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永康:全球化等于“一个脑袋”?

  西方左翼青年组成的反全球化运动形成风暴,最近在意大利的热那亚产生了“第一个烈士”。暴力行为当然是不值得提倡的,但这些青年抗议些什么?反全球化运动升温,又意味着什么?本文加以探讨。

  由世界工业先进国组成的八国峰会,最近在意大利的热那亚举行今年度的会议。会场外,反全球化的请愿群众行动剧烈,导致一名示威者被意大利宪兵开枪射杀,随后有约20万人举行了和平示威。

  反全球化是场由西方左翼青年组成的群众运动,自1999年底在美国西雅图举行的各国财长会议以来,便越演越烈,“席卷”欧美各个会议场合。从魁北克美洲国家组织首脑会议,到歌德堡欧盟峰会,这些示威群众都不请自来,也制造了暴力事件。美国布什总统访欧期间,亦曾受到这类群众“欢迎”。

  第一次闹出人命,显然是起严重的事件,很可能也使得反环球化运动升温。意大利警方宣称,宪兵是自卫开枪,而这名被杀的23岁意大利男子则是个坏分子,长期持有枪械,也有拥毒等案底。但无论当局如何解释,事件已蒙上浓厚的政治色彩,则是可以肯定的。

  更让人忧虑的是,要是各国政府掉以轻心,任由事态发展,群众运动就会造成个人的行为激化,最终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因此许多论者都希望在如此冲击下,发达国家能有所反思与调整,而示威者也要看到他们所造成的破坏,行动有所收敛,而且也应绝对避免暴力的产生。

  当然,照我们一般理解,全球化、自由贸易、互通有无这些概念都是理所当然的。或者是利多弊少,不应受到什么质疑。然而为什么西方青年这么狂热,他们到底反对些什么?秉持的信念又是什么呢?这说明“全球化”的这个概念确有须要检讨的地方。

  资金只涌到能够赚钱的地方

  第一个问题是:谁的全球化?

  客观而言,21世纪的世界迈入了知识经济和电子资讯时代,全球化是股应运而生的潮流。在这个时代,关税壁垒会被逐个击破,国界逐渐模糊,资金会涌到劳动力和生产成本较低廉的国家或地区,资讯网络也会广泛打开。新加坡的日用品2 元商店和世界各地的绒毛玩具市场都几乎全是中国产品,而国际通讯费用也越来越便宜,便让人感觉到全球化的力量无所不在。

  不过在这股潮流底下,有人发现形势并不是一片大好。这因为全球化并不是个平均发展的趋势,资金只涌到能够赚钱的地方。世界上本来条件欠佳的许多国家和地区乏人问津,都有逐渐被边缘化的危险。甚至在一国里面,条件较好的发达地区越来越“繁荣”,而生产力落后、识字率低的地区就会越来越得不到照顾,贫富日益悬殊。

  另一方面,在发达国家和原本小康的国家之内,也受到全球化的巨大影响。企业和商家都到外头去投资设厂,造成国内的失业问题加剧。许多国家原来拥有的悠久福利制度,也在经济冲击下无以为继,甚至面临崩溃。据了解,西方左翼青年这股反全球化洪流,主要针对的就是这些与他们有切身关系的议题。

  归根结底,全球化是个为工商业而设计的机制,从事种植业的低收入农民和资本密集型的国有企业工人,便相对得益较少,甚至利益受损。以地域论,种植业和资本密集型工业的地区,也在“吃亏”之列。

  世界秩序仍操在先进国手上

  第二个问题是:全球化是不是人类唯一的出路?

  分析家说,全球化是冷战结束的产物。因为在苏联解体、东欧式共产主义垮台之后,全球乐观主义者便捧出美国的自由民主主义,作为人类现代文明的最后依归。资本主义是“战无不胜”的,也因为它能不断自动调整、自我更新,所以能够千秋万代的传扬下去。“民主市场资本主义”则成为了一个永恒模式,成为全球各国理论和实践的共同标准。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所写《历史的终结》,便是此论的倡导者,他认为历史走到此处已经完结,走下去也不会走出什么新路来。

  另外一种说法,是把世界大势称为“资讯资本主义”时代,这是配合电子资讯与新经济而言的。其实如此的经济秩序就好像五六百年前,科技比较发达和首先走向工业化的国家四出殖民,以它们的意志去瓜分地球资源与世界市场一样。“资讯资本主义”的核心是已经走上电子科技和知识经济的国家,世界各国也因它们与核心国家的生产关系而分为几个层次。

  这样的世界秩序显然仍然操纵在先进国手上。过去人们把地球划分为三个世界,即欧美日本为第一世界,苏联与东欧集团为第二类,发展中国家为第三类。今天这样的分类法可能有所改变,例如中国便或许介于第二和第三类之间。但眼前出现了“第四世界”却是毫无疑问的。

  “第四世界”是指在资讯资本主义价值体系中,价值极小的国家或地区,包括非洲大陆、一些拉丁美洲国家和太平洋小国。这些国家里只有极少的通讯器材,大部分人甚至一生没打过电话,阅读能力非常低。

  今年初在中国海南三亚市举行的第二届全球化论坛上,来自美国的著名经济学家刘遵义表示不同意世界贫富两极化的看法。他说:“那些穷国根本没有参加全球化,它们跟全球化没有关系。”其实从刘教授的话中,却让人看出了一种恶性循环:时至今日,穷国是根本没办法参加全球化的;全球化与它们绝缘,也就等于宣判它们根本没有向前发展的机会。

  国际纷争仍然没有停止

  因此我们来到第三个问题:全球化是否只有一种模式?

  是的,全球化是大势所趋,浩浩荡荡。但世界是否从此朝向一体化发展,而全球化是否就等于全人类将共用一个脑袋思想,只崇尚西方、尤其是英美两国的生活方式,全球化等于西化?奇妙的是,有论者提出美国哈佛的亨廷顿教授的《文明的冲突?》论,作为上述这些趋势的质疑。

  亨廷顿指出,世界在走向全球化的当儿,国际间的纷争仍然没有停止,民族主义方盛未艾。冷战结束后,世界上的政治意识形态冲突基本上告一段落,取而代之的很有可能就是文明的冲突。而不同文明间的冲突,正成为世界冲突和战争的新来源。也有论者认为,经济全球化几乎是不可抵挡的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文化上也将走向全球化。

  香港城市大学公共及社会行政系系主任张炳良曾撰文指出,东亚国家领袖如李光耀和马哈迪所提出的“亚洲价值观”论,无疑“反映亚洲新进发展国家急欲求别于西方文化、建立一套能植根本土文化与价值体系的非西方经济发展模式的意图。”

  张文指出,即使“亚洲价值观”被质疑为简单化和主观性的理念,但它却挑战着被西方主流言论视作历史必由之路的、同样被简单化的“全球化”典范。他并指出,就算在所谓西方资本主义中,也存在不同的国家类型。而一些社会学家相信,全球化(globalization )与本土化(localization)是双轨并行的,构成一个“glocalization ”的面貌。法国总理若斯潘提出,我们要“市场经济”但不要“市场社会”,与此也有异曲同工之处。

  回头再看意大利热那亚的熊熊烈火,更令人相信暴力行为是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的。环球的文化既然是这么复杂的议题,涂鸦破坏、打碎窗户、焚烧车辆,再加上攀越围墙铁丝网进入保护区,恐怕都不得其法。但是从人们的无奈与愤怒当中,我们恐怕也看到对先进国家的一种期待,希望他们不再把有别于西方主流的任何价值观都嗤之以鼻。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庄永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全球化等于“一个脑袋”?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