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先庆:日本经济衰退的深层根源

  日本经济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可谓哀声不断,跌势不止。进入21世纪的开年,今年第一季度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 )较前季下降0.2 %,较去年同期下降0.8 %,专家们估计,第二季度仍会继续收缩。

  人们不禁要问,为何作为20世纪最红的全球经济明星的日本经济,持久不见其复苏的迹象?其深层根源是什么?对此,无论国际经济学界包括日本国内的经济学界,还是中国经济学界,在解释其原因时往往都忽略了几个根本性的问题。

  一、日本长期忽视了金融经济。

  日本经济的繁荣是建立在实物经济的基础上,而对于金融经济则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从而使经济出现的一只褪长,一只褪短的现象,即实物经济发达,金融经济落后。

  这种畸形的经济结构的结果,就是日本在过去四十多年中通过实物经济扩张和成长所积累了财富,以金融经济的危机和落后退还了欧美国家,尤其是美国、英国。

  日本和其它亚洲国家一样,缺乏金融意识和金融基础。更主要的是,日本经济学理论相对于其经济实体而言,也是“理论落后于实际”。这样,当日本经济整体成长到一定阶段,必须以相当发达的金融市场为其实物经济作市场基础时,其经济理论却无法提供解释,也没有发现其中的问题,甚至仅简单地从金融安全角度去寻找原因。因此,当经济出现长期衰退时,人们很难从经济衰退与金融落后之间的联系。

  我们知道,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它向全世界进行产业投资,当然,这也是其优势所在。然而,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无论美洲还是亚洲的金融危机,日本都是最大的受害国之一,尤其是在亚洲金融危机中。

  相反,象美国、英国等金融发达的国家,他们有相当多的金融人才和金融机构,能根据全球经济形势合理地安排资本市场的进入和退出,使自己的资本安全得到保证。换言之,那些老牌的西方发达国家,一般不会拼命地向全世界到处过度进行产业投资,他们的方法是压缩产业投资比重,增加金融投资比重,并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资本运作。

  显然,在这方面,日本是“小学生”,因而在欧美国家金融机构不断扩张的同时,日本金融业却一片萧条。

  金融是保护财富的手段,日本通过实业创造了财富,却不知如何运用金融去保护财富,所以,曾经在实业界显赫一时的不少日本企业,在新的金融经济时代,却纷纷落马了。象松下、索尼这样的公司也都纷纷陷入困境。有人说,日本企业家从全球消费者手中赚的钱,却通过国际资本市场悄悄地流进了欧美国家的资本高手袋中。

  这是日本经济长期衰退的最主要根源,同时,也给其它亚洲国家的经济模式提供了一种经验教训。它告诉我们,在全球经济金融日趋一体化的今天,忽视金融产业的健康成长和有效扩张,其后果将不仅仅只是“坏帐增多”这么简单。

  二、日本经济中弥漫着一种“技术至上”的情结。

  这种情结,在实物经济时代,尤其是工业化过程中,是日本经济成功的主要原因,然而,进入到新经济与金融经济混合的现代经济时代,这种技术主义显然有点落伍了。高昂的研发费用、短暂的产品生命周期使得这种技术主义的回报日益减少,而市场营销和金融投资方面的相对落后,使得日本经济更呈现出一种“暴发户”的状态。

  因为,那些老牌的市场经济国家,技术、市场、金融往往是同步前进的。可以说,这种“技术至上”情结类似于早期“英国病”一样,现已成为根植日本经济的根深蒂固的顽症。也是那种市场经济土壤浅薄、基础理论研究被忽视的一种必然产物。

  三、日本经济中存在着一种严重的“看不得邻居好”的东方式的偏狭心态和“岛国意识”。

  日本经济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冷战时期西方国家对抗中国的两场战争。这两场牺牲中国经济的战争却使日本经济呈“喷气式”增长,迅速地完成了原始积累和实现了工业化。然而,在今天研究日本经济的著述中,极少提到这个影响日本经济的重要因素,就好象日本经济的发展完全取决于日本人的勤劳聪明等,却不知世界上其它许多国家的人都勤劳聪明为何经济得不到发展?这个看似偶然的因素却是一个造就日本经济腾飞的极其重要的因素,可惜却长期被人忽视了。

  日本人正是在这种经济的快速增长中,形成了一种极端的自信和轻视亚洲其它国家创造力的思维习惯。在相当多的日本人心目中,唯有日本是最伟大的。但另外一方面,日本国土却是一个小国,因此,它自身有它的缺陷和忧虑。或许基于这种背景,日本的企业和政策导向中,对亚洲各国尤其是中国的经济援助和产业转移,不同程度地设置这样那样的技术陷阱和产业陷阱,宁可自己在美国人那里吃亏,也不愿看到亚洲其它国家人的繁荣。

  这种危害在亚洲金融危机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据有关资料表明,日本向亚洲国家转移产业和技术时,很少转移真正的先进技术,也很少进行完整的产业配套和市场配套,可以说,日本人把他们的“精明”充分地体现在产业转移和市场扩张中,他们既要占领市场和赚中国人的钱,但同时他们则不愿中国经济真正地好起来。

  据有关资料表明,日本人可以把自己最好的汽车制造技术和节能技术转移到美国,并用于生产过程中,但他们拿到亚洲各国的技术尤其是中国的技术却几乎全是二流三流的技术。结果,美国、德国可以把它们先进的管理技术、生产技术、市场经验都可同步输入到中国,但日本却很少。

  日本在中国很少有产业链完整和可以持续长期成长的企业,他们更多的是基于转移要淘汰的产业和技术,同时还不忘让你“感恩”并趁机捞一把。正如富士要的主要是中国的市场,但却不象柯达那样既要中国的市场,又要使自己在中国的企业真正成长发展。

  日本人不象欧美人,欧美各国的企业,要么不与中国合作,但一旦合作,就会诚心地将企业朝“百年企业”的路上引,相反,日本很少有企业在中国有真正的长期打算。

  从这种意义上,日本经济的衰退有一种“以害人开始,以害已告终”的意味,或者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日本经济还不能从中进行反省,不以一种大度的心态真诚地与亚洲各国合作,而继续以一种“恶邻”的姿态“看不得自己的邻居好”,那么,最终吃亏的是日本自己。

  可以说,只要日本的基础经济结构、经济理念和运行模式没有改变,那么,日本经济的长期衰退仍将继续,直至沦落为一个普通的经济发达国家。

  写作时间:2001年8 月12日于广州

  作者单位:广东商学院

  作者电子信箱:wxqing@public.guangzhou.gd.cn

  转载自《中国研究》(http://zgyj.126.com )

  作者:王先庆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日本经济衰退的深层根源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