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岸达:论国共两党关系与中华民族之命运

  “无现代化,毋宁亡!” 手足自残的东方雄狮在发出最后的吼声!这个吼声基于如下的信念:对于一个既有世界上最具悠久灿烂的文明,又酷爱繁荣自由的中华民族而言。(何况海峡两岸中国人都曾自称自己的社会为当代最好的社会)如果在本世纪末还再不能实现国家现代化这一我们当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既定的宏伟目标,实质就意味着我们中华民族在自行开除自己的球籍!因为,作为人类社会主要的一员,世人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要求这个伟大的民族:仅仅只是活着,是实实在在不够的!

  但是,当我们面对现实,放眼世界,纵横比较,扪心自问:我们是否感到这最后的吼声既中气不足又太具狂想了呢!?撇开种种因素不谈,只要我们面对中国每年要增加相当于欧洲一个中等国家的人口时(何况还不能保证这些新增人口的质量),我们是否对中国现代化的命运深感不寒而栗!

  但更主要的问题是:不管我们中国人面临着多么巨大而迫切万分的情况,世界现代化的历史的发展,终究不会以我们中国人的巨大的困惑与痛苦而停止不前的。

  现代化潮流浩浩荡荡,汹涌澎湃,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在这席卷全球扬优汰劣的现代化浪潮中,每一个不甘祖国落后的炎黄子孙,无不在冥思苦想,痛切求索:到底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才能最有效的全面的实现我们几代中国人生命不息、追求不懈的国家现代化之理想!

  今天,跨越历史的藩篱与意识的天堑,结合我们祖国的特殊国情,一条能使我们饱经沧桑的祖国在全世界民族海洋中全面崛起的航道,终于在历史的宽阔的地平线上呈现,走国共合作,和平统一,两岸携手,共建中华的道路,便是中国跻身于现代化前列的最佳捷径!

  曾几何时,凡持这种认识,对于我们历受国家分离,民族破隙之苦而又被相互仇恨洗脑彻底的两岸中国人来说,是一个何等不可思议又十恶不赦的神话。如今,奇迹终于开始发生了,人们透过那个被动摇了的神话的铁幕前面,总算看到了给中国海峡两岸的华夏子孙注射着新生活力的一轮红日在博爱的海洋中冉冉升起!

  历史就这样给了我们开创祖国新纪元一种新的启示:中国现代化的最佳实现——有赖于中国海峡两岸全体民众的和平统一,共建中华的爱国行动的成功实施;有赖于海峡两岸全体同胞的民主思想与法制意识的不断普及深化;而最关键的一环,又有赖于海峡两岸当权的国共两党关系的正常化、健康化、文明化、理性化的完善程度。因此,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如何重新科学地认识、反思、探讨、开拓与发展国共两党关系以及海峡两岸的社会关系,使之不但是朝着最有利于祖国和平统一的发展与演变,而且是朝着最有利于实现国家现代化的发展与演变,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同时,这对于整体中国政治民主化进程,国共两党的自身建设与双方引导人民抓住历史契机,迎接历史挑战;这对于海峡两岸人民和平统一,竞争发展,共建中华这一伟大的民主爱国主义运动的理论与实践也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

  众所周知,中国当代历史自从有了国共两党关系以来到目前为止,在整个中国历史发展过程中占统治地位的历史,就是国共两党起伏沉浮,各自为政的历史;就是国共两党又联合又分裂又合作又斗争的历史。这个历史不但雄辩地反复地告诉了我们这么一个知之容易行之则难的真谛,合则中国兴,分则中国衰!和则中国昌,斗则中国伤!这也是无数献身于中华民族繁荣富强革命事业的仁人志士用生命换来的民族教训!

  把这个教训结合中国当代最大的政治——国家现代化建设来认识的话,就不可能不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国共两党合作如果只是建立在一种伪科学非理性的虚假合作关系上,这就意味着中华民族要跻身于世界前列,仍将会遇到中国人自己人为地在制造一种难以逾越的障碍;这就意味着亿万炎黄子孙又一次痛苦地无可奈何地放弃振兴中华崛起祖国的最佳契机!

  这似乎又是一个神话。一种神话又掩盖着另一种神话。如果在階級斗争风暴的全盛的年代里言及国共合作及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伟大好处是一种神话的话,那么现在提出中国现代化的最佳实现方法主要取决于国共两党关系与海峡两岸关系如何发展演变是否又是另一种新的神话呢?

  我们知道:过去,国民党曾是中国国统区的决定性的政治力量;共产党曾是解放区的决定性的政治力量。今天,共产党是中国大陆的决定性的政治力量;国民党是中国台湾的决定性的政治力量。国共两党无论现在乃至将来仍对整体的中国的历史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国共两党关系的发展好坏,也就无不决定着中华民族之命运的发展与好坏,这已被中国当代社会关系裂变和历史进程演变无可置疑地反复地证明了。所以,国共两党关系的正常化、健康化、文明化、理性化,不但关系到祖国的和平统一,而且也关系到祖国的现代化建设。而我们中国人要实现这双重的丰功伟业,就又都涉及到一个最大限度地科学有效地汇集中华民族的合力与调动整个中国方方面面的一切积极因素的问题。由此可见,国共平等合作,祖国和平统一,共同实现国家现代化都密切关系到整个中华民族的生存、发展与繁荣。我们对其深刻的内在联系必须具有更深刻特别的认识。国共两党关系如果难以正常化、健康化、文明化、理性化,那么就难以充分地有效地调动海峡两岸人民以及遍布全球炎黄子孙对祖国现代化建设的一切积极性,相反还会从各个方面影响、遏制、束缚、破坏整个中华民族的生机与活力。如果进一步演变成国共两党暴力相争、大动干戈的战乱局面,后果就更不堪设想。抗日战争胜利以后的中国曾获得一次伟大的腾飞时刻,但由于种种原因,国共两党在千疮百孔、劫后余生的国土上又进行了一场你死我活、涂炭生灵的大内战以及后来又是国家长达四十多年的分离与对峙,不就更深刻地说明了这一点吗?

  一个很善于破坏的民族,不见得就会成为一个很善于建设的民族。只要我们祖国仍处于国共两党以武装力量为后盾的对峙与两岸分离的病态之中。孙中山先生的“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的未竟事业,就永远不可能在全中国境内完全实现。尽管国共两党都声称自己是中山事业的最好继承人,业已大部分实现甚至超越实现了中山先生的理想。那么请问,作为一个中国人不能在自己的国土家园自由来往,平等互爱,这是中国的自由平等吗?我们只一水之隔,鸡犬相闻,却老死不相来往;国内各施其政,国外各施其主,你争我斗,水火不容。那么请问,这么一个分离的国家能称为一个自由平等的中国吗?一个国家要实现现代化,但自己民族破隙之事却迟迟不能圆满解决,那么这个国家现代化的内涵是否太肤浅了呢?看来,就我们中国的实际而言,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问题不解决,海峡两岸各自为政的社会与人民,要真正完全享受到现代化政治民主的问题(也就是自由平等的问题)也就无从根本解决,也就更不要奢谈享受什么高度民主、高度文明之类的伟大的许诺了。(不管这种民主来自那种社会形态)这是一方面。因为,随着海峡两岸的逐步开放与交流(这也是一种对内开放,只是目前两岸这种和而不统的局面只能叫做有限开放),人们对民主与自由的认识与要求就会越来越高,越来越广(包括政治、经济、文化、法律、人权等等)。而国共两党不能正常合作,两岸不能和平统一,这种认识与要求就会受到抑制甚至导致矛盾与冲突。另一方面,双方一旦真正地让自己的治理下的民众享受更广泛深刻的政治平等自由权利,让自己社会的民众享有更多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罢工等等的公民的基本权利并完全真正实施。那么,谁又能保证政敌的另一方不会利用这一合法的因素,施加影响,乘机而入,全面渗透,多方击破呢?当政治手段无效时,就执行军事斗争是政治斗争的继续。最后,政治冲突演变成军事冲突,从而达到以武力推翻对方政权为已任与目的。试问,只要是处于这种以两党武装力量为后盾而对立、分离、敌视状态下的现实中国。那么,那个当权党又会真正给自己领导治理下的社会与人民更深刻广泛的平等自由,民主开放呢?当然,和平统一后的中国,双方能在一个共同的统一的法律范围内,按照法律的程序与规范去和平竞争,以富国强民的主义与施政纲领去争取选民,并通过全民直接选举成为执政党又是另一回事。

  历史是一条紧紧相环的七彩链条,当它环环相扣完整无缺时,整个链条的形态、色彩与功能的充分发挥就会那么协调完美;但只要其中的一环受损与脱节时,整个历史之链就会失态,扭曲并黯然失色,同时产生沉重的负作用。因此,透过历史之链的扭损可以得知:我们祖国没有国共两党相残分裂的历史,也就没有海峡两岸各自政治上一系列的神经过敏般的无情打击,残酷斗争,诛连迫害,冤假错案甚至包括文革十年那样的浩劫,这决不是一种牵强附会的推理。当文革那场自上而下倾其国力的大规模群众斗争的政治活动被发动起来时,一切被揪斗、冲击、批判的各级党的领导、国家干部、知识分子、工农群众、各界人士和或多或少与国民党过去历史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一切人们,都总是要尽可能地把他们与国民党这只昔日的老虎挂上钩来,以示其罪恶,制止于绝地。(反过来国民党也曾是如此,所有政敌也尽量与共产党相连起来)其结果是民族元气大伤,大有一蹶不振之感!当然,这场劫数还有历史的、社会的、政治的、文化的、经济的以及共产党自身的原因,但透过现象看本质,难道就不可以看到事物演变中一种更深刻的内在的历史联系吗?难道就不能从中华民族历史的遭遇略见一斑,看到国共对立,国家分离,民族仇视所衍生的一种恶果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有什么样的民族历史便就会有什么样的民族现实。而中国历史命运决定性的方面是由国共两党特别是由国共两党关系来决定的。昨天的国共两党关系如何,决定着今天中华民族的命运如何?今天的国共两党关系如何,又决定着明天的中华民族的命运如何?中国现代化的命运如何很大程度系此一身也就不无深刻的道理了。

  当我们在反省国共两党关系与中华民族命运之紧密联系时,善良的人们不得不常常怀有这么一种深深的历史遗憾:如果大革命时期北伐战争胜利后的中国,国共两党关系不发生龌龊与敌视,至使国民革命分化与衰变,导致十年内战的话;如果在浴血奋战八年,共同取得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后,国共两党能携手共进,求同存异,联合各民主党派、社会贤达共同组成民主联合政府,真正实行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全国普选、以和平民主宪政建国,不再在满目疮痍的国土上再打一场疮痍满目的大内战并导致国家分离的话;如果国共两党在一九四九年分治两岸后,双方仇恨对方,比对历史上一个共同的民族敌人还更仇恨的心态与政策不再继续强化,双方不再像幽灵一样千方百计运用各种手段与方法,从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宣传等等各个方面,算计、干扰、打击、破坏、丑化、封锁、防范对方的话。完全可以这么肯定,我们祖国无论是大陆还是台湾的建设与发展都会更上一层楼。当然,历史的昨天不能在今天用如果去假设,但历史的明天却要靠今天的我们去改变与创造。而国共两党友好合作,海峡两岸和平统一这种新的历史创造只有是在全体民众广泛的理性参政之下,我们中华民族的大团结才将会以一场充满活力的喜剧开始而再不会以一场充满流血的悲剧告终。

  我们要改变祖国历史命运,首先,要改变的就是国共两党关系与我们自己。我们就不能违背“分则衰,合则兴”这条最符合中国国情的发展定律,并且要有效地把这一发展定律纳入最符合中华民族最高利益的祖国现代化与改革开放、民主法制的历史轨道上来。否则,我们中华民族就永远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

  再没有什么惩罚比这更能使中华民族心灵深处烙下更惨痛的内伤了。只到今天,每当我们回想起历史上国共两党关系血腥斗争、残酷交恶的那一面,是多么的记忆犹新,心存大悸啊!!而现实中,谁卷入了国共两党关系的政治旋涡中做一个妥协人,谁又敢担保,这样做并不是叛徒而是一种高尚的爱国主义行为呢?政治总是有其残酷无情而肮脏龌龊的一面。多少人经验地如是说。多少中国人心伤透了,多少中国人心麻木了,多少中国人总认为祖国和平统一之事只是国共两党之事。而国共两党的合作充其量也只是暂时的合作。目的一旦达到,拆台与打压就相互开始了,不是你吃掉我就是我吃掉你。这是由双方所谓不同的党的性质决定的。双方两度合作最后以失败告终并导致祖国长期分离不就证明了这一点吗?矛盾的人们,一方面也希望中国这两个最大最有实力的政党能够合作,一方面又难以相信这两个大党能做到善始善终。加之双方各自治理下民众的社会生活方式,意识形态,心理历程等等又大相径途,就更加深了两岸民众间的分歧与冷漠。否则,像国共合作,祖国统一这么一件中华民族政治生活中的头等国家大事,早就应该从上至下到从下至上地在海峡两岸展开了,并形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充满理性热情的广大群众的爱国主义运动了。还有一种社会心理认为,就算国共合作的双方的确是真心实意,是以民族最高利益为重。且不说国际形势发生的急剧变化对双方的影响,就是两岸社会上各种矛盾最终反映在各自政党内并导致各自党内的斗争爆发,也极可能使国共合作这条共同振兴中华的红线中途夭折,反而可能激化矛盾,重挑内战,残害国家,牺牲民族。结果,又是一场前功尽弃,好心恶报。中国人怎么也跳不出传统历史上的那种” 分之必合,合之必分” 的恶性怪圈。如此,还不如维护目前的各自标准,祖国分离的现状为好!呜呼,长歌当哭!”和道” 难于上青天!双方隔海相望不就是那么几海里吗?但心与心之间的里程却使我们整整走了四十余年,而死结却仍然深深留在我们心里。我们的祖先的泪水能把那个企图阻碍泱泱中华成为一个多民族大家庭的万里长城哭倒,但现代的精卫的我们,在交通工具如此方便迅速的时刻,却不能用自己的智慧与力量去架起一座仁爱之桥,让中国两岸同胞自由来往!这就是我们当代中国人特别是当代中国青年的悲哀!因此,当代历史赋予我们这一代人的神圣使命与以往不同之处也就在于:我们不但要全力以赴地促进国共合作,民族和睦,祖国统一早日获得圆满成功;而且要善于运用一切方法来全面唤醒海峡两岸每个中国人在这方面的良知和觉悟。我们必须深刻地意识到,中国是每个中国人的中国,而不是那个党那个派更是那个人的中国。国共合作不但涉及到祖国和平统一的成功,而且涉及到祖国现代化的早日实现,每一个有责任感的中国人谁也不能置身度外,每一个有爱国心的炎黄子孙谁也不能漠不关心。中国人要用天赋的权利来献身这一民族事业,无论如何再不能让那种仅仅只由国共两党决定“想合则合,想分则分”,而广大人民无权或者很少有权来决定的那种重复历史的惊人相似之处的民族悲剧的重演!

  这也许只是国人的一种美好善良的愿望,而把这种美好善良的愿望化为现实,我们就应具备有一种超党性意识的辩证的认识观:一方面要看到国共两党的宿怨与不同的性质。双方关系就如水火,相处一起不是水干就是火灭的这么一个残酷无比的事实。另一方面却又要看到,任何事物的发展总是在变化的,在一定的条件下矛盾双方也总是可以互相转化的。国共两党就算万变不离其宗,水总是水,火总是火。但是,我们中华民族能科学地把这水与火有序有效的集于一炉,不就能产生一种推动中华巨轮在汹涌广阔的海洋中乘风破浪、高速前进的伟大动力吗?

  “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支起整个地球”!能使我们古老而新生的中华大厦屹立于世界强国前列的支点也就在这里。我们中国人一旦掌握好这个支点,历史的面貌就会焕然一新。

  这里必须强调的是,国共两党之争导致祖国的创伤与分离,不但极大地延误了中华民族进入现代化的历史进程而且违背了双方建党与合作时的初衷。恢复正本清源的历史面貌,就可以看到国共两党本来就都是由那些不甘心祖国贫穷落后、任人宰割、追求国富民强、自由平等的最优秀的爱国分子所组成的政治团体;都是灾难深沉的祖国母亲孕育哺养而成的,有共同文化传统、民族意识、各自方法、特点以及对西方文明各有舍取扬弃的中华儿女;都是当时社会结构与世界历史裂变所产生的革命产物。不管中国以后的历史发生了何等翻天覆地的变化,双方的关系从何等亲如手足演变到何等深仇大恨的地步。但国共两党关系的渊远流长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助相克、相反相成的历史却客观存在着。就民族理想而言,社會主義信念和三民主义信念从本质上来说,也不是非要达到什么你死我活的那种原则。双方的矛盾也只是对实现民族大同世界这一革命的实践中依靠的对象,批判的武器、权力的分配、革命的程序、国情的适合、社会的形态等等方面有不同的立场和方式罢了。双方奋斗不止,追求不懈的目标,不都是为了建立一个梦寐以求的自由平等的世界上的一流中国吗?不都是为了创造一个更符合中华民族生存与发展的理想社会吗?就算国共两党由于所谓性质不同而奉行斗争哲学。但他们双方必竟首先是中国人,就像任何革命者首先必须是爱国者一样。国共两党再千变万变,中国人这个宗是绝对变不了的。所以,中华民族最高利益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是破坏年代还是建设年代,无论何时何地都是高于任何政党利益并应成为他们的第一利益。这就像一个民族的整体利益受到内乱浩劫与战争毁灭一样,作为这个国家民族的各階級、各阶层民众利益代表的政党集团,又谁能秋毫不损,免于一幸呢?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个刻骨铭心的教训,难道中华民族非要到外敌入侵带来的大灾大难时才会有痛心疾首的大彻大悟吗?

  我们之所以强调这些:对于海峡两岸人民特别是新的一代中国人消除历史芥蒂与党争陈见,认识到国共两党再度合作关系的正常化、健康化、文明化、理性化,不但只是和平统一祖国的需要,而且也是中国两岸人民同享一个共同的民主与法治的需要;不但只是中华民族爱国主义的感情需要,而且也是共同建设现代化国家的理性需要,无疑地是有极大裨益的。

  当今,世界发生的急剧变化之大之快完全出乎世人的意料之外,也就更加深了人们对世界的共识。尽管我们这个星球上两大敌对阵营谁战胜谁,仍然没有得到最后的解决结果。但是双方通过将近一个世纪的冷冷热热的反复较量,那种通过武装斗争、暴力手段,军事介入为主要的输出输入的途径与手段,是不能最后最好最有效地解决” 谁战胜谁” 的这个伟大的历史的猜想。其结果还往往适得其反,反而导致自己陷入一种难以自拔的战争深渊或者两败俱伤的深深困境!而谁拥有最强大的社会发展生产力,谁的物质文明、知识文明与精神文明更健康更发达更完善,谁就是真正的胜利者。(军事战败国的西德与日本在世界经济大战中的崛起,并取得历史性的胜利就是最好的证明)东西列强,南北诸国,无一概外!

  世界经济格局的急剧变化与新的技术革命狂潮已向我们再次敲响了醒国的警钟: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还在继续扩大,甚至跟一些发展中国家与地区相比也有落后的趋势。因此,曾有一位中国同胞痛心疾首的指出:1958年我国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份额是4.7%;(不包括中国台湾地区,下同。)而1980年降到2.5%;196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与日本相当,而1980年只占日本的1/4 ,至1985年下降到1/5 ;1960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超过4600亿美元,而1985年超出额则达到36800亿美元。照现在这种差距比率发展下去,再过五六十年中国将重现鸦片战争时那种落后挨打的地位。(不要以为有了核武器就万事大吉,未来的高科技电子化大战完全有可能使我们的核军事系统一瞬间就功能紊乱,陷入死寂)这对于我们中华民族想在下一个世纪中成为国际一流的现代强国,不能不说又是一种天下第一号大神话。

  请再看看这么一副前进中的差距及被拉开的图景吧:当我们曾经像老龟一样爬行时,人家却像雄鸡一样迎着朝阳昂首高歌踏步前进了。意识到这种落后,我们像初生之犊一样奋起直追,经过一段时间的奋力奔跑,我们回首过去,比起从前,心里惊叹我们的步子迈得多快多大呀!殊不知与此同时,人家却用飞机般的速度在蓝天中冲刺!相比之下,双方的差距拉得更大了。“呀,人家在科学地变换着形式、方法、工具突飞猛进啊”!这时我们心底深处似乎又醒悟了些什么……这就是世界现代化潮流发展的进步性、竞争性、飞跃性、无情性、文明性,它明白无误地不容置疑地告诉我们,无论任何国家与社会的今天比昨天有了多大进步,但只要你的现在与人家的现在相比还存在着如前所示的那么一种差距,也就不管你怎么寻找过去的、现在的、内在的、外在的、主观的、客观的理由,残酷的事实就使你处于一种即将被开除球籍的边沿。你的民族尊严,历史使命,现代良知就会使你的灵魂深处颤怵不安,愤怒不已,仰天长叹,无地自容!

  新的历史危机巨流再一次汹涌澎湃、惊天动地般地涌向中华巨轮的面前。”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这最后的吼声能再一次震撼着手足自缚的中国雄狮自己的灵魂吗?

  如果说我们面对历史的第一次挑战,国共合作的基础是国民革命、北伐战争,巩固新生的革命联合大本营;如果说我们面对历史的第二挑战,国共合作的基础是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挽救中华民族于危亡之中;那么,面对历史的第三次挑战,双方的合作基础则是和平统一祖国,共兴我大中华。再没有比这更能决定中华民族全面崛起的最伟大的最具创造性的工作了。我们只有一心一意地服务于这个事业,如此,我们才上对得起列祖列宗,下无愧子孙后代。国共两党也才是真正经得起任何历史考验的” 欲伸大义于天下” 的当代英雄。” 将军决战岂只在战场” 更深刻的人道的现代的伟大意义也就在这里。

  中国与世界正处于一个全新的历史阶段。新形势发展的客观需要对国共两党以及两党关系的完善,也就提出了比以往更新更高更严格更丰富的要求。人民再也不能容忍国共两党相争导致国家分离,民族破隙,束缚生机,贻误发展的恶况继续下去了;人民再不能让那种带有历史堕性的“分了又合,合了又分”的恶性循环在和平统一了的祖国大地重新轮回!我们要再一次庄严重申;中国是每一个中国人的中国!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要以与生俱来的权利来关心国家大事,来努力改变当代中国民族政治这一极不合理的现实,来彻底甩掉这个沉重的历史包袱而跃向新的天地。

  这将是中国当代历史上真正惊天地泣鬼神特别崭新的一页!尽管前程还充满了难以言状的坎坷,征途上还会刮起意想不到的风暴,但为了祖国,我们再别无选择!只有国共平等合作、两岸和平统一,团结一切爱国力量,共同地积极地健康地理性地去参加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和平竞争的民主宪政的建国行列,才能兴中国!

  但是,由于中国当代的社会始终没有全部地完整地进入现代的政治民主化这个历史的文明阶段,而恰恰中国历史又有过二千多年完全的彻底的封建专制主义的统治、熏陶、恶化,奴役的一面,所以国共两党各自管辖领导下的社会的诸多方面,都不可避免地保留了那个中国旧历史母胎遗下的深深的痕迹与胎印。由于国共两党关系的特殊性、复杂性、斗争性、同一性、两重性、悲剧性。所以,我们一切关心祖国命运的炎黄子孙,就不可能也不应该撇开这些与众不同的症结来涉及、探讨、反思、改造中国的整体现实社会。

  问题的悲剧就在于:国共两党以及她们所管辖的社会的诸多方面,往往不是联合自己的真正盟军——或社會主義或资本主义去战胜共同的天敌——那个根深蒂固的死而不僵的封建专制主义。而是常常有意无意地去扩大那个历史母胎遗下的恶习与劣迹;有意无意地让封建专制主义的腐朽之气去蛊惑,同化、防疫、抵制、攻击、批判、诽谤、曲解、打倒各自真正的盟军——来自西方当代文明中的两大体系:科学社會主義与民主资本主义。

  这是中华民族社会革命中一个致命的历史谬误。正是这个致命的历史谬误在极大地阻碍了中国当代整个社会中,无论是社會主義社会生产力还是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这两种生产力就目前而言,在整体的中国社会中都还只处于初级阶段)的全面的飞跃发展。为此,实现国共合作,不但是为了完成祖国和平统一这一伟大的民族任务。而且也能为我们民族一个国家多种生产力获得空前的发展创造一个最宽松环境,能为我们民族建立一个崭新的大中华经济圈奠定一个最伟大的基础。这也是我们共同实现祖国现代化首先必须要建立的一个最重要的民族共识。(就目前而言,无论是社會主義生产力还是资本主义生产力,它们在我们中华大地上发展的越好越快,就越是对小农经济及封建专制主义的最有力的批判。)

  在中国人民要和平统一、共同建设的这个大趋势下,国共两党能组成一个新的民主爱国主义同盟吗?并在这个新的民主爱国主义统一战线中对国家建设、经济革命、自由地发挥着重要作用与伟大贡献吗?当然,我们不能设想在国民党专政下的国共合作;同时也不能设想在共产党专政下的国共合作。却衷心希望双方扬弃专政意识,相互妥协,取长补短,各尽所能,平等合作,和平竞争,共创一个祖国统一的民族民主的法治的共和制新国家,使海内外一切炎黄子孙充分发挥自己的智慧与力量,来为祖国与民族谋幸福而真正有了极大的用武之地!

  妥协是一种真正互利的较量!国共两党为了中华民族的最高利益,会再来一次最伟大的妥协吗?为了祖国与人民的最佳前途,国共两党放弃一切不利于中华民族生存与发展的政策与原则,无论是站在党的立场与宗旨,还是站在国家与民族的利益来认识,都不是一件十分丑恶,出卖灵魂的大拍卖呀!而这种相互妥协恰恰表明了国共两党的胸怀宽阔,光明磊落,大公无私,天下为公的高尚的精神!

  这里,让我们重温历史上那一场轰轰烈烈的伟大妥协吧!国难当头的抗日时期,国共两党为了民族最高利益与一个共同的保种救国的目标,双方都重新调整了自己的政治路线,放弃与改变了当时一系列不利于保家卫国的原则与立场,都均做出了重大的让步与妥协。于是一个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少,军队不分内外左右,政治不分階級党派的抗日救国的局面就朝气蓬勃地在祖国辽阔的大地上广泛深入展开了。于是一个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人出人,有物出物的抗日保国的爱国统一战线就在全国波浪壮阔地全面形成了。并且最后共同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其功业彪炳,流芳百世,充分显示了国共两党的健康力量的精诚合作与中华民族爱国力量的巨大凝聚力!在那么艰难困苦的年代里,不但为中华民族洗刷了百年来列强侵略所带来的奇耻大辱,而且也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文明阵营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今天,在世界新经济浪潮与新技术革命之神向我们挑战之时,(意味着双重的讽刺是,如果我们不信仰共产主义的话,但世界上新崛起的高科技革命,又使我们的敌手——极其丰富的物质文明的资本主义社会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似乎更成为可能;如果我们还信仰共产主义的话,(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相比较而言)但现实的物质匮乏及效率与公平欠缺的社會主義社会离共产主义社会的要求似乎又更加遥远了。危机与机遇同在,就看人们如何去把握与运作。)以天下兴亡为已任的国共两党(特别是共产党)又有什么理由不可以重演历史的正剧,放弃与修正所有不利于中华民族全面振兴与崛起的原则与立场,捐弃前仇、停止党戈,党军分离、还政于民、精诚合作、和平统一、共汇国力、迎接挑战,以建设性的理性行动去团结两岸人民共同振兴一个统一的现代化之新中国呢?

  国共两党放弃与修正那些不利于海峡两岸和平统一、合作竞争、共同繁荣的原则与立场,并不等于国共两党各自放弃了自己的历史责任,革命权威,宗旨信仰。这不但只是双方在新的天地进行一场民族振兴的伟大的历史转折和战略大转移,而且更是通过一种全新的和平的竞争方式与考验途径,来更好地全心全意地为中华全体的民众服务,以便共同的早日实现民族理想的大同世界。

  四十年前,日本帝国曾给我们中华民族带来了千古难消的巨大劫难,国共两党后来都可以对这个敌对民族宽大为怀、不记前仇、友好往来。同是炎黄子孙又毕竟有过友好合作传统的国共两党,又有什么深仇大恨不可宽宥,又有什么恩恩怨怨不可化解,又有什么冲突分歧不可通过谈判协商,和平竞争,通过法定程序诉诸法律来圆满解决呢?难道中国人只善于算计中国人,中国人只会打中国人,才真正是我们中国人一种丑陋的民族天性吗?难道海峡两岸的中国人与中国党非要等到祖国再一次陷入了被侵略者蹂躏沦亡之际,大家才会理直气壮慷慨激昂地向全世界高声宣布:我们双方不要再诉诸武力了,要相忍为国,共赴国难!要明白现在我们祖国处于这种人为的分离与破隙之中本身就是中华民族的不幸,本身就是一种国难。只是这种不是由侵略者强加而是由我们中华民族优秀儿女手足之间造成的国难,令全体炎黄子孙更加痛苦罢了。

  不可否定,国共两党都对我们中华民族的发展起过非凡的历史作用,但双方又或这样又或那样给我们中华民族造成巨大的历史创伤。究其原因,我们既要从历史传统、社会结构、经济状况、文化心理、群体意识、外来干预等等存在寻根找源,也要从国共两党的自身建设与关系变迁中解剖分析,但这些并不能说是国共两党的信仰与宗旨的错误,而是国共两党一度科学上违背了自己的主义(科学的武器不能科学的运用)从而造成了各自一定的错误与失败。但历史的命定性却仍需要国共两党从谬误的泥坑中站起来,并希望国共两党科学地总结历史经验教训,科学地认识自己、建设自己。巨大的历史创伤总是以巨大的历史进步为补偿的。中国这个巨大的历史进步就是国共合作,祖国统一、平等竞争、共同建设。国共两党完全可以在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宗旨的前提下,以党的原则与立场去恪守祖国统一合作,民族团结共兴这个大原则与大立场。用最符合民族利益的科学态度,务实最有利于民族现代化建设的新政,在新的历史大潮中再现自己是一个真正的” 适乎世界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 的中流砥柱之革命政党。

  曾几何时,中国这只东方巨狮醒来了。她的吼声引起了全世界的注目。然而,这吼声仅仅只是一声仰天长啸的呵欠,她伸了伸伤痕累累的四肢,抖了抖久睡了的臃肿的身躯,睡意朦胧地环视了一下周围又安然伏下,还是那么一副为我独尊,天下第一,昏昏然而又谁也奈何不了我的模样。她就这样一次又一次错过了走向世界,腾飞世纪的机会。

  醒来吧,中国人!让我们以自己的热血来浇灭那仇恨的火焰,让我们用自己的灵魂来架起那合作的桥梁!让一切炎黄子孙的信念都集合在爱国至上的旗帜下为祖国母亲的崛起而齐心奋斗吧!

  起来吧,中国人!一切不甘心祖国落后的人们,命运就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我们中国人只要不爱把自己的力量与智慧总是用以来对付与算计自己的同胞,而是善于用来热爱来造福自己的每一个同胞,那么,我们中华民族失去的仅仅只是愚昧的桎梏与仇恨的锁链,得到的将是一个自由和谐,繁荣昌盛、文明法治的全新的大中国。

  人民,人民宣布自己如何选择历史性行动的伟大时刻已经降临!集中国当代历史之大成,中国人民不但有国民党当政时期正负两方面的经验教训;而且也有共产党当政时期正负两方面的经验教训;同时亦还有国共两党又合作又分离时期正负两方面的经验教训。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国人民将面临三种历史选择:一、维持两党对立导致祖国目前仍在分离的现状;二、重演历史那种惊人的相似之处,先合后分的民族流血悲剧;三、一劳永逸地和平地结束祖国分离状况,共创一个统一的民族民主的共和制的现代化强国。唯最后的选择,才是海峡两岸全体人民唯此为大,义无反顾,充满希望之光的历史文明走向。

  当统一的历史和平之钟真正指到人民不再沉默而开始行动的时刻,整个中国两岸人民就会高高擎起民主与科学、法治与自由、改革与开放的旗帜,以满腔的热情,无畏的气概,理性的行动引吭高歌:在合作中竞争,在竞争中合作,在合作竞争中开拓前进!此时此刻,中国人将向全世界骄傲地庄严宣告:我们自己就是祖国分离,民族破隙、两岸仇视的掘墓人!一个新的世纪儿诞生了!一场更雄伟壮观气势磅礴的史诗般的英雄交响曲将由中国的一代新人统一的和平演奏。

  到那时,一个整体中国全面的健康的理性的对内开放的时刻就真正来临了,有了这种全面的理性的健康的对外开放,也就才能最大限度地汇集海峡两岸一切国力,调动海内外一切积极因素,去全心全意为中国现代化强盛服务。

  到那时,我们民族内部谁战胜谁的问题也就真正地解决了。国共两党与人民将共同彻底战胜自己的敌人——国家的分离与民族的落后。中国的新人曾认为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基础之上是一件极不道德的事情。那么,能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幸福基础之上,不就是一种两全其美的最好道德吗?我们已经找到了这种最美好伟大的道德了,中国海峡两岸人民与国共两党的幸福与欢欣就是建立在对方同胞对祖国统一与共兴中华的成功的欢欣与幸福的基础之上,这难道对所有的中国人来说不是一件最伟大美好的道德吗?

  到那时,我们这个历史悠久,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统一的中国跻身世界前列的日子就真正为期不远了。我们这个历经沧桑饱受磨难的中华民族再次为人类做出最伟大贡献的日子也就真正为期不远了。谁能说占全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一个统一的十二亿全体中国人过上了现代化生活的本身,不就是对人类做出了一种最伟大的贡献呢!

  最后的选择已经确定,“这里必须杜绝一切犹豫,这里任何怯懦都无济于事。”

  中国两岸全体炎黄子孙联合起来!

  我们热爱祖国,胜于热爱一切!  作者:杨岸达 一九九一年八月二十日于长沙望月湖

作者电子邮件地址:yanyana@371.net

  作者:杨岸达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论国共两党关系与中华民族之命运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常笑天 说:,

    2008年07月04日 星期五 @ 16:36:10

    1

    你太天真,但我好感动。你那么爱国爱民族,才发出这么一种呼唤。我问你一个问题,当你烧火煮饭时,却在火上浇水请它们有点合作精神,让你顺利做好饭,成立吗?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