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辉:申奥与学大寨

  申奥成功了,这终究是一件好事。毕竟是有了一次机会,至于怎样去利用好这次机会,那就各人打各人的算盘吧。

  尽管我知道,一旦申奥成功,就意味着中国又将因此而造就一大批的贪官污吏;意味着吸血者们又多了一个吮吸老百姓血汗的机会;意味着已经不堪重负的穷苦百姓又多了一个被盘剥的冠冕堂皇的理由——可在申奥揭晓的前一瞬间,我还是有过这样的期待,希望北京成功——因为我觉得,如果申奥成功了,我们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我们可以通过正确的努力,而使这次奥运办成一次廉洁的、盈利的、进步的奥运。——尽管在目前看来,我对这一梦想持悲观的态度。

  申奥成功成了现实,可我的脸上却丝毫也没有笑容,因为我笑不出来,因为我知道,“廉洁的、盈利的、进步的奥运”,在一种官僚極權体制下显得过于奢侈。而如果奥运仅仅能给并不富裕的中国人民带来奢侈、浪费、排场、腐化、奴役和堕落,——那么,我现在高兴,就显得为时过早。

  奥运是一把双刃的剑,善于驾驭它的人,可以利用它名利双收;而同样是这把剑,到了一个不会用剑的现世宝手里,则可能成为一柄伤害自己的利器。申奥成功以后,总书记讲了三句话,除了表达过渡的乐观以外,唯独没有提及,“申奥成功”也意味着一种挑战,一种考验政府能力与效率的挑战。申奥成功当然值得庆贺,但我们却不需要得意忘形,不需要忘乎所以的“过渡的乐观”,因为真正的挑战还没开始。美国人最近主办过的两次奥运,次次都名利双收,如果能像他们那样成功,那才真的值得庆贺。

  对于北京能把2008年奥运会办的“很成功”、很排场和很气派,我一点儿也不表示怀疑。我所怀疑的,是这种“成功、气派、排场”的后面,是否能够盈利?是否能有效率?对于一个缺少民主氛围,缺少监督和制约的政府来说,真正的高效率是很难想象的。官员们的权力太大,很少考虑成本,或者说是缺少一个成本制约机制——那么巨额的亏损就会理所当然的接踵而至,这已有了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的前车之鉴。

  今天的申奥,很容易使人联想起文革中的“农业学大寨”。山西昔阳县的一个穷山沟,被当局者折腾成那么一个布满梯田的怪胎,从而被树为“人定胜天”的典型样板。结果形式是出来了,但却绝对谈不上效率,谈不上投入产出。因为那样的样板不是大寨人自己能干出来的,而是全国的物力财力堆出来的结果,这显然不具有推广意义——别的地方是不可能“要推土机给推土机,要柴油给柴油”的,因而也不可能创造出大寨的辉煌。事实上,大寨的所谓“奇迹”,在后来国家停止输血以后,便立即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

  我不怀疑在今后的7年之内,北京为了主办奥运而可以有着超常规的发展,但如果这种发展是以全国人民的输血为代价的——是本身不能盈利的挥霍,那么可以肯定,今天的“奥运奇迹”就将成为当初的“大寨奇迹”的翻版,最终在历史上留下耻辱的一笔。

  我们太热衷于政治作秀了,这已经成了一种传统,成了一代代领导人挥之不去的精神嗜好。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三面红旗”时代,中国人民吃“政治作秀”的苦头已经是罄竹难书;那么2008年的奥运会,会不会再一次让中国人民蒙受“政治作秀”所带来的苦难呢?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太多的理由对此表示乐观。

  今年初,一些海外媒体开始反对北京申奥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腐败不能成为反对申奥的理由》,其出发点是希望我们不要失去“申奥”这样一个可能对国家发展有积极意义的机会。现在申奥成功了,那么现在就到了反对者们真正开始他们的建设性工作的时候了——如何使已经申请到手的奥运办成一次天使的奥运,而不是一次魔鬼的奥运——肩负在每个人身上的责任,任重而道远。

  吴辉  2001年4月25日于湖南  email : wuhui69@163.com

  作者:吴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申奥与学大寨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6月13日 星期一 @ 10:40:02

    1

    荣国府如果连一桌象样的宴食也办不起,多令贾母失面子呵.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