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利华:“棒杀”无忧,“捧杀”堪虑

  热热闹闹的党的八十周年生日庆典,在电视媒体上似乎还方兴未艾没有结束的意思,学习江总书记的七一讲话的高潮已然兴起。这使人想起当年毛主席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以保持中国人民的斗争热情不会冷却的领导方式。历史的进步仅只表现在我们现在不像当年那样一个接一个地搞人为的階級斗争政治运动,而代之以一个庆典接着一个庆典,严格地说是准备庆典――庆典――准备庆典――庆典――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让我们的人民没有时间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不陶醉不高兴。

  1998年准备建国50年大庆,1999年进行这个建国50年大庆;1999年准备进入新千年大庆,2000年进行新千年大庆;2000年准备建党八十周年大庆,2001年进行这个八十周年大庆。2001年准备奥运会被批准在中国举行的大庆,批下来之后再进行庆祝这个胜利的大庆,然后再开始筹备2004年在中国举办奥运盛会的大庆,而到了2004年再进行这个大庆。

  政治斗争还有没有呢?也有,不过多少比毛泽东时代少了许多火药味。像反鍅耣功,像肃清反对党(多数是1989年6.4 之后产生的打着民主救国旗号的准政党组织或还处于萌芽状态的政党组织),像反腐败,像严打黑社会犯罪。除了鍅耣功因人多势众,解决起来比较困难,因此还不得已地采取了些发动群众监视、检举揭发、层层党政组织下硬指标看住鍅耣功痴迷者不使他们到天安門打横幅做动作表示抗议的方式外,多数都是以国家机器,法制部门直接出面,抓得抓了,判的判了,杀的杀了,劳教的劳教了。伤财可能不少,劳民却并不严重。加之,被劳之民多能得到报酬,因此怨声不大。我们在党的领导下,社会秩序基本井然,广大人民情绪基本稳定。

  但是,一个可能致中国共产党于死地的慢性毒药:捧杀,――正在肆虐地蔓延,向党的机体进犯,并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可是党却没有充分认识到这样一种毒药的危害性。

  早在中华民国时代的1935年11月,鲁讯先生就有一篇杂文,题为《骂杀与捧杀》。这篇杂文不是谈政治的,而是谈文艺批评的。他说,从古到今,作家被骂杀的少,被捧杀的多。为什么呢?学者们舞文弄墨,把一个大家不了解的作家吹得天花乱坠,“开初是很能够蒙混旁人的,但待到旁人看清了这作者的真相的时候,却只剩下他自己的不诚恳,或学识的不够了。然而如果没有旁人来指明真相呢,这作家就从此被捧杀,不知道要多少年后才翻身。”请大家注意,这是非作家来捧作家,就足以捧杀他了。他背着别人主观夸张地给他造出来的太伟大太完美的假名声,一旦人们看到一点他的不够完美(本来即使不够完美大家是可以理解的),就会导致对他的期望值落空,而由一种受骗的失落自然地演化出从此将此作者唾弃。

  现在咱们中国共产党根本就不怕骂。骂,能骂倒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所有大资本家垂涎的大市场的事实么?骂,能把咱共产党的六千四百五十一万名党员骂得减半,剩下三千二百二十五万五千名么?骂,能把咱共产党健全的层层组织骂得少了一层么?绝对不可能!但是,可怕的是“捧杀”呀!连咱们江总书记都被这刁钻恶毒狡猾的精神毒品给蒙住了,而且蒙了很久,蒙到现在都没有察觉。连封建的个人崇拜和历史唯心主义观点都能在建国五十年大庆和建党八十年大庆这大喜日子里畅行无阻,在我们共和国的媒体上大放毒气,没人管、没人理、没人制止,没人指正。只看到那些不是太天真,就是太滑头的人在那里不停地添油加薪,点火煽风,似乎恨不能它把全党全国人民都蒙晕过去,不省人事才好。

  大家知道,新中国诞生前夕,毛主席就提出力戒骄傲的原则问题。明确指出:“禁止给党的领导者祝寿,禁止用党的领导者的名字作地名、街名和企业的名字,保持艰苦奋斗作风,制止歌功颂德现象。”(毛泽东:《党委会工作方法》,《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43页)1950年他制止给自己塑像,说给他塑造铜像,只具讽刺意味。这些都是聪明之举。后来毛主席也架不住绝对权力的绝对腐蚀,容许中国人民喊“毛主席万岁!”容许全国大唱“他是人民的大救星”,直到60年代中期,为了克服贯彻其“左”的路线的党内外重重阻力,而误入了默许林彪搞对他的个人崇拜的歧途,就极其不明智了。但是,大家捧毛主席,也因为毛主席他老人家确实光芒车射,有过人之处。他确实对实现中国的民族独立和国家统一有伟大的贡献,他确实形成了一套独特的思想体系,一句话,他确实有自己拿得出手的东西。所以好像不能说毛主席他老人家是被“捧杀”的。他老人家直到因病逝世,始终在绝大多数中国人民中间享有崇高威望。毛主席的名声主要是做出来的,不是捧出来的。当然后来坏他名声的那些错误,却与一味地被捧也有关系。

  回过头来再看看今天我们党的情况。我上面提到江总书记也不能抵挡住“捧杀”这剂可怕的精神毒品迷惑,是有根据的。因为我不相信江总书记不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不知道党八十大寿之前,有一段时间,每天中午中央电视台都播放那首优美动听的“走进新时代”。那里面有这样的歌词(大概不是很准确):“我们唱着东方红,从此站起来;我们唱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继往开来的领路人,带领我们走进新时代,啊~~~~~~(七拐八拐的一些动人音符),带领我们(换气),走进新时代。”其实如果光播这歌,还算含蓄,人们会把这继往开来的领路人,理解为共产党的领导集体,理解为不仅是江总书记、而且接他的班的胡总书记,胡总书记之后的某总书记等等的一个共产党领导人前退(位)后继(任)的群体。但是,我相信许多人都看到那让人感动的画面,一唱到“继往开来的领路人……”,屏幕上出现了以飘扬着的鲜红的旗帜映衬出来的江总书记慈眉善目笑容可掬落落大方斯斯文文的形象,还有一些歌手与伟大领袖们形象之间的镜头切换。制造这个节目的电视工作者也可能是好心,想进一步树立起毛主席、邓主席和江总书记在中国电视观众心目中的光辉形象。但是,这其实不过是毛泽东反对的“塑造铜像”的变种而已。毛泽东鄧小平已经辞世,因此他们不存在被“捧杀”的危险了。只有江总书记,看到这样的MTV 却不制止,却是上了圈套的一大失策。

  这个配有活生生的动态的领袖们形象的MTV 节目,会在中国百姓中产生极其恶劣的影响。在一般知识分子中会造成反感,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在搞突出个人,而并非突出共产党人群体,所起的作用是使作为民族理智载体的知识分子与党和党的领导人离心离德。这作用难道不可怕吗?更有在人文领域有些马克思主义常识的头脑较清醒的党的理论工作者,还会十分敏感地判断:这是搞英雄创造历史的唯心主义,这是在实际上背弃马克思主义,因此他们之中也许有一部分为名利所惑在嘴上还在为党的领导人唱着颂歌,心里却会对他充满鄙夷。这效果难道不恶劣吗?对文化层次较低的普通百姓的影响就更坏了。他们会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领路人”身上,今后可能仍会像我们在毛泽东时代跟着“领路人”犯错误那样,对自己的自主权力、理性选择能力同样不负责任地放弃。最后多少年后,再把我们民族走过的一切弯路都推到“领路人”身上。他们若听这歌儿永远陶醉,则他们永远不能成熟,永远仰望着来自救星的领路与呵护,就像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所指出的那样:“他们的代表一定要同时是他们的主宰,是高高站在他们上面的权威,是不受限制的政府权力,这种权力保护他们不受其他階級的侵犯,并从上面赐给他们雨水和阳光。”因此这以优美的旋律谱写出来的歌曲,听起来虽让人受用,其实却恰恰是使我们的人民服用它,就永远不能成长为具有成熟的自主意识,并满怀自信地走进新时代的麻醉剂。

  在前年搞五十年大庆时,我们共和国所经历的一切曲折,在大庆中都被一笔带过;今年搞党的八十周年大庆,我注意到党在建国后犯的错误甚至连提都不提了。剩下的只是赞歌,剩下的只是功绩。考虑到我们的媒体是党的喉舌,这问题就更加严重了。因为这已经不是容忍别人“捧杀”自己的问题了。等于是自己给自己造出溢美之词,并不让任何批评出现,这是愚蠢地自己“捧杀”自己,实际上是一种自杀行为。

  这种“捧杀”恶行不仅限于媒体娱乐的范围,更为严重地是它已经渗透了学术理论界。总书记的七一讲话,讲出来还不到一个星期,一本《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已由学习出版社和中国言实出版社联合出版。全书分22个专题,系统阐述江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的划时代意义和深刻内涵,是学习江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的辅导读本。”(参见《人民日报》(2001年07月07日第二版) )这是件难以想象的事。如此之快,肯定是事前就有安排的。

  我把总书记的“七一讲话”读了两遍,想发现其新思想和创见。我带着这样的明确目的用心地找了两遍,只看到一个新思想,即“能否自觉地为实现党的路线和纲领而奋斗,是否符合党员条件,是吸收新党员的主要标准。来自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军人、干部的党员是党的队伍最基本的组成部分和骨干力量,同时也应该把承认党的纲领和章程、自觉为党的路线和纲领而奋斗、经过长期考验、符合党员条件的社会其他方面的优秀分子吸收到党内来,并通过党这个大熔炉不断提高大广大党员的思想政治觉悟,从而不断增强我们党在全社会的影响力和凝聚力。”给我的感觉是:羞羞耷耷,吞吞吐吐。其实不就是说,代表我国现阶段不能不存在的私有制的、拥有一定固定资本的个人(叫他商业主,资本家或个体企业家都可以)如果拥护党纲、党章并能实践党纲、党章也可以入党呗。

  咱们能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的社会科学理论工作者和写报道理论工作者对“七一”讲话的反映的记者们也够滑头的了。他们都对这样一个能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有重大突破的新的思想不置一词,不去研究他们本该研究透彻的问题,又一窝蜂似地开始了他们的“捧杀”功夫了,当然他们的主观动机不一定是坏的。

  下面这段话,很快就会成为媒体中的时髦用语:“高屋建瓴,总揽全局,气势磅礴,闪耀着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光芒,贯穿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凝结着时代精神和全党智慧,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深邃的历史眼光和宽阔的世界眼光,展示了我们党与时俱进的思想品格和尊重实践、尊重群众的科学精神。这篇讲话内涵丰富,思想深刻,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创造性地提出了许多重要的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对于我们更好地适应新形势新任务的要求,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进一步做好全党和全国的各项工作,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见《人民日报》7月3日头版:“马克思主义的纲领性文献——学习贯彻江澤民同志”七一“重要讲话之一”)可我阅读“七一讲话‘,就没有看到站在现在的高度对于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犯过的错误该怎样避免,对于当前最为让人民痛恨的腐败如何从制度上加以解决的答案。所以这样一段溢美之词就让我感觉不实在。

  还有什么“江总书记的重要讲话有很强的政治性、理论性、战略性和针对性,在许多重大问题上创造性地提出了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深刻回答了当前大家普遍关心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啦,“是对馬列主義、毛泽东思想、鄧小平理论的继承和发展,标志着我们党对党的建设和社會主義建设规律的认识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啦,什么“‘叁個代表’的重要思想是伟大的理论创新,一定要以此为指导,大胆地进行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科技创新,以创新应对新挑战,以创新铸就新的辉煌”啦;什么“是一个划时代的马克思主义的纲领性文献,贯穿了党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针对国内外形势所发生的深刻变化,科学地回答了面向21世纪把中国共产党建设一个什么样的政党和如何建设我们党的根本问题”啦;什么“是在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历史进程中,对毛泽东思想、鄧小平理论的坚持和运用,继承和发展”啦,什么对“新时期我国的各项工作都具有全面的指导意义,是新时期我们一切工作的行动纲领,是全国人民实现民族复兴的行动纲领”啦,等等,等等,等等。

  很可能是我学识太浅,看不出来上面这些理论工作者或党的干部们如此肯定的“七一”讲话的创新所在。但是我认为以这样一些溢美之词,仅仅停留在给总书记的七一讲话“戴高帽”上,作为理论工作者是极不负责的。要真的能让全国人民都认识到江总书记的讲话确实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上有重大突破,确实对于实践经验有独到而又正确的概括和总结,那么得把where 、what、how ,即哪些地方、什么道理,怎样论述的道理讲出来,讲清楚;得告诉大家马克思主义老祖宗们(包括毛主席和邓主席)没有讲过什么?江总书记讲出来了。我们实践中哪些最迫切最棘手的问题,江总书记创造性地论及了并讲透了。这些理论家的文章中有这样的内容吗?没有。这些人,简直就是在踢皮球。江总书记最开始讲出“叁個代表”时,本来就是给理论工作者出了一道题:你们来研究研究,在新的时代、历史条件、历史任务面前,我们怎样做到从马克思,到毛泽东,到鄧小平都毫不含糊的“叁個代表”。理论工作者的任务其实很重的。首先应当讲透:“新文化”、“先进生产力”、“人民”在现在与在过去相比的不同内涵,如何才能真正在新的形式下发现一些可操作的环节把“叁個代表”真正贯彻下去。不!他们谁也不肯去做这辛苦的研究工作,就是一股劲儿地说“叁個代表”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是新时代条件下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创新,等等等等。本来应当是江总书记做考官测试理论工作者,却变成了这些理论工作者给江总书记打分。这个打一百,那个打二百,第三个一看,这容易,我打三百。就好像大跃进时期大放卫星吹牛皮似的,现在吹的不是土地的产量,而是吹的“叁個代表”的份量。这是爱护我们党的领导人吗?是爱护我们党吗?完全不是。叫我看就是明明知道江总书记提出的“叁個代表”在内容上需要深入和完善,可谁也不肯给他以实际的帮助,谁也不肯甘当无名英雄,用自己的智慧去补充总书记的智慧,大家就是一边唱着赞歌哄咱们总书记,一边看江总书记的热闹。真是可恶。

  现在这些操“捧杀”利器的人更过份了。我举个例子。江总书记在“七一讲话”中提出了一个新概念,叫作:“‘叁個代表’要求”。我看了两遍这个讲话,就已经深深地将这个新概念印在脑海中。后来我用Word编辑器统计了一下,发现江总书记在全篇21千多字的整个讲话中,用了12次这个新概念。可我研读了十几篇发表在人民网上的学习“七一讲话”的文章和报道,在共计1万六千字的行文中,有63处提及“叁個代表”,其中只有三个地方,用了“七一讲话”中新形成的这个固定提法“‘叁個代表’要求”。甚至在7月3日《人民日报》发表的“马克思主义的纲领性文献——学习贯彻江澤民同志”七一“重要讲话之一”中,提到“叁個代表”四次,竟然根本就没有用“‘叁個代表’要求”一次。有三个跟着的是“重要思想”,有一个跟着的是“的重要思想”。

  我好像是在吹毛求疵,我也有点不太好意思。但是我想证明的是,我们这些专操“捧杀”利器的写家们,是根本就没有认真研读总书记的“七一讲话”呀。像他们那样能极其自信地将自己摆在给江总书记的讲话打分的阅卷人的位置上信誓旦旦地说出,“这篇讲话,高屋建瓴,总揽全局,气势磅礴,……内涵丰富,思想深刻,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创造性地提出了许多重要的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当前最重要的,是首先学习、领会好江澤民同志重要讲话精神”,少说也得把这篇讲话先“吃透”吧?少说也得读上五六遍吧?我敢肯定他们可能把功夫都用在咬自己的文儿嚼自己的字儿上了,就想着自己的文章怎么博个“彩”,别的就顾不着了。他们不一定有“捧杀”的主观动机,但是他们如此不负责任地只一味地讲些好听话,效果会是好的吗?如此一个重要概念,大家不难看出,将是江总书记在十六大向胡总书记交班时,能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鄧小平理论one by one或 one after another(一个跟一个)摆在一起的重要理论贡献。那时我们可以这样说: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鄧小平理论、“‘叁個代表’要求”。甚至还可以加上一句说明,“‘叁個代表’要求”,是江澤民同志在任期间明确提出并加以全面阐述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则。

  我知道,我的这篇文章在网上发表后,“‘叁個代表’要求”,大概要定形成一个专有名词了。这并不是我的“揭示”的功劳,是江总书记“七一讲话”中的设定,是我们中国共产党指导思想发展的逻辑必然。我的“贡献”仅在于,我可能使许多专职为党唱颂歌,为党的领导唱颂歌的理论工作者们能早一些意识到这个新的可以固定使用的概念。不过我担心,他们的不负责任,即不深入研究和思考,就蒙哄咱们党的领袖和一般党员的行为已经习惯成自然,今后他们还会在不知不觉中“棒杀”咱中国共产党及其卓越领袖们的。

  毛主席《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中意味深长地指出:“敌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们的,这点已经得到证明了。资产階級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现在国外资产階級用不着捧中国共产党的场了,美国尼克松总统曾捧过毛泽东,克林顿总统也曾捧过江总书记。而小布什就难缠些,愚蠢地改变了可使彼此相安无事惠及双方的对待中国的战略。也因为他们这些资产階級的政客看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會主義中国已经要求加入WTO 了,已经很不情愿美国把自己领导的中国看作敌对国了。咱中国的一个名叫黄晴的作者,不是写文章劝美国当政者别把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看成是敌人吗?(参见人民网,2001年7 月7 日人民时评:“‘寻敌’理论依据何在”)。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但不捧我们中国共产党,还一个劲儿地拿我们的人权状况找茬子说事儿。国内的资产階級想入党可以入党了,想致富也有政策保护了,人家的“捧场”可能主要是依法纳税,并在纳税时也并不怀感激之情。本来没有人来给我们党捧场,是件党能健康成长的良好社会环境正在形成的好事,可偏偏我们自己要把好事变成坏事,别人不是不来“捧杀”我们了吗?我们自己来!并且大有不把自己的党“捧杀”不算完的架式。

  这不?媒体就总也不知道掌握好一个宣传的度。非让大家起腻不能拉倒。那会子取缔鍅耣功时就是,夜以继日,连篇累牍。弄得一些与鍅耣功无干的人那几天连电视都不愿意打开看了。弄得陷入鍅耣功的人产生出强烈的逆反心理。这回的学习“七一讲话”运动要是还那样搞,恐怕也有许多人会烦。真要学习,就扎扎实实,严肃认真地组织党员特别是党的干部学习,搞那么多报道干什么?现在搞成这样一种局面,似乎凡党中央布置的重要任务,电视、报纸,还得加上一个互联网,只要报道到位了,那事也做得到位了,那任务也就算完成了。能是这么回事么?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现在“棒杀”共产党是根本不可能的,无论是动枪动刀还是动笔动舌。明摆着的,我们共产党领导的国家机器是何等完善何等现代化何等强大,我们党对媒体的控制是多么牢固多么严密多么全面。谁想把共产党骂倒或以武力打倒,那是痴心妄想,白日作梦。因此我说“棒杀”无忧。但是“捧杀”就可怕了,它听起来让人觉得美滋滋、甜蜜蜜的。但是它掩盖了自己的缺点,愚弄了自己和自己的人民,让自己错失了纠正错误的良机,让自己越来越远离人民。谁高兴这样的结果呢?中国共产党的敌人最高兴。

  我的这篇文章,恨共产党的人看了之后是也会连我一起恨的,因为我讲的是利党的苦口良言。中国共产党要是觉悟到,自己应当多多少少有点反朴归真的诚意,不要再花许多力气营造虚荣,不要再鼓励任何不负责任的吹牛拍马阿谀奉承,实打实地为人民说话办事。正视自己的不足,也不讳言自己的长处,在发达国家的欺侮面前“独有英雄驱虎豹”,在中国人民面前“俯首甘为孺子牛”,那么,马上就会赢得多数中国人民的真心相许,马上就能获得许多其他民族的由衷钦佩。真正坚持这样做下去,那些“捧杀”,它们自己也就在共产党面前灰溜溜地无地自容了。

  俗话怎么说来着:苍蝇不叮没缝儿的蛋。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当前是“棒杀”无忧,“捧杀”堪虑。

  于2001年7 月8 日凌晨

  犁铧原在通途上的网页《马克思主义研究资料》随同通途公司的服务器被关闭也一同关闭。现在犁铧《真话集》http://members.tripodasia.com.cn/Lihualiu/已在“三角亚洲”的服务器上建成。所收文章虽然不多,漏洞可能不少,但篇篇都是明心见性之谈,欢迎大家前去访问。

  欢迎订阅《马克思主义研究》 Marxism_study-subscribe@yahoogroups.com

  犁铧信箱:lihualiu@public2.east.net.cn

  作者:刘利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棒杀”无忧,“捧杀”堪虑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