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中国如何打“南亚牌”?

  南亚是指阿富汗、中国以南,缅甸以西的亚洲地区,由于多种因素,这一地区一直存在严重的不稳定性,南亚在中国的西南,它的不稳定性也始终对中国的国家利益存在威胁。

  南亚大部分地区是前英国的殖民地,英国曾在它帝国的高峰时把它的“英属印度”的势力范围扩展到伊朗南部与缅甸,依仗这广大的地区,英国曾与俄罗斯为中亚的霸权展开过激烈的竞争,俄罗斯在19世纪末逐渐取得这场竞争的优势,英国在阿富汗的军事冒险屡遭挫折,自信心降低,而俄罗斯则正好相反,19世纪下半叶,俄罗斯连连取胜,扩大了对哈萨克地区的控制,尽取中国从巴尔喀什湖到帕米尔之地,又连灭浩汗、赫伊瓦(希瓦)、哈威亚这些中亚的国家,英国对此又恨又怕,俄罗斯显然不到印度洋不会停歇,如果继续前进,俄、英将要决斗,英国的殖民地遍布各大洲,若为与俄罗斯决斗而实力下降必然引来各强国的要挟,英国虽然殖民地的面积总和惊人,但多是落后地区,综合国力实际上非常有限,所以英国好投机、好冒险,但不好打硬仗,英国总是挑选那些落后、腐败、衰弱的封建国家作为它战场上的对手,这样可以避免严重损失,而且效益极好。俄罗斯也是一样,但它此时连灭多国,气焰嚣张,又见英国在阿富汗屡遭惊险,便不把英国方在眼里,不顾英国声嘶力竭的抗议、纵兵向南继续冒险,此时日本兴起,它在甲午朝鲜军事冒险成功,但从中国窃取得到的赃物又被俄罗斯强要去许多,于是“卧薪尝胆”,又与英国结盟,要共制俄国,日本与英国不同,英国浑身挂满赃物,所以显得迟钝,而日本只吞并朝鲜与中国台湾,仍感十分“饥饿”,所以比英国还要危险,俄罗斯却不在意,继续把势力范围向朝鲜扩张,日、俄分赃会议破裂,日本主动攻打占中国东北的俄军,俄罗斯在“日本黄猿”面前节节败退,俄海军几全军覆没,这一战迫使俄罗斯向日、英让步,英国不战而屈人之兵,在南亚的势力范围纹丝不动,但好景不长,英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遭到德国这个新兴资本主义势力的沉重打击,国力急剧下降,俄罗斯在一次大战遭残败,新上台的苏维埃政权割让乌克兰、白俄罗斯、波兰东部等许多沙俄地盘才得以从大战中脱身,苏维埃政权缓过劲儿来之后又重操沙俄的“旧业”,四出扩张,又与英国在中亚钩心斗角,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终于力竭崩溃,它的殖民地纷纷独立,南亚诸国也因此而形成。

  南亚诸国独立之后立刻战乱不已,印度既然是它们当中最大的,所以野心也最大,印度首脑一直都有“霸主”之梦,不仅要“恢复”英国当年的“风光”(控制从伊朗南部到缅甸),又妄图进取中国新疆、西藏两地区,但是印度的冒险很快遭到中国的有力回击,对中国暂时不敢有大的动作。印度独立不久,克什米尔的土王因属下臣民多为穆斯林,自身统治不稳,乃放弃独立,投靠印度,克什米尔人民多不从,又请巴基斯坦派兵助战,印度也派兵“进入”,尼赫鲁起先允许克什米尔之民“自行表决以决定克什米尔之未来”,后来又擅自撕毁协议,宣布“查末——克什米尔”为印度之一邦,经过多次与巴基斯坦的战争,印度今天控制克什米尔之大半。巴基斯坦在70年代犯了严重错误,它在东巴基斯坦的事务没有搞好,给印度以干预的机会,巴基斯坦认为中国会派兵在战时将东巴基斯坦与中国的陆路联系打通,但中国当时为苏联所牵制,无力参战,只能予巴基斯坦以道义和物质的援助,东巴基斯坦最后孤立无援,为印度所取,东巴基斯坦后独立为孟加拉国,巴基斯坦本身则被削弱。

  印度虽为南亚第一强国,但内部矛盾重重,克什米尔之民一直要求脱离印度,或加入巴基斯坦,或独立建国,巴基斯坦虽比印度小得多,但与中国合作,连横抗印,70年代末、80年代时苏联侵占阿富汗,两国又连横抗苏,巴国因此在伊斯兰国家中威望大升,并代表所有伊斯兰国家在联合国讲话,80年代以来,巴国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强的伊斯兰国家。巴国将自己控制的克什米尔称为“阿扎德”克什米尔,意为“自由的”克什米尔,印度则斥之为“恐怖集团”的大本营。巴国始终援助印度克什米尔控制区“抗印”组织,印度为之困扰,“搜剿”、“反恐怖”皆属无效,只好祭起“民主”、“自由”、“选举”等“法宝”,但全属闹剧,克什米尔之印度军队多达30多万(包括各种地方部队),然而到处是爆炸、武装突袭事件,克什米尔反印组织又在印度多处(包括新德里)制造连串爆炸事件,印度最庆幸的是他们至今还无一个总理死于克什米尔武装组织之手。旁遮普邦的许多锡克族人一直要求独立,巴基斯坦也见缝插针,屡屡差人来给予锡克独立组织以物质援助,这些组织与印度政府军的冲突不断,印度前总理英地拉甘地曾遣兵血洗锡克神庙,据称是取缔藏身其中的锡克武装组织。英地拉甘地自谓得计,不料她的锡克卫兵举枪向她射击,英地拉甘地倒于血泊,她的血型奇特,虽然用去印度血库2/3 的存血,仍未救回她这条命。

  印度的邻国斯里兰卡的泰米尔族人争取独立,印度始终想利用这种运动来加强它在斯里兰卡的势力,6 、70年代时美国曾想在斯里兰卡借用军港,印度便以“防美”为借口,大肆干涉斯国内政,大力协助斯国的泰米尔独立运动,培植了23股互不统属的泰米尔武装组织与斯国政府作对,斯国内乱,印度在该国势力大增,美国在越南阵脚大乱,自然不会到斯里兰卡来另找麻烦。印度控制斯里兰卡,又想控制印度洋上的岛国马尔代夫,于是派遣它所控制的斯里兰卡泰米尔独立组织之一股,冒充海盗,杀散马尔代夫的守军,威胁该国的生存,马国无奈,只得向“国际”求救,于是,印度的“国际主义战士”杀向马国,假意与海盗撕杀了几个回合,海盗“败退”,马尔代夫随之也落入印度的“保护”。80年代开始,斯里兰卡的泰米尔独立组织逐步统一于“泰米尔老虎”(正式名称:泰米尔解放阵线),不但在斯里兰卡搞泰米尔独立,而且把“泰独”搞到印度的泰米尔那度邦来了,印度觉得泰米尔独立运动对它已属“有害无利”,就与斯里兰卡政府合作,要泰米尔独立组停止武装活动、解散、接受“和平”,以“泰米尔老虎”为首的“泰独”主要组织拒绝印度这项“好意”。印度恼羞成怒,遣兵入斯里兰卡搜剿“泰米尔老虎”等组织,虽然杀了许多平民,还是无法毁灭“泰米尔老虎”,“泰独”继续在印度、斯里兰卡活动。印度称它的“剿泰独”部队为“印度和平维持部队”,斯里兰卡人称之为“印度屠殺无辜部队”。“泰米尔老虎”等“泰独”组织为报复印度背信弃义,把矛头对准印度当时的总理拉吉夫甘地,拉吉夫甘地后失势下台,隐居在家,不久复思重出江湖,声势浩大,到处拉票,印度其他当权政客莫不惊恐,据说他们当中有人唆使“泰独”组织刺杀拉吉夫。甘地,“泰米尔老虎”等“泰独”组织正欲报仇雪恨,一个“泰独”组织的弱女子,手握炸弹,靠近正在公开场合活动,由大批家丁、保镖保护的拉吉夫甘地,引爆炸弹,拉吉夫甘地当场死于非命。至今,印度仍无法摆脱“泰独”的困扰。

  印度东北部的阿撒密邦历史上不属印度,该地的原来居民于缅甸有着很强的联系,印度从英国手中接过这块地盘以后,就把它作为侵略中国西藏和渗透东南亚的据点,印度其他地区的人口也大量涌入此地,引发了许多矛盾,阿撒密邦要求独立的游击队活动频繁,屡屡发生武装冲突、爆炸事件,1962年,印度侵略中国失败,中国军队收复达旺、邦迪拉等地,逼近阿撒密的提斯普尔,提斯普尔民众纷纷议论阿撒密是否是印度的一部分,印度国大党驻提斯普尔的“政委”惊恐万状,打点细软,弃城逃跑。阿撒密北部印度侵占中国的9 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也有游击队出没,印度也在这一带进行“扫荡”、“反恐怖”等活动。

  中国一直是维护南亚稳定的重要力量,中国为制止印度霸权主义,西联巴基斯坦,东合缅甸,对保证这一地区国家的建设与人民的正常生活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但是,这个地区的不稳定因素依然存在,由于苏联的瓦解,这些不稳定因素变得更加复杂。中国与巴基斯坦长期合作,中巴国际公路大大增强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有效控制区的能力,抑止印度大规模犯巴的能力,印度视中巴合作为其“霸业”的唯一障碍,必破坏之方后快。

  80年代后期,印度乘巴国疏忽,抢占巴国靠近中国的西安羌冰川,西安羌冰川在中巴边境的因地拉科里山口以南约20公里,印度兵50名占居此地,巴国也派兵约50名驻扎对面,阻止印兵北进,此举乃印度加强在克什米尔的势力,逐步妄图在地理上分离中、巴两国的明证。(注:虽然双方只派遣了数十名士兵,但需要直升飞机提供后勤,所以并非简单的军事行动。)印度的“老盟友”苏联分裂,印度也想向中亚渗透,但中巴两国拦路,于是印度竭力施放谣言,离间中、巴两国,力图制造中巴两国边境的纷乱,印度好乘隙“政治北进”,再则,中巴若遭离间,则印度可隔开中国,放胆灭巴基斯坦,巴基斯坦若灭,则伊朗、缅甸震恐,就连中国到那时也不得不向印度妥协。

  美国与印度在印度洋上的矛盾很多,但在对抗中国上两国到有不少类似的噪音,早在50、60年代,美国为插手中国西藏,与印度、英国狼狈为奸,美国在本国的洛基山某地训练達賴喇麻的“自由斗士”,用彼等来潜入西藏,制造恐怖事件,这些冠“自由斗士”头衔的丑类多以尼泊尔为他们的基地,但事实证明他们不得人心,大多数混入西藏(或由美国空降)的丑类被擒拿、被击毙,这当中,西藏的人民提供了解放军许多有用的线索,少数丑类经过挣扎,逃回尼泊尔,尼泊尔对用他们国家作为反华基地表示不满,终于出兵强制这些達賴的喽罗解散,并击毙了一些冥顽不灵者。

  美国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出钱帮達賴喇麻组织“正规军”,但不久又和印度闹翻,美国发现这队人马只听印度调遣,不听美国号令。印度用这些人来与巴基斯坦在东巴基斯坦作战,美国更是恼怒。70、80年代,美国与中国合作抗苏,在南亚没有大动作,苏联瓦解后,美国气焰嚣张,欲进取中亚,可是没有基地,难与俄罗斯抗衡,在南亚,又生出联印度、制中国的念头,同时又制造谣言,离间、限止中、巴两国合作,削弱巴基斯坦,使之屈服于美国的要胁,只要在巴基斯坦有了落脚点,美国在中亚就不愁不能与俄罗斯平分秋色了。

  缅甸现在的政权与中国的合作还算顺利,但缅甸国内也有所谓的“民運人士”,他们亲美倾向非常明显,一旦掌权,若真的陷入美国的势力范围,对中国将是一害。打好“缅甸牌”,以监视印度在尼可巴、安达曼群岛的活动,这对中国的长远战略是有深远意义的。

  尼泊尔久在印度的傲慢无礼之下,对印度十分不满,印度吞并锡金、控制不丹,已使尼国自身感到巨大威胁,所以急欲与中国合作以抵抗印度的扩张,但现在中国西部的经济还不发达,对尼国的影响还不明显,但两国的合作将来必是大有可为。斯里兰卡、孟加拉在印度的淫威下无能为力,但是它们与印度在资源利用上的矛盾也可对印度产生牵制。南亚对中国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中国的战略家们应对本地的不稳定性十分重视。

  ——中、巴两国的合作乃本地区和平稳定的关键,对美、印妄图离间中、巴两国,制造地区不稳,进一步混水模鱼的阴谋中国要有清醒的认识。中国必须加强中、巴合作,使印度“北进”无门、转而南下印度洋,这样,印度、美国的矛盾就尖锐起来,澳大利亚也会因为印度南下而感到不安,印度大制海军,美、澳必与印度有一场不平凡的“对话”。

  中国也必须加强和缅甸的交往,向他们说明:“中国无意干涉缅甸内政,但中、缅邦交必须建立在互相尊重对方国家利益的基础之上。中、缅合作对中国现在建立对东南亚、将来建立对南亚的影响力至关重要,同时又为中国西南贸易找到了最近的出海口,对繁荣中、缅两国经济,保证东南亚、南亚稳定、和平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对尼泊尔,现在除加强两国贸易及其它领域的合作,还要防止尼泊尔国内的小股亲印度势力掌权,这就要求中国与尼泊尔各种政治势力进行广泛的交往。

  ——对孟加拉、斯里兰卡两国,现阶段以加强贸易为主。

  ——对印度,现阶段应减少正面冲突、加强交往,减少正面冲突:印度要“北上”的话,要向它发出严厉的警告,但其他方面则要避免冲突,要突出印度如何如何“强大”,建议巴基斯坦帮助宣传“印度威胁论”,美国很怕印度洋的航道被截断,“印度威胁论”可使美、印产生“对话”。

  现在,印度国内极端主义、原教诣主义还非常猖獗,国内其它问题与矛盾重重,印度政客一直想用外部矛盾来转移内部注意力,和缓的中、印关系可使印度政客的阴谋落空。加强交往:可使中国在开拓南亚市场中得到好处,这无疑也为将来在南亚创造影响力打下基础。

  总之,南亚是中国的全方位战略的重要的一环,中国的国力虽然现在还不能在南亚建立明显的影响力,但现在巧妙地与南亚诸国交往能为将来打下良好的基础,下个世纪,世界各国将会由于经济发展与人口增加而发生更加激烈的竞争,我认为,中国在南亚与印度洋的开拓将会给中国的西部战略、乃至中国的整个战略形势带来正面的影响。

  (摘自人民网)

  作者:人民网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中国如何打“南亚牌”?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