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季材:从粮食政策看粮食问题

  我国是人口第一大国,吃饭自然是头号大事。半个世纪以来,我国粮食紧张时期超过了80%,从1993年以后粮食才能基本满足供应。不过从国情来看,我国的粮食问题还远不能说是解决了,满足供应的现象只是暂时的、局部的。首先我国的耕地面积很少,正如我们经常说的那样∶“用世界上7 %的耕地养活世界上22 %的人口”,而且随着居住环境的改善和工业、交通设施的建设,耕地会越来越少。但同时我国的人口还在增长。另外,从实行包产到户至今,虽然粮食的单位面积产量增加了很多,但主要是靠了高投入的耕作方式,以这种耕作方式在小农经济的条件下,增产的可能已十分有限。尤其重要的是,我国现行的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的种田方式,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极弱,一但出现自然灾害,歉收或绝收则在所难免。

  政府的粮食管理系统最主要的作用应是稳定粮食价格,当粮食供应过剩时,尽量收购粮食,防止“谷贱伤农”;当由于粮食供应不足而造成价格上涨的时候,则实施“贵买贱卖”,低价供应那些买不起粮食的人群,以防止发生饥荒。然而,我国不允许粮食市场的存在,粮食一直是统购统销的国家专控物资。在国家垄断的情况下,由政府粮食管理系统自定价格、自定标准、自定法规进行收购和销售,最终执行下来的结果就是不但“谷贱伤农”,“谷贵”也伤农,因为农民吃不起自己种的粮食,种粮食的农民最终沦落到了歉收赔钱,丰收也赔钱的境地。发展到了今天,在国家垄断粮食购销的情形下,以政府形象出现的粮食管理系统则成了农民脱贫致富道路上的重要障碍。

  我国政府现在强制实行的统购统销的粮食政策,使农民们意识到无论收了多少粮食都只能低价卖给政府,甚至是赔钱卖给政府,自然不会有种田的积极性。同时,统购统销这一政策严重妨碍了农民选择种植品种、种植数量的自主权,妨碍了农民采用新品种、新技术、新机械、新设施的自主权,妨碍了农民实行集约经营、科学管理、降低成本、提高附加值的自主权,这实际上将迫使农民始终停留在家庭手工作坊式的牛拉手割的小农经济阶段,从而难以脱贫致富。

  现行的粮食政策,不但是阻碍农民致富的绊脚石,而且还严重阻碍着我国经济的发展。我国粮食系统目前拥有几百万职工,每年享受着国家发的工资,拿着垄断形成的巨大的粮食购销差价,却还给国家造成每年几百亿的亏损。而集贸市场的“粮贩子”们,不过是一些文化水平和经济实力都很有限的农民,他们的收购价比粮食局高,销售价却比粮食局低,不但可以做到不亏损,而且还有钱可赚。所以,粮食系统构成了一个巨大的资金“黑洞”,只有改变现行的粮食政策,才能消灭这个“黑洞”。

  造成粮食系统巨大亏损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机构过于庞大,从账面上看,粮食系统几百万职工不过看管着二千亿斤粮食,根据国际惯例,充其量有几十万职工就足够了,可我国粮食系统的职工十倍于此;另一个原因是存在严重的浪费、挪用、贪污等等腐败现象,据国家权威部门调查,我国的粮食采购资金也称购粮款是管理得最差的资金,各级各类的政府部门,都可以向购粮款伸手,甚至被一些地方的官员拿来用于象出国旅游之类与收购粮食毫无关系的项目上,而贪污、受贿、挪用购粮款则造就了大大小小的“粮耗子”。

  在我国,粮食生产一直是地方领导的一个重要“政绩”,因此地方领导为了扩大自己的政绩,就会想方设法虚报浮夸粮食产量。在我国的历史上,人们对粮食产量的浮夸曾经到了极其惊人的地步。现在的基层领导们,不再乱报亩产多少万斤,而仅仅是把产量虚报一小部分。粮食产量报多了,国家给的收购资金也会相应增多,而这样一年一年的虚报下来,粮库里的“虚拟”粮食就会越来越多,直到最后超过了库容量,就可以再上报建设新的粮库,又可以申请到一笔工程款。“虚拟”粮食不断增加后,帐面上就会产生大量的“陈粮”,再上报上级政府要求“处理陈粮”,陈粮处理的价格当然低于新粮,属于“逆价销售”,必然产生大量“合理”的亏损,但由于本来就没有陈粮,只可能卖新粮,新粮当然是新粮的价格,而高于陈粮的那部分钱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归为己有了。

  从我国粮食的保管和节约用粮方面来说,也存在着很多缺陷。首先由于粮款的任意挪用和浪费,不能用于仓库的更新和提高,使得仓储设备陈旧老化,保管手段简单落后,加大了粮食的损耗,加快了粮食的变质陈化。另外,更大的浪费还是打着“消化陈粮”的旗号造成的,其中最大的项目就是用粮食造酒精,然后烧这种酒精开汽车。2000年以来,已经建设了两个烧粮食造燃料酒精的小型厂,每年要烧掉几十万吨粮食,2001年又开工建设一个一年能烧掉200 多万吨粮食的大型燃料酒精厂。我国的粮食是否多到了够当汽车燃料的地步,这是很令人怀疑的,而这种计划会被有关部门批准,更是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根据我国和世界各国的惯例,粮食局应当剥离收购、存储、销售的功能,只担任统计功能,同时应当增加标准、检测、价格、法规方面的功能,对粮食的生产、储存和流通进行有效的监督。农民“交公粮”的任务应当取消,改为纳税,交纳土地税和所得税,当然同时也应当废除对农民的一切不合理收费。农民可以根据价格决定把粮食卖给国家的粮食公司或者粮贩子,也可以自己到粮食市场进行直接交易。政企分家后的粮食公司应当承担部分战略储备粮和救济粮的责任,同时也负责平抑粮食市场的价格,而因此造成的损失应由国家给予补贴。其实粮食体制转入市场化之后,粮食公司如果经营得当,完全有可能产生很高的利润。首先,由于整个粮食公司资产巨大,很容易就可以成为上市公司,在证券市场融资;其次也很容易取得国际资本的支持,既可以进行国际融资,也可以吸引国外投资以及国际合作;另外粮食公司拥有数量巨大的粮食资源,可以利用期货市场赚取交易差价,也可以利用世界各地的粮食价差赚取利润;有了资金之后,还可以兴办粮食加工企业,把粮食升值。

  总之,我国的粮食体制和现行粮食政策需要改革,各种改革方案均可尝试进行。

来源:读者投稿

  作者:官季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从粮食政策看粮食问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