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绍培:不是爱,是贪婪和炫耀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站着一个优秀的女人——这句名言已经被不少人发展成为——每个贪官背后都站着好几个贪婪的女人这一新的说法了。不同的说法传达的是相同的逻辑:女人是男人的原因,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无论是清廉还是腐败。

  “红颜祸水”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一个理论,尤其在解释丢掉所谓江山的时候,它照例会被用到。对于现在成千上万的贪官污吏来说,江山自然是谈不上,但这并不妨碍人们依循“红颜祸水”的传统路数,顺手就把或全部或部分的问题归结到女人身上。至少,媒体很乐于展览各种负面的“英雄美人”的人间传奇——比如,最近湖北有三个高官下台——其中一个是省政府秘书长,他把一个前“三陪女”破格提拔为相当级别的官员——媒体就画龙点睛地挑明个中原因是“风月无边”。

  “风月无边”或者“风流倜傥”这些词语长期以来主要是用在文人的身上。现在恐怕已经不是这样了。贪官污吏们在这些方面已经不让文人专美。当然,这之间仍然有某些差异。当一个文人是风流的,人们说到他时,多少会有一些“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同情、宽解甚至是一些小小的羡慕。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文人会习惯地本能地把自己的故事升华成美丽的诗篇,哪怕他的故事充满了不堪。人们似乎早就很明白,对于那些美丽诗篇来说,对于那些动人的爱情传奇来说,文人的艳遇或者遭遇以及由此带来的某些后果是必须付出的社会成本。

  绝大多数的贪官污吏却不是这样。风流在他们哪里并不产生文学上的成果,基本上也不产生社会学意义上的积极成果。这其中的原因,除了他们不具备必要的天赋才华之外,还在于他们大抵上并不知爱中三味。甚至,在某种极端的意义上讲,如果是出于纯粹的爱情或者仅仅是限于爱情,如果他们真是性情中人或者情色爱好者,人们甚至将不吝于对他们表达一定程度上的敬重。在这方面我们不妨比较一下中外“绯闻”文化之不同。在西方,一些政要的所谓“绯闻”往往局限在情色的范围之内,他们会违背道德,违背政治家的操守,但是未必违法。而中国的贪官污吏们和他们的女人们总是要开辟情色之外的活动空间,尤其是经济活动空间,从成克杰到他以下的许多人,大致如此。湖北省政府的那为秘书长则为他的女人进一步地开辟了权力活动空间。我们的媒体从这样的故事里发现了“风月”,然而这恐怕不能说不是一种“误读”。

  正确的读法是什么呢?从前面提到的秘书长和他的女人的故事里可以找到一些线索。一次,在他还是市委书记的时候,他的女人为了炫耀他们之间的特殊关系,当作众人的面给他打手机,同时也接到书记大人打过来的手机。他们之间的调笑我们在此不想复述。这里的关键词是“炫耀”。这个女人如此,书记大人未必不是如此。

  男人深沉的一点在于,他未必要通过言说来炫耀。他拥有她们,像胡长清;他改变她们,像那位前秘书长。他们只是在某些特定的场合,向某些特定的人,才会吐出真言。他们将会说到现在很流行的词语“搞掂”。他们喜欢征服的感觉。炫耀给他们带来很大的慰藉。所谓“炫耀”的本质就是“优越体现”。他们要显得比别人优越,在这种动机的驱使之下,权力、金钱、女人的意义几乎是相同的。他们征服女人的心理与从前的地主老财娶回三妻四妾以便顾盼自雄,并没有太大的差别。这种既不现代化也不国际化的极其老土的庸俗爱情观,在部分官员中显然甚为流行。

  驱使他们占有女人的另一个原因是贪婪。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去拥有欲望的对象。就像饿怕了的人常常会用一种报复性的吃来矫正他们的饥饿记忆,从物质匮乏的生活中过来的人,在拥有了巨大的权力之后,也许会情不自禁地把权力当作是满足贪婪是一种工具,而其中同样充满了报复的味道。

  对于这样的人来讲,女人不过是他的战利品,是他炫耀的对象,是他贪欲的实现,而并不是他腐败的原因,这就像狼要吃羊,我们怎么可以说这是因为羊肉实在太可口了?至于还说到“风月”说到“爱情”,那更是扯得太远了。

  作者:王绍培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不是爱,是贪婪和炫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