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秋:泰极而骄 色厉内荏

   –评美国军方追求”绝对安全”的战略规划的真实意图以及中国的对策

  名不正,言不顺的小布什登上美国总统的宝座以后,有很多大动作与小动作出台,如炮制NMD 计划,与俄国大打间谍战,拒签《京都议定书》,加紧对中国沿海地区的侦察飞行并且蓄意撞毁中国的一架战斗机,大规模对台军售来为” 台獨” 撑腰打气,试图废除《反弹道导弹条约》建立全面的战略防御优势等等。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动作的背后,一条主线逐减清晰与突出,那就是小布什政府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追求所谓的” 绝对安全”.

  以常理来推之,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国家之间存在着一种互相影响、依存与制约的关系,都只能享有相对的安全,不可能享有绝对的安全。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一定还是这样。那么,美国人所津津乐道的所谓的” 绝对安全” ,其真实的含义应该是指目前美国所享有的与其它国家相比较为悬殊的相对优势绝对不允许任何势力加以改变,美国的统治地位绝对不允许被任何一个国家取代。为了保持这种” 绝对安全” ,美国不惜使用一切手段将任何可能取代美国霸权的权力中心扼杀在成长的摇篮里。

  从美国在二十世纪的争霸史来看,美国政府与军方一直就是这样做的。他们决不会允许任何一个国家或者国家集团拥有向美国全面挑战的实力,不管这个国家或国家集团是社會主義性质还是资本主义性质。他们以” 和平演变” 的战略促成了苏东社會主義政权的崩溃与苏联的解体,从而彻底挫败了苏东社會主義国家集团动摇美国的统治地位的行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以战胜国的资格,利用军事占领遏制了德国与日本的政治军事复兴;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就对它进行封锁与围堵,现在针对中国的不友好的行动更是愈演愈烈。

  这种追求” 绝对安全” 的战略行为的表面化与条文化并不是心血来潮的偶然之举,这是两极对抗的体制由于苏联的崩溃而瓦解后的一种必然结果。在丧失了强有力的制约后,美国人为所欲为,赢得了政治上、军事上与外交上一连串的胜利与成功,志得意满,得意忘形,力图将这种于己有利的格局永久地固定下来,永远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所谓的” 绝对安全” 的战略规划(包括美国人已经公布、未公布以及永远也不可能公布的),无非就是为了实现上述战略目标的一整套严密地统治世界的手段与策略。而且从美国人的行为模式与历史纪录来观察分析,这一整套战略的表面宣传完全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障眼法,让那些一知半解、信以为真的人去深入研究,趁机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做出错误的决策,其实他们的真实战略意图并不完全在此。美国统治集团以及它们雇用的吹鼓手们一贯是瞒天过海,声东击西,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而对手上当受骗后才如梦初醒,但是却追悔莫及。

  从历史经验可以得知,某个国家要追求绝对的安全,其结果必然就是绝对的不安全。因为一个享有绝对安全态势的国家,势必全面地凌辱全世界,造成其它各国对它的联合压制。以盎格鲁。萨克逊人的深思熟虑与精细谨慎的作风,决不会对这些历史教训视而不见,因此,防微杜渐,未雨绸缪,利用复杂广泛的联盟关系,将对美国的威胁瓦解于无形,这是它的一项经常性的战略任务。

  按照盎格鲁。萨克逊人老奸巨猾与老谋深算的一贯作风,他们追求的” 绝对安全” 应该是指一种战略效应,所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试图不战而屈人之兵,得人之利。苏联崩溃后,美国在二十一世纪的主要战略目标有三:压制中国的崛起,消除对美国在东亚地区存在的巨大威胁;防止俄罗斯铤而走险,专注于对美复仇与重新争霸;防止西欧各国的联合自强,摆脱美国的保护与控制,成为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另外还有一个长期性的任务就是时刻防止日本利用这三大矛盾,趁机摆脱美国的占领与控制,走上彻底独立自主的道路,然后重新与美国展开全面的竞争。

  为了防止这些对美国不利的情况的发生,美国人一方面以猛烈的意识形态攻势,对全世界进行美国的民族受上帝偏爱,美国的命运与众不同,美国的统治天然合理的灌输。美国人极力对全世界各国人民进行精神骚扰、欺骗与麻醉,为的是防止全世界各国突然惊醒过来,采取一致的反美行动,以便于美国安安稳稳地以各种手段掠夺世界各国人民辛勤创造的各种财富。

  另一方面,美国利用历史文化渊源、种族情感、复杂的政治宗教矛盾以及现实中的利害关系,实施狡猾的外交手段,将竞争对手与潜在的敌人分而制之。对于最重要的竞争对手同时也是统治世界的合作伙伴欧盟,美国是又打又拉,威逼利诱。一方面利用英格兰这只木马来破坏欧洲的统一与安全,另一方面与俄罗斯维持一种非敌非友,亦敌亦友的关系,用以增加欧洲国家的战略判断的难度。一旦欧洲各国下定决心联合反美,就放出这只拴在东方的最大的狗来威胁欧洲,造成够欧洲各国都离不开美国的战略态势。一旦俄罗斯与美国撕破脸皮,进行全面对抗,就可以将欧洲推向战斗的最前线。反正是在别人的地盘里打仗,怎么算都不吃亏。

  根据国际经济与战略问题的权威王建与何新两位先生的看法,美国的真实经济早已衰落,在重工业品的制造上的能力不会比德国更好,在消费工业品领域,则一个日本就与之旗鼓相当。它目前的经济结构完全一种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金融投机体制,不过就是一个货币经济的数字放大器而已。美国人现在唯一的真实经济的优势就在军火工业(这恰恰就是德日两国受到重大限制的工业)、计算机技术以及基因技术方面,但是这些优势(尤其是后两类技术优势)其实并不是绝对可靠的,它更依赖于人的智商与素质以及社会组织的合理性,而这类条件几乎是每一个国家都有可能具备的。因此美国人大开国门,以优厚的条件来吸纳全世界的高科技人才,就是为了避免这种高科技生产力在全世界的普及,使得美国丧失了独霸的优势,这跟英国当年禁止机器出口与技术工匠出国的原理是完全一致的。

  美国金融寡头统治集团的一切政治经济行为的本质就是要维持尽可能高的经济启动资金与资金注入恒量,这是货币化与证券化经济的特点与生存发展的首要条件。事实上,现在的美国经济已经空心化,泡沫化,完全靠金融投机来维持虚假与宏大的排场,一旦这种过程停止,美国经济将象一个被拔除输氧管与输血管的危重病人一样,一命呜呼!美国并不象美国军方以及美国的新闻媒体所极力宣扬以及某些人心甘情愿地相信的那样无比强大,它完全是一个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的纸老虎。只要世界上其它各国采取一致行动,大规模地从美国资本市场抽走资金以及大规模地抛售美元抢购其它货币或者黄金,美国的经济就将陷入绝境。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美国金融寡头统治集团敢于使用一切卑鄙下流与凶狠残暴的手段。

  美国的核心战略目标就是捍卫美元的霸权地位,利用铸币权,向全世界各国转嫁美国本身的经济财政困境。其它的一切政策如军事冲突,人权攻势与文化传播等等都是为这个最高战略目标服务的。其它发达国家对美国享有这种金融垄断优势虽然不情愿,但是也别无它法,只能任由美国人肆无忌惮地巧取豪夺。这完全是因为美元的崩溃不仅对于美国是一场大灾难,对于这些国家也是如此。首先它们没有可以替代的货币来维持世界贸易体系的正常运转,其次它们本身也不具备政治军事实力来维持这种大崩溃后的混乱的国际政治秩序。因此不得不委曲求全,顾全大局,为美国的经济输血打气,而它们的货币则为维持美元的坚挺地位而不得不自我弱化。

  欧洲的联合与欧元的诞生是试图终结这种不利处境的一个尝试,但是这种势头由于美国人采取断然措施发动科索沃战争而被暂时压制住了。早几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就是美国人看到亚洲各国积聚的财富对美元产生了不利的影响,因此指挥美国游资故意造成一场金融危机,使亚洲各国的财富缩水,降低到美国可以操纵自如的水平,以便以一些极为苛刻的条文来胁迫亚洲各国在各方面对美国惟命是从。可以想见,如果中国的经济金融实力发展到对美元的地位产生威胁的程度,美国人会毫不犹豫地利用台湾问题来发动另一场战争来消除中国的经济金融实力对美国经济金融霸权的威胁。

  当然,不管美国人过去、现在和今后已经玩了或者将要玩多少花样,在欧洲各国完全启用欧元后,美国在欧洲的经济金融势力无法避免被扫地出门的下场,在世界范围内,美元的霸权也将承受欧元的强有力的挑战。在这种态势下,美国的经济掠夺战略的重点将转向亚洲这个最大的不设防的经济重地,其如意算盘肯定是利用日本的战略困境、东南亚各国软弱的政治军事地位以及中国人民厚往薄来、重义轻利与不斤斤计较的民族天性来榨取超额利润,这是美国最近计划将军事战略力量向东亚以及东南亚地区转移的最根本原因。

  美国自比为是现代的罗马帝国,文明、富裕与无比的强大。但是,历史不可避免地要一一次地重复,从大帝国沦落为一个蕞儿小邦的历史规律是不可扭转与不可改变的。但是美国人试图永久地终止自己的地位与力量相对衰落的趋势,拒绝接受欧洲列强的命运,由世界性的大帝国变为一个中等国家,这就是美国人要追求单方面的,绝对的战略安全的行为本质。为此,它将使用一切合法与不合法的手段来永久地维持目前的相对优势。它的一个屡试不爽的经典模式就是,哪里的经济力量发展与政治力量联合对美国构成了威胁,它就要在哪里利用与挑起争端大打出手,以此来干扰竞争对手的生存与发展。

  根据这种最高战略目标与不择手段的风格,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同时采取三个方向的攻势,视情况各有侧重,随时调整,在某个方向上收缩或者集中力量:

  其一是在欧洲利用阿尔巴尼亚族的分离与统一运动,不断地在巴尔干制造争端。一方面为美国长期在欧洲尤其是东欧前线地区进行军事政治介入提供理由,另一方面干扰欧盟的联合势头与经济正常发展,遏制统一的欧盟对美国的经济、金融与政治霸权的挑战。

  在两极对抗的格局消失后,巴尔干地区又成为了一个三不管地区与火药桶。它本身的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因为欧洲的战略平衡完全依赖于巴尔干地区的稳定与统一。例如在十九世纪中期,奥匈帝国与奥斯曼帝国保持和平后到巴尔干诸国纷纷独立前,巴尔干地区比较稳定,因此欧洲保持了较长的和平状态。而且任何一种势力要是能长久与稳固地占据巴尔干地区,几乎就肯定将在世界霸权的竞争中获得决定性的优势。两大近邻西欧与俄罗斯对全面控制巴尔干地区力有不逮,而美国对此又鞭长莫及,并且美国在此地区也不愿意作过多的投入,以免为他人作嫁衣裳。因为欧洲保持战略平衡与稳定的局面将更多地对西欧与俄罗斯有利而对美国没有什么好处,而且不利于美国利用巴尔干地区的各种矛盾趁火打劫,浑水摸鱼。但是美国又要保持在这个地区的存在,以免被彻底排挤出局,更重要的是不能让巴尔干地区稳稳当当地全部落入西欧或俄罗斯的手中,使西欧或俄罗斯如虎添翼,最终危及美国的世界霸权。

  其二是利用台湾的军事战略价值与独立倾向,长期在中国的统一事业中介入,干扰破坏中国的发展事业,遏制统一后的中国对美国在东亚的统治地位的挑战。丧失了台湾,美国就没有任何与中国进行讨价还价的筹码了,中国的战略力量与战略地位将得到极大的增强。美国围堵中国的战线将被撕开一个大口子,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各国将毫无保留地接受中国的天然领袖地位,美国将作为一种异己的外来势力而被排斥。

  其三是利用海湾国家的富且弱,急需军事保护的战略处境,试图长期在海湾地区保持存在,控制石油命脉。伊拉克领导人志大才疏,自不量力争当阿拉伯世界的领袖地位,急于求成,冒天下之大不韪,对科威特发动了战争,正好给予了美国求之不得的借口。伊拉克因而处于被审判与管制的地位,美国则充当了和平与自由秩序的卫士,长期保持在海湾地区的军事存在。通过控制石油资源来保持对其它国家的控制,这是美国保持霸权的最关键的因素之一。可以确认,为了维护美国的霸权以及美国控制世界石油资源的全球战略,美国军事势力将在海湾地区永久的存在下去,萨达姆政权作为美国驻军的对立面与理由也将被长期保存。

  美国为了在全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盟国面前证明这个世界不能缺少美国的领导,到处煽风点火,挑拨离间。待到事情弄得不可收拾时,然后假装中间人来主持公道,最后借机赖着不走,合情合理地无限期吮吸当事国人民的血汗。美国人在历史上一贯使用战略毒化的烟雾弹,让对手只能看见与听见美国人让他们看见和听见的一切,还诱使他人相信这是自己的正确观察并且据此做出决策。他们在外交斗争中,一贯使用隐真示假的连环计来为自己的利益服务,欺世盗名,沽名钓誉,这一次炮制” 绝对安全” 的战略后将要采取的一系列动作也不会例外。他们将要使用的战术绝大多数都已经经过实践的验证,轻车熟路,挥洒自如。

  另外,布什政府推出NMD 计划,跟当年的里根政府推出” 星球大战” 计划有类似之处。一是为了诱使潜在的对手进行新一轮军备竞赛,拖垮潜在对手的经济实力;二是为了敲诈国内的纳税人,刺激国内军火工业的发展;三是为了造成与外敌进行军事竞争的气氛,消除或者压制国内的贫富冲突。不过百密一疏,NMD计划与当年的” 星球大战” 计划一样,都是漏洞百出。一般说来,进攻武器的改进与防御武器的改进,总是在技术上难度更低,操纵与运作更简单,在这方面所花费的资金也远远不如。

  不过显然美国军方并不在乎这一点,他们的目的是测试、拖垮与削弱战略对手,保留他们的一般实力来为我所用,并不要求推行彻底摧毁与种族清洗的希特勒模式。醉翁之意不在酒,形醉而神不醉,只要能够诱使对手做出错误的战略判断,他们是很愿意活灵活现地演出某些政治战略骗局的。对于美国统治集团来说,即便是自己受些损失也不算什么,只要让竞争对手受到更大的损失就是胜利。说来说去,只要这种相对的优势永远也不可能改变,这种优势几乎就是绝对的了。这就是所谓的” 绝对安全” 的真谛吧?

  美国今后最为担心的战略外交事态有三:一是中俄两国在美国的共同威胁下,抛弃互相戒备的心理,在地缘政治冲突上进行协调从而紧密结盟;二是中日两国在清理历史仇恨以后,在同文同种,一衣带水的种族情感的基础上进行经济、政治与军事的全面合作;三是中国与法德两国为核心的欧盟,由于经济互补以及无地缘政治与现实政治冲突,从而顺其自然地进行全面的战略合作。

  这三大美国人的心头之患只要有一个噩梦成真,就足以对美国的霸权地位构成严重的威胁,它将不再享有目前的这种优越地位。只要实现了其中的任何两个,美国的霸权就将彻底倾覆,世界战略格局将回到一战前的列强争雄的态势。不同的地方仅仅在于,大国体系中加上了一个独立与强大的中国,而欧洲列强的殖民地已经半独立了。

  美国的如意算盘是,一方面师法俾斯麦的策略,与上述美国以外的四大战略力量分别建立更紧密的关系,决不允许他们之间建立撇开美国的类似于单独结盟性质的关系。这样,它们之间的冲突与矛盾就能够为美国的战略利益而服务,它们之间就永远也不能联合起来,采取共同的行动来推翻美国的霸权。

  因此小布什最近访问俄国,宣称要与俄国建立更亲密的关系,其实是为了防止中俄接近,在中俄之间打进一个美国利益的楔子。不久以后他肯定就要到中国来甜言蜜语,宣称美国是中国的好朋友,能够给中国以最大的帮助,诱使中国放弃与俄罗斯的军事与外交合作。只要中俄两国有一方不够清醒,误认为与美国合作会有更大的好处,放弃遏制美国的战略目标,今后再想联合起来将是难上加难,因为彼此之间的信任气氛已经被破坏,时刻都在担心被对方再次出卖。

  另一方面,美国同时也使用梅特涅的手法,懂得适可而止,不逼人太甚,在每一场冲突中总是点到为止,见好就收。战术手段与战术目标严密地配合,战术目标又是完全是服务于战略目标,决不会任性而为,打无把握之仗,也决不会让局部冲突蔓延为世界大战。因为这样不利于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榨取超额金融利润,甚至将导致革命者联合起来造反,采取夺取政权的极端危险的行动。

  在南斯拉夫战争中袭击中国大使馆以及在今年撞毁中国战斗机一事就是美国军方的经典之作。都是牛刀小试,并非逼上梁山。主要是为了实现美国的战略目标,并非以杀人为乐,预先留下了和解的余地。并且还花言巧语,死不认账,又是” 误炸” ,又是” 误撞” ,似乎给足了对手以面子与台阶,为美国今后再采取类似的行动打下了基础,同时也为对手开了今后一连串绥靖行为的先例。

  根据力量对比与利害关系以及近期来自美国的一些言论,美国的外交斗争的战略重点有转移到亚洲来的趋势,而中国将在其中首当其冲。这是因为,美国人认识到,欧盟作为美国的全面的竞争对手,经济、政治、军事与文化势力大致相当,很难长期全面控制。再说,即便欧盟摆脱了美国的控制,美国还是根据种族情感、文化与历史渊源以及现实利害关系与它建立亲密的关系。可以利用英国的离心倾向、法德两国竞争领袖地位的矛盾以及俄国不确定的战略地位来干扰破坏欧洲的联合与反美倾向。美国人的手中掌握了几张好牌,对欧政策还是有较多的选择余地。

  反过来分析,既然欧洲比较强大,俄国已经相对衰落,欧洲就会比较有自我保护的能力。不会在两极对抗的时代一样,弱不禁风,不堪一击,一有风吹草动就如临大敌,使美国不得不在欧洲集中力量保护,这样,其它地区就疏于防范了(如当年就在朝鲜与越南吃了败仗)。即便发生了最坏的情况,美国的势力完全被赶出欧洲,美国还可以让欧洲与它平起平坐,共同瓜分与统治世界。总而言之,美国人并不特别担心欧洲。

  但是在东亚,日本与韩国这两个国家的实力有限,单独对抗中国或俄国肯定是居于下风,无法置身事外,坐山观虎斗。如果不主动加以防范,中国以其巨大的市场容量可以完全将日本与韩国吸纳入大中华经济圈,美国的利益将有被架空的危险。因此,美国不得不加紧密切美日韩三国同盟体制,在中国统一的问题上进行阻挠,防止中国在东亚地区起主导作用,将美国排斥出局。

  对于中国来说,在台湾问题上与美国进行较量是不可避免的。与俄国的结盟是顺利地收回台湾,威慑美国不得轻举妄动的重要的战略准备,与法德两国交好,将使美日同盟在武装援助台湾独立的问题上陷于孤立,至于交好日本,其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这三者的难度由远而近,但是对于遏制美国的霸权来说都有极大的意义。

  因此对于中国来说,就目前的实力与战略格局而言,与美国对抗有三个选择:上策是与日本合作,中策是交好欧盟,下策是与俄国紧密结盟,但是难易程度却相反。并且无论哪个国家甚至包括中国在内,都倾向于认为与美国搞好关系,比自己与其它国家结盟抗美有更大的利益。美国处于较好的地缘政治环境与外交战略处境,外无强敌,有两个大洋阻隔,本身的战略处境极为安全。类似于当年的战国时代,秦国占领关中盆地、汉中盆地与四川盆地,外有黄河,秦岭,崤山阻隔,地缘政治条件极为优越,因此其它六国都认为与秦国合作即连横政策,比联合起来对抗秦国际和总政策要方便实惠得多。

  日本虽然是亚洲国家,与中国有同文同种的关系,但是,近代以来,日本人一直都在向往西化,并没有将亚洲各国尤其是中国视为合作的伙伴。它梦寐以求的是建立类似于过去帝制中国在亚洲各国中享有的盟主与政治、经济与文化中心地位,但是这势必与中国的发展战略发生严重的冲突。日本的强盛就意味着中国的衰落,反之亦然。建立日中之间全面合作与互利互惠的关系,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欧洲目前与美国处于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虽然欧美之间有极大的利益冲突,但是又有极大的共同利益。如果美国对欧洲做出相当程度的让步,它们完全可以联合起来,利用政治与军事、经济与文化的优势共同对世界进行统治。并且欧洲内部有法德竞争领袖地位的矛盾,有英国内奸吃里爬外的破坏,有北欧国家以及荷兰与爱尔兰不合时宜的中立倾向或小国视野,其东扩南下以及内部的整合将花去其最大的精力。在这种情况下,欧盟很难形成一个长期稳定的外交战略决策的重心。

  至于俄国,也有类似于日本的地方,既是我国在地缘政治上的最主要的对手,也是潜在的合作伙伴。俄国要成为一个世界大国,必须在三个方向同时出击:首先要在东欧地区保持攻势,为此需要与乌克兰与白俄罗斯进行亲密合作,要使芬兰与波罗的海三国保持友好中立;其次要在中亚各国以及蒙古保持强大的影响力,直接占领或者作为对中国的缓冲国;最后就要在远东地区保持军事优势。但远东与蒙古地区一向是俄国全球战略中的一个最薄弱的环节,而且它要保持在新疆、蒙古与东北地区的影响力与中国的国家利益不符,只有保持一个衰落软弱的中国才符合俄国的这些战略图谋。中俄两国虽然已经启动战略联合的机制,但是彼此之间都在担心被对方出卖,这样的做法在两国的外交关系史上也不是第一回了。

  中国外交战略与国家安全的关键在于台湾问题。如果台湾问题解决了,中国的战略回旋余地就很大了,可以在西欧、俄国、日本与美国四大权力间的斗争中游刃有余,视情况分别与其中的成员保持不同的关系来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国家利益。

  朝鲜问题将是中日俄美四大国之间进行较量的焦点。理想的格局是东亚三强并立,维持朝鲜地区中立的态势。但是美国的军事力量在南朝鲜以及日本的长期存在,打破了这种微妙的平衡,使三角关系变成四角关系,最终变成两大势力对峙的格局,战略平衡变形与不稳定的可能增大了。

  东南亚地区将是中日美三方激烈竞争的场所。一般说来,三国鼎立就可以保持战略平衡,但是前提必须是弱弱联合。目前的格局主要是日美之间的合作,这是不利于中国的(即便日美之间有冲突,中国似乎也没有去尝试利用过这种冲突),应该换成中日合作这样才符合平衡的原则。实在不行,就要加强与越南的合作,对抗美国在东南亚的优势,甚至可以与欧洲势力合作,反正中国主导不了局势,不怕把局势搞得更乱。至于南沙问题,做一点让步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不过要在对我国有利的时机与我国获得有利的条件下来做出让步,不可轻易放弃,因为这样既不被人感恩又为人所轻视。

  作为对美国的霸权以及亚洲战略的坚决回应,我们决不要承认美国的任何势力范围,绝对不作任何对美国独霸世界与东亚的战略企图有益的事情。反正我们没有对美国做出任何承诺,没有从美国的势力范围内得到过任何好处。反正中国的利益与美国的利益在目前的战略态势中是不可调和的,中国政府的一切国家行为都应该以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作为唯一的标准。

  而且,如果中国政府瞻前顾后,优柔寡断,基于道德传统与感情上的理由对精明势利、冷酷无情的联盟外交持排斥态度,将丧失时机,日后将深受其害。因为,如果各大国认为、中国是一个毫无结盟价值的盟友,那么它们在关键时刻将会毫不犹豫地损害中国的利益,随时可以将中国作为牺牲品来调和彼此间的利益冲突。而且,如果中国愿意置身事外,独善其身,那么,上述五大力量中心还有几种可能的组合:日俄联合反对美国,欧洲中立;日欧联合反对美国,俄国中立;美日欧联合起来统治世界,俄国被排斥,中国被压榨。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中国都将是大国利益妥协或争夺的牺牲品或战利品。尤其是最后一种态势,如果中国不奋起反抗,是极有可能变成不可扭转的趋势的,这实质上也是美国人的统治世界的最佳方案,成本最低,冲突最少,收益最大。

  有人认为,中国不应该反对美国至少不应该带头反美,因为美国是中国的最佳盟友,此话虽然不完全是一派胡言,但是完全没有现实意义。美国在地缘政治上的确与我国没有纠纷,是理论上的结盟的最佳对象。但是美国是当今世界的霸主,威胁到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的每一个国家,在意识形态与台湾问题上牵制中国,因此在这两种情况彻底改变之前——这意味着美国的世界霸权的崩溃与台湾的回归中国,美国始终将是中国的头号对手与敌人。而且,与最强者结盟的选择实质上是最愚蠢的,因为这将造成最强者的强势变得不可推翻,自己的弱势地位将永远不可改变。弱弱联合,扶弱制强,方能由弱转强,倾覆霸权,缔造和平!

  除非欧盟成为了一个统一、强大与独立的国家,在全世界范围内重建西欧各国全盛时期的势力范围,并且在中国的周边地区与中国发生严重的利益冲突;或者日本摆脱国内外的桎梏,重新武装,走上争霸的道路,严重地威胁中国;或者俄国重建苏联的势力范围,对中国形成了巨大的压力,只有在这样的战略态势下,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合作才有现实的与针对性的意义。否则的话就是空谈和平与合作,牺牲现实的国家利益。

  我们视情况分别与美国以及其它国家的合作是为了捍卫自己实实在在的利益,不是为了什么虚幻的全世界人民的友好与合作。在这个世界上,一国之永久所得就是另一国永久之所失,绝对没有什么” 双赢” 以及” 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美国控制着这个世界,在其中获得了最大的好处,因此这个世界是美国的,不是我们的,我们不必忍辱负重,顾全大局,为了美国人的利益而无私奉献,否则我们都变成了亲美派而不是亲华派了!

  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自己的利益应该自己照顾,自己的利益应该由自己的实力来捍卫,实力不够就要利用谨慎明智的外交关系来弥补,不要指望别的国家会对自己心存怜悯与恩惠。在这些虎视眈眈的强敌们看来,中国因外交政策的失误或其他原因而导致分裂与崩溃局面,正是它们谋取特权与暴利的最佳机会。

  虚幻的感情在残酷无情的国际利益斗争中实在是不值一提。我们的感受美国人不屑一顾,美国人的感受我们也用不着在乎。而且为了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与长远安全,我们不仅是要超过美国,而且是要彻底打倒美国的霸权。有人说要学习美国,其实美国有什么好学的?论民用技术,它已经被日本远远地抛在了后面,在企业管理与竞争力方面,它远远地比不上德国,在高雅文化方面,它怎能与欧洲与中国以及世界上其它地区的古老文明国家相比?在美国,最多的就是一些超级政治、经济与文化骗子,这些人是应有尽有,决不会短缺。除了无比先进的杀人技术以及无比庞大的杀人武器库以外,美国的其它东西简直不值一提!

  美国无非是一个最下流、最无耻与最贪婪的国家。本国的财富居世界之首,却连全国性的社会福利与医疗保健的网络都无法建立起来,连儿童普遍接种疫苗这种最简单的卫生福利都无法保证。美国人最擅长的就是利用意识形态烟雾弹与金融泡沫的诈骗工具来诱骗与榨取那些无知轻信与软弱无力的人们的利益,他们在这方面的能力倒确实是空前绝后,震古烁今的!这样看来,我们永远也不可能学到这些心狠手辣,厚颜无耻的手段。而且我们学到了这些手段打算去干什么?难道重蹈覆辙,成为全世界人民人人憎恨的霸权国家吗?

  这个鲜廉寡耻的国家的存在,对于全世界自立自强的国家来说都是一个最大的噩梦。美国阻碍了它们发展的道路,吸干了它们的营养,置它们于万劫不复的境地,使得它们永远也不可能成长起来,从而永远被美国人控制。

  因此,全世界各国尤其是各大国团结起来,采取各种必要的手段,结束美国的霸权,建立一个在各大国力量对比的均势以及各小国完全独立的基础上的新世界是符合和平与发展的潮流的。美国的时代应该结束了!美国的时代也必将结束!

作者电子邮件地址:hans19721018@china.com

  作者:李寒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泰极而骄 色厉内荏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