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志宇:泡沫中的台湾问题

  布什上台,特别是自4 月1 日的中美“撞机”事件以来,美国的对华政策的有了大的调整,当然客观地讲,这种调整并非由“撞机事件”而引发(实际上早在去年11月的竞选期间布什就宣称当选后要“协防台湾”),而是布什政府整个全球战略尤其是亚太战略转变的一个重要环节。这种战略调整尤其是对华政策的调整当然是布什政府从所代表的利益集团的立场和角度关注美国利益的结果,至于这种审视中美关系的视角是否正确,其战略调整是否能真正维护美国现在及其未来的利益,另当别论。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布什政府的对华战略调整,也不是围绕台湾问题而展开的。因为台湾问题不是美国的核心利益,最多不过是促成这种转变的一个很微弱的因素。在此基础上我们有必要抹去那些因此而产生的泡沫,以认真审视台湾问题究竟严重和危险到了何种程度。

  谁是泡沫的制造者

  目前美国对华政策的调整却给台湾当局尤其是台獨势力一个强有力的错误信号,随着美国政府一贯执行的对台湾问题的模糊战略进而以一种强硬的姿态明晰化,台湾当局甚至可能认为这是美国围绕台湾问题而作出的调整。这种错觉也似乎正在被一些并非偶然的因素所印证。布什的与台协防的言论,美国对台军售的数量和规模的增大,加之布什上台后对美中关系定位的调整,使得,他们偏沉醉在这幻想的泡沫中将台獨倾向愈加明显地展露出来,表现得特别活跃,甚至有了挑衅性的举动,先是李登辉“就医”日本,后是陈水扁“过境”美国。作为对这些举动的回应,中国人民解放军近期在福建东山岛沿海举行了代号为“解放一号”的海陆空三栖登陆作战演习。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台湾陈水扁上台以来首次大规模军事演习,表明中国政府捍卫主权与领土完整的决心。

  但从另外一个层面来看,尽管这次演习可能会让台獨势力的嚣张气焰有所收敛,但似乎没有给台湾当局和台獨势力造成多大的压力,至少他们已远没有以前那么惊惶失措了,他们更愿意将此次演习看成是我国政府应景式的姿态显示。因为他们知道,有2200万台湾民众为挡箭牌,中国政府在投鼠忌器的窘局中决不会轻易动武。长此以往,这类军事威慑所起的作用更多的是磨练台湾当局对压力的心理承受能力,使其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而丧失应有的警惕性,这也不失为破解投鼠忌器之窘局的一个好方法。向来对此类事件较为敏感的美国反应也相对平静,不但对一些媒体谣传的美国航空母舰因此次军事演习而驶往台湾海峡进行了否认,而且对此次军事演习的透明度表示了一定程度的赞许。由此也可看出,在这方面美国是十分冷静,并未理会某些势力的挑拨和左右。但台獨的嚣张和我们的威慑,往往在外界激起更大的泡沫。在这方面台湾当局和台獨势力可谓是制造台海危机泡沫的好手,他们最乐意扮演的是一个中美关系的火上浇油者,以一种隔岸观火的姿态挑拨,期盼美国能为其做主和壮胆。但不管台湾当局两岸关系的政策如何混乱,也不管台湾当局如何挑拨和离间,美国政府都在十分小心翼翼地把握打“台湾牌”的一个恰当的度,也在适当抹去一些不利于他们的泡沫。

  泡沫追究是会破灭的,当台湾当局和台獨势力为这种错误信号欢欣鼓舞之时,我们应该对此有更为清醒的认识,看穿其实质从容以对。那就是我们应将布什政府对美中关系的调整与美国的台湾问题政策的基本维持区别开来。

  影响当今中美关系的高低起伏的诸多因素中,对中国而言,台湾问题是主要因素,因为它关系到中国的核心利益——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台湾问题在中美关系中是一个核心问题,它几乎可以主导中美关系;对于美国而言,台湾不过是支撑美国的亚太战略的一个点而已,台湾问题只是美中关系中一个小的分支,它可能成为对华战略调整的一个借口之一,但对美中关系的调整不具有决定性因素,最多不过是附带的因素,因为台湾问题并不涉及作为局外人的美国的核心利益,所以美国的在台湾问题上有时会表现出一种随意的游弋状态,但这种随意性和伸缩的空间也是十分有限的,所以尽管美国的对华政策有了大的调整,但就台湾问题而言,在近期内至少美国的NMD 完全建立之前是不会有实质性的政策转变。

  就美国政府而言,在台湾问题上还要面对众多的亲台势力和仇华份子的压力,而他们也最易被那些泡沫所蒙蔽,从这种意义上说,台湾的泡沫就是制造给他们看的。这恐怕也是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的上的波动的原因之一,助理国务卿凯利在参议院的证词是面对某些议员们也不得不投其所好地说“我知道你们对美国同台湾的关系有多感兴趣”。这些政客们之所如此关心台湾问题,并不是说台湾问题对美国多么重要,而是因为他们知道,在美中关系中,由于双方事实上的不对称关系,中国很难伤及到他们最为关心的“美国利益”,而他们有那份“闲情”来“关注”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台湾问题。而如果中国在某些方面真能伤及到美国的根本利益,那么还能安座一旁如此从容地关心台湾问题?当然,这并非说我们要去制造或找寻美国利益的“最软弱处”,而是说尽管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时有波动,也是正常的现象。对于一些美国政客来说,关心台湾问题并出于“国际义务”来关心台湾本身,而是要关心和检测台湾这张牌的有效性——这种有效性不仅表现在对付中国方面,往往还表现在党派的相互攻讦上。

  明朗的战略,明朗的危险

  美国政府可能常常利用台湾制造的泡沫,但很少真正相信这些泡沫。尽管布什喊出了全力“协防台湾”,并且不是一时失言之举,但并不表明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态度有了实质性的变化。实际上布什政府当然明白这种承诺意味着什么——一旦台湾独立,两岸开战,那么也就意味着中美之间进入战争状态。布什如此扬言的目的并不是为台獨势力壮胆撑腰,而是为了让中国政府认识到动武的风险性和可能付出的巨大代价。其实美国政府也明白,无论将这种威胁的砝码堆得多高,一旦台湾当局宣布独立,无论风险有多大,中国都将不惜一战。那么美国不惜将自己置于险境是想回报什么?我们只需明白什么样的两岸关系对美国最有利就能知道美国的企图了。

  对于美国而言,一方面一个统一的中国显然是他们不想看到的,另一方面,如果两岸关系真正溃烂到战争的地步使自身也卷入其中而伤及美国的根本利益,更是得不偿失。所以只有继续维持两岸不统不独的局面,对坐收渔翁之利的美国最有利,一方欲独而不敢,就不得不随时仰仗美国壮胆撑腰,对美国服服贴贴;一方欲统而无奈,于是乎台湾问题就会一直成为中国的随时可以要挟捏拿的“软肋”。美国要想一直独享这种有利局面,就得有控制全局的能力,一方面要保持台湾当局想独立的强烈欲望,但又不能完全满足这种欲望;另一方面要使得中国始终有统一的愿望,但又不得动武至少不轻易动武来实现这种愿望。要在这样的钢丝上保持这样的平衡实在不轻松,台湾方面美国当然易于把握和控制,中国统一的愿望也不用刺激,其难度在于:如何才能使在亚太地区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中国在台湾问题上不动武,以保持这样的平衡。这有两种方法:其一是限制台湾当局的过激言行,以不过分刺激中国政府和人们;其二就是加大中国动武的风险性和后果的严重性。

  实际上随着这几年台湾方面日渐猖獗的台獨倾向,中国动武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甚至一度达到一触即发的程度,这使美国意识到这种危险的不平衡。正如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资深共和党成员卢格在2001年5 月17日《华盛顿时报》社论版上撰文指出:” 鉴于众所周知的中国军事现代化努力以及针对恐吓台湾的中国导弹能力的扩展,必须对采取战略性模糊的做法重新加以审议。实施战略性模糊的依据是,这样做可以争取时间,在中国和平统一中使美国承担最低风险。但是,由于中国的言行至少是部份地变得越来越具有挑衅性,这样做已经不再具有巩固美国对台湾承诺的效用“。布什政府才不得不将手握的平衡杆加大了分量,喊出了全力”协防台湾“的口号,企图用”美国精密先进的军事计划和行动以及同样高超的外交手段,最有可能防止判断失误和冲突“。所以说这不是给台湾撑腰,而喊给中国政府的,以减小中国轻易动武的可能性,以继续维持这种渔翁得利的优势。

  然而美国的如意算盘的失算之处在于低估了中国在捍卫国家领土完整上的坚定决心,以及中美双方在台湾问题上所处位置的随时可能换位的辨证关系:表面看来,作为局外人的美国在这一关系中处于最为有利的主动地位,而中国处于最为被动的无路可退的境地,但也正因为中国在危局中别无选择,一旦台湾独立,美中之间的优劣地位将因此换位,中国将处于主动有利的地位,而美国呢?无疑会陷入进退两难的被动境地。所以,布什政府在台湾问题上这种铤而走险的明晰战略,除了使自身身陷险境和给台湾当局以及台獨势力发出错误信息之外,恐怕不会有其他收效。从这种意义上讲,美国对台的模糊战略的明朗化,意味着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危险性也由模糊走向了明朗。

  武力之外,我们的应对

  由此可以看出,如果在美国对台湾当局和台獨势力有足够的控制力的情况下,只要不发生引发两岸战争的偶然事件,两岸不统不独的局面可能还会持续很长的时间。在这一过程中我们要保持武力威慑的高压态势的同时,应积极寻求和平统一的方式和途径,除了政治上接触和对话,如果我们能在精神上用中国文化以熏陶,在物质上以大陆巨大的市场和日渐强大的经济来吸引台湾经济互融而形成相互依赖的格局,那么就能逐渐消除相互间的隔膜而逐渐达到统一之目的。尤为重要的是,在这一过程中如何保持中国人根的意识,中国人的角色意识,是一个难题。对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而言,最持久最有凝聚力的最终还是文化。中国文化可以说成为中华民族的同一精神血脉,这种纽带看似无形,却牢不可破。当年从大陆前往台湾的老兵都渐渐老去,藏留在他们的心间的秦风汉雨孕育出的中华魂魄,能否在他们的后代的心灵间成长得枝深叶茂而不被外界的气候环境所异化?今天看来其形势不容乐观。这不仅值得台湾当局和台湾同胞反省,也值得中国政府和每一个中国人思考:我们常常是一副严峻的神色来表现我们统一祖国的坚定决心,却很少考虑如何用中国文化潜移默化地去融合与吸引。

  同时,不要轻视流行文化的影响力,因为他所影响的是代表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的青少年。在这方面我们的流行文化对于台湾青少年缺乏吸引力,不但如此,台湾的流行文化曾一度来“反乳”大陆的青少年,两岸文化的互融当然是好事,尽管由于台湾当局和某些势力有意地淡化大陆文化对台湾的影响,但仍可以看出代表中国文化主体的我们在这方面的欠缺。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曾在台湾长期进行殖民统治的日本的流行文化在台湾大行其道,在台湾的青少年中正形成盲目崇尚、追逐、模仿日本时尚的流行文化的“哈日族”,中国文化近乎沦为边缘文化,这恐怕是现代中国文化的悲哀。

  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尽管分裂一次次打破中国人富强的梦想,但国家统一是贯穿始终的主线。尽管中国古人“合久必分”的历史宿名论象是今天中国命运的谶语,但我们相信,当代中国历史不会因一道浅浅的海峡而变得局促,一道浅浅的海峡决不能阻挡中国人实现国家统一的步伐,

  摘自《当代生活周刊》世界版 2001 年6 月,读者董天德推荐

  作者:雷志宇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泡沫中的台湾问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