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名流:毛泽东的政治遗嘱

  一个毫不重要的问题,往往能够改变历史进程和方向。年轻人可能难以理解,但“文革”时期,就有这样的事发生。

  “四人帮”说:毛主席说要:“按既定方针办”;

  华国锋说:毛主席说的是“照过去方针办”。

  其中有三个字不同。

  正是这不同的三个字,摧毁“四人帮”有了一个恰当的理由:伪造毛主席临终嘱咐。自此终结了“四人帮”的十年嚣张,使中国历史得以改变。

  24年前的10月6 日晚,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四人帮”被一举粉碎。然而,这场严峻斗争的直接导火线是“四人帮”开动舆论机器大肆宣扬“按既定方针办”。正是“按既定方针办”的震天价响,在叶剑英等老帅洞察秋毫的点醒之下,华国锋才下定决心采取强硬措施。

  现在回过头来看,毛主席给华国锋确实写的是“照过去方针办”,但华国锋自己也一字字地说过毛主席的指示是“按既定方针办”。这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

  ●突如其来的变化

  1976年9 月9 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缔造者毛泽东逝世。在最初悲痛的一星期里,形势茫然,何去何从,谁心里都没有数。

  一方面是炙手可热的“四人帮”,一个篱笆三个桩,这四个人都是十年“文革”中的红人。有毛泽东的夫人江青坐阵,有党的“十大”会议上作为林彪的替补和新的接班人来培养的上海工人造反司令、当时年仅38岁的王洪文,还有上海市委书记出身的副总理张春桥,舆论总管姚文元。张春桥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文武之道,张弛在手,他们是志得意满,势在必得。江青准备任党的主席,王洪文准备任人大委员长,张春桥则出任总理,编辑出身的姚文元则继续掌控舆论大权。另一方面,则是毛泽东临终托孤,好不容易找到了的各派政治力量的平衡人物、过渡人物华国锋。因“四五天安門运动”而意外擢升为国务院总理、党的第一副主席的华国锋,表面上是在“第一位”,但座位并不稳定,被人私下里称为最多只是个当当省委书记的“料”。“四人帮”不会买他的账,而老一辈革命家与他距离也不能算近。第三方面,则是以叶剑英、李先念为代表的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中起支撑危局作用的老一辈革命家,与他们精神呼应的是刚被打倒下去的鄧小平。

  力量对比,强弱明显。

  一星期之后,“四人帮”控制的舆论呼出了这六个字:“按既定方针办”。这使许多正在惶然之中、靠“文革”发家的人心定下来。——原来,毛泽东的方针不会改变,“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还要继续下去。

  紧接下来的突变更令人目瞪口呆:在华国锋和叶剑英、李先念等老一辈革命家合力下,由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警卫局局长汪东兴出面操作了一次在中共历史上史无前例,也空前绝后的瓮中捉鳖喜剧,使诡计多端的“四人帮”恶梦一般束手就擒。

  逮捕他们的一个重要的直接的理由是:他们伪造了毛主席临终嘱咐。他们说:毛主席说的是“按既定方针办”,而实际上毛主席说的是“照过去方针办”。其中有三个字不同。

  中国历史因三个字而得以改变。

  ●毛泽东有没有说过“按既定方针办”

  在许多年之后,人们多不会去想这么个问题,就是:毛主席到底有没有说过“按既定方针办”?

  “四人帮”一直认为手中有毛主席的这句话,是有把握“文斗”获胜的。“四人帮”也许认为自己的底气比华国锋足得多。华国锋没有政治班底,孤家寡人,政治局中“四人帮”本身就有四票,其余的人又大都是“文革”派,只要开会,他们能够合法地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把反对他们的人清除出去。更何况,他们手中握有一条毛主席的最后遗言:按既定方针办。

  1976年9 月16日,“四人帮”发表了两报一刊社论,题为“毛主席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用黑体字正式推出了毛主席的临终嘱咐——“按既定方针办”,就这一条,把对毛主席的“既定方针”的最后解释权全部垄断到了自己的手中。叶剑英一读就知道里面有问题,马上在“按既定方针办”六个黑体字下划了红线,专门送给华国锋看,华国锋没有任何反应,连警觉都没有。

  解释只有一个,就是毛主席对“四人帮”确实说过“按既定方针办”。1980年9 月4 日姚文元在接受审讯时承认把毛主席这句话的产生时间刻意模糊了一下,社论中的原句是“毛主席在病中嘱咐我们”,姚在审阅时删掉了“在病中”三个字。姚没有说这句话是他们编造的,审讯也没有就这句的真伪问题进行展开调查,说明是有这句话的。当时审讯时姚的回答是这样的:

  姚文元:毛主席逝世前后的一些情况,使我感到,用了这句话可以至少在一段时间里保持稳定,就是说解决“四人帮”的问题可以不会马上发生。

  审讯员:“既定方针”指什么?为什么你认为这条语录就能够“稳定局势”?

  姚文元:我认为表达了这样的意思:过去决定的东西都要照办,具体包括哪些我没有想过。

  王洪文的交待也没有指称这是伪造的,他的交待不像是负隅顽抗的样子,因为这也已经没有了必要。他的陈述是这样的:

  在我的印象中,“按既定方针办”这句话可能是张春桥加的。因为在这之前,他曾对我说过,他最后一次见到毛主席时,主席拉着他的手低声说:“按既定方针办。”到底有没有这回事,我也不清楚。

  那么,是张春桥编造了这句临终嘱咐?按常理推论,张春桥没有胆量凭空编出毛主席的话来。张春桥最后见到毛主席确有其事,时间是1976年9 月5 日,就是毛泽东去世之前的4 天,说是“临终嘱咐”也算说得过去。

  毛主席对华国锋说的确实又是“照过去方针办”。毛泽东主席1976年4 月30日晚上在他那间著名的堆满古线装书的书房会见了新西兰总理马尔登,会谈结束后,他把陪同会见的华国锋留了下来。华国锋向毛主席汇报了某几个省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革命形势不容乐观,毛泽东对华国锋说了几句话,华国锋表示自己没听清楚。于是,毛主席用颤抖之手在纸条上写了三条,它们是:

  1 、“慢慢来,不要招(着)急”;

  2 、“照过去方针办”;

  3 、“你办事,我放心”;

  本来华国锋“资本”单薄,有了这三句话,华国锋就有了定心之丸。毛泽东对张春桥说的“按既定方针办”的时间上显然要比华国锋晚得多。毛泽东那时可能口齿还算清楚,而张春桥听得清毛主席的话,也就没有留下笔录,这成了“四人帮”的难言之痛,提不出真凭实据,口说无凭,相反,毛泽东在政治局开会时曾批评“四人帮”的话倒是众所周知。

  华国锋在随后的政治局会议上,他只传达了毛主席的前两句话,后一句没有讲。华国锋传达这两句话时,政治局成员都在,江青、王洪文等都作了记录,没有提出异议。

  1976年7 月30日晚上,中央政治局的华国锋、王洪文、江青、吴德、纪登奎、苏振华、倪志福等人接见出席全国计划工作座谈会的同志,会议记录白纸黑字,写得非常明白,华国锋在传达了毛主席一系列的指示后,说:“毛主席最后指示我们:”国内问题要注意。‘还指示过我们:“按既定方针办。’各地区、各部门必须坚持按照毛主席的指示,按照中央的规定去办。各级领导干部要抓紧学习,深入批邓,把革命搞好……”看看,华国锋在这里所用的不是“过去”而是“既定”。

  华国锋也说过“按既定方针办”的话,不用证明已经清楚。毛主席多半也是有过“按既定方针办”这一说。否则,很难想象华国锋也如此引用。同时这也说明这话毛主席说过不止一次,对张春桥只是再次重复强调。

  ●到底是按什么方针办?

  在叶剑英第一次提醒华国锋,而华国锋毫无反应的第二天,既1976年9 月17日,“四人帮”把“按既定方针办”是毛主席临终嘱咐的气氛在北京大小报刊全面铺展开来,特别是“四人帮”的政治基地上海的《解放日报》,通栏标题“遵循毛主席嘱咐按既定方针办”,下列四个小标题,分别是“按既定方针办,就要坚持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按既定方针办,就要坚持与走资派斗争;按既定方针办,就要坚持认真学习,深入批邓;按既定方针办,就要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表明攻击的目标已是瞄得很准,箭在弦上,迫在眉睫。

  华国锋感到,“四人帮”运用毛泽东讲话的专有权而释放出的政治打击力太厉害了。毛主席明明对自己讲的是“按过去方针办”,怎么突然变成了对他们说的“按既定方针办”了?照理讲,这字面上也没有什么含义上的特别差异,但问题的关键是这句话的拥有权!谁拥有谁就是毛主席的代言人。事情就这么简单,就这么厉害!

  正值毛主席刚刚去世,有些人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对逼近的危险也没有什么觉察。汪东兴就是最好的例子。汪东兴是站在毛主席床前看着他“走”的少数几个人之一,他连哭了多天,茶饭不思,哭得稀里糊涂。

  一次,李先念找他有事,见他老是啼哭不休,不得不点醒他:“老汪,这个时候你怎么能像个孩子似的哭呢?主席的后事重要。现在是全党的非常时刻,我们每一个共产党员都要经得起严重考验。华国锋同志刚刚就职,我们要替他考虑到种种复杂情况。”汪东兴这才醒了过来,思考没有毛主席后该怎么办?

  其实,华国锋的状态与汪东兴差不了多少,没有人点醒,他还不知道已经掉进了陷阱之中,成为“四人帮”新一轮权力争斗的扳倒对象,位置都快不保了。

  叶剑英已经听到了霍霍的磨刀声。这次他不再含蓄,而是在当天明白无误地对华国锋说,突然冒出个“按既定方针办”,这与政治局传达的不一样,六个字中错了三个字,谁对谁说的?实际上,当时叶剑英并不知道华国锋本人也说过“按既定方针办”,因为叶剑英已经按毛主席批示在他生病期间,他的工作全部交给陈锡联来代替干了。

  华国锋这次猛然醒悟。明白大呼小叫“按既定方针办”也是冲着他的。他如果不警觉,也将成为刀下之俎。尽管同样的话他也引用过,但他还是准备修正自己所说。不管毛主席有没有说过“按既定方针办”,被“四人帮”用来抢班夺权就该作废。这个时候不能算数,只有对自己说的“照过去方针办”才算数。这是有字为证的东西。

  华国锋决定不再含含糊糊地敷衍“四人帮”,不再说什么“按既定方针办”。第二天,9 月18日,毛主席追悼会在天安門广场举行,全中国都看到,华国锋在念悼词,站在一边的王洪文伸头注视着华国锋的讲稿,似在等着听他嘴中吐出“按既定方针办”六个字,然而,华国锋始终没有念出这六个字。

  华国锋立即着手清除“按既定方针办”六个字,不再允许这六个字出现,对胆敢讲这六个字的人毫不留情。首先遭到打击的是远在千里之遥、不知事情究里的、正准备在联合国代表中国政府慷慨发言的外交部长乔冠华。1976年10月2 日,外交部将乔冠华在联大上的发言稿送给华国锋审,华毫不犹豫地对文稿一顿狠批:“文中引用毛主席的嘱咐我查对了一下,与毛主席亲笔写的错了三个字,毛主席写的和我在政治局会上传达的都是‘照过去方针办’为了避免再错传下去我把它删去了。”乔冠华因此在之后的揭批“四人帮”的运动中落了个“四人帮”“伪造主席临终嘱咐”的帮凶的罪名。

  ●叶剑英说,对付“四人帮”,必须以快打慢

  “四人帮”并没有否认毛主席对华国锋说过“照过去方针办”。张春桥在得知华国锋开始突然不承认“按既定方针办”后,从汪东兴那里查找到华国锋在中央计划工作会议上亲口说过“按既定方针办”的记录后,对保管记录的汪东兴说:“毛主席给华国锋同志写的‘照过去方针办’,是针对着他汇报的有关省、市的情况而讲。当然正确。主席讲的‘按既定方针办’,是要我们按党中央和毛主席已经决定了的方针和政策办事,两者没有什么根本的区别。”

  华国锋不承认毛主席说过“按既定方针办”。“四人帮”自然不退让,“按既定方针办”是“四人帮”的救命稻草,尽管也算是一根真实的稻草,但华国锋只要坚持“照过去方针办”,对“四人帮”来说,他们就没有什么“传家宝”可以发挥作用力了。所以,“四人帮”立即开动舆论工具,推出署名梁效的文章《永远按照毛主席的既定方针办》,并警告华国锋,不坚持“按既定方针办”就是“背叛”,“任何修正主义头子胆敢篡改毛主席的既定方针,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

  在粉碎“四人帮”中起关键作用的是叶剑英,叶剑英对“四人帮”的政治图谋十分清楚,知道他必然会做足“按既定方针办”的文章后采取行动。“四人帮”一手抓武装以防不测,一手准备十届三中全会,试图在会议上达到多数,第一步达到驱逐叶剑英、李先念等老一辈革命家的结果,随后可以轻而易举地消灭华国锋等力量。因为主要是文斗,所以需要一段时间。

  叶剑英说,对付“四人帮”,必须以快打慢。有了这个观点,于是就有了中共历史上前所未有但极得人心的行动:动用警卫部队的“军事”手段消除政治对手。这样也就才有了全国人民的“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

  事情尽管很顺利,但回顾历史,“四人帮”抓住“按既定方针办”是符合他们当时的历史情状的。实际上,华国锋不仅说过“按既定方针办”,他后来提出的“两个凡是”就是“按既定方针办”的一种变化说法。如果“四人帮”不威胁到他的位置,如果他能够在“四人帮”的支持下坐稳第一把交椅,他多半会衷心地拥护“按既定方针办”,这毕竟比“两个凡是”来的清楚明白得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历史局限。

  当然,历史也没有如果。

摘自《今日名流》

  作者:今日名流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历史长河 » 毛泽东的政治遗嘱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范宜雪 说:,

    2008年01月04日 星期五 @ 07:56:41

    1

    毛主席的遗嘱应该是”按既定方针办”.不可能是”按过去方针办”.”按过去方针办”.等于没有遗嘱.那么既定方针是什么呢?对谁有利对谁无利呢?显然对华国锋,汪东兴等是不利的,对江青,王洪文等是有利的.而且这个既定方针知道的人还不少,只少是政治局委员都知道,所以才有了粉碎四人帮的政变.不知这个既定方针还要多少年才能公布于世.

    回复

  2. 王仆众 说:,

    2008年07月24日 星期四 @ 03:13:58

    2

    一诗定乾坤,
    四字平天下,
    理解毛泽东,
    觉悟兴中华 。

    注:若知“一诗”、“四字”、“理解毛泽东”的内容等,请在网络上输入“王仆众”后点搜索即可。特别是在央视论坛中寻找一下。若认为有意义请将此信传给您的朋友等。谢谢!

    我的一些对新中国政治再认识的见解和观点,正在得到越来越多同志的理解和支持,这是一件大喜事,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也一定会成为中国大多数人的共识,那将是全中国人民的一件大喜事。 王仆众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