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淦:令人惊叹不已的“强国思维”论

  刚读到一篇绝妙奇文,即署名“数学”先生的《强国思维和弱国思维——兼评赵无眠的文章》。只是鄙人愚昧,不少地方难以领悟作者的微言大义,故不揣冒昧,谨向“数学”先生请教。

  先生高瞻远瞩地说:“中国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呢?从美国、日本等各国的民间调查和经济学家们的研究都在揭示,中国将在二十年左右的时间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强国。当然,如果中国接受强国的思维方式,更可以成为政治上的强国。”真是妙极了,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强国”,只需区区二十年了!而如果国人都接受了“强国的思维方式”,还更可以成为“政治上的强国”,怎不令人欢呼雀跃、欣喜欲狂呢?只是鄙人还有一点疑虑:会不会像以前一样,又成为美丽的肥皂泡沫呢?从提出“十五年赶上英国”到今天,两三倍的时间过去了,究竟如何?十年浩劫期间,国民经济已到了崩溃的边缘,可报上还老说“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呢。那些“经济学家们的研究”所“揭示”的,是一种客观可能,还是又一个虚幻的梦境?我想,经历过太多虚幻梦境的芸芸众生,是会迫切希望先生能提供一些可靠数据,以释其疑的,还望先生不吝赐教。

  先生在文章的第一部分“‘功劳’或者‘好处’不能抵偿罪行”中举了个生动的例子:“比如八路军的战士如果强奸民女,就一定被判死刑,不管他以前打过多少日本鬼子。”并由此引申出:比如日本在中国犯下了滔天罪行,这是任何好处也不能抵的;美国炸了中国的大使馆,这是道歉与赔偿美元不能抵的。先生的道理大概不错,只是个人的例子与整个军队、整个国家的例子是有区别的,因此具体操作起来有点困难。比如说处死一个犯罪的八路军战士容易,要因此而取缔八路军的番号则不但不合情理,也难以办到。日本鬼子的罪行要牢记,如果因此而杀光日本俘虏是否应该,又得掂量掂量了。美国炸了中国使馆,道歉与赔钱固然不能抵,因为人死不能复生。不过该如何处置呢?是往美国驻中国使馆里扔几颗炸弹,还是和美国断交,甚至雄赳赳,气昂昂,跨过太平洋,彻底捣毁美帝国主义的巢穴?先生既然点出了病症,怎么不开出药方呢?

  先生在文章的第二部分“仇恨是一定要记住的”中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为什么现在总和中国过不去,朝鲜战争的仇他们永远记着呢。”哦,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我们大使馆挨炸,还得上溯到四五十年前的朝鲜战争;怪不得美国左一个“人权”,右一个“制裁”,原来是在记那场战争的仇呢。不过先生如果再多举些例子,就更有说服力了。比如美国如何牢记偷袭珍珠港的仇,战后也如何如何对日本挤压卡,如何搞得日本民不聊生的;日本如何牢记挨原子弹的仇,如何如何在美国大搞暗杀、爆炸等恐怖活动,搞得美国人心惶惶的;再如英法如何牢记百年战争的仇,战后半个多世纪来杀得昏天黑地的;英法如何牢记纳粹德国之仇,对当今的德国如何如何报复的;德国如何因被分割为东西两部分,牢记美英法俄之仇,对四国如何如何报复的;美英如何互记独立战争之仇,如何如何互相报复的。。。。。。哎呀呀,先生如果在这些方面都举出了丰富的例证,那才叫绝呢!

  先生在文章的第三部分“要忘恩负义,决不报恩”中说:“无论日本和美国在过去,现在和将来给过中国什么好处,决不要有一丁点儿的感激之情,决不报恩。这才是强国思维。西方从中国学习了印刷术,指南针,火药,如果没有这些,他们现在还在原始森林里,还在用大刀长矛,文化也完全没有可能发展,也根本无法进行航海以开辟商路。这个恩情有多大,他们付了知识产权费了吗?没有,他们用枪炮来屠殺和征服中国人民。他们还喋喋不休地说中国侵犯知识产权。”先生的宏论使我顿开茅塞,发现了中国政府政策上的偏差:还费心费神地制订什么保护知识产权的政策作甚?还提什么与世界接轨不接轨?洋鬼子的什么知识产权不产权的,能捞过来就捞过来,造福于我们本国人民。他们如果吱吱唔唔的,那好,先将我们印刷术、指南针、火药的知识产权算算清,还过来!什么,你们算不清?还不起?那好,你们创造的一切现代文明——电灯、电话、电影、电视、电脑,等等等等,我们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了,哈哈!

  鄙人觉得先生文章的第四部分“外国对中国犯下的罪行永远比本国对本国的罪行更不能忍受”是全文的根本,是核心。姑且再引一大段:“中国要强国,什么清朝啊还是什么朝代呀杀了多少人是完全可以忘记的,只有日本人的罪行和美国人的罪行是一定要记住的。非此不能强国。就说中国有文革的错误吧,那也是一定要排在美国和日本的罪行之后的。慢说文革中其实并没有多大损失,即使历史上文革中国人互相残杀死了几亿人,最后只活下来两三亿人,这活下来的两三亿人要强国,怎么办?哭哭啼啼地忏悔?再也不敢提日本和美国对我犯下的罪行?不,错误要纠正,但剩下的人还是要建立强国思维,还是要把外国对我国的罪行放在第一位。”要说先生大作有什么不足之处的话,大概就是只点病症,不开药方了。不错,“只有日本人的罪行和美国人的罪行是一定要记住的”,但是如何记法呢?杀去东京,杀奔华盛顿?显然都不现实,至少目前我们还不具备如此的国力——宝岛台湾还未统一呢。那么,是和它们断交,还是学学美日英法德等具有“强国思维”的国家,看看它们互相之间是用什么方式记仇的?还有,从八国联军入侵到中越自卫反击战,还有一大串国家是要被我们纳入强国思维的体系之内而予以记仇的呢,先生无论为国为民,都不应保守,赶快拿出一个可供操作的方法呀!莫非要再一次关紧国门?

  说先生文章的第四部分是核心,还有一个理由就是:中国自古以来的独裁政府、大大小小的独夫民贼们拜读了先生的大作后,一定会欢呼雀跃,虚“御用文人”之席以待先生了。只要中国的“王道”还没有统一全球,总有那么些“外国”的。那好,无论我的统治如何残暴,你们都将主要仇恨记到外国人身上去吧,万万不可搞什么争取民主自由的窝里斗了。独裁者们无论手上沾了多少人民的鲜血,都不用作一丝一毫的“忏悔”了。“慢说文革中其实并没有多大损失,即使历史上文革中国人互相残杀死了几亿人”,那又有什么了不起的?赶快忘掉吧,“文革”可以十次八次、百次千次地搞下去,你们这些无知的愚民啊,快把那仇恨的视线移向国外吧,那儿才有我们不共戴天的死敌呢!

  如果诸位读者中也有人欲向“数学”先生请教的话,请到“《中国研究》2000/11(37) Studia Sinica ISSN 1424-4373 http://www.topsin.net/zgyj ”去吧,我就是在那儿看到这篇奇文的。

  作者简介:江苏省南通市人民中路161 号五楼《南通教育报》编辑部沈淦(笔名“蒲云空”或“吴桐”)

  邮编:226001  电子信箱:sgl @pub.nt.jsinfo.net  电话:0513——5519162 (单位) 0513 ——5500449 (宅)

  作者:沈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令人惊叹不已的“强国思维”论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15日 星期日 @ 16:11:13

    1

    “数学”先生是谁呀?这么没水平。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