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绍培:黑社会与灰社会

  可能还在几年前,一般国人对黑社会或所谓黑道的认识,与香港影星周润发在电影《上海滩》所塑造的许文强这个形象有莫大的关系。这类银幕上的“黑道英雄”通常都带有由“暴力美学”所赋予的不可抗拒的魅力,他们既是女人心目中的理想情人,也是一般人眼中的标准男子汉,在他们的剑及履及之下,冤仇最后得到伸报,正义终于得到了张扬。如果我们稍加留心,不难发现这类“暴力美学”当中都包含着某种“道德预设”,这就是,合法的组织由于教条、腐败或愚蠢,已经在事实上丧失了正确性,而“黑道英雄”虽然在形式上不具有合法性,但是,他的行为倒是更能代表一般民间所认可的公道。于是,在黑白错位、正邪颠倒的人间舞台上展开的“黑道英雄”传奇,与民众对官家某种传统的甚至是天生的怀疑情结相摩相荡,极易形成强烈的共鸣。

  最近一两年,黑社会在中国的存在已经浮出水面——尽管官方仍然很审慎地把这类现象称之为“带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犯罪集团”。时下最引人注目的“黑道”新闻则来自曲乐恒以及其父曲明书所揭露的“足坛黑幕”。曲乐恒曾经是辽宁足球队的主力队员,在一次“意外的”“车祸”中受伤,好歹把命捡回,但是运动生涯从此不再。上个月30日,曲氏父子在沈阳天都宾馆召开新闻发布会,指曲乐恒的车祸并非意外,而是由于辽宁足球队的另一主力队员张玉宁联手黑社会阴谋构陷所致。曲氏父子所披露的“足坛黑幕”是不是事实真相,张玉宁在曲乐恒的“车祸”应该承担何种责任,最后自然要经过司法途径获得解决。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有些地方,黑社会的组织正在逐渐成型,黑社会势力正在迅速扩张——这也正是警方在全国各地开展“扫黑”行动的依据——而足坛这个巨大的名利场被黑道人物介入,应该是不难想象的。

  现实生活中的黑社会与黑道人物与银幕上的完全是两码事,电影里面的“道德预设”大抵不成立,黑白之间基本上是泾渭分明的,从曲乐恒的致残,我们或许可以从中窥见一二。所谓黑社会亦称地下社会,对于正常社会而言它是一种异常的存在。它具有一套自我认定的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有严密的组织形式。黑社会通常会寻求政治保护和资本支持。中国黑社会往往与传统社会的黑道观念文化有很深的渊源关系,它一般具有以下特征:通过结拜把兄弟等方式结伙;内部有严密的分工和纪律;有内部的隐语暗号;活动处于隐秘状态;有政治保护伞,即官匪勾结、警匪勾结等等。黑社会几乎是一种世界性的现象。在中国它一度绝迹。有关黑社会重新冒起的各种原因,我们不打算在这里作太多是探讨。我们只想指出其中的一个问题,希望引起格外的关注,这个问题是黑社会与灰社会的关系。

  所谓“灰社会”指的是既非黑社会又非正常社会的中间地带的一种现象。它并非纯黑又不纯白。正如色彩的黑加白等于灰一样,黑道与白道的结合大概可以说就形成了灰道。灰社会或者灰道指的是这样的情况,由于黑道人物得到政治人物的保护,他们事实上从事的犯罪行为一时又没有败露,因此有那么一段时间,情况是暧昧不明的。在公开的场合下,他们是白道;在某些场合他们就是地道的黑道了。比较狡猾的黑道人物并不是随时随地都在犯罪,他们也做一些合法的事情,并且常常用这些合法的事情(比如商业行为)来掩盖那些犯罪行为。对于黑道人物来讲,灰道是他们更为广阔的空间。比较而言,已经被确认的黑道或者黑社会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可怕,因为,一旦被确认,就意味着他们离覆亡已经不远。比较复杂、比较棘手、比较不易对付的是灰道状态。这样一个状态更为经常更加普遍。

  灰社会在目前最主要的表现就是官匪勾结和警匪勾结。据最近既天的报纸报道,四川资阳市有一股以余茂学为首的黑恶势力,多年来在地方上用” 黑道” 手段垄断砂石生意,恐吓竞争对手,偷税漏税等等,猖獗一时。对于这样一个” 带黑社会性质的组织” ,在一段时间内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却拿他们没有办法。地方领导的辩解理由是:他们打不过那些黑道上人。而真实的原因是,余茂学与当地八九个部门的领导有着非同寻常的瓜葛。这样一种黑白两道合流的灰道,提醒人们打击黑道的关键在哪里。

  作者电子邮件:wwsspp9@163.net

  作者:王绍培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黑社会与灰社会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