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红:腐败的群众基础

  腐败首先产生在官场。在清朝,由于官员俸禄偏低,官场腐败习以为常。“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就是这种现象生动的写照。收入长期偏低,容易诱发贪污受贿、不给好处不办事的腐败现象。此外,机构臃肿、人员臃肿也是产生腐败的温床。上梁不正下梁歪。官场腐败刺激了社会各个行业、各个生活场景的腐败,并进一步导致了人性的堕落和腐败;反过来,有其群众基础的腐败又促成了官场腐败的绵延不绝!

  我党自建国初期开始,反腐败已有数十年,且力度也越来越大,而腐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凶猛!腐败屡禁不止,愈演愈烈,时下已渗透到各行各业,甚至还颇有日常化、轻松化、随意化、大众化的意味。比如在教育界,考试作弊,教师将学生视作摇钱树,是谓教育腐败;在新闻界,编辑记者搞有偿新闻,是谓新闻腐败;在学术界,搞有偿发稿,搞人情评奖、评职称,剽窃他人的成果,抄袭成风,是谓学术腐败;在医疗卫生界,医生收受红包,甚至一些医院太平间的守门人若不打点,就不让正常停尸,是谓医疗腐败;腐败几乎泛化于日常生活所有的领域,换言之,只要有人群的地方,就有腐败现象的发生。

  腐败让百姓寒心!俗话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的心里有杆秤。老百姓对腐败深恶痛绝,编篡出不少民谣对腐败现象进行揭露和抨击。但事实上,群众在腐败现象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呢?是默许、支持、纵容还是抗争?

  腐败已渗透到百姓的每一个细胞当中。痛恨归痛限,许多老百姓在许多腐败现象司空见惯、惩治无力的情况下,渐渐地由痛恨转为冷漠,由麻木转为适应,从不习惯转为习惯,渐而在生活中开始利用腐败者为自己谋取正当或不正当的利益;或者为腐败者提供便利和舞台,相互利用,甚至为虎作伥;或者利用个人小小的权力也开始腐败。柏杨所著的《丑陋的中国人》一书中所提的奴性和劣根性,并非虚言。许多人为了达到个人目的,请客、吃饭、送礼等支持腐败的举止被视为稀松平常,且自觉自愿。你不是喜欢让人拍吗,我连溜带舔;你喜欢吃请,我设宴伺侯;你喜欢拿,我就狠狠的送;你喜欢色,我穿针引线;你不喜欢谁,我在你跟前把他说得一无是处;你喜欢的人,我把他捧成一朵花;你看月亮是方的,我不会说是圆的。总之,我要投你所好。只要我力所能及,可以满足你的一切欲望!在医院看病,送医生红包,若被拒绝,心里都不踏实。甚至觉得能请到位实权人物吃饭、收受礼物,是一种荣幸和能耐。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若是亲朋好友做了官,便积极鼓励其弄权,若对方坚持原则,秉公执法,反而认为不讲情面,不够意思。

  有一些案例,在执法人员调查一些单位领导的腐败行为时,听到的来自群众的反映却是对那位领导的“褒扬”声。有人夸他们的领导能力强,把企业搞得红红火火,个人吃点捞点算是回报不算贪;有人坦言他们的领导若能保证下面的职工端起饭碗有饭吃,领导吃得饱些丰盛些他们没意见,富庙养个富方丈,是养得起的;更有甚者直言不讳:企业领导腐败点不要紧,只要“階級感情”尚存,他腐败,但没使我们勒裤带,品性就不是很差,而一个清官,若不能为企业职工谋利益,也不是个好官,相反,即使不是个清官,只要能把单位经济效益搞上去,就功大于过。

  腐败有如此广泛的群众基础,发人深思。一些群众张口闭口对社会、对政府极端不满,但是,对发生在自己身边的这些腐败现象却熟视无睹、置若罔闻,放弃了公民自身对社会的一份责任,甚至为某些腐败者推责脱罪。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反常的现象,其中最根本的一条“理由”是,腐败者的“能耐”给单位或职工带来了好处,其腐败行为是建立在富裕基础上的腐败,是一种合乎情理的“回报”,也就是说,这是一种容易被感情所淡化、宽容的腐败。诸如单位领导屁股下坐的轿车越换越高档,不认为这种奢侈之风不应提倡,反而感到领导出门神气,自己也风光;上司们三天两头公款吃喝,吟歌艳舞,不想如此这般挥霍公款败坏了风气,反认为领导们八小时内拼命工作了,八小时外痛快些算是放松放松不为过;还有的领导不检点,好拈花惹草,甚至养了情人,包了二奶,有人会认为这是领导的私生活,不应该干涉……这样“应该”、那样“理当”,归结起来是因为想到自己所处单位的经济效益不错,自己收入提高了、福利改善了、生活富裕了,领导坐坐高级轿车脚步精贵些,吃吃山珍海味补补身子,有什么不可以,比比功过这算是多大的一种腐败呢?

  腐败者之所以有群众基础,与群众的既得利益不无关系。在不少人看来,只要保证单位经济效益、职工收入提高,当官的就有“资格”享受一些“特殊化”。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利益上的倾斜心理,缘于三个原因:

  一是某些人的麻木心理。腐败现象看得多了,不足为怪;腐败现象长期惩治不利使老百姓普遍得了“青光症”,并在心理上适应、冷漠、麻木了。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一时半刻难以根治的问题;二是少数人的迎合心理。宽容、认可某些腐败现象,甚至存在或轻或重的“崇腐心理”。见腐败者娇妻美妾,玉食锦衣,华堂宝车,心中羡慕,因而追捧腐败者,并希望有朝一日也能有机会过一把“腐败瘾”。此等心理唤起了那些腐败分子的另一种优越感,一种有机会腐败、有资格腐败、先天下之腐而腐的沾沾自喜,一种不捞白不捞、换了别人一样会捞的自我安慰。以此为奋斗目标,使腐败分子得以前仆后继,倒下了一个胡长青,又站出一个成克杰。这是一种被腐败毒化很深的不良心理,是腐败恶性循环的孽缘之一;第三个原因,恐怕是大众的恐惧心理――肥猪效应。媒介曾报道这么一件事,说是有个地方的一名主要负责人因违纪革官调走,当地却有人联名上书要求组织上继续让这个负责人在此留任,原因是此官虽贪但“喂”到这程度胃口也许填得差不多了,担心换了一个新官,又得从头“喂”起,弄不好其“胃口”更大,百姓更遭殃。某些人之所以被某些腐败现象“感化、心软”,窃想也不乏这种恐惧和担忧。这种消极的心理缘于当前难以根绝、蔓延的腐败现象,应该说,这同样也是一种不良的思想倾向,不可轻视。

  腐败者前仆后继,是因为更多的人以腐败为乐事、幸事,也是因为威慑力与巨大的利益诱惑相比不足挂齿。在一些地方干部选举换届时,老百姓已麻木到对腐败现象视而不见,不珍惜手中的权力,致使腐败分子竟能连选连任。试想,如果所有的老百姓放弃公民的正当权利,放弃公民对社会的一份责任,放弃对腐败分子的监督和揭露,那么,单靠党和政府的单方面努力,是不可能根除腐败现象的。

  官德起源于民德。如果百姓在办理各种事务时,按照法规规章的要求正常办理,遇到不法的阻力,通过投诉等合法的途径来解决,不给腐败者提供市场,不给腐败者得以腐败的机会,那么,不正之风就不会如此泛滥;如果群众能够不计小利,坚持原则,为社会负责,看见腐败现象就将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编织一张巨大的社会监督的法网,使腐败者无所遁形,那么腐败者就会大大收敛,甚至悬崖勒马;想腐败者就会心存顾忌、循规蹈矩,社会风气与官场风气就会大为改观。

  官德是需要民德做支撑的。修养心性,讲求德性、品格、做人原则,不仅是百姓个人的事,而且应该且必须成为国家的切实需要。身之不修,性之不养,老百姓没有良好的心性修养基础,就不会正确享受法律赋予的权利,也不能更好地尽一个公民对社会应尽的义务。如果有幸被选为人民代表,成为人民公仆,有了官职,就势必不能心正眼明地为人民服务,甚至很容易成为下一批的腐败分子。

  要想在这个社会最大限度地减少乃至杜绝腐败,最重要的基础就是群众的道德基础。道德水准是扭转社会风气、根治腐败的关键。当然,要想让广大群众从内心中良知回归、责任感复苏,光靠以往呆板的说教方式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它要求,做官者首先要以身作则。俗话说得好,正人先正自,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如果政府能够在浊浊世间不殉私情,选拔一批清官,切实整顿吏治,精减政府机构,少说空话套话,那么,就会对群众提高道德水准开一个好头。在加强所有公民道德教育的基础上,以制度来做保证,进而加强对腐败分子的有效监督和惩治,遏制腐败并非不可为之事。当然,遏制腐败有着不可预见的巨大成本,这包括财力成本和精神成本。为此,政府应付出巨大的代价,且应为此不计成本。

  群众到底应该是什么?中国古代有一个官职叫牧,牧即为赶羊的人,换言之,百姓即为任人驱使的牛羊。群的繁体“羣”字中,君压在羊上面,即君主高高位于百姓利益之上,百姓只能逆来顺受,只能受统治者的愚弄和欺压。笔者真的想不通:今天,中国人享有几千年来从未有过的如此多的民主、如此多的法律赋予的当家做主的权利,为什么众多的百姓要自动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权利?为什么要纵容腐败?为什么给腐败者提供市场?又为什么非要做为虎作伥的奴才呢?!

  (文/ 韩红摘自人民网)

  作者:韩红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腐败的群众基础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同木 说:,

    2008年03月06日 星期四 @ 17:42:09

    1

    我不知道你现在是否还这么认为。
    我觉得,我对你的说法真的是没有话说
    丢人现眼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