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山人:基尼系数与中国国情

  现而今,关于贫富差距的话题可算是一大热门。贫富差距过大会有什么后果,一般人认为,会引发社会动荡甚至暴力革命,过去的历史已经证明。想当年中国革命就是在贫富差距过大的社会基础上暴发的。曾经一贫如洗的无产階級在经过一番流血之后,翻身当了主人。所以,我们社会对贫富差距过大,有相当高的警惕性,共同富裕一直是改革所追求的目标。

  老实讲,共同富裕是很难做到的。我们理解的过去那种平均主义式的共同富裕,只能是共同贫穷。但是老百姓生活水平普遍提高,贫富之间差距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培育起一个庞大的中间层,贫富两极处于温和状态的目标还是能实现的。

  像西方发达国家那样,可以通过实行高额累进税和遗产税等方式来调节。我们目前正这样做。只是由于征税手段踏和稽征工具的落后,使暴富阶层的税款大量流失。

  应该说,目前中国社会贫富差距已到了值得警惕的地步。要不怎么砸银行、抢钱财的消息满天飞呢?要解决贫富差距,是通过杀富济贫的方式来个大平均,还是通过税收或其它政策手段促使富裕阶层带动贫困阶层脱离贫困,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两条路。前者是回到计划经济的老路。后者则要向前跨一步,把保护私人财产作为法律固化下来,另外要鼓励民间投资,敞开各种对民间资本封闭的大门,这样整个经济才能活起来,大家才能共同走向富裕。笔者以为后一条路可取。

  最近关于基尼系数的报道特别多,称我国的基尼系数已超过国际警界线,再不注意将引发重大社会问题。以笔者看来,这种报道有些耸人听闻。

  因为今天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相差最为悬殊的是最穷的农民与城里最富裕的大款。但两者并不在一个坐标系内,矛盾冲突很难发生。应该说中国目前社会的城乡二元制结构,对基尼系数有夸大嫌疑,城里人和乡下人的参照系不同,满意度不同,所以很难放在一起比较。而目前国际上计算基尼系数是在全社会内进行统计对比,这样就忽略了城乡二元制结构与基尼系数之间的矛盾。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地区差异较大,而每个人的具体坐标系都放在本地区、自己的生活圈子里,并不会放在全国。这样矛盾冲突也不会太突出。

  当然,基尼系数是一种预警指示灯,提高警惕没什么大错,但关键还是要做好引导,不能激化矛盾,更不能总把杀富济贫挂在嘴边。要建立一种承认差距、尊重智慧和劳动的价值观、体恤穷苦的社会氛围。

  前几日,笔者与高中十几位同学聚会,收入最高的一位年薪40多万,另有三位高收入者,年收入二十多万。而收入最低者是每月780 元,一年下来也就1 万元。但大家聚在一起并没有什么不和谐,高薪者都是名牌大学毕业,又读了研究生,有的还到国外读了MBA ,富了之后也不猖狂,都很低调。低收入者大多在国企或政府工作,虽收入低但有房子、也很稳定,也不觉自卑。

  路都是自己选的,也是自己走的,有什么不平衡呢?

  所以,笔者以为,中国不会因为贫富差距引发什么社会问题或暴力革命。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忽视这个潜在矛盾,还是要下大力气解决。

  邮箱 liujsh@cnooc.com.cn

  个人主页京华酷评网 ljs868.363.net

  作者:京东山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基尼系数与中国国情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