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滇庆:台湾大选和两岸关系的误区

            一,选举结果出乎意料吗?

  台湾大选,埃尘落地,陈水扁当选。

  这一选举引起了世界各国新闻媒体高度重视,在揭晓之后纷纷报导。海外的中国人反应尤为激烈。有的人认为选举结果不合规律,大出意料之外。有的人涕泪交加,大呼国家危急,战争危急。在选举结果公布之后北京的电视台居然没有报导,措手不及,过了好几个小时才由对台部门发了一个有气无力的声明。

  这个选举结果真的出乎意料之外吗?

             二,选票流动和弃保效应

  在选举之前陈水扁、宋楚瑜、连战各拥有25%的支持率,各方都在争取其他尚未表态的25%选票。假定在游离票源中三方的吸引力仍然基本相同的话,那么各方应当都有希望得到33%左右的选票。在势均力敌的状况下,也许只要有1%的选票增减就可以改变选举的结果。如果在候选人原来的选票中出现流动,那么双方一增一减,马上就见分晓。

  在竞选的最后阶段,新党全力支持宋楚瑜,精锐尽出,宋楚瑜的声势被迅速拉高。李远哲公开支持陈水扁,使得陈水扁的声势大增。连战阵营寄希望于李登辉的威望,可是李登辉的辅选纯粹是敷衍儿戏。连战没有可能改变位居第三的态势。选举结果,陈水扁和宋楚瑜的得票率相差只有2.5%,最悲惨的是连战,只拿到23.1%。显然,有大量原来可能投给连战的票被转移走了。事实上,李登辉的好朋友们诸如许文龙,施振荣等在最后关键时刻纷纷跳出来支持陈水扁,带走了何止2%的选票?

            三,谁赢了这次大选?

  谁是这次大选的赢家?除了陈水扁之外大概就是李登辉了。在选前李登辉的密友许文龙公开说,只有陈水扁才能承袭“李登辉路线”。如果连战足够聪明的话,在这个时候就应当知道李登辉打的是什么主意了。李登辉是一个非常刚愎自用的人。为了实现台獨甚至不惜牺牲国民党。虽说国民党已经非常腐朽,但是其中还有许多人不赞同台獨。连战在许多场合下都曾明确表态反对台獨。李登辉在国民党确定总统候选人之前抛出两国论,其目的之一就是要强迫连战就范。可是,最善长诡变的李登辉自然明白,一旦连战执政了,是不是还能够对他言听计从就很难说了。与其把政权交给连战还不如交给坚决主张台獨的陈水扁。大选之后,许多国民党员愤怒地包围总统府,声讨李登辉,要他辞去国民党主席。有什么用呢?

  大选之后,台湾政坛将重新洗牌。惨败的国民党将分崩离析。李登辉用人唯亲,不用人才用奴才。世上唯有那些奴才最势利。一旦主子失势,400个政务官和几百个党务官中有许多人立刻就另择门庭,树倒猢狲散。如果非主流的马英九、吴伯雄、吴敦义等人不能够重树大旗,整合败部的话,国民党这家百年老店就要关门大吉了。

            四,调查研究是获得信息的源泉

  千万不要说什么我有先见之明。之所以我能够写上两篇文章完全是因为我有一番特殊的机遇。这次我对台湾大选的调查研究是另外一个经济研究项目的副产品。我和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于宗先教授正在进行一个联合研究项目,组织亚洲十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学家在一个统一的框架下研究亚洲金融危机的原因、对策和亚洲经济复苏的途径。作为这个项目的两主席之一我曾多次前往亚洲各国和台湾。由于这个题目非常重要,因此得以会见了许多台湾高层学者和官员。在讨论经济问题之余,我也不拒绝听听他们对大选的高见,顺手牵羊,从他们那里学到了许多东西。我作为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的终身教授,和任何一个候选人都没有利害冲突,这使得我能够心平气和地听取各方面的意见,从而得到到了许多第一手信息。告诉我恐怕宋楚瑜要出局的,恰恰是宋楚瑜的好朋友和忠实支持者。

            五,庸医杀人,昏官误国

  北京诸公看到他们最不喜欢的人上了台,心中自然很不是滋味。陈水扁当选之后立刻声明愿意访问北京,谋求和平,马上便得到了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呼应,一脚把球踢到北京去了。无论北京有些官员自我感觉如何良好,现在大概感到有点被动了。不知道他们能否从这次失利中得出一些教训?

  我曾偶尔遇见一位据说是搞了多年对台工作的官员。他口口声声说,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寄希望于国民党当局。若不是出于礼貌,我真想也凑趣背诵一段文革时候的八股:“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受压迫劳苦大众和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大陆诸公是否真正了解台湾的政情、民情?

  在一月份访台归来之后我立刻把自己的感受写了出来,分别寄给了海峡两岸的友人并且贴在互联网上。我的用意非常简单:既然我了解到了这些信息,就应当让更多的人知道,大家共同努力,避免因为误解而导致战争。我在文章中指出,北京说台湾问题“不独不打,台獨必打”。但是,这个信息在台湾是否非常清楚地转达到民众之中?实际上大部份台湾民众并没有接收到这个信息。正是由于海峡两岸同时存在着这些误解,台湾问题有可能背离人们的愿望,失去控制,最终出现最令人难以接受的不打不行的局面。台湾的朋友们很重视我的文章,认为基本总结出了选举前的形势。我于二月份回到北京,把两篇文章复印了好多份,分送遇见的学者和官员。令人好笑的是,与对台事务不相干的学者和官员非常有兴趣,但最后他们都清楚地表明,对台问题事关重大,无权发言。那么对台办的官员在哪里呢?我不知道。

  北京决策层依靠的信息渠道是各级“对台办”,而“对台办”的水平实在不敢奉承。这个衙门中有些官员们认为这是个苦差,没有油水,敲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心不在焉。有些人不学无术,不调查不研究,和台湾的民众几乎毫无来往。他们从报纸上弄些似是而非的消息,却自以为是“国家机密”而沾沾自喜。有些对台办的人曾经以各种名义访问过台湾。在台期间他们在台湾官员的陪同之下,走马看花,一知半解。据说,他们回家时口袋里常常装着两份调查报告。看领导的脸色,要紧要松,投其所好,应付差事。这次,他们一厢情愿地对形势作出了判断,他们的上司也听信了这些错误的判断。他们认为宋楚瑜会当选,陈水扁不会当选,从此海峡两岸关系就可以走上坦途。如果海峡局势紧张的话就帮了李登辉的忙。我讲的五个误区恰恰点中了他们的要害。既然听得不那么顺耳,就乾脆不听也罢。对这些官员来说,只有两个字最恰当:昏庸。

  在鸦片战争中,清朝官员明明打了败仗,却呈报大捷。能够混一天就是一天。台湾大选之后,不知道这些误判形势的官员如何处理?按照过去的惯例,他们也许又要上报一些“形势大好,越来越好”的官样文章。倘若如此,只怕今后还会犯更加荒唐的错误。

              六,多事之秋

  陈水扁上台之后,处理海峡两岸事务的难度更高,成本也更高了。

  和李登辉打交道困难,但是,起码台湾政府在名义上还承认一个中国。在和陈水扁打交道之前要知道,他周围有不少人乾脆就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他们早就非常清楚地表明其最终目标是实现台獨,在赢得大选之后正得意忘形,台獨气焰势必更为嚣张。

  今后台湾海峡两岸将面临多事之秋。陈水扁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会竭力维持海峡和平,但是他所争取的和平只不过是为台獨势力的发展争取更多时间和空间而已。迄今为止,陈水扁和他的夥伴们希望达到的目标是不打仗实现台獨。他要访问北京的最终目标皆在于此。要叫他们改变方向恐怕不那么容易。

  二十世纪在台湾海峡留下来一片雷区。这次台湾大选,踩响了一个。轰的一响,一个排的兵,去掉了三五个。如果今后认真对付,亡羊补牢,自然还有办法,如果掉以轻心,还是靠那些昏官办事,恐怕在台湾海峡的问题上最终要让中华民族付出非常沉重的代价。

             七,天塌不下来

  不过,陈水扁当选,天也不会塌下来。只要北京的底线非常清楚:台獨必打,那么陈水扁就走不了多远。目前,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都不愿意看到在台湾海峡出现大规模武装冲突。如果海峡两岸开战必然是玉石俱焚,打烂东南几省同时,台湾也完了。这点道理海峡两岸的人民都是明白的。民进党政府还必须面对国民党占多数的议会,面对新党以及宋部人马的牵制和反对。民进党内矛盾重重,陈水扁在短期内绝对达不到李登辉那样的权威。没有必要过高估计陈水扁的力量。仗一时还打不起来。避免战争的可能性还很大。对于海峡形势过于悲观是没有根据的。

原载《枫华园》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2000年3月19日)

  作者:徐滇庆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台湾大选和两岸关系的误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