宕子:不配合拆迁就是刁难和敲诈政府吗?

  近几年,全国多地官员雷人语层出不穷,从2009年的“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到今年的“你是不是党员?”和“你懂不懂风水?”都曾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昨日,记者在采访长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光辉村水田队村民庞海宾家被强拆事件时,高新区拆迁办调研员(原土地局副局长)王洪义(音)竟紧随“潮流”语出雷人:“现在全国关于拆迁都挺乱,你应该找人大探讨这个问题。”、“你应该报道高新区如何发展,应该报道老百姓是如何为难、刁难和敲诈政府,应该报道老百姓如何不配合拆迁,影响回迁房的症结在什么地方!”(11月3日《城市晚报》)
  ……  阅读全文《不配合拆迁就是刁难和敲诈政府吗?》——共1567字

  作者:宕子

没有评论

祝华新:消解官场与民意的落差

  成都拆迁案:“不可控”的网络社区

  12月2日,CCTV“新闻1+1”节目播出一段视频,刺痛了全国观众的眼球。成都女子唐福珍站在自家4层小楼屋顶上,往身上浇汽油,然后举火自焚。此前由一家知名度不高的“新湘报”网站爆料的拆迁悲剧,经天涯社区发酵和央视介入,引发城市拆迁、物权保护的舆论热潮。跟帖过5000条的新闻、访问数过10万的BBS贴文比比皆是。几天内,天涯社区BBS贴791篇,加上博客和问答,多达33400篇。
  ……  阅读全文《消解官场与民意的落差》——共2311字

  作者:祝华新

没有评论

笑蜀:成都拆迁事件必须有人负责

  蝼蚁尚且偷生,况乎人,况乎弱女子唐福珍。但唐福珍最终还是不能不选择死路,尽管她有一万个不情愿,一万个不甘心,一万个不服气。

  我大体上同意唐福珍被逼而死的判断,她不是暴力抗法,而恰恰是被暴力逼上死路。但如果要表达得更精确,那么我想说,唐福珍不是一般的被逼而死,而是被捂死的。
  ……  阅读全文《成都拆迁事件必须有人负责》——共1796字

  作者:笑蜀

没有评论

张宏良:“钉子户”把什么钉上了中国历史?

  2007年3月,重庆歌乐山下一面迎风招展的巨大五星红旗吸引了整个中国乃至世界的目光,在屋基周围已经被挖成20多米深巨坑的一座岌岌可危的破旧房屋屋顶上,房屋男主人铁塔般高擎一面能够遮蔽天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女主人手捧一部中华民族共和国宪法,他们在用国旗和宪法捍卫那已被挖掉屋基随时都会倒塌的祖传房屋,他们就是被称为“最牛钉子户”的杨武、吴苹夫妇。未来的历史或许会忘记当今所有的风流人物,却绝不会忘记“钉子户”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名词,这个名词代表着人类编年史上最野蛮的一段“房吃人”的历史。
  ……  阅读全文《“钉子户”把什么钉上了中国历史?》——共7858字

  作者:张宏良

(23) 条评论

李万友:“拆迁”杀戮能否终结“强制拆迁”时代

  3月22日,苏州“钉子户”马雪明把两名拆迁人员和一名街道干部堵在家里,将凳子狠狠砸向他们的脑袋。苏州拆迁公司项目经理张金龙、干部钱先莉当场死亡,拆迁公司职员陶小勇负伤逃出(4月26日《南方周末》)。
  ……  阅读全文《“拆迁”杀戮能否终结“强制拆迁”时代》——共1932字

  作者:李万友

没有评论

薛涌:当我们买的房子被拆迁的时候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拥有了自己的住房,或者说当上了“房奴”。这是值得恭喜的。毕竟,如鲁迅先生说,对中国人而言只有两个时代:一个是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一个是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房奴”至少算是“做稳了的奴隶”。等到用自己一辈子的血汗交完分期付款,房子就是自己的了,奴隶就变成了主人。可见,那些拿得出首付,取得了当“房奴”资格的人,应该属于正在崛起的“中产階級”。或者至少可以说,他们在当今这个世道上,“混得还相当不错”。
  ……  阅读全文《当我们买的房子被拆迁的时候》——共1966字

  作者:薛涌

没有评论

蒋兆勇:拆迁悲剧的私权启示

  拆迁户的私产“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政府不能进”,房产商更不能进。

  房地产商人可以说是最有市场眼光的,如果是一块配套不齐的“生地”,地产商就得努力预测其风险,伺机而行。但是旧城开发却不一样,可以倚重周边成熟的环境,如人口聚集、生活教育设施齐备等,风险远远小于生地。旧城改造的风险在于拆迁的成本。
  ……  阅读全文《拆迁悲剧的私权启示》——共2236字

  作者:蒋兆勇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