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温·斯图尔特:中国是日本经济的威胁吗?

  在过去一星期,人们同时争论说,中国是对日本经济的一个威胁,而且人民币要调整币值。这使人想起美国和日本之间的一场类似的争论。这场争论导致1985年的《广场协议》,但是那场争论并没有因此结束。

  美国的报纸喜欢把日本描绘成一名硕大的相扑运动员或是怪兽哥斯拉,入侵和破坏美国经济。眼下,对于中国,记者们同样得出一个夸张的形象——巨龙正在吞噬相扑运动员。但是那些说中国是个威胁的人错了,他们刚好把注意力从最大的问题上转移开来。对日本经济的真正威胁存在于日本本国内部。

  据担忧者说,中国是个经济威胁的一个原因是,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正在加剧日本整体价格水平的下跌,即通货紧缩。但是这种观点忽视了通货紧缩有好有坏这一情况。良性通货紧缩源自价廉和不受限制的进口商品,它将使日本消费者直接受益,例如结束花10美元买一只梨,20美元买一只桃子,或是100 美元买一个西瓜的时代。此外,进口商品价格下跌也有益于从国外购买投入的公司,从而提高日本的进出口交换比率。

  不要把良性通货紧缩与恶性通货紧缩混为一谈。恶性通货紧缩表现在进行了无回报率投资后土地和其他资产的价格上;或者表现在需求下降的商品和资本价格上。日本消费者把钱攥在手里有几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价格转天就会下降,所以为什么要在今天把钱花出去?再者,由于日本的利率非常低,人们必须为退休积攒更多的钱。《经济法规101 》一书说,较高的回报率会鼓励人们加倍储蓄。但是在日本,经济学规律颠倒过来:投资回报率非常低,人们需要存更多的钱(称“预防性储蓄”)。低需求的影响是,无回报的资产从一开始就更不值钱,而且越来越多。因此,日本家庭和公司的净资产减少了。

  中国威胁论者还说,中国正在威胁日本的生产基地,尤其是劳动密集型部门,例如纺织和计算机制造业等。但是日本的人口结构正在发生变化,可利用的劳动力供应源将会缩小,还会有更多的人退休。日本的老龄社会——人们的寿命延长,同时出生率降低的现象——要求各公司到国外寻找工人。因此,日本的公司在中国建厂这一情况是好消息。随着日本变得较为重视资本投入,它会发现自己能更有效地生产资本密集型产品,而生产劳动密集型产品的效率会下降。因此,日本应当成为一个全球资本、服务和高技术的供应国。

  但是中国威胁论者说,中国对日本最大的威胁或许就是在高技术领域。有图表显示,日本向美国出口的台式计算机数量正在减少,而中国向美国出口的台式计算机数量正在增加。这些数字有欺骗性。它们反映的是仅在中国组装的计算机的价值。与此同时,几乎所有增值技术都来自日本和其他地区。

  日本和中国竞争的产品数量被夸大了;根据一些计算结果,这样的产品仅占1/5.这两个国家与其说是竞争,不如说是互补。合作从来不会成为好新闻,因此记者们强调竞争不足为怪。不过中国还不像日本那么强大。两国之间的健康竞争的程度也促使日本的公司更为注重利润率,并集中于日本领先的领域。

  中国本身如何呢?不可否认,中国经济在过去10年突飞猛进,而日本经济却每况愈下。但是在那样迅速发展之后,中国的年人均收入还是不足1000美元,而日本的这一数字差不多是中国的40倍。此外,国民生产总值达4 万亿美元的日本使国民生产总值为9800亿美元的中国相形见绌。如果从战略意义上说,经济实力等同于权力,那么中国离成为某种威胁还有段距离。

  但是有两个重大事件将改变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 )和2008年夏季奥运会在北京举行。这些是对中国经济抱更乐观态度的理由吗?然而,以这两件大事为基础预测投资流量、经济增长和汇率的问题是,它们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仍然是不确定的。人们难以预测中国加入WTO 后流入和流出中国的净资本流量。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关于人民币的所有争论都是中国是否会让人民币贬值,以便与亚洲地区其他疲软的货币竞争。中国决定不让人民币贬值让世界松了一口气。眼下,人们突然开始争论中国是否会被迫调整币值。不过,中国经济没有什么变化来支持人民币坚挺。事实上,有理由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正在减速,而且经济的中期前景不容乐观。

  中国并没有威胁到日本经济。甚至正相反,中国将补充日本的各个行业。但是,也许更为重要的是,中国从外部向日本经济改革施加压力,因为如果日本有所担心的话,那也只是日本本身。特别受欢迎的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肩负着整顿日本经济的艰巨任务。既然他已经让日本相信,改革将是痛苦的,那他就必须以正确的程序拉动经济杠杆,不然就有发生严重衰退的危险。

  在我东京住所的附近,挂着选举时留下的一张海报,上面是卷起衬衫袖子的小泉纯一郎,好像他要处理一项相当艰巨的工作。他的确要处理一项艰巨工作。为对付在全球经济中竞争所面临的困难,小泉必须找到办法,再培训和雇用那些失业者。8 月初,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竹中平藏提议,由日本政府直接向失业者提供工作。一种想法是,雇用5 万名临时助教。对就业率的担心反映了日本政府中的凯恩斯主义倾向。大萧条的幽灵让经济权威人士提心吊胆,他们不会让市场机制不受限制的运作。他们知道,总需求暴跌会导致一场恶性循环,日本经济将无法从中快速恢复。

  因此,可以暂缓紧缩财政。日本政府应当着手财政改革,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减少开支和增加税收。相反,这是个资源再分配的问题。日本应当效仿美国在90年代中期的做法,转移对道路的投资,增加对电信基础设施的投资——从公路转向信息超级公路。目前,日本的电子商务落后于美国、澳大利亚、瑞典、挪威和爱尔兰。

  但是最紧迫的是调整银行系统。日本政府必须强迫银行注销不履行合同条件的贷款(NPLs)。仅仅希望和鼓励各银行这样做是不够的。有3 个理由说明NPLs——不清楚确切数字——最为紧迫。首先,对于每一笔坏账,都存在一个糟糕的贷方和一个糟糕的借方。而且每增加一个糟糕的贷方和一个糟糕的借方,贷款总额就会减少,进而造成经济活动减弱。其次,坏投资过去一直,而且今后还将继续排挤可能的有利投资。

  最后,银行系统混乱正在损害总需求,即消费需求加上商业投资。没有人消费,因为没有人知道财政问题究竟糟糕到何种程度。这就是为什么日本政府必须要求各银行充分公开财务,并迫使它们注销坏帐,然后再采取下一步行动。与此同时,小泉纯一郎应当停止把自己的政治资本浪费在靖国神社和中国廉价的进口商品上,而是应当立即行动。

(作者/ 德温。斯图尔特,王海方译,原载泰国《亚洲时报》8 月25日网站)

  作者:德温·斯图尔特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中国是日本经济的威胁吗?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