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华新:用羊肉串串起的经济学和散落下的商业伦理

  对于这样的一个提法至今没有见到经济学家有什么异议,因为现在最走红的经济学家已经把经济的分量用到了恰当好处的地步,因为经济学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受到人们的重视,而且几乎所用的课题都会在经济学家这儿得到一个经济学的说法,因为作为显学的经济学,对于社会的密切联系程度也是其它的学科所不曾有过的。因此当有人说羊肉与经济学之关系时,人们并没有心动。而当经济学家谈到了作为经济现象的羊肉串时,人们就不得不重视起来。

  有人说,市场上只要是由男人主宰的时候,经济学就会出现不得不走样的窘境,比如现在的烤羊肉串这样的事情,羊肉串摊位在城市中的存在是人们处于饮食和交流的双重目的而存在的,有消费的需求才使得它具有了存在的合理性,但是任何存在的合理,并不表明它必须以这种低俗方式继续存在的理由。当人们最先感到了它对城市大气污染的弊端之后,城市的管理者便找到了这样的一个最得当的理由——治理。

  治理的方法简单到只有一种,而羊肉串烧烤存在的理由亦多——文化的、经济的、税收的、城建的、环卫的、卫生防疫的等等,不仅没有使羊肉串的烧烤铁槽缩短,反而更加长了它横阻城市顺畅的烟雾和炉火。治理后往往会使羊肉串来得更猛,羊肉片会更薄。

  当然,也有理智的经济学家的建议。

  至少关于羊肉串的经济学的表现形式具有它的多样性,或是经济学的道德观念,这似乎不是我们现在用马路上的对烧烤摊位的封杀所能解决的。

  我不知道济南的羊肉串和外地的羊肉串有什么不同,只是感到任何一种不符合市场行为的行动都是能够得到治理的,而现在我们之所以采取了无数的手段来治理街上的羊肉串的烧烤摊位,未能奏效,就应该想想我们的处置方式在那些地方出了问题,而且这些和城市领导在研讨“经营城市”的概念中,一个显著的理念就是经营好城市,因此,不妨先从城市羊肉串烧烤摊开始练练身手。

  能用羊肉串把经商的道德意识串起来吗?似乎不能因为市场的排他性的存在,因为彼此的关系是经济关系,在我们的门前烧烤就我不反对,因我会收到好处的,不然,再好吃的羊肉串毕竟是腥膻的,喜欢吃烤羊肉串,但是一定不会喜欢整天的烟熏火燎的,即使是他自己也会作出这样的选择,而现在受利益的驱动他就可以不管不顾了。因为什么?羊肉串本身在没有烧烤之前就已经达到了增值的目的,因为一斤羊肉要串出60串,再加上佐料和烧烤的费用,它也是明显的暴利行为。

  而收税的会炉火一升就来,至于马路夏日一景的遍地狼藉交了钱自然也会有人打理。

  有人说羊肉串不能吃,多吃了能够致癌,这是最着有说服力的,可是致癌是长期的可是口福是现在的,而且即使是这样做了、吃了这样的羊肉串,也不会明天就和所有的羊肉串告别了,即使是告别了也是你自己不能再吃羊肉串了,并不能说明什么。

  实际上消费问题根本的问题还是制度问题,最现实的例子就是原来在一些大商场附近的一些摊位,最终还是被取缔了,还了原来的商场已经是高档次的水准。对羊肉串用什么“物不美价不廉”来解释也好,用这是另外的一种城市文化的宣泄也罢,或是街头消费的门槛是最低的解释也好。这些都不能解决这个让无数城市管理者头疼的问题,因为还是那句话。不从制度本身来解决这个问题,而只是说它的枝节末叶,或是讲吃烧烤对身体的危害性,是不能治理烧烤存在本身的具体问题的。

  如,有人提出了大连的烧烤现象问题的解决措施,是用划定烧烤区的办法,让烧烤吃之一族,在特定的区域完成自己饕餮的满足。而有的城市如青岛用罚款的办法最高的达到了3000元,则是只能治标的办法。而且,有的地方则以为只要是这些烧烤进厅之后就可以解决这一问题时,就显得过于天真了。因为产生烧烤现象的制度体制问题不解决,烧烤的这种缺乏市场伦理道德基础的行为,最终的目的只能是依靠消费者自身需求的减少,来达到让其自生自灭。这种现象其实我们现在的羊肉串的饕餮者正在让其逐步实现。

  有学者在<<市场经济的伦理基础>>一书就说到了这个问题,市场经济的伦理性和伦理基础,也就是一种生产方式和交往方式,而就其在主客体的关系中,就它有着它特有的的逻辑前提。而且在这本书中作者在对美国经济学家戴螎。皮尔斯观的引文中也再次说到,市场经济中的个性化因素的参与,使得这种经济的决策是分散化的。当然,一个小小的羊肉串的烧烤摊位,也许对其进行如此严肃命题的研究本身就说明了我们的市场的运作功能和形态是出了问题的。因此,我们倒情愿说,不能仅仅从愿意吃,或是用重税或是罚款的办法,来解决这一问题的。如果这个问题可以通过行政的手段来解决的话,它就不会是一个市场经济的问题了。因为,在经济学领域,对其市场经济进行定位的时候,就是两个方面,制度本身和运行方式角度。而我们现在所采取的取缔羊肉串摊位的方法,则恰恰没有这样做,因此在治理之后的反弹或是让饕餮一族好长时间不能甩开腮帮子大吃一顿后,会感到好开心的,那腥膻味沁人心脾,不吃好馋。结果本来政府的好意是要为消费者负责的,而消费者并不领情。

  据不完全统计济南的羊肉串摊位是四千个,肯定这个统计是大大缩水的。要是按照最低的消费统计,它的日经营额也要在300万,这个数字是庞大的也是惊人的。而且经营中本人所得到的实惠就是更为客观了。试想一下如果没有这么大的利润,经营者为什么会在被查没收之后依然会顶风再干呢?

  经济的伦理道德观念会对市场经济的存在和发展起到何种作用,简单的说——是把市场经济行为定义为一种机制和规则,而羊肉串的吃与食关系,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分析:一,政府职能部门不能仅用“突击清理”和平时的敛费收税相结合的管理方式;二,作为烧烤生产者除了赚钱之外,还是要讲商业的伦理道德的,因为污秽不堪的烧烤操作间,在街面上操作的劣质羊肉以及最原始的制作方法,即使自己不管不顾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自己能接受,是否也想想你的食客们呢?因此,羊肉串问题要想成为城市人喜欢吃,又不会让城市规则反对的办法。就只能多考虑一下更合理的供需关系,更合理的运行机制,或是更科学的加工制作方式,或是让羊肉串多一点贵族气,拒绝坦胸露怀吃相等等叫做文化的东西,当然另外的一种精美的制作也是可以的,但是,这也牵扯到我们的对羊肉串的喜好一族的消费水平,当不管如何强调在我们提出经营城市的时候,这种羊肉串烧烤的粗放经营,显然和城市的形像有悖。

  取缔或是存在,不会是没有双赢结局的难题。

  至于散落下的商业伦理也只能在规范的市场中才能连缀成饮食文化的风景。

  (济南李华新)

  作者:李华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用羊肉串串起的经济学和散落下的商业伦理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