得生气勃勃。那重现当年战场的立体远景博物馆,令人叹为观止,把当年那黄昏暮照下,战场上战马嘶鸣,士兵们生死拚杀的场面表现得淋漓尽致,栩栩如生。坐进历史电影院,大屏幕上先是几个小孩儿在祥和宁谧的森林里奔跑玩耍,接着就是炮声隆隆,隆隆的炮声把人们即刻带回到当年的战役中。在讲解员浑厚的声音里,屏幕上显示着各路军队的行动路线,你坐在那里,从远处审视历史,静观着一场曾经改变了欧洲历史的战役。这就是人家欧洲人,留恋自己的历史,热爱自己的文化,既有历史感又实干务实。在保护,发扬光大了自己文化的同时还不会忘了赚钱,发展经济。当然了,欧洲国家在二战中也毁了不少欧洲各国的名城古迹,象德国人轰炸伦敦,鹿特丹;盟军轰炸柏林,以及英国和美国为了报复德国轰炸伦敦,对德国古城Dresden的彻底摧毁等。但那是城门失火,殃及鱼池,而且全是毁别人家的,不是毁自己家的。我还没见着一个欧洲国家对自己的历史文化进行摧毁的呢。哪像中国人似的,不敢动别人的,就敢毁自己的。

  中国自近代以来,西化和激进化是时尚,是潮流。中国近代化的历史就是激进化的历史。从严复的自由主义,到康有为的戊戌变法,到孙中山的共和革命,到提出” 文化革命” 的” 五四运动” ,到共产党的社會主義革命,以至到文化大革命。中国人一直都在企图用西方的概念来改造中国社会。一个运动比一个运动更反传统,更要求西化,更鼓励激进。一些知识分子不但要追赶西方潮流,而且要追赶即使是在西方也算得上最激进的潮流。没有早先一大批激进文人对中国文化一无是处的全盘批判和否定,哪会一下儿就会有后来文化大革命中疯狂的毁庙,毁传统,毁古迹,烧古书的” 破四旧” 运动。有了追求法国暴力革命的共和革命,有了要求全盘西化和文化革命的五四运动,有了追求馬列主義,” 要砸烂旧中国,建立新中国” 的共产革命,怎么会没有文化大革命呢?在这个轨道上发展,没有文化大革命才叫人奇怪呢?要不是这些种种激进把人们心中的古老传统都搞臭,砸烂了,人们怎么能见着传统的东西就砸就毁,没有一点恋惜呢?中国喊了近百年的西化口号,从自由主义,到无政府主义,到共和主义,到共产主义,都是外国人的口号,外国人的观念,可中国成功了吗?东西双方本身就是两种风格迥然不同的建筑。这种建筑风格的不同,并不完全是由于建筑师的问题,其中还有地势条件,建筑材料资源的原因。想彻底地脱胎换骨,完全西化和取而代之是不切实际的,只能越搞越糟。中国是要开放,是要学习西方,但最好是学对了。在学习之前,先好好研究研究人家到底是怎么富裕发达起来的?

  别舍本求末,东施效颦,拿着鸡毛当翎箭,and Barking upthe wrong tree。学学人家自尊自信,实际务实,不追求空洞口号,不为表面现象所迷糊的实质精神。房子漏雨,该修该补,以完善为主,没有动不动就要拆房子的。现在中国人还剩下了什么?如果中国人再把自己的文字毁了,那么中国在世界上真的是真正的一无所有了

  文字语言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是几千年文化的结晶,关系着整个民族的精神生存。正是因为这样,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很在乎自己的文字,对其极其谨慎。现在只因为一部份人使惯了英文键盘,就一时兴起,要将中文改变,这是不是有点不负责任了?上次回国,到原来单位去,见打字员打字如飞,问之,小女孩告诉我她用的是五笔打字法。我细看键盘,才发现那每一键上都标写着中文的偏旁部首。看来要想打中文快并不是不行的,不过要先花点儿力气而已。

  所谓的要抛开感情,理性地讨论文字,在下很难苟同。文字文化这种东西本身就带着感情,把语言文字和民族历史,民族精神,民族自豪感完全分离开讨论,其本身就是没有理性。世界上哪个国家的人在讨论自己的文字和文化时光用理性而不带着感情的?为什么法国人要把屠殺生灵的拿破仑雕像高高地耸立在凯旋门旁?

  为什么日本侵略中国时,强迫中国人用日语教学?为什么法国政府如今每年都要花大笔资金在全世界普及法文?为什么二战后,美国借着其在二战中的功劳,要求在国际事务中用英语取代法语?难道这些决定都是在对语言进行了理性讨论后,发现日语比汉语先进,英语比法语先进的结果吗?显然不是!

  因为语言文字代表着一个民族的历史,一个民族的精神,一个民族的灵魂。这就是日本人当年的理性,二战后美国人要求确立英语统治地位的理性,法国人今天努力普及法语,企图夺回法语当年地位的理性。这也就是为什么殖民者在殖民地首先要用殖民者的语言来代替被殖民者的语言的理性。

  再说了,汉语英语各有千秋,很难断定哪个就是绝对的先进,哪个就是绝对的落后。难道经济政治一先进,就什么都先进了?中国人用汉字用了有三千年了,直到十六世纪这最近几百年,中国在经济发展和社会制度上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是不是那也是文字的功劳呀?抑或是中国文字以前先进而现在不先进了?中国实行近千年的科举制度,其中弊多利少。由于是一条大路通罗马,国人的聪明才智几乎全都耗费在了捣鼓文字上,科学技术受到冷落。科举制度唯一的好处恐怕就是留下了些漂亮文章,创造了点儿缤纷的语言,如今再把这点集中了许多前人智慧的文字扔了,且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什么都没捞到?

  我爱中文,爱中国的方块文字,不光因为她是一种我应用得手的语言文字,而且是因为她与中国文化历史融会贯通。一个汉字有时就是一个故事,一个思想,一个价值观念。汉字的发展和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发展紧密相连,水乳交融,体现着中国人的智慧。我从来没觉得汉字难学。刚上小学时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每天就拿本小红宝书上学去,根本就学不到什么东西。我的汉字是我在自己不知不觉中就学会了的,从来没觉得一点难处。刚上小学就可以看简单的书了,接着以后就是看大部头的书,后来就是古典文学。对我来说,汉字是一种言传意会,举一反三,无师自通的东西。只要受过两,三年的教育,自己就可以自学了。

  我爱中文是因为中文还是一种艺术,一种千变万化,妙趣横生的排列组合。在不同艺术家手下的调将堆砌下,她会发出不同的光彩,让人赏心悦目,乐趣无穷。艺术般的排列组合可以让汉字把一个女人的美丽表达得多种多样,活灵活现。如:美丽,漂亮,俏丽,秀丽,柔丽,艳丽,端庄,清秀,水灵,俊美,娇媚,妖娆,狐媚,惊艳,沉鱼落燕,闭月羞花,花容月貌,倾国倾城,窈窕淑女…(有些词是魏碑后来补充的,谢魏碑添砖加瓦)。她的细腻,她的精美常常令我陶醉,流连忘返。中国文字随着中国历史已经发展了几千年,她已经深深地融入到中国人的血液里,灵魂上。我们日常的很多智慧有时都是从汉字中得到的启发。日本人和韩国人能大张旗鼓地改革汉文字,是因为那东西本来就不是他们自己的,而是外来货。为了另外一个外来货而扔掉另一个外来货,没什么大不了的。然而汉字是中国人的发明,是中国人的一种象征,改了方块字未必能帮助中国人思维,带动电脑技术发展,但造成文化断裂却是肯定的。电脑技术在全世界都发展,有几个国家要因此废除自己文字的。有些中国人,要是那东西是他自己一个人的,就是几分钱的东西也值钱,他也会百般珍惜;一旦那东西是大家的,就是百万元的东西也分文不值,不要说珍惜爱护了,不帮着破坏就谢天谢地了。中国人要学西方人,先学学人家是怎样爱护自己的历史文化的。西方人有一点我就十分佩服,那就是珍惜自己的东西,实干务实,追求内容甚于追求形式。

作者EMAIL:〔jinlu2002@yahoo.com〕 De Qing Yao 推荐

  作者:金录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珍爱自己的历史文化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