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本钦:东亚自由贸易区会不会落实?

  由东盟建议与中日韩挂钩成立的东亚自由贸易区,目的在于克服东盟的脆弱性。如果东盟不跟东北亚这三个经济比较强大的国家建立一个以20亿人口巨大的自由贸易区,单靠它本身的经济力量,最终将被环球化经济所淘汰。

  一旦这计划落实,它将是本世纪的一个重大经济革命,问题是东盟如何通过内部的机制落实这宏愿呢?

  作为东道主的新加坡总理吴作栋1999年11月22日至25日在我国所举行的“东盟10加3 ”的非正式峰会上,代表东盟正式向中国、日本及韩国,提出成立东亚自由贸易区的建议。如果这个划时代的建议能够落实的话,这将是21世纪的一个重大经济革命,因为东亚经济贸易区将是全世界最大的自由贸易区,代表着超过20亿人口的市场。

  1999年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日本以及韩国这三个东北亚国家的总生产值高达美金5500兆,而东南亚十国的总生产值则是6750亿美金。在这13国家当中,日本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在1991年冷战时代以后,经济表现一直差强人意。中国的经济势头则被看好,估计在今后10至20年之间,如果没有发生外在重大的危机(如台海战争),中国经济应该往上成长大约是每年7 至9 %。大多数研究中国经济的专家认为,中国在50年后,将崛起成为亚洲经济强国。韩国经济发展势头也受看好,去年韩国是全世界首12名之内的贸易大国,如果将来与韩鲜合并,人口将超过7000万人,是个不可忽视的国家。

  在现阶段中,学者、官员、专家研究小组还在研究东亚自由贸易区,预料今年11月在文莱举行的第五次峰会上提出报告,让各国最高领袖考虑如何落实这个计划。至于东亚自由贸易区是否落实,主要取决于东盟领导层以及中日韩的支持程度。如果这三个国家反应消极,美国公开反对,那么,东亚自由贸易区要落实的可能性就很小。记得在1990年,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医生提议成立东亚经济集团(后更名为东亚经济核心论坛),马上被美国公开反对,使建议落空。因此,东盟领袖须向美国表明这个东亚自由贸易区不是一个用来对付美国的贸易壁垒。吴总理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

  在去年11月25日记者招待会上,吴总理正式宣布东亚自由贸易区不是一个关税保护的贸易壁垒。因此,这个自由贸易组织不是用来对付美国所提倡的北美自由贸易区,以及对付欧盟。换句话说,东亚自由贸易区,可以配合亚太经合论坛(APEC)以及世贸(WTO ),甚至与欧盟,在环球化影响之下,在整个世界经济领域当中,扮演一个积极互补的功能,而不是扮演一个消极对抗的作用。如果东盟能够向美国、欧盟保证东亚自由贸易区是要促进经济区域主义的成长,为全球经济扮演一个积极催化的作用,促使世界经济成长,那么,东亚自由贸易区要落实和发展还是有可能的。

  东亚自由贸易区成立的原因

  为什么东盟要在21世纪初建议成立这个重要经济合作计划呢?以下为其原因:

  第一:东盟要克服本身经济合作的弱点与困难。

  我们知道亚洲金融风暴暴露了东盟成员国的经济脆弱与缺点,东盟既无法抵抗外来势力的侵袭,也无法通过它本身的力量,攻克区域经济危机。马泰印这主要的三个成员国同在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中,受到相当重大的创伤,尤其是印尼,由于政治不安,社会动荡,种族冲突,经济疲软至今还无法全面复原到1997年以前的状况。

  东盟在1967年8 月成立以来,经济表现一般,缺乏可观的成就。东盟主要的成就是在外交与安全方面。例如东盟在1991年推动柬埔寨和平,立下很大的汗马功劳。

  如果我们把东盟的经济实力与中日韩相比,就可看出前者的经济复苏差强人意。

  以1999年而言,东盟平均成长率是3.8%,而中日韩则高达6.6%. 东盟在吸引外资方面也比不上中国来得有吸引力。从1996到1999年之间,东盟外资的流入从1996年的33% 降到1999年的15%.以印尼为例,1999年印尼很难吸收跨国大企业的投资。除非印尼政治人物愿意放弃争权夺利,铲除贪污,提高行政效率,维持社会稳定,加强司法透明化,否则未来经济危机重卷雅加达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相反的,中国在1996至1999年之间,每年都吸引美金400 亿到450 亿之间的外来投资。即使是韩国也能吸引到大量的外资。受到亚洲金融风暴冲击的国家当中,韩国的经济成长率接近10% ,复苏最快,比泰马印的表现好得多了。

  从以上的统计资料来比较,我们可以看出整个东北亚地区(除日本、朝鲜之外)发展势头比东盟(除新加坡之外)优越得多了。由于东盟的经济发展后势欠佳,因此,东盟的领袖们,尤其是新加坡的领导人,深深地了解到,跟中日韩的经济挂钩才可摆脱东盟经济困境。这种取长补短的作法,可以帮助东盟走出艰难。

  去年在第四届非正式峰会上,当时的日本首相森喜郎宣布日本要拨出美金150亿元,发展“森喜郎E 行动计划”。在这个计划下,日本将优先资助东盟国家发展高科技资讯产业以及知识经济等,步上资讯革命时代。韩国总统金大中也宣布,韩国要拨出美金1 亿6470万元援助东盟。参加会议的中国总理朱镕基也表示,北京愿意拨款美金500 万元作为中国与东盟合作的基金。从战略、安全、经济角度的考量,中日韩原则上同意支持东盟拟议的东亚自由贸易区的构想,愿意与东盟合作。中国认为应采用循序渐进的方式,先与东盟合作,因此,北京建议先成立中国—东盟自由区,然后,再成立东亚自由贸易区。此外,日本也要与东盟商讨如何促进与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关系,以加强彼此的经济合作。

  第二:接受经济区域化的挑战。

  目前的全球经济体系可以分为三个主要地区经济:北美自由贸易区、欧盟与东盟。

  为了应付外来经济的挑战,东盟10个国家与东北亚三个国家皆认为有必要支持东亚自由贸易区这个概念,以应付外来地区的经济挑战,尤其是来自北美以及欧盟。今后的世界经济竞争越来越激烈,例如在美国主导之下,最近北美、中美以及南美等34个国家式宣布在2005年1 月成立西半球自由贸易区。如果东盟“10加3 ”能够协力合作,搞好东亚自由贸易区,那么,这13个国家就能够从容地对付外来的挑战。

  如果亚洲国家能够成立一个共同的经济合作组织,将会加强它们的经济实力,以一个20亿人口巨大的市场,将会加强东亚国家的竞争力。新加坡小国寡民,单靠一个以400 万人口的小国经济市场是很难在全球化经济前提下与他国竞争,更何况跟整个欧盟竞争。

  国际经济竞争是残酷无情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为了生存,为了提高经济竞争力,东盟10国家非要与东北亚三国成立经济贸易区不可。成立东亚经济贸易区后,可以减少没有必要的资源浪费。各成员国之间,可以通过彼此的优点发挥所长,取长补短。例如新加坡可以跟中国合作,双方在东亚自由贸易区的合作框架下,生产彼此具有优势的产品。中国可以把其石油原料,运来新加坡提炼,然后再卖给日本。新加坡可以通过资金,现代经营方法,协助中国推动现代商业改革。此外,通过东亚自由贸易区的成立,可以增加东南亚全体人民工作的机会。通过这个巨大的经济合作机制,长远来说,是可以提高20亿人口的生活素质。东亚自由贸易区可以说是东亚整个地区的国际劳工分工合作的缩影。新加坡可以以其高科技的劳工来协助其他比较落后的社會主義经济体,如越南、寮国、缅甸以及柬埔寨提高生产力和加强贸易竞争力,推动这些国家进入互联网时代。

  第三:接受环球化(globalization )的挑战。

  世界的新经济以资讯、知识为主正在急速地变化。如果东盟不踏上全球化的列车,最终将被全球化的浪潮所淹没。除非通过东亚自由贸易区的成立,否则东盟将在国际市场失去其经济竞争力。通过这贸易区,东盟经济实体才能在国际市场上保持有效的作用。

  最后一个因素是通过东亚自由贸易区的机制,扮演着催化的功能以促进其他方面的非经济合作,如环境污染、非法移民以及遏制国际毒品走私活动。在政治方面,如控制核武扩散。在经济方面,如1997年与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等,一定要通过东亚整体13个国家的合作才能克服区域性的危机。

  东亚自由贸易区的挑战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自由贸易区的成立与发展应该可以达到东亚经济统一的目的。从短中期来看,东盟领导人并没有思索经济共同体的构想。主要的考虑是受到亚洲金融风暴席卷以后如何加强东盟的经济凝聚力。我在前面已经说过,东盟的整体经济实力还是脆弱的。

  亚洲金融风暴既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挑战。东盟是否能够把东亚自由贸易区的理念化为现实,对东盟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第一个重要的考验是如何处理从5 至10国后,再增加到13国的经济合作问题。

  当东盟在1967年成立时只有五国(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与菲律宾)成员。1984年文莱加入成为第六个会员国。1995年越南,后来缅甸、寮国以及柬埔寨也加入成为目前十个国家的区域组织。

  东盟目前可分为两种不同经济水平的国家:新的会员国经济比较贫穷,而旧的会员国,如新加坡则比较富裕。如果两个地区的经济水平鸿沟差距很大,那么,经济贸易区的成立则面对困难。反过来说,如果各成员国,像欧盟(法国、德国以及比利时等)经济发展水平接近,将会比较容易推动自由贸易区以及经济统一。

  令人惊奇的是缅甸没有与越南和寮国贸易来往,由于这些国家经济落后,主要产业结构以农业为主,在此情况下,促进自由贸易区是困难的,更谈不上经济统合了。

  相反的,东盟富裕的国家如新马,两地贸易量很高,因此,这两个国家在推动东盟自由贸易区方面,扮演着主要的角色。新马1994年贸易总额,占东盟贸易总额的69%。

  印尼人口虽然超过2 亿2000万人,但在促进区域合作排在新马泰之后。实际上,东盟总贸易额只占大约20%。在这20%中,如果不把新加坡计算在内,其他9 个成员国的总贸易不到整体的5 %。换句话说,新加坡占其他9 个成员国的总贸易额的15%。由此可见,新加坡虽然只有400 万人口,但在促进东盟自由贸易区上扮演着非常重大的角色。

  东亚国家今后的一个最大挑战是如何协调自由贸易区成立的步伐。马哈迪批评新加坡促进东盟自由贸区的步伐跑得太快,其他经济比较落后的成员国如越南、缅甸等根本跟不上,难免会产生怨言。

  马来西亚要它的国产车的关税从2002年延长到2005年,马来西亚当心如果在2002年开放它的汽车业,那么,其国产车将很难跟在泰国制造的日本汽车竞争。如果东盟在2002年落实自由贸易区,马来西亚的国产车的生意就会受到严重的打击。因此,如果我们把贸易国从10个增加到13个,问题越发复杂了。如何妥协13个东亚成员国之间的贸易步伐,将是各国财经部长的一个重要的挑战。

  第二,东盟自由贸易区,东亚自由贸易区的建立,有赖于政治家的视野、意志与决心。

  此外,东亚自由贸易区也需要大企业家、跨国公司的推动与合作。单靠政府的力量推动整个东亚自由贸易区的落实与进展是不够的。例如新马印三角经济合作,多边主义经济合作,大企业家与跨国公司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因此,东亚未来的挑战是如何配合政府与大企业的合作,以共同推动东亚经济合作的发展。

  第三,经济自由贸易区与区域战略安全因素有关。

  我认为今后整个东亚地区的政治、战略与安全的局势与环境和自由贸易区的成立息息相关。在未来5 到10年之间,东亚面对两个最大的政治、战略与安全的挑战:一是台海两岸独统的问题,二是朝鲜半岛统一的问题。

  此外,东南亚也面对两个未知数,第一,印尼从军人权威主义转型到民主的阵痛。第二是南中国海主权纠纷的问题以及列强在南中国海战略上的问题。在未来10年之内,任何一方的冲突都会影响东亚自由贸易区成立的希望。

  诚如吴作栋总理去年在峰会上所说的,东亚自由贸易区的成立是一个长远的目标。我们必须了解,新加坡首先在1975年宣布成立东盟自由贸易区的构想,1977年与菲律宾签署双边优先贸易协定,从1977年开始每年削减双方关税10%,一直到0 %为止。可惜当时新加坡的提议没有受到马印的支持。如果我们从1975年开始计算,东盟要在2008年建成东南亚自由贸易区,一共要花33年的努力才能够实现愿望。如果我们以东亚15个国家(包括朝鲜、东帝汶在内)恐怕至少需要40年的时间,才能实现宏愿。

  结论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由东盟建议与中日韩挂钩成立的东亚自由贸易区,主要的动机是要克服东盟国家全体的经济脆弱性。因此,东盟了解到要通过中日韩比较强大的经济力量,才有机会减缓经济环球化的冲击。如果东盟不跟东北亚这三个经济比较强大的国家建立一个以20亿人口巨大的自由贸易区,单靠本身的经济力量,最终将被环球化的世界经济洪流所淘汰。

  为了生存,东盟没有选择,只好与东北亚三个国家,先建议一个东亚自由贸易区,然后最终才成立一个亚洲经济统一体与欧盟以及美洲自由贸易区,共同竞争与合作,在经济环球化的过程中扮演积极而不是消极的角色。因此,东亚自由贸易区的构思不是要成立一个经济壁垒以对抗美洲与欧盟的挑战。

  东亚自由贸易区会不会落实呢?由东盟去年11月所提出的东亚自由贸易区的提议,虽然原则上被东北亚三国接受,但是,要实现东亚自由贸易区还是面对重重的困难。首先,各国之间没有一个共同的思维以及策略,如何实现构思以及时间表。从东南亚方面而言,东盟本身的经济力量,大多数是脆弱的。经济合作并非单靠经济的因素。非经济的因素,如政治腐败,官员贪污,政客争权夺利,行政效率低落,司法缺乏透明化,种族宗教冲突,社会不安,国家财富分配不均等,都会对成立东亚自由贸易区产生负面的影响。南中国海主权的纠纷,也可能是一个绊脚石,可能会影响东亚自由贸易区的成立。如果南沙发生军事冲突,将会影响整个东亚的经济合作,例如,70%的日本石油入口要经过南中国海。石油是日本的经济命脉,石油输入一旦中断,日本经济将会受到严重的打击。

  从东北亚方面来看,朝鲜半岛的冲突以及如何控制北朝鲜核散,也与亚洲整体的经济合作息息相关。此外,中台海峡两岸、中美关系、美国对东亚自由贸易区的态度都会对亚洲整个地区的经济发展产生直接与间接的影响。总而言之,东亚自由贸易区会不会落实还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肯定的是东盟与中日韩要实现一个以20亿人口的东亚自由贸易区将不会是一条平坦的道路。

  作者为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访问学者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徐本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东亚自由贸易区会不会落实?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