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启强:最后的红色帝国——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素描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历史时刻,一位不寻常的历史人物。在完成了20世纪最艰难、最重大的一项历史使命之后,他平静地将自己曾经给半个世界带来希望的政治生命奉献出来,让那些因他的奋斗而获得解放的人们在埋葬旧时代的同时,拿他作一次令人痛惜的殉葬……

  这个时刻是1991年12月25日莫斯科时间19时;这位不同寻常的人就是此时正站在历史分界线上的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此刻,他将要在电视台向全世界宣布的,不是他的丰功伟绩,不是那个旧时代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惊心动魄宣言;不!这个由他赢得的胜利,只能在他的政治死亡完成后,才能向全世界宣告。

  戈尔巴乔夫深深的理解这一点,因此,他平静地走向死亡……

  他有过痛惜、有过犹豫吗?大约有吧。在那一刻的前三分钟,他曾经望着讲稿,轻轻地说:“该结束的,总要结束。是该离去的时候了……”

  或许,这既不是情感的流露,也不是政治的思考,而是对人生沧桑的轻轻感叹……

  无论赞扬者说戈尔巴乔夫埋葬了苏联、还是批评者说戈尔巴乔夫断送了社會主義,都不公正,真正致苏联帝国于死地的是它自身的毒瘤——中央集权的官僚政治……

  从主观上讲,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执政所开始的改革,与30年来所有的改革派共产党人的一系列改革并无本质区别——那是共产主义者为社會主義的健康发展,而试图恢复真正的社會主義理想原则。

  区别在于,戈氏是第一个有勇气拿起手术刀,向那个已经不可医治的毒瘤刺去的英雄。这种为时已晚的医治,反而加速了那个红色巨人的死亡;

  更重要的是,当戈氏的改革释放出来的民主力量已不可避免地要将他的政治生命连同他所批判的旧制度同时毁灭时,他没有为了个人的权势利益而停止改革、甚至转而绞杀改革——这正是戈尔巴乔夫之前的共产党人改革家所没能经住的历史考验,也正是戈氏的伟大之所在。

  戈尔巴乔夫的政治生命必然随着帝国的崩溃而死亡,这是戈尔巴乔夫的宿命——只有帝国中最有权力的人、才可能和平地推翻这个世界上最庞大的帝国;问题是,这个最有权力的人一旦击溃了这个帝国,他本人来自帝国的巨大权力也必然随之消失……这是戈尔巴乔夫的悲剧,也是胜利者叶利钦在其执政期间将要面对的同样的历史考验……

  的确,叶利钦能否在帝国的废墟上建设一个全新的俄罗斯,具体地说,叶利钦有没有能力将他的政治事业从对旧制度的破坏、转移到对新制度的建设,从与人斗,转变成与政治、经济难题斗,将是他最终能不能成为俄国历史上能与彼得大帝齐名的开拓者、建设者的关键所在!他,一个由专制制度培育出来的官僚,能担负起建设民主政治的历史重担吗?

  不过这是后话,至少在当时,在俄罗斯民族能不能避免为帝国的崩溃付出灾难性历史代价的关键时刻,叶利钦是与戈尔巴乔夫同样伟大的政治家……

  对于20世纪九十年代的俄国历史,我们这样评价:戈尔巴乔夫治死了那个病入膏肓的病人,叶利钦签署了死亡证书;戈尔巴乔夫埋葬那个神话般强盛的红色帝国,叶利钦为其举行了葬礼。因此,叶利钦的伟大贡献不在于苏联的死亡,而在于他以个人的智慧和魄力,使历史度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

  叶利钦具有正视帝国死亡的现实主义精神,并以惊人的魄力,制止了那个帝国可怕的临死挣扎——他以成功的谋略,平静而迅速地率领俄罗斯走出了因这次巨大的死亡而造成的前所未有的历史困境。

  叶利钦在千载一时的历史关头所作出的迅速反应,甚至让当代最伟大的政治家都感到茫然失措、无所适从;面对他的成功,即使是最痛恨他的人,也无可奈何地接受了他所迎来的新时代……

  这是一次惊心动魄的死亡。这个巨人活着的时候,曾让半个世界拜倒在他的脚下,而它的突然死亡更是让整个世界怆惶失措——

  西方的政治家被突然降临的胜利搞得忐忑不安,不知是喜还是忧;

  那些与帝国的存亡休戚相关的外国同道,惶惶不可终日,真正感到了那把“不改革要腐烂,改革要死亡”的双刃剑,已经致命地悬挂在自己头顶;

  那些理应为帝国的崩溃欢呼的俄罗斯人,面对突然获得的民主权利反而茫茫然,无所适从了……他们被排除在政治生活之外已经有半个多世纪之久,他们的政治能力已经严重萎缩;

  还有,终于获得了独立自主权的加盟共和国的领袖们突然发现,他们所分得的政治、经济遗产原来是一个糟得不能再糟的烂摊子,他们怆惶失措,不知如何另立门户……

  只有叶利钦能在这次死亡所造成的巨大危机面前,担负起这付沉重的历史重担。他以超人的政治承受力,沉着地、无视反对者的反抗,无视同路人因迷惑而发出的劝阻,采取了一个又一个使敌人恨、招朋友怨却又十分有效而有力的措施——

  他冒着生命危险,挺身站在坦克上、成功地制服了巨人的垂死挣扎——八月政变;

  他迅速地建立起“独立国家联合体”,引导各加盟共和国从因帝国的解体而造成的巨大混乱和危机中走向新的时代;

  他无私地、在自己极需要为巩固刚刚获得的政治权力所必要的政治稳定时,毅然采取肯定会召至重大社会动荡的改革措施——放开物价。在此之前的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史上,还没有人敢于、或愿意采取如此重大的行动,而如果没有闯过这一关的勇气,任何想让国控经济向自由经济过渡的设想,都以失败告终……

  正是叶利钦超人的政治魄力,才使那些幸灾乐祸的、断言苏联放弃社會主義和中央極權必然陷入内战深渊的预言破产了。

  有了这些,我们就可以将叶利钦看着是20世纪以来与戈尔巴乔夫同样伟大的政治领袖;尽管,失败者戈尔巴乔夫的人格力量曾经使胜利者叶利钦的英雄形象黯然失色……

  作者:赵启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历史长河 » 最后的红色帝国——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素描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