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布拉马尼亚姆:从西藏问题看中印关系

  编者按:经济学家、资深中国问题专家、前内阁部长苏布拉马尼亚姆。斯瓦密博士,通过深入研究了历史、过去50年的政治记录和安全事务之后表示,印度应该放弃在西藏和達賴喇麻问题上“模糊政策”,放弃在这一关键问题上的所有“错误观念和不合时宜的冒险主义”。他说,除非印度政府真诚地采取行动,抛弃英国殖民主义“在西藏问题上的两面派政策”,“消除印度在西藏问题上的盲点”,并通过有意义的行动向中国保证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否则中印关系不可能密切、友好和热烈。本文选自作者即将出版的新书《印度的中国观》。

  应该到了重新设计印度外交政策的时候了,而这种重组应该建立在全面、实质性的基础上,与印度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相一致,并使地域战略优势最大化,通过透明的动议以及执行促进国家安全的新选择。通过国家安全,我指的是边界的和平,对内部叛乱的控制,以及与世界上的主要国家间相互有益的理解。所有这三个部分都是相互联系的。比如,那加兰邦人——米佐人——曼尼普尔区问题,由于主动与中国改善关系,这个问题在1978–84年变得易于解决。今天一个不变的事实是一旦印度保证巴基斯坦边界的和平,在克什米尔内部的叛乱问题将会易于控制。巴基斯坦可能会否认其助长了叛乱,但不容否认的是印度对其他国家的敌视,使得叛乱分子有安全的供应渠道,并很容易找到休息和恢复的地方。

  本文所研究的中心主题是,经过重新设计的印度对外政策的支点是中印关系。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主要是错误的估计和错误的看法,印度政府领导人没有认识到与中国发展建设性的,如果不是合作性的关系的战略意义。现在是消除陈腐的观点,认清中国对印度的重要意义的时候了。

  摆在这个国家面前的问题并不是有没有胆量开罪中国。相反,关键的是印度应该采取怎样的对华政策——友好还是敌对的关系?自1978年印度人民党政府启动关系正常化进程以来,印度国内出现一种越来越强烈的——现在已经占压倒优势的一致意见,这就是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印度应当与中国友好。更为重要的是,有很好的战略理由这样做:首先,印度的防务负责人一致认为,以目前的装备和兵力,印度想要对付中国和巴基斯坦的联合进攻几乎是不可能的。在可预见的未来,情况也是如此。因此,印度应该从自身的安全出发,努力把中国和巴基斯坦分割开来,无论这项任务有多么繁重、多么困难。第二,由于中国所处的地缘战略地位,它可能在克什米尔、北方邦边界、锡金和阿萨姆邦给印度造成巨大的麻烦。此外,对印度来说,这些问题连同巴基斯坦会产生乘数效应。英迪拉。甘地懂得这一战略事实,特别是在全阿萨姆邦学生会骚乱期间。事实上,1981年英迪拉。甘地专门要我去向鄧小平提出这个问题,以便了解中国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现在,这已是不争的事实,即中国从来不鼓励阿萨姆邦的极端主义鼓动者非法越过边界到中国去并把问题国际化。中国的这种合作性的不干涉政策使印度获益匪浅。

  我们暂且不谈与中国发展友好关系会带来的其他好处,比如说在联合国和双边贸易以及其他方面的益处,这两个不可改变的战略事实使得任何印度政府都必须努力实现中印和睦。不幸的是,印度有些人只知道嘲弄中国,他们缺乏最基本的战略眼光和历史感,而且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今天仍在掌权。

  最基本的事实是,今天的中印关系并不热烈,也不合作。问题是,为什么会这样?是由于对立、边界冲突,还是其他原因?

  依我之见,中国不应该把边界冲突作为与印度发展友好的战略伙伴关系的障碍。中国与14个国家拥有共同的边界,除了印度,它已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所有国家解决了边界问题。印度与6 个国家拥有共同的边界,除了不丹外,与其余的五个国家都有边界冲突。因此,在边界问题上,需要为自己辩解更多的是印度,而不是中国。

  既然几乎在所有的国际问题上,中国和印度都没有解决不了的根本利益冲突,对立也不能成为中印不和的原因。因此,正是“一些其他的原因”不时地影响中印之间的关系。这其他原因是印度在处理中国西藏问题上所表现出来的印度教的模棱两可和缺乏透明度。而对中国来说,“中央王国”的骄傲使它不能直截了当地向印度阐明它在西藏问题上所担心的事情。

  为了印度的战略意义,有必要与中国保持友好,并为之付出代价。这意味着,根据我对此形势的理解,必须公正地解决印度在西藏问题上的合理担心,以及它在1954年的条约(该条约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中所做的承诺之间的矛盾。如果能使这个承诺透明化、前后一致,并可公开说明,那么印度对华关系中的主要障碍就会消除了。那么,在双边会谈中向中国表达它在西藏问题上的担心,就不会被误解,而且中国也会愿意满足印度的愿望。

  如果果真如此,印度人必须仔细听取汇报,并消除英国对西藏问题的两面派做法。英国通过制造一个“宗主国”的封建概念,使大家对西藏的地位模糊不清。这使得西藏既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也不是中国的一部分。消除帝国主义背信弃义的做法是印度政府的责任。这不能由印度社会中任何其他的机构来完成。

  然而,现在的政府为政府内的亲西藏和台湾独立游说分子所左右。最近的1998年11月17日,国防部长约翰。费尔南得斯为已故记者D. R. 曼可卡所著书的企鹅版《1962年的有罪之人》起草了一个前言。在前言中,费尔南得斯极力鼓噪他的反华、亲西藏獨立的游说,并称此书为“杰作”,应该在印度的每个大中学校作为义务读本,并以各种民族语言出版。费尔南得斯补充说,“一直以来所形成的说法,即印度的安全威胁来自巴基斯坦已经破灭了,而且对印度构成威胁的一种新的现实主义已经开始形成。”这种新的现实主义,当然是把中国作为对印度的威胁。但是最近的事件揭示了国防部长观点的不明智。

  達賴喇麻的随从已把達賴的黄金和珠宝投资于美国以及印度的房地产交易。達賴喇麻的顾问们还在印度选举时支持某些印度政客。達賴喇麻还同意藏族医生用草药为印度人民党的一位重要领袖医病。这些政客私下便不遗余力地破坏中印关系。他们不让中印关系发展到達賴喇麻在印度无法生活下去。我的论文的核心是,除非印度清除在西藏问题上的盲点,并使中国感到放心,否则中印关系将永远不能变成密切、友好和热烈的伙伴关系。因此,我主张,印度必须消化并吸收这样的观点,即達賴回拉萨的最近政治路线是经过北京,而不是越过喜马拉雅山。因此,可以欢迎達賴喇麻作为一个精神领袖留在印度,但不能作为一个流亡政府的首脑留在印度。如果達賴喇麻的顾问们由于授予诺贝尔和平奖,或奉承好莱坞的演员们而出轨的话,那么達賴喇麻最好把他的政治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的贝弗利山,而不应该在印度的土地上。印度没有收留達賴喇麻的特殊义务。在长达2000年的中印史上,達賴喇麻政府能举出一个例子来说明西藏曾支持过印度吗?相反,拉萨甚至在印度国力薄弱的时候对达旺提出领土要求。

  因此,西藏的地位以及印度对西藏地位的看法,一直是中印关系中不稳定的因素。印度政府在公开场合承认西藏是中国整体的一部分。但是平常的说法,以及在许多行动中并不使人觉得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例如,印度政府在80年代组建了一支待遇较高的特殊服务部队,一支8000多藏族人组成的突击队。这支队伍住在特殊的营地里,每天早上醒来都要高喊“達賴喇麻万岁,我们要解放西藏”。这支突击队还受研究和分析组织和内阁秘书处管辖。如果印度认为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么为什么需要维持这么一个特殊的队伍?相反,为什么不是一支能应付紧急情况的正规军?政府从来没有回答过我这个提问。

  達賴喇麻享受的待遇同样说明了印度在西藏问题上的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政府说印度只是给達賴喇麻政治避难权。因为如果他回到西藏生命会受到威胁。但是達賴喇麻驻新德里的办事处正积极地宣传西藏是一个独立国家的观点。如果印度政府真的认为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么達賴喇麻办事处的活动就应被视同为在英国活动的“哈利斯坦政府”和贾格吉特。辛格。乔汉一样令人厌恶。

  如果印度在西藏问题上的意图是正大光明的,那么就有必要通过透明的外交政策让人们看到其真正如此。反之,如果印度认为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并想解放它,那么就应当采取完全不同的外交和军事策略。如今,印度在两个方面都遭到了失败。它接受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的看法,可是,它又让怀疑的种子在其巨大的邻国的头脑中萌发。而中印关系也遭受损害。

  如果印度有一个明确的西藏政策,那么它必须回答两个基本的问题。首先,西藏是否曾在历史上独立过?其次,在不远的将来的某个时候,西藏能作为独立国家存在吗?第一个问题属于历史研究领域,在形成国家安全政策之前,首先必须解决第一个问题。在这里,我要回答这两个问题。

  不过,后一个问题是国大党政府曾在1950年被问,并且回答过的问题。1977-1978年的人民党政府也被问并回答过同样的问题。在这两个场合中,这两个政府的回答都是否定的:西藏不能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存在下去。

  1950年11月18日,贾瓦哈拉尔。尼赫鲁总理在写给他的同事萨达尔。帕特尔的信中说:“我们不能拯救西藏,虽然我们希望这么做,我们救它所做的努力越大,给它带来的麻烦也越大。我们不但没有能力有效地帮助它,反而给它带来麻烦,这对西藏来说是不公平的。然而,我们有可能帮助西藏维持最大限度的自治。”

  尼赫鲁加了以下的话,其意义对今天来说都是有用的:“必须记住的是英国、美国、以及任何一个强国都没有对西藏或那个国家的未来特别感兴趣。他们所感兴趣的只是找中国的麻烦。”

  在1977-78 年期间,人民党政府同样重新考虑了西藏问题,两个人民党部长,拉杰。纳拉因和约翰。费尔南得斯给予西藏獨立以支持。经过对这个问题的全面分析,外交部长A.B 瓦杰帕伊(曾极力鼓噪西藏獨立)代表莫拉尔吉。德赛领导的政府说:“我们把西藏视为中国的一个地区。如果達賴喇麻和藏人在他们认为时机成熟的时候返回(西藏),我们将会很高兴。”

  换句话说,人民党政府认为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印度不明确的努力是使时机成熟,这样達賴喇麻可以感到安全地回到拉萨。新德里既不会叫達賴喇麻离开,也不会叫他留下来:最终的决定取决于達賴喇麻。

  虽然印度政府的立场从本质上说是明确的,不容做第二种解释。然而,足够的迹象表明,印度政客们在私下却采取了与政府公开阐明的不一致的立场。例如,外交部长在国会上重申之后的四天之后,1979年人民党政府的待就职部长会晤了苏联总理阿列克谢。柯西金,约翰。费尔南德斯与来访的苏联领导讨论苏联应该宣称对独立西藏的支持。

  柯西金和费尔南德斯之间的讨论还表明如果英迪拉。甘地在1977年之前掌权,她会私下里告诉俄国人一件事,国会另一件事(也就是说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

  在1983年3 月,在谈到外交事务争论时,我尖锐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印度政府是否把西藏作为中国的一部分?当时的外交部长,PV纳拉辛哈。拉奥,在他1983年3 月31日的回答中说,国会和政府是把西藏作为中国的一部分。然而这份声明并不和其他的发展动态相符合。1983年3 月,70个国会议员签署了一个备忘录,并把它交给总理英迪拉。甘地,要求她在不结盟运动会议上给予西藏叛乱代表团“观察员”的地位。如果没有上级的指示,国会议员有胆量签署这样的备忘录吗?

  有些印度人对西藏在中国的地位有点感情用事。这种感情用事的起因是泛印度主义的潜流。但是这些人是否意识到这样做会给国家安全带来什么后果吗?如果印度鼓励西藏獨立,难道中国不能鼓励克什米尔、阿萨姆人、那加人和旁遮普人搞分裂吗?从1890年到1950年,历届西藏政府不是都对锡金、不丹和整个阿鲁纳查尔邦提出领土要求吗?印度能够接受一个独立的西藏将会提出的这些要求吗?

  印度需要考虑的第二个问题是,如果它支持西藏獨立,印度能一直支持下去吗?现在的中国西藏自治区有130 万平方公里,印度领土面积的三分之一。它拥有250 万藏人。如果没有外部的援助,130 万平方公里气候恶劣的土地能被西藏的独立分子占领吗?那么外部的援助者又是谁呢?美国?俄罗斯?印度?这些都不是。即使是在1959年藏人叛乱的时期,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说:“美国从来不认为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美国现在与中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因此,它永远不会支持西藏獨立。苏联,在惧怕中国的高峰期(当柯西金1979年访问印度),也只是对费尔南德斯说西藏“不在印度范围内”。而今,俄罗斯正忙于和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最近,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北京与中国商讨一个协议。

  换句话说,只有印度想努力达到“西藏獨立”并维持下去。那么为什么印度要担当起这个责任?如果西藏在印度的帮助下取得了独立,印度能够防止美国人和俄罗斯人同藏人建立比印度人和藏人的关系还要好的关系吗?当初解放孟加拉国的是印度军队,(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中国和沙特阿拉伯都曾反对孟加拉国独立,)但印度能阻止孟加拉国和这三个国家保持密切的联系吗?

  依我之见,谈论西藏獨立是一个无用、有害的梦,是在浪费时间。印度应该接受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事实。我曾猛烈地抨击尼赫鲁,但是在回顾这些记录并重新思考后,我应该承认当时他采取克制的态度,没有鼓励西藏獨立是正确的。尼赫鲁错在谈判1954年的印中西藏条约时没有解决边界问题。错在他当时屈服于苏联的压力(而不是像人们所认为的那样屈服于美国的压力)而在50年代末期训练了康巴人和藏人,使之能够经常地袭击西藏境内中国军队的车队。此举播下了中印不信任的种子,并导致1962年毫无意义的战争。

  所有这些并不表明中国政府在处理西藏问题上没有错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违背了宣布的政策,包括17条协议。

  1980年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胡耀邦,以及副总理万里访问西藏。同年,共产党发布了对西藏新的指示。胡正式承认对前一段时期对藏人所遭受的苦难表示“错误和遗憾”。中国政府官员们还宣布保持“西藏自治”的必要。并宣布了新的政策。

  1982年12月15日的中国权威性的周刊杂志《北京周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对達賴喇麻政策”的评论。在这篇文章中说:“欢迎達賴喇麻和他的追随者回到中国。一旦他们回国,政府会给他们做出适当的政治和个人安排。”

  存在的问题是達賴喇麻回国的时机是否成熟。如果印度政府真的信守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诺言,那么应该不断地寻找達賴喇麻自己认为回拉萨的成熟时机。達賴喇麻继续留在印度是两国之间的伤痛,它提醒人们印度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并非一切顺利。在達賴问题圆满解决之前,印中关系谈不上正常。而圆满解决達賴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他安全回到西藏并在西藏生活。

  至少在整个历史上,中国对西藏的主权得到各国政府甚至是敌视中国的国家政府的承认。这段历史旅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西藏曾经发生叛乱,但只是很短一段时期。只是在1913年这一次,孙中山先生在北京推翻了清朝政府,13世達賴喇麻(现任達賴喇麻的前任)宣布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但是,到了1929年,处于同一个達賴喇麻领导下的西藏开始接受中国对其的宗主权。顺便说一下,中国人一直认为“宗主权”指的是在中国主权下的藏人自治。

  驻印度总督柯曾首次提出了西藏獨立问题。他把“宗主权”的想法作为是“宪法上的虚构”。柯曾还命令弗朗西斯到拉萨(1903-04 )调查那里是否有俄罗斯人背弃西藏。弗朗西斯军事考察的结局是,在1904年9 月签署了一个英国-西藏协定。这个协定的要点是西藏会和印度直接打交道,而不是通过中国。Chmbi峡谷将划给印度75年。

  但是伦敦的英国政府拒绝了柯曾的动议,并命令起草一个中英协定来取代这个“英国–西藏协定”。柯曾通过延缓战术予以阻止。最后,伦敦召回了柯曾并派明托取代他的位置。后来1906年4 月27日在北京签署了一个中英协议,协议规定Chmbi 峡谷归还给西藏。后来,该协议的第11条重申了中国对西藏的“宗主权”。为了进一步确认,英国和俄罗斯在1907年8 月31日的约翰内斯堡签署了英俄协定。该协定的第11条说:“为了符合中国对西藏拥有宗主权的已承认原则,除非通过中国政府,大不列颠英国和俄罗斯不寻求与西藏的谈判。”

  换句话说,英国政府重申了其一贯立场,并通过在1906年签署中英协定来使立场正式化,确保中国对西藏的“宗主权”。因此,主要的几方——中国、英属印度和俄国已经接受中国西藏的领主权。连西藏都接受了这一点,但除了1913-19年期间。“宗主权”基本上指的是除了国防和外交在中国控制下的西藏自治。

  有人争论,这个“宗主权”是国外势力强压给西藏的。在西藏的几个藏人提出了这个观点。这个争论的基础是相当薄弱的,因为即使是達賴喇麻的机构也根植于中国政治和军事的保护。综观西藏的整个历史,達賴喇麻一直寻求并得到了中国皇帝的庇护。即使是達賴喇麻作为毫无置疑的西藏宗教和世俗领袖地位也是由于中国皇帝的干涉才得以可能实现。

  第五世達賴喇麻正式确立了西藏与古代中国的联邦关系。他寻求清朝的干预(在1644年取代了明朝)使得他在西藏的地位得以稳固。顺治皇帝不仅派军队稳固達賴喇麻的势力,还给他一个金印表明北京的承认。1720年,在康熙皇帝的支持下,废除了西藏皇帝,第9 世達賴喇麻成为西藏的政治领袖。自从那时候起,所有继任的達賴喇麻获得了北京的金印,以确保達賴喇麻的合法性。中国的君主政体在1911年结束,但是北京政府对拉萨继续履行权力。因此,当现任達賴喇麻在1940年2 月22日就职的时候,一个蒋介石政府的代表被派往拉萨,并在就职仪式上行使权力。因此,達賴喇麻机构本身在中国的保护和庇护下发展壮大的。

  确实,在阅读过历史文献后,任何持客观态度的人都不会怀疑,在漫长的历史中,西藏的表现使人感到,它的未来是在中国总的框架内。西藏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同印度站到一起过。因此,鼓吹“西藏獨立”的人是没有也不可能有历史依据的。他们所鼓吹的只能是新的政治骗局,或是牺牲国家的利益而养肥他们自己。因此,不应让我们在西藏问题上的错误观念和不合时宜的冒险主义干扰中印关系。

作者是印度资深中国问题专家、前内阁部长苏布拉马尼亚姆.斯瓦密博士

摘自中新网  译自印度《前线》杂志

  作者:苏布拉马尼亚姆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从西藏问题看中印关系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4月14日 星期四 @ 20:40:26

    1

    斑竹:
    记得贵站的文章以前是可以复制下载的,是否现在不行了?

    回复

  2. admin 说:,

    2005年04月15日 星期五 @ 00:14:12

    2

    打开文章, CTRL-A , 然后 CTRL-C , 打开记事本 , CTRL-V

    回复

  3. wenwu 说:,

    2008年04月12日 星期六 @ 04:35:09

    3

    奇怪了,为什么真正说到历史的时候,来这里的人倒很少呢?为什么不发表他们的高见呢?我很讨厌自己编造历史的人,或只引用对自己有利的,而不能全面看待历史的人。

    (如果一个国家对他国藏祸心,唯恐天下不乱,必定不可能获得他国人民的信任,而且极有可能带来的是仇恨)

    好文,有理有据,应该支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