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寒:光环的背后是什么

  重庆市黔江区,位于武陵山深处。去年5 月,黔江撤消了开发区、自治县的设置,同年9 月底正式成立重庆市黔江区。黔江的城区四周群山环抱,景色壮观而又秀美。黔江的城管工作曾获得过上级的综合考评第一名,成为周边地区学习的榜样。城管工作及其成效成了黔江头上的一道美丽光环。然而,这道光环对当地很多老百姓来说并不美丽,因为他们始终难以忘怀的是那光环背后痛苦的回忆。让他们愤慨和不懈的是,在这道光环下,城管队员违法执法给百姓带来的灾难与痛苦不断地发生着。

  如此“执法”令人发指

  今年2 月6 日,农历正月十四。只有几万人口的黔江城区沉浸在节日的喜庆之中。下午5 时左右,联合镇城东村菜农田昌举、蒲金英夫妇和其他几位村民在农贸市场卖完菜后,拉着平板车往家走。只因这几辆平板车没按规定走便道,城管监察支队的巡逻车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车上跳下来的城管队员不由分说,上来就抢他们的秤,又要卸平板车的轮子。田昌举夫妇不从,城管队员动手就打。围观的群众达100 多人,都敢怒不敢言。一位开出租车的司机实在看不下去,说了一句:“要不得,要打死人的。”一句话惹来大祸,有个城管队员冲过去抓住司机的头发就把他的脑袋往车窗上使劲地撞。这时,几个城管队员把田昌举夫妇弄上了巡逻车。路上,城管队员们按着田的手和脚,一个队员手举防暴头盔照着田的面部猛砸,一边砸一边说:“这就是执法,你懂么!”来到监察支队的办公楼,上楼梯时,一个队员飞起一脚端在田的软肋上,疼得他差点滚下楼梯。还没到办公室门口,城管队员大喝一声:“跪下!”一路上吃尽了苦的田昌举,早已心惊肉跳,听到这声断喝,身不由己地咕咚跪在了地上。30多岁的汉子,此时的人格尊严在城管队的暴力面前已荡然无存,悲愤、屈辱、无助使他泪流满面。此案发生时,监察支队的负责人是:建委副主任兼支队长朱冬生、支队临时负责人曾昭龙。

  据介绍,重庆市黔江区成立后,区建委曾对城管监察队伍进行了大力度的整顿。然而,上述一幕就是发生在队伍整顿以后。当地的百姓反映,去年5 月以前,黔江县城管大队的“执法”,更是无法无天。

  冉梦怀,70岁,1990年至1999年在黔江县城管大队看大门,多次目睹城管队员的违法暴行。听说来了记者,自愿前来反映情况,并愿对自己所述负法律责任。1998年夏日的一天,老人去上厕所,只见一个30多岁的青年被双子吊着铐在厕所的铁窗栏杆上,衬衫敞着。城管队员手拿烟头不住地往他的前胸、肚皮上戳。每戳一下,都带来一阵凄惨的哀嚎。老人实在看不下去这一幕,没上完厕所就回到了门卫室,整个下午,他气得浑身都在打哆嗦。

  1995年农历九月下旬的一天,孕妇孟光慧没按城管的规定,提前在大街上摆出厂小吃摊位,城管队员没收了她的两个炉子。孟不服,来到城管大队索要,双方发生争执。当时的城管大队长曾昭龙下令:把她铐起来!于是,这位怀孕6 个多月的孕妇被双手反剪上了背铐,铐在厕所的铁窗上。她的个子矮,铐的位置高,她只好挺着肚子,路起脚尖撑住自己弱小的身躯。

  据了解,黔江县城管大队的大队长、组长、联防队员均配有手铐。他们不仅铐打过孕妇,还铐打过镇人大代表、残疾人、未成年的中学生等等。

  执法犯法原因何在

  城管监察,是行政执法,它的政策性很强,权限也很明确。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黔江的城管队伍屡屡执法犯法,野蛮行凶呢!

  首先,这支队伍人员混杂、整体素质差。曾昭龙在接受采访时介绍,在黔江县城管大队时,这支队伍人员最多时达170 余人,正式编制只有门人,其余都是临时聘用人员。抽调来的,也多是在原单位表现不太好,工作不上心,吊儿郎当的人。由于队员素质差,行为野蛮,老百姓称他们为“土匪”,曾昭龙则被称为“黑猫警长”。

  其次,城管队员的法制意识淡漠。城管队员在纠正违章时,难免同群众发生纠纷,只要发生纠纷,城管队员就要打人,甚至对当事人非法拘禁,严重侵害公民的人身权利。手铐,是众所周知的警械,公安部门对手铐的使用有严格的规定。在黔江县城管大队,这支队伍中在编的民警只有2 人,却配备了对多副手铐。于是,用来对付罪犯的专政工具,被用在了百姓身上。由于城管队员法制意识淡漠,以违法来处理违规,成了黔江城管队员惯用的行为方式。

  第三,主管部门对违法案件的处理方式,使城管队员有恃无恐。在黔江,只要城管队员违了法、打伤了人,他们通常的做法都是捂着、盖着,掏钱私了。在他们眼里,金钱可以摆平一切。今年 3月17日上午,70岁的黔江农资公司退休职工白开玉在河滨公园摆摊“算命”、城管队员胡杨等二人过来就抢夺白的“算命”工具。白不给,胡杨双手将白推倒在地,并用脚猛踢白的右肩和左助,白开玉动弹不得后,二人扬长而去。白被送进医院,医生的诊断是:“右股骨颈骨折、右肩软组织伤”。医生建议:进行人工股骨头置换,否则病人很可能瘫痪。一个月后,白来愈出院。城管队员野蛮执法造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主管部门是怎么处理的呢?4 月18日,区建委同受害人家属签订了“一次性了断”此事的协议书,建委除支付数千元医药费,再一次性支付补偿费5 万元,条件是今后白家“不得因此再产生新的纠葛”。在黔江城管队员的意识中,金钱的魔力要比法律的法力大得多。

  是非功过由谁评说

  对黔江的城管工作,记者听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和反映。和老百姓的意见不同,来自官方的态度是给予充分的肯定。

  尽月20日上午,区建委主任办公室。去年10月上任的冉崇华主任介绍说:“我们的城市管理工作在周边地区是引起轰动的,是很有成效的。”冉主任还介绍了这样一个情况。3 月21日至23日,黔江区召开了城市管理建设现场办公会。21日上午,区政府领导在听取了环卫所负责人曾昭龙的工作汇报后,主要领导说了这样一句话:“曾昭龙,你在城市管理上是付出了心血的,成绩是主要的。”

  在黔江,曾昭龙是个有争议的人物。对曾昭龙的评价,在某种程度上说体现着对黔江城管工作的评价。因为,他当过5 年黔江县城管大队长。两个半月的黔江区城管支队临时负责人。然而,在这期间,因老百姓对曾昭龙违法执法的行为反映强烈,他受到了撤职的行政处分(县城管大队长)。成立黔江区后,县城管大队升格为区城管监察支队,曾昭龙被重新起用为支队临时负责人。谈到为什么重新起用曾昭龙,建委的答复是,曾昭龙搞城管有一套,换个人就是不行,工作就出现反弹,城市管理离不开曾昭龙。但他当上支队临时负责人才前个多月,执法中又出问题。再次被免职,现在是区环卫所负责人。

  对黔江城管工作的荣誉,主管部门很以为自豪。建委冉主任介绍说,湖北恩施派人来考察学习过4 次,湖南吉首来学过2 次,贵州铜仁来学过3 次。记者问:“你们的做法,他们学得了吗?”冉主任的回答很坦率:“他们虽然来学了,但回去后推行不了。”

  黔江的做法,为什么在周边地区推不开呢?当地老百姓认为,黔江的城市管理工作虽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这种成效是以政府主管部门违法行政,甚至违法执法为代价的,它的负面影响远比表面成效大得多!城管工作,说到底是为老百姓办好事。但事情究竟办得好与不好,还得群众来评判。

  对老百姓的评价,冉崇华主任的心情很不平静:“这种代价太大,也太沉重了。”其实,记者的心情也同样很不平静因为黔江城管工作中暴露出的问服在全国其他城市也或多或少存在。这现状使人们切身感到:依法治国,任重道远。

  半月谈记者:张寒 令伟家 程正军

  摘自《半月谈》2001年10期

  作者:张寒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光环的背后是什么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