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以学生为敌——致高考语文试卷命题者

  我不知道谁是高考语文试卷的命题者,也不知道有关方面是根据怎样的标准来选择命题者的。您们大概都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学者名流吧。或者是某某大学的教授博导,或者是某某研究院的研究员,您们的学识和才华当然比我高得多。但是,我还是斗胆向您们进言:出题时换一种思路吧,别再以学生为敌!

  每年高考语文试卷的题目,有大量关于语法的试题。许多语法规则,学术界还没有定论,却堂而皇之地出现在高考语文试题中。连语法专家也争论不休的语法规则,却通过考题来强迫高中学生接受,这是一种学术霸权的体现。1997年高考语文试卷的第3道题,是一道标点题,即使是专门研究标点的行家里手也难以下笔。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专攻语言学的几名博士生对此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意见无法统一。一位中学特级语文教师叹息说:“考题出到这样的份上,我们只有举起双手投降了!”连老师都投降了,学生呢?可怜的学生们在考场上把头皮挠破,也回答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可是,出题的专家们可曾考虑到学生们的具体情况?您们只是刚愎自用,想当然地就炮制出令自己洋洋得意也令考生们叫苦连天的考题来。在出题的时候,您们是把学生当作假象敌来看待的。您们是不会意识到自己在参与一件害人的工作,恰恰相反,您们还为自己的努力而感到自豪,您们似乎在从事着一件造福千秋万代的好事。那么,就活该学生倒霉了——谁叫学生在等级秩序中处于最低的一级呢?所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命题者的一个最大的毛病是死不认错。当然啦,您们全是一流的学者,怎么能够认错呢?平时研究的都是些深不可测的问题,出几道给高中生做的高考题,那还不是小菜一碟,手到擒来!怎么会出错呢?

  1992年高考语文试卷有一道语句衔接题:“小明爬到床底下,偷偷躲了起来,但后来还是让妈妈给找到了,从床下拉了出来,送到幼儿园里去了。”当年的试卷评价报告承认这道题选句不够典型。然而,没有人公开承认失误——谁出了这道题,难道不是白菜萝卜一样一清二楚吗?更让人不可置信的是,此后每年的《考试说明》都把此题作为典范试题。全国所有参加高考的学生都要认认真真地阅读《考试说明》,阅读这道“典范试题”。错误的知识深深地印到他们的心中。我猜想,撰写《考试说明》的专家中,肯定有此题的命题者。他自己出的题,当然堪称“典范”了。自己的名望、地位是高于一切的,哪里顾得上考虑学生的利益——学生不过是您们的俘虏而已,想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于是,错误被当作真理一年一年地传播着。即使是深味真相的中学语文老师们,也敢怒而不敢言——他们被完全排斥在高考试题之外,他们能够做什么呢?虽然他们数十年如一日地工作在中学语文教学第一线,但是命题者们中间是没有他们的身影的,也不考虑他们有对命题什么意见。如此命题的方式和制度,有没有值得改进之处呢?回答当然是肯定的,但是至今依然没有看到任何改变。

  漏洞百出的高考语文试题,流毒深远。1995年高考语文试卷第13题,是一道文言文阅读题。要求比较“知汝之先君,忠勤之士也”、“母何自勤如是邪”、“以身徇国,继之以死”、“乃是天子报尔先人之徇命也”四句中的“勤”和“徇”字的用法。专家们制定的“标准答案”是:两个“勤”字的意义相同,两个“徇”字的意义也相同。其实,不但两个“勤”字的意义不同,而且两个“徇”字的意义也不同。前一个“勤”字是形容词,勤的对象是国家大事;后一个“勤”字是使动词,勤的对象是家庭琐事。前一个“徇”字是指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但人并未死去;而后一个“徇”字则是献出了生命,人已经死去。稍微有一些古汉语常识的人都会看出差别来,而专家们却偏偏睁着眼睛说瞎话。据说在当年的试卷评价会上,命题者承认这道题“不太严密”,但反映在评价报告上却只字不提。

  试卷评价报告上,年年都是“好”字满天飞舞。一位中学语文教师愤怒地指出:“高考题几乎每年都有不少题是错题。有错误本来是难免的,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命题者承认错误、向考生道歉。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做错了事情要承认,难道我们德高望重的命题者们要用死不认错的方法来维护其尊严吗?”这种恶劣的做法,连起码的做人的道德也不遵守了。您们的学识与您们的人格居然成了反比。考生们被您们玩弄于股掌之上,毫无挣扎的余地,只好认命。1996年高考的作文题要求写艺术评论,有一个省对试卷作了统计分析,有五分之四的学生写偏了题!而评价报告上对此题却给予高度赞赏,仅仅是因为它难倒了五分之四的考生吗?难道让越多的考生答不出来的题就是好题吗?1997年高考语文题,满分150分,不少省市的平均分只有70分。有的15—20分的大题纯属“无效分”,因为几乎没有考生答对!然而,在当年的报告中,依然是“形势一片大好”,报告纯粹就成了出题者们把酒言欢、歌功颂德的场所。报告写到了这一步,报告的意义还存不存在呢?

  题目的稀奇古怪和答案的自相矛盾,揭示出了命题者们这样的一种心态:他们不是想通过命题使中学语文教学再上一个台阶,不是想使学生们对语文学习产生浓厚的兴趣,而是把中学教师和学生当作“假想敌”来看待,谁能够难倒考生,就是谁的本事大。在这种心态下出的这类试题,对中学语文教学起了极坏的作用:以它们为指导思想进行的语文教学,是可怕的教学。学生们还能够对这样的语文课感兴趣吗?然而,中学语文教师们又不得不按照这样的标准来进行教学,因为高考是“指挥棒”啊!人们衡量一个中学语文教师水平的高低,最重要的一个标准就是看他教的学生的高考语文成绩的高低。而要让学生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教师就得沉迷到历年的高考语文试题中去,精心研究,反复揣摩。至于题目本身的对错以及学生是否有学习的兴趣,中学语文教师已经没有精力去考虑了。于是,“买椟还珠”的故事又上演了。

  南京大学中文系程千帆教授在《语文报》上撰文说,如果让自己参加高考,肯定是考不上大学的。特别是做语文试卷,得不了多少分。程老是古典文学研究界的泰山北斗,连程老也这样感叹,想必不是无的放矢吧。著名作家余秋雨在文章中说,自己面对高考作文题,花两三个小时也不能够成篇。而著名作家贾平凹也叹息,如果让他来当语文教师,那么,经过他辅导的学生没有一个能考上大学的!三位先生的话显然不是危言耸听,而都是肺腑之言。

  那么,尊敬的高考语文试卷的命题者们,您们有何感想呢?

原载:《华夏快递》  一读者推荐

  作者:余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以学生为敌——致高考语文试卷命题者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