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伟才:中国农民需要理智引导

  笔者在中国的中原农村生活了20多年,对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永远充满着无限的忠诚。只因那片土地至今还不算富裕,只因父老乡亲还在依靠土地与命运抗争,良心使我用理性的目光观察今日中国的农村,思索中国的农业,关注为我们提供衣食的农民。

  笔者发表《中国民工潮:危险的信号》、《令人忧心的中国农民陋习》后,引起一部分读者的质疑。归纳起来有两点:其一,中国农民是勤劳的,造成贫困的原因主要是政策方面的因素;其二,只有打破户籍制度,允许农民到城市就业,加速城市化进程,农民才有希望。

  但中国农村的现实,不能不对以下问题做进一步思索:今日中国农民需要理智的引导与帮助;今日农民的希望仍要寄托在土地上;城市化道路不是解决中国农民贫困良方。对这些问题的思考,也算对一些读者的回答。

  在中国,人们都对农民有深深的同情之心。“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悬”这是许多人对“农民、农村、农业”的认识。许多人把造成农民贫苦的原因归结在政策方面,几乎没有从农民自身方面查找过原因。而事实是,造成农民贫苦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笔者论述中国农民陋习,绝没有贬低中国农民的心态,只是说明造成中国农民现状的另一原因。

  著名青年学者余杰说:“诉说苦难,并非苦难者的骄傲;诉说苦难,目的在于终结苦难。”今日中国农民,需要社会各界的温情,更需要社会各界理智的引导与帮助。而这些,正是我们这些“局外人”所应该做的。

  中国农民的希望

  笔者不否认农民是居于中国最低阶层。许多专家学者认为,农民在政治上没有充分享受到应该享受到的权利。这种观点是站不住脚的。新中国成立后,中共采取了种种措施来提高中国农民的政治待遇。最近十多年来,只是由于基层政府没有很好地贯彻上级的农村政策,才造成了农民没有充分享受应该享受的权利。

  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农民处于竞争的劣势。农民的经济地位决定了农民所处的阶层。要提高农民的地位,必须先提高农民的经济地位。笔者理解农民迫切致富的心情,也理解许多专家学者对农民的同情。但在寻找致富的道路上,切忌舍本取末,丢了赖以生存的土地,而到城里打工。土地,毕竟是中国农民的宝贵的资源财富,在科技日益发达的今天,依靠科技使土地生金,绝不是一个梦想。

  在中国南方地区,有头脑的农民在有限的土地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他们的生活绝不亚于城里人。只要很好地利用土地,多围绕“农”字做文章,大力发展高效农业和生态农业,提高农产品的使用价值,中国农民还是充满着无限的希望的。

  目前,有许多专家给中国农村开了一副“推进中国的城市化把农民变成市民”的灵丹妙方。笔者认为用城市化的方法来减少农民数量在中国是非常危险的,在目前也是不现实的。

  其一,中国农民占中国总人口的70% ,推进城市化进程,必定要有巨大的资金做支持。目前,中国政府拿出这笔巨额资金来搞农村城市化还不太可能;其二,在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国家,大力推进城市化,必定付出环境和生态的代价。而这种代价在哪个国家都是付不起的;其三,中国人口众多,吃饭问题是头等大事,有限的土地首先要保证生产粮食;其四,即使能够把农民变成城市居民,在较长时间内,农民也只是身分符号改变而已,而生存的压力会更大。

  笔者并不反对农民进城务工,也不反对发展小城镇。但是,一切的理论来源于实践。离开中国的国情谈论中国农民问题,是我们的大忌。

  还要再提一句农民的攀比问题。有读者提出,讲排场现象绝非农村特有。笔者认同此说。但是,陋习终归是陋习,城市人讲排场比阔气也绝不是好现象,更不是农民学习的榜样。

  争论可以更加明辩事理。笔者期待着更多的人关注中国农民、农村和农业,以理智的心态来引导农民尽快脱离贫苦。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肖伟才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农民需要理智引导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