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蓝:中国问题与美国迷信

  一。中国经济的过去与现实1949年以前,中国是个连火柴都不能制造的国家。尽管中华民族的祖先发明了火药。仅有的并可怜的一点现代工业家底,由于多年残酷的战争和国民党政权从大陆败退所造成的人为破坏,而残存无已。那时的中国的确是到了最后破产的边缘。

  就是这样一个孱弱而贫困的国家,由于得到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其经济在较短时间内得到了全面的恢复和发展。在1949-1978年代,那时的中国尽管面临着国际与民族强敌的包围、封锁和制裁,面临着边境战争、党内残酷的斗争和国民党反攻大陆的野心,使经济发展受到了一些挫折和影响,但是毕竞建立起一个属于中国人自己的门类齐全的工业体制,因此绝大多数中国人民对中国共产党充满了信任和热爱,对中国的前景与进程充满了信心。

  有人抨击说,这是因为1949年以来逐渐重新站立起来,并以自己的意志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中国人民,受到了奴化教育和愚民政策的结果;还有人反复教训说:这是中国人没有打开国门,而不知道外部发生了什么事情与变化的缘故所致。

  这些说辞完全是漠视中国的国情并出于对中国近代史的无知。因为谁也不能否认,在1949年中国大陆结束战乱以后,中国人民的生活又重新恢复到以前的安定与安全,并且达到了有史以来最安定的地步(尽管在三年灾害过程中,中国人民的生活遭受到沉重的打击),中国在中国共产党的治理下,变成了一个基本没有暴力、没有刑事犯罪的国家,各类企业与经济运行卓有成效。牺牲精神与献身精神的广泛宣传,使得一批又一批杰出的英雄人物为了国家利益、民族利益和人民利益而献身。

  那的确是一个没有物欲横流并充满豪情的时代。尽管物质供应还相对匮乏,但是人类世界的一切垃圾与邪恶的东西几乎和中国人民无缘;没有今天这样如此广泛的经济犯罪、刑事犯罪与打不尽扫不清的黄毒、假冒伪劣等等。

  但是,为什么有人一直给这个时代,这个“一无外债,二无内债”并绝无企业破产倒闭的时代,戴上一顶“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的光荣称号呢?

  答案显而易见。一切都是政治需要决定的。

  而1976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在世界排名第6 位,人均财富拥有量在世界排名90位以内。而现在经过20多年的高速发展,2000年中国的物质总量已在世界排名第7 位,人均财富拥有量排名已达到134 位。

  上述数据均出自世界银行的评估。

  因此,我根本看不出这种高速度高在什么时方。莫不是我们吃饱了肚子就宣传自己高速发展了吧?

  迄今为止,很多白痴论者仍然喜欢使用1980年代末就臭名昭蓍的“产值论”或GDP 来说明中国是怎么发展了,问题的实质却是:物质总量增加了多少?你的钢产量、农副产品、各类产品、矿产资源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以钢产量为例,钢产量排名即使是从1976年世界第3 位,提高到今天的第1位,但是你的钢产量总吨位又提高了多少?你认为增加了花色品种和产品类别就等于增加了物质总量?由此,你可以得出结论:我国的钢铁企业产值翻了2 番?

  因此,现在物质总量并没有达到增长400 %的目标。而“产值”或GDP 的确达到了,这其中有多少是货币贬值和通胀因素?因此,只要我们比较一下我们熟悉的产品价格,就知道货币实际贬值率为多少。

  很多人又提出:你看没看到大楼增加了多少?我从来就没否认中国的进步和发展,我同样看到,其他物质的生产量在减少。例如煤炭的价格在没有国家指导与宏观控制的情况下价格一跌再跌,产量盲目上去了,但是最后企业却破了产。因此,有关评估应该是全面的与综合的,应该以物质生产总量为标准,而不能以现在这样以点盖面,并任意割裂有关数据并企图迫使他人信服。

  因为你所认为的增加了花色品种的理论,并不能证明是增加了物质总量,对一个企业来说,增加了花色品种最多只能算增加了该企业的经济效益,而不能认为是增加了社会财富与物质总量。

  如果真要迫使我承认这种高速度,我倒是已经看到土地的荒漠化正在高速度地扩张。现在,土地的荒漠化已经以每年吞掉1.5 个县的速度发展。

  二。关于生产力的发展中国大陆在抛弃以重工业为先导的经济发展政策以后,没有几年便使农副产品和消费工业从供不应求,进入生产过剩的时代。

  有人将此称为“中国速度与中国奇迹”。

  与轻纺工业发展相对应的是重工业在极剧的萎缩。到今天为止,中国大陆的重工业除钢铁、汽车、造船等少数领域以外,基本处于发展停滞或破产的地步。而当终有一天,我们的重工业将不再有能力生产出其他工业所需要的装备。一旦失去了进口,我们的轻工业又能作什么?

  20多年来,中国的科技工业也遭到前所未有破坏与损害。现在已基本没有可能出现文革期间或文革以前的世界性发明与创造了:在数学理论上,我曾经拥有歌德巴赫猜想;在医药史上,我们曾经拥有人工胰导素;在农业方面,我们曾经首创的杂交水稻与优良育种;而在军事方面,我们的两弹一星与潜射导弹,这些都是1978年以前的成果。即使是最近发射成功的宇宙飞船,也是1960-1970年代我国科技人员的技术研究成果的应用而已(而现在广泛受到表彰的居然没有一个是78年以后的科技成果)。

  这些东西,从根本上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解决了中国人民的吃饭问题,但是,我绝对不会同意把他们归纳为“是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的说法。正如我也不能同意改革开放提高了我们生活水平的说法一样。

  我们同时看到,在全国60万个小学里,有20多万是希望小学。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本应是国家的责任与义务。这是法律明确规定的,现在这一任务的1/4已被社会慈善事业所勉强承担起来,这说明了在教育的投资是严重不足并呈下降趋势,且缺口极大。中国的教育事业将会发生进一步退化的问题,并将导致发生更大的问题。

  我始终认为,中国人民现阶段生活水平的提高主要来源于两个主要方面:1.坚持了1960年代未开始的计划生育政策,并将其视为基本国策。2.坚持了农业方面的一些科技成果的推广和应用。

  现在,已经很难想象一个普通的工人能象1950-1970年代那样仅凭一份70元左右的工资就可以养活6 -7 人的家庭生活了。

  而没有优良育种、杂交水稻、化肥和高蛋白(包括激素)饲料的推广和应用,中国人同样吃不饱肚子。

  仅1970年代发明的杂交水稻的推广,就使水稻亩产翻了一番还多。而在1976年以前,由于党内斗争、由于信息渠道的闭塞,广大农村没有享受到这一科技成果。大量使用的还是远古的技术,并以有机肥和天然肥料作为农业生产的主要增产技术手段。

  但是有机肥和天然肥料却起到了现代工业生产的化肥所很少能起到的作用。例如,基本不会发生食品污染,土壤得到了合理的保护和生息。

  而离开土壤的保护和过度的使用土地资源已产生严重的恶果。由于过渡滥用土地,大面积的草原和土地的沙化正在进一步威胁我们的生活,水土流失已不在局限于黄土高原,而在全国的广大农村日益加剧。因此,土壤的保护与合理地使用土地草原已成为日益严峻的课题。如果不重视这个课题,北京将成为“改革开放”政策以后第一个被沙漠化和毁灭的城市,因为沙漠已推进到密云水库20公里左右的地方,而密云水库离北京还有多远?

  因此,迫切改变现在实行的农业、林业和畜牧业政策已成为严峻的现实,如果不改变目前这种无序的政策,我们及我们子孙后代的生活问题都必须面临严峻的考验和威胁。

  而现在这种放弃国家有效管理与指导,并只会一味收费的农业政策是等于忽视我们土地和草原的进一步流失,并将进一步加快中国沙漠化的进程,而加强国家的有效管理与指导,并不是要增加政府管理部门与职能,而是指要转化政府职能,减少无效机构,加大对农业、林业、草原、水利乃至工业等方面的投资,以合理利用土地,改善生态环境。

  而从国外引入的高蛋白(激素)类饲料的新概念已发生成效:

  台湾和英国等由于多年来坚持不懈地推广并应用这一科技成果,已爆发严重的口蹄疫与疯牛病,并将进一步波及世界各主要工业国和发达国家。

  这一天又离我们还有多远?

  三。美国迷信迷信美国武力与迷信美国经济的人们自然得出美国不可战胜的结论。

  还有一些人是按照美国标准及原则分析问题,其危害性对中国的国家利益不可低估。

  实际上,全球现在已处于有史以来最大的经济危机的前夜。可是一些中国人,尤其是白痴经济论者都在无休止地宣传经济繁荣的醉梦中麻木不醒。

  这是因为全球经济化的骗局所致。由于美国极力推广的全球经济一体化,中国及中国人民已成为最大的受害者与受骗者。

  今天的美国已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美国经济的发展与稳定已严重影响了中国经济的发展。可以说对中国的国家安全与经济利益构成严重的威胁。

  这是中国有史以来从未遇到的情况。

  应该看到,中国的经济发展战略是和日本有着显著的区别。日本的经济战略是进口廉价的资源出口高价的工业品。中国的产业政策则是出卖廉价的资源,换取高价的工业品,而这些资源很多是不可再生资源。

  因此,中国经济在这种新思维的指导下,已史无前例地绑在美国的经济战车上,并过度依赖美国经济的发展。

  但是,由于欧元的出笼,美国已经和欧洲在经济上与金融上爆一场重大的竞争,这个竞争势必将最后演变成一场总决战。做为美国老牌的军事与战略盟友,欧洲之所以敢于如此行事,关键是当今世界的战略格局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冷战的威胁已不复存在(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欧盟同样史无前例地邀请俄罗斯总统普京参加本次欧盟会议);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今日的欧洲经济已变成自力更生、自给自足的经济。欧盟对美国的进出口贸易只占其对外进出口的3.5 %,不及其对中国与其他市场的依赖。

  历史上从没有任何国家敢于象今日的美国贸易这样产生如此巨大的逆差。美国的贸易逆差每年都要超过3 -4 仟亿美元。但是一些无知并缺乏经济头脑的白痴论者却始终错误的认为,这是美国经济强大的缘故所致。

  这种白痴已把中国经济与中国人民引入歧途。

  一个简单的运算便可以证明为什么美国敢于产生如此巨大的贸易逆差:美国每年只要通胀2 -4 %,便可以完全消除这些逆差。因此美国每年都要从世界各国轻易地掠夺成千上万亿美元的财富,而通胀的受害者大多数是美国的贸易伙伴国。

  这是因为史无前例的美元的国际地位所致。世界经济从没有象现在这样依赖“美元废纸”,善良的中国人每年出口创汇换来的是一叠叠崭新的从未被使用过的“美元纸”。因此,美元对中国的发售政策是始终成功的。美国在很多中国人的眼里始终是最美好、最富有的国家。

  这是因为习惯了迷信美国的人们早已习惯了祟拜美元。他们早在上小学的岁月便接受了各种现代迷信。到了大学课本上更是接受了老一代美元迷信者编撰的各种金融与其他方面的教材。在这些教材里,一切都是以美国金融利益甚至是美国国家利益为指导,告诉你美国是如何如何强大,美元是如何如何坚挺;还有就是你在什么情况下,如何帮助美元防范各种金融危机,因为中国人必须跟在美国屁股后面学习,除了学习这些东西以外,白痴论者们还掌握了让人眼花缭乱的金融术语,于是他们可能还在没有跨出校门的时候,便或者成为新的白痴经济学者,或者即将成为“白痴金融专家”。

  但是他们会的最多只是照抄书本而已。尽管这些知名的白痴专家个个气宇轩昂并自命不凡,这个叫市场,那个叫股份。并且争来夺去,争到最后也不知道争什么也不知其所以然。

  同时,对美国武力的迷信也成为我们社会的另一大特色。而必将成为一个时代的绝版。

  由于这种荒唐的迷信。在1990年前,我们曾错误地放弃发展和建议国防事业的目标。并在政企分家等各种瞠目的口号下,放任部队和政府司法部门经商(这些所谓的改革是多么荒唐)。

  这严重导致了中国处于不利的全球战略的态势下,只是在1990年以后,由于真正认清了帝国主义是武装到牙齿的匪徒本质。并对中华民族的生存构成严重威胁,才得以重新发展和建设国防。

  我一贯反对迷信美国武力,也绝不相信所谓精确制导下的所谓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高科技武器,并斥之为新唯武器论,与美国军事神话。这是因为世界上有矛就有盾的缘故。所谓美国先进的军事手段,我们可以从最近其对伊拉克雷达阵地的袭击中便可略见一斑,美国战机发射几十枚导弹的命率不到20%(包括英国),美国先是抱怨沙漠天气不利于攻击,后是指责中国帮助建设反导电缆。这说明了即使是美国面对伊拉克这样毫无还手之力,且军队基本没有素质的国家,其所谓的先进打击力也不过如此。那么,对中国与俄罗斯这样的国家,其所谓的攻击力、打击力、战斗力还有什么用?

  而最近,被北约轰炸而被迫撤离科索沃的南联盟,又荣幸的被北约请回安全区。这更加说明了美国战略的无能、短视与失败。说明了美国的武力不是万能的。不管美国人服不服气,都说明了美国武力的底气不足,因此,任何盲目夸大美军战力的言词都是愚蠢而无知的民族自杀行为。中国毕竟是一个大国,我们不能生存在美国军事保护的阴影之下;中国同时也不能做美国的帮凶与战略同盟,那样是对弱小国家与民族的摧残;中国更不能做美国的附庸,这样是对中华民族的自残。

  由于伊拉克事件,我终于可以相信美国在1999年的中国驻南使馆是可能误炸的说法。美国也许是以情报不准确来掩盖误炸――美国导弹失灵的事实。

  而伊拉克的军力是怎么样的呢?海湾战争刚打响,其优质的绝对不亚于美国的500 多架俄式战斗机,一弹未发便“战略性”地飞往伊朗,也“战略性”地做了别人的俘虏。因此,其军队是缺乏战斗意志与战斗素质的,但美国又对伊拉克如何了呢?

  四。中国的安定和发展中国共产党从国民党手中接过的是饱经侵略与战火摧残的中国,那时的文盲比例高达80%以上。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也就成为铁定的事实。

  没有共产党,中国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将会继续被宰割,中华民族将会继续面对“华人与狗”的等号历史。

  中国是个8 亿农民为主构成的国家,全国目前还有2 -3 亿文盲和半文盲(基本上是1980年以后增加的),因此,改变中国的道路是艰苦而漫长的。

  任何试图引进西方民主的想法都是搞乱中国的想法,尽管这种想法不乏善良的人们。

  中国必须加强中央政权的建设,没有中央政权的权威就不会有中国的发展和稳定。而加强中央的权威绝不是一句空话,必须建立一整套完善的中央行政体制。这个体制应该包括干部制度与政策、治安与反犯罪体制、审计与反贪体制(税收大权已基本被中央掌握),并将地方党委和政府所拥有的干部任免权、反贪和审计的大权彻底剥夺。

  这样将彻底击碎目前由于条块分割,权力不明造成的地方保护主义,全面恢复党管干部与干部制度的廉洁(地方党委政府有推荐评价干部的职能,而无任免权),并全面推行以法治国、以德治国的方针大略。

  而现在体制是沿袭战争时期各自为政的制度,当年由于战争和通讯的因素,党中央采取的办法是地方党委各负其责。而当年之所以能推行,完全是由于党性和老一代革命家的权威作用。而现在,情况早已发生了变化,个人权威已不复存在。因此,目前的体制在损害中央政权的权威。

  以几个简单的事实可以说明。还是以国有土地流失和土地荒漠化为例:目前,管理土地和建设的有建设部、国土资源部和林业总局,国土流失的问题早已不是一天的问题了,为什么解决不好呢?关键是地方的块块没有垂直到中央。所以土地该怎么样荒漠化就怎样荒漠化,大桥该怎么塌就怎么塌,一个原因:屡禁不止,政令不通。

  因此,有必要将一些要害的关系国计民生的部门垂直到中央(或合并职能),也有必要将另外一些部门如公安系统重新配置,一部分直接垂直到中央政权,没有中央政权的监控,就不可能有良性的社会与经济基础。

  有人对美国表面的民主祟拜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却没有看明白美国体制的核心是最極權的国家:在美国,任何州或大一点的城市都有联邦政府的机构存在,在法律上有联邦巡回法院,在治安上有联邦调查局,在经济上有形形色色的联邦财政、联邦税收、联邦经济管理部门乃至联邦教育、联邦……的存在,这些联邦办事机构的存在,以最大的程度控制美国治安与经济生活等等。因此,在美国,你绝对不能批评资本主义制度和中央政府体制,任何异己和违反资本主义教义的思想都将被彻底扼杀或遭到残酷镇压;你可以批评国会议员和总统,但是不能批评制度,或蔑视政府的权威,你可以批评美国,但是不能分裂美国国土。美国三权分立的所谓“民主”从某种程度上是在加强联邦極權及联邦机构的权威,所以美国总统可以换来换去终没有使美国离开资本主义轨道。这是美国中央权威的性质决定的。我们可以从美国主流新闻外交政策的报道就可以看出,任何新闻媒体的言论都必须符合美国的外交政策。美国的国家利益就是掠夺、侵略,而新闻界就是为了掠夺、侵略唱赞歌。没有人敢于违反这个天条,因为美国的新闻检查制度始终存在着。

  因此,美国的人权、民主只是其进一步掠夺、侵略弱国,并搞乱其他国家的幌子。因此建设好我们的中央政权体制,打破美国迷信,必将成为中国振兴的必由之路。

  而没有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中央政权的坚强权威,就不可能有社会的定定和经济的发展进步;不打破美国神话,并按照目前的经济格局发展经济,中国必将继续落后下去,并继续拉大与美国的差距。

  从中国、苏联乃至美国工业化道路可以得到启示,无论是社會主義还是资本主义,没有一个连续的、持久的的与稳定的经济政策,是不可能使国力保持真正的发展和进步。而国力的增强,绝不仅意味着吃饱肚子,也不是意味着增加货币发行量,而是指国家综合能力。象中国这样庞大的国家,如果有一天失去了门类齐全的综合工业,则后果不堪设想。因此,真正意义上的国力发展,还是要自给自足,自立更生,自我发展,国际贸易仅是一种补充手段。以苏联为例,一旦苏联选择了其他的道路,迎接它的就是破产、分裂和混乱之路。更可笑的是戈尔巴乔夫,还没明白“总统”是怎么回事,便成为苏联解体的罪人与历史笑柄。因此,只有一个连贯的经济政策,才可以保证中国的持久的稳定的发展。

  而朝令夕改的政策是不会有什么前途的。

  (文/ 西蓝 摘自人民网)

  作者:西蓝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中国问题与美国迷信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