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姹佳:北京第三次出现“说不”的声浪

  11月15日,中美两国政府在中国加入世贸达成协议后,媒体对中美关系掀起了一场与5月8日后截然相反的炒作。但很快,不知是高层还是媒体有人察觉出了其中的尴尬,这场有关加入世贸的新闻炒作才渐渐冷了下来。与此同时,在北京图书市场上,悄然出现了一本被编者称为继《中国可以说不》、《妖魔化中国的背后》之后,第三本对美国和西方“说不”的政论性书籍——《全球化阴影下的中国之路》。那么在此敏感时刻,高层允许这样一本书出版意味着什么呢?

◆ 作者与编者的“说不”血统

  在该书的两位作者和两位编者前往清华大学讲演之前,笔者和他们有一次交谈。作者之一、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小东说,这本书的出版与中美达成中国加入世贸协议纯属巧合。他说前几天他刚刚就中国加入世贸问题接受了美国《新闻周刊》的采访,他并不反对中国加入世贸,甚至在今年6月这本书尚未完成时,他就认为中美世贸谈判可能会成功,他写这本书所要探讨的问题,恰恰是中国人在加入世贸后选择一种什么样的生存方式。他说,如果有人非要认为这本书与中国加入世贸有关,那这本书就是对那些认为加入世贸可以包治中国百病的人泼一泼冷水,提醒一下老百姓别因为加入了世贸就忘了美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该书的另一位作者房宁是首都师范大学的教授,1995年他曾与王小东一起主持了让美、日两国政治家感到震惊的“中国青年看世界”的民意调查。与王小东一样,房宁也认为中国加入世贸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他认为,加入世贸并不意味着中国能回避西方后殖民主义对发展中国家的军事控制、政治代理和经济接管的意图,只有认清这一点,中国才能在加入世贸后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争得到更多的利益。该书的编者之一乔边也是《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之一,他说1995年房宁王小东两位老师主持的那次民意调查,正是他们写作《中国可以说不》的灵感来源。他说,如今作为《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之一宋强能参与新书的写作,由他本人也参与该书的编辑,说明了无论在什么时候,爱国主义在中国人的头脑当中始终是一种挥之不去的真实情感。

◆ 对民族主义要有清晰的定位

  《妖魔化中国的背后》一书的主要作者、清华大学教授李希光看过这本书后告诉笔者,现在一提到中国的民族主义,由于翻译的原因,外国人总是说成贬义的“种族主义”,而国内一些人也总要给本身具有爱国主义内涵的民族主义戴上会纵容民族分裂的帽子。他认为,《全球化阴影下的中国之路》一书的出版,至少对探讨民族主义在中国的清晰定位,具有积极的意义。他说,自《妖魔化中国的背后》出版三年以来,他一直在思考和研究这个问题,除了最近给《环球时报》写了这方面的文章外,不久后他还会与在美国的几位中国学者就科索沃问题合作出版一本《妖魔化与媒体轰炸》的书。

  《全球化阴影下的中国之路》的责任编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国际室主任曹宏举告诉笔者,这是他参与策划《妖魔化中国的背后》一书后,见到的又一部让他感到欣慰的书稿。他说,在西方的亲身经历让他感到了中国有民族主义声音存在的必要。至于为什么要在中美达成中国加入世贸协议之际出版这本书,他与两位作者的回答大体一致。他认为即使中国在经济上加入了世贸,并不能代表中国在文化和精神上就要全面向西方靠拢,甚至更要坚持自己文化和精神上的独立。同时,他也为房宁王小东两位学者敢在这个时候讲出自己真实感受的精神所打动。他还表示,《中国可以说不》、《妖魔化中国的背后》和《全球化阴影下的中国之路》三本书,真实反映了90年代中国知识分子民族意识觉醒的历程,如果条件允许,他会设法将三本书合编后重新出版。

◆ 高层调整舆论导向的探索

  对于《全球化阴影下的中国之路》一书的获准出版,北京的一些学者认为,这是高层在经历了80年代和90年代末两次失误后,对调整舆论导向进行探索的一个信号。80年代当中国向西方资本开放时,中间虽然有“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对资产階級自由化”两次舆论调整,但由于逻辑起点的模糊和方式的过时与僵化,最终不得不在1989年“陆肆事件”后进行更大的调整。1997年至1998年舆论对中美关系的过分看好,也造成了大使馆遭到美国轰炸后舆论较大幅度的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在中美达成中国加入世贸协议前后,不仅领导人和民间舆论中均强化了“反霸”因素,而且高层也提前部署了“加强新时期思想政治教育”的预防性措施。这表明,高层意识到了未来西方资本虽然是以和平方式进入中国,但同样会对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独立的价值体系造成冲击的现实。

  北京的一些学者认为,面对西方资本将大规模进入中国的现实,如果舆论导向不能进行及时合理的调整,也许会造成中国的下一代人在文化虚无和文化失落的状态中一味追求物质享受的趋势,这对中国维持长久的稳定和统一是不利的。但目前中国的官僚机制和媒体过分追求商业效益的现实,又加大了舆论导向调整的难度,因此高层只能在一种“不争论”的舆论平衡中探索新的舆论导向机制。在这个意义上看,《全球化阴影下的中国之路》一书能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出版,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从另一方面看,这本书的出版也表明了高层逐渐认可了这样一个事实:当一个民族面对外来文化的冲击时,它采取一种什么样的生存方式,最终只能取决于这个民族深植于民间的传统文化对外来文化的吸收、改造和创新的潜力。

注:《全球化阴影下的中国之路》1999年11月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作者为房宁王小东、宋强。

□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关姹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北京第三次出现“说不”的声浪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yanxiyouren666 说:,

    2005年08月05日 星期五 @ 22:57:00

    1

    所谓发达国家,不外有两个特点:一是经济的市场化,二是政治的民主化。
    他们自己搞这两项工作,倒也不关中国的事,问题是他们往往对中国还说长道短的。要求别的国家也和他们一样。这不是强为人之难吗?
    我们几千年,都是君主圣明,罪臣当诛,难道有谁想改变这一传统吗?难道也要把我们的领导人搞得象他们国家的那些领导人那样,没有任何特权、没有任何威信。你看:把克林顿,堂堂一个总统,搞成了什么样?韩国也是这样,说把总统停职就停职,哪里还有一点威信?德国总理施罗德,中午居然还睡办公室。这哪是爱领袖?我们要热爱领袖,要象过去吹捧神一样的吹捧,不然的话,谁还愿意干领袖这份差事,不然的话,领袖的权威何在?
    所以,与其和发达国家搞好关系,不如和北朝鲜搞关系,和古巴搞好关系,我们毕竟是同病相怜嘛。管他发达国家骂去,我我行我素,就行了。只要领导的工作好做,至于老百姓的生活嘛,差一点就差一点。
    所以,我们要坚持以国有经济国主体,否则,国家的威信就没有经济基础;第二,坚持一个人说了算,决不搞什么民主选举,否则,领导就没有多少人愿意干了。

    回复

  2. yanxiyouren666 说:,

    2005年08月05日 星期五 @ 23:16:16

    2

    历史的经验已经证明:我们越是开放,越是和世界所谓一体化,越是搞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只会便宜了老百姓,老百姓的日子会一天比一天好,但对领导的工作只会增加难度,对警察的工作增加难度。从50-70年代后期,我们连外国、甚至连香港的电台都不允许收听,老百姓多纯洁呀,多听话呀。哪象现在,有个什么互联网,一有什么内部消息,就搞到网上去了,所以,还是把互联网看紧点,领导认为好的消息才往上面送,对领导工作会产生不利影响的消息,坚决封杀。少让老百姓知道一些,老百姓就会老实、就纯朴,就听话,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就不会搞成什么“群体性事件”。
    大幅度提高警察和军人的待遇就行了。至于其他方面,应该没有多大关系。
    也象北朝鲜一样。把全部精力花在意识形态上,宣传一把手上,包括金正日解便都是学习和宣传的素材,都是为了人民的利益。因为如果金正日解便不畅的话,就会影响工作,人民就象失去了灵魂的一堆肉。
    所以,媒体,特别是电视。一定要控制好。只能官办,永远不要搞民办,民间要搞电视,就给他关闭了。这样确保只宣传领导干部,特别是宣传一把手,各地都只宣传自己的一把手。即或是宣传群众,都是宣传他们如何如何的服从领导,如何如何的按领导的指示办,都是为了证明一把手领导的正确和英明。只要哪里有什么“群体事件”,只要坚持两点,就行了:一是不明真相的群众凑热闹;二是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在唯恐天下不乱。只要坚持这两点,我们就可以重拳出击。
    社会从此就太平。

    回复

  3. 回楼上的 说:,

    2008年05月26日 星期一 @ 01:42:08

    3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连猪都会说话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