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申:什么是普通群众的标准?

  这些年,我们在努力地寻找着好干部、好党员,并努力地表彰着他们、宣传着他们,同时,这些年,我们也在努力地治病救人,惩前毖后。就媒体给我的感觉来说,这些年,好的干部、好的党员越来越多,腐败了的,犯了错误的也越来越多。不知道有没有不好不坏这一说,要是有,我想是越来越少了。

  好的,我们就不说了吧。单说这坏的。

  对马失前蹄的干部和普通党员,我们是要批评和教育的,严重的更要用法律手段去摆平他们。我们经常痛心地批评他们说,忘记了党的宗旨,将自己混同于普通群众,将自己的思想降低到普通群众的标准。有的犯了错误的干部、党员,在检讨书中也经常痛心地这样说。

  这不由得我不疑问,普通群众的标准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标准?

  对于腐败了的干部来说,普通群众的标准就是要腐败?

  对于嫖娼的干部来说,普通群众的标准就是要嫖娼?

  对于盲目执法的干部来说,普通群众的标准就是要盲目执法?

  对于勾结黑社会的干部来说,普通群众的标准就是黑社会?

  对于乱吃乱喝的干部来说,普通群众的标准就是乱吃乱喝?

  对于弄虚作假的干部来说,普通群众的标准就是弄虚作假?

  对于打白条、拖欠教师工资的干部来说,普通群众的标准就是打白条、拖欠教师工资?

  ……

  这样说来,咱普通群众的标准是不是太那个了点,咱广大的普通群众是不是一脸漆黑?搞了半天,咱说这中国咋老没长进,原来都是普通群众给闹的。你看看,在那些痛心疾首写着检查的干部、党员的笔下,咱这普通群众都成了什么嘴脸?更不要说有些不认真思考的新闻媒体,要是篇篇稿子都这样写,动不动就给你来个这样的“普通群众标准”,咱中国天天改革,日日开放,看来都没多大的希望了。怎么改革?怎么开放啊?你看那一群群普通群众,都成了什么嘴脸?都是些什么乌合之众啊?不要说咱这英明的“继往开来的领路人”,要拿着头痛,就是上帝重临人间,他可能也被气得只有一句话了,“你们,统统给我下地狱吧!”

  好在,我们的普通群众不是这样,我们的普通群众的标准,完全也不会是那样的标准,就从我们唱“继往开来的领路人”这一句,在我自己的心里,我是觉得我们的群众是一群老实、温顺、听话的绵样。一般说来,马能自己找路,狗会自己看家,鸡天黑了就会自己归窝,只有羊子,要人领着。本人在乡下呆过,上述不过是经验主义的滥觞。但本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现在不提了,这种说法完成了历史使命,再说这观点好像也还值得商榷),和毛老人家一提再提的实事求是的原则(“实事求是”是岳麓书院的一块招牌,封建文人题写的,毛老人家用来概括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所以说他是真的伟大),我这普通群众中的一员倒算是没有欺骗其他的群众,更没有欺骗伟大的党。

  如果“普通群众是一群羊”的观点,被我不幸胡言乱语而说中了的话,这问题的严重是有目共睹的。那个死奴隶伊索,放着好好的羊不放,整天就只会歪着头想故事骗人,结果编了个狼和羊的故事。在狼那没有逻辑的逻辑下(或者说是在一种强盗逻辑下),喝水的小羊终究逃不过成为一顿丰盛大餐的厄运,那么明眼人就该明白,羊在生物链中是弱势群体。那么我们的普通群众呢?在社会中,也只能是弱势群体。

  毛老人家这个总牧羊人对这一点认识得很充分,所以他动不动就要来一场运动,整一整大大小小的带头羊,所以粮食亩产上了几十万斤,连他这个曾经种了地的人都觉得天方夜谭了,他还要说,要保护群众的积极性。

  相比之下,时代进步了,我们有些人的观念可还在原地“一二一”地踏步,更有的踏着踏着还有向后退的趋势。从党的章程看,那目标可崇高得吓退资本主义,那对广大党员干部、广大普通党员的要求,确实比对普通群众的要求高,但是,那是写在纸上的啊,就好比张三开给李四的空头支票。不能兑现,是白说,兑现了,是应该。怎么能够兑现了,就是成绩,就是榜样;没兑现,搞砸了,就成了普通群众的标准呢?这有点说不过去吧?宋庆龄女士,二十世界最伟大的中国女性,我记得她是八十年代入的党。在她没有入党之前,区别于加入了党组织的同志,可以认为她也是普通群众中的一员嘛,难道她的思想标准、行为标准也像有些干部、党员检查时写的,成了那样的标准?

  我认为,普通群众的标准,并没有统一的标准,这视每个没加入党组织的公民的自身素质而定,如果犯了错误,就一味地胡说些什么“降低到普通群众的标准”去要求自己,这是说不通的,这很影响安定团结。在稳定压倒一切的今天,这个错可犯大了。对于已经犯了错误的干部、党员同志,这可是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对责任心不强的新闻媒体,这党的喉舌等于得了扁桃体炎,要吃点清神消炎的药了。

  我开始说普通群众是弱势群体,这话可能错不到哪里去,至少农民和普通的工人是弱势群体,这是不争的事实。他们,占了中国人口的绝大多数。已经跨进二十一世纪的门槛了,在这样的人群中,依然不乏有许多人对为民请命的包青天抱着幻想。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是他们心中还有希望的的表现,但我们也不能不认识到,他们身上所体现出的这类历史的局限性,其实也是中国人民走向现代化进程中的悲哀。

  我们的媒体是不是应该更负责些、更有使命感些?我们那些犯了错误的干部、党员,是不是应该更踏实些,做到就错论错?不要因为你们犯了错误,还要来个花架子,将咱普通老百姓拉下水,好像我们普通群众天天在腐败、嫖娼、弄虚作假……如此等等。须知,即使我们之中有的人天天在做着那样的梦,也没有变质的环境啊,更不要说咱绝大多数的普通群众,还是大大的良民一个。

  作者:春秋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什么是普通群众的标准?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