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目:游戏,再次的剥夺?

  最近在南方工作,工作之余想找个网吧上上网、玩玩游戏,结果兜来转去的居然一家网吧都找不到。有一回找街边报摊老板问问,结果他很神秘的指了指街对面的一家娱乐场所,我和同事走近一看都没敢往里走(原因大家都能猜到),问题那儿怎么看都不象有网吧,大概我们“急色”的样子让报摊老板有了错误的理解,呵呵。反正后来一直都找不到上网的地方。
  ……  阅读全文《游戏,再次的剥夺?》——共1598字

  作者:沐目

没有评论

电玩杂志:中国游戏玩者的悲哀

  看到我这篇文字的人,都是玩电脑的。我想玩电脑的,都玩过游戏。不管是电子游戏抑或电脑游戏,你大概都曾为其中的一款或多款而痴迷(我不知道这个词语用的是不是恰当)。或许你为游戏欣喜若狂,或许你为游戏心情忧郁,甚至你为了一个游戏而泪流满面。游戏为我们无聊无奈的生活,增添了异样的色彩,为我们繁复的学习或工作,减轻了许多压力。类型多样的游戏,不仅能使我们放松,也能让我们学到丰富的人文历史知识和统筹策划能力。在这里,我们不必谈什么游戏让我们受到多少多少教育,我想很多人讨厌把娱乐和教育联系在一起。也许有些人会说玩游戏的玩物丧志,我不想去理会,因为我们喜欢游戏。对那些一本正经指责游戏的人,需要给他别的回答吗?可是中国的游戏玩者,却因我们所处的特殊环境和原因,经历世界别国游戏玩者所难以想象的尴尬处境。在我们这个受孔孟儒家千年影响至今尚未沦丧殆尽的国家里,一切讲求正统。你的言行、你的举止、你的服饰等等,都要符合某些正统思想者的审视目光,否则将受到舆论的垢病。当然所谓的舆论,是掌握在正统思想者的手中(我不敢在正统二字上加引号)。现在的社会,开放了。你也可以奇装异服,你也可以溜冰蹦迪,你也可以嬉皮笑脸,让那些人看见,顶多说你有伤风化。但你就是不能玩游戏!自从那篇什么“海洛因”的文章“横空出世”,本就风声鹤唳的电子游戏,好像终于走到了尽头。我像许多人一样,不喜欢讨论政治。自己的生活处境、毕业后的就业出路让人急死了,哪里有那闲工夫。我很少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因为他播出的许多大好形势我不感兴趣。就在那天,我在我屋里玩游戏,无意中听到外面客厅里的电视新闻在说什么整顿电子游戏厅、网吧,我觉得这挺好,那些地方是很乱,的确需要整顿。不料接下去一听,说是全国范围内禁止游戏设备的生产和进口,要取缔百分之四十以上的游戏厅,这就有些过火了吧,电视画面上的成百上千台街机被挖土机压得粉碎,凯旋的人民警察站在一旁傲视着这壮观的场面。我很不理解,这些虽然都是赌博机,但废物利用总可以吧,难道非得让他们粉身碎骨才能消解他们的心头之恨?今天上网看到一则消息说有关官员表示我国将最终取消游戏行业,今天不是愚人节吧,就算是也不关我们中国什么事儿啊。
  ……  阅读全文《中国游戏玩者的悲哀》——共1845字

  作者:电玩杂志

没有评论

新浪网:游戏,我为你哭泣

  记得五, 六十年代除四害, 麻雀也被列为四害之一, 专家的理论是麻雀偷吃田里的稻麦, 侵犯了农民的利益, 挫伤了粮农的积极性. 在这个理论指导之下, 为了彻底消灭麻雀, 那时候男女老少齐上阵, 敲锣打鼓. 当然这不是在婚丧嫁娶,而是为惊吓麻雀,使之得不到休息, 最后成惊弓之鸟, 心力交瘁, 坠地而亡. 现在麻雀已经从四害的名单中平反了. 不过, 近日媒体又掀起了新一轮的” 麻雀战”这就是对电子游戏的口诛笔伐,狂轰烂炸. 大有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之势. 电视屏幕上看到一记者手拿麦克风口中饱含坦白从宽, 抗拒从严问道:”你为什么玩电子游戏?”被采访者多是一花季少年, 做痛哭流涕,泪流满面状回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就是想玩””那你知道不知道玩电子游戏是有害的?”” 知道, 可我就是老管不住自己, 一听见那音乐就走不动道” 这时, 记者将麦克风和镜头对准了痛不欲生的孩子的母亲.”我儿子本来很聪明, 老师说凭他的小脑瓜一定能考上大学, 可他却偏偏迷上了电子游戏, 我这辈子没赶上好时候, 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了, 可他就是不争气. 几个小人在屏幕上走来走去有什么好玩的, 那破电子游戏怎么那么钩他魂. 我可是在他身上倾注了全部心血, 叫我以后怎么活呀, 大家评评理, 可一定要管管电子游戏呀” 镜头又切换到了演播室, 一男一女两个主持人做扼腕叹息状, 男主持人说:”今天看报纸里面有一幅漫画, 漫画里一电子游戏厅老板正拿一针管往玩电子游戏的孩子身上注射, 针管上写着电子海洛因” 女主持人也在旁边添油加醋, 没等他们发出救救孩子的呼喊, 我就关掉了电视. 躺在床上, 辗转反侧. 真不明白, 到底是应该救救孩子, 还是应该救救那些成年人. 禁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我是为了谁哭泣? 为了那个孩子? 还是那些记者, 抑或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都不是, 我想我是在为游戏而哭泣.
  ……  阅读全文《游戏,我为你哭泣》——共6287字

  作者:新浪网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