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受中国洪水威胁的南边国家们

  喜欢中国历史的人或研究军事史的人,都知道在中国的战争史上,有许多利用大自然战胜对方的战例。其中利用人为制造的洪水,来淹没敌方军队,达到“绝杀”的目的,这样的典型战例有许多。近的如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军队在快速追杀国民党军队时,国民党政府利用决堤“花园口”制造黄泛区,导致日本军队陷入泥泞中,不仅举步维艰,而且打乱了日本政府一系列的政治、军事计划。
  ……  阅读全文《受中国洪水威胁的南边国家们》——共1186字

  作者:李扬

没有评论

孟思良:洪水的演变——魔鬼变天使

  中国大陆多年平均降水量为6. 19万亿m 3/ 年,约为世界年降水总量的5% ,人均年水资源占有量为2200m 3,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 4。我国水资源的地区分布很不均匀,如长江及其以南地区,江河径流量占全国的83%,但耕地只占33%;我国地下水资源约为8600亿m 3,西南和东南地区地下水淡水占全国地下水淡水天然资源总量的71% ,西北6省区只占全国的15% ,东北和华北地区各占全国的6% 和8% 。以南北方大小流域的人口占全国的比例对比,南方比北方人口多10% 左右,即南方占有55% 的人口。可见天然降水和地下水的分布是南多北少,特别是我国80% 以上的水资源用于农业,加剧了在土地水资源享有量上的供需关系。
  ……  阅读全文《洪水的演变——魔鬼变天使》——共4032字

  作者:孟思良

没有评论

孟思良:水患与水利

  自古以来,人类就是择山水而居,逐草木而生,这是人类对大自然的依赖,而不是去战胜大自然。现代科学研究和历代探索告戒我们:自然是可以利用的,改造却要适可而止。如果人类触及了自然的本性,必然要得到自然的告戒:环境变迁和地质灾难以及人间悲剧。无论出于什么理由,尊重自然的属性,爱护人类的生命,这是人类利用自然的根本法则,所有人力工程的结果就是检验你是不是遵守了这个法则。
  ……  阅读全文《水患与水利》——共6144字

  作者:孟思良

没有评论

李蒙:南水北调的论争和决策——访水利专家朱承中

  南水北调,是指从长江上游、中游和下游,通过渠道、隧洞、渡槽、泵站等一系列工程设施,将长江及其支流的水输送到华北和西北地区,以缓解这些地区的水资源短缺,改善生态环境。西线工程是从青海、四川境内的通天河、雅砻江、大渡河向黄河上游调水;中线工程是从汉江上游的湖北丹江口水库引水,沿京广线修建渠道直达北京;东线工程是从江苏扬州的江都抽水站抽水,沿京杭大运河逐级抽水到达黄河南岸东平湖,穿过黄河后自流输水到天津和北京。这三种线路各有不同的供水目标地区,而在一定程度上又是可以互相补充或替代的,所以在布局和建设时序上可以构成若干个不同方案。再加上工程投资特别巨大,如何选定优化方案,成为极为复杂的问题。
  ……  阅读全文《南水北调的论争和决策——访水利专家朱承中》——共6205字

  作者:李蒙

没有评论

王维洛:南水北调危害说

  1、概念的错误

  南水北调工程由西线、中线和东线三大部分组成。据说南水北调的目的是南引长江的水到北方干旱的地区。中线和东线的引水目的地是黄河海河平原。这里就有一个基本概念的错误:黄河海河平原,包括北京和天津地区,并不位於干旱地区,而是位于半湿润地区。
  ……  阅读全文《南水北调危害说》——共3390字

  作者:王维洛

没有评论

杨树清:十问南水北调

    ——评两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副院派潘家铮院土的《九点看法》

  读罢全文(潘家铮院土的《九点看法》见附文),深感潘院士用心良苦,为南水北调泼了一些冷水,下了一点清凉剂,提出了许多发人深省的关键问题。在许多人头脑发热的时候,他能不为所动,坚持清醒的认识,不能不令人对潘院士敬业操守肃然起敬。
  ……  阅读全文《十问南水北调》——共8951字

  作者:杨树清

没有评论

杨东平:调水不如节水

  今夏北部中国的酷热和大旱像1998年的洪水一样凸显了中华民族整体性的环境危机。松花江断航,白洋淀干涸,山西省多条大河断流,上百个城市被迫限水。全国670 座城市,400 座不同程度缺水,108 座严重缺水。近年因缺水造成的经济损失年均一千亿元左右。于是,南水北调、东水西调等种种调水方案重新出台。
  ……  阅读全文《调水不如节水》——共1908字

  作者:杨东平

没有评论

王维洛:南水北调后患无穷

  1999年8月底,中国报刊报导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消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总干渠始于湖北省的丹江口水库,止于北京的玉渊潭,干渠总长为1246公里,外加至天津的总干渠140公里,亦号称约1500公里。一期工程将平均每年从丹江口水库调水146亿立方米,而最终送到北京的水量约每年十六亿立方米。
  ……  阅读全文《南水北调后患无穷》——共7642字

  作者:王维洛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