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GDP是个什么东东?

  为了获得对于经济状况的洞见,大多数人对会依赖一个叫做国内生产总值(GDP )的指标。GDP 框架所考虑的是在某一特定时间间隔内,常常是一个季度或一年内生产出来的最终消费的物品和服务。这一指标是根据下面的看法建立起来:驱动一个经济发展的并不是财富的生产而是其消费。这儿至关重要的是对最终物品和服务的需求。由于消费者支出是总需求中最大的组成部分,因而一般就认为,消费需求推动着经济增长。

  GDP 框架完全集中于最终物品和服务,因而堕入了一个幻想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是由于人们有欲望,物品才被生产出来。这完全跟现实世界的状况(也就是说,这种欲望是否能够被满足的问题)不搭界。这一观点中所关注的不过是对商品的需求,而这几乎立刻就会引起这些商品的供应的问题。由于商品的供应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这一框架完全忽视了在最终商品形成之前生产的不同阶段的所有问题。

  在现实的世界中,仅有对商品的需求是不够的;人们必须有一些手段满足人们的欲望。这里的手段——即在生产最终商品过程中的各种各样的中间商品——并不是现成的,他们也必须有人生产。因此,为了生产一辆汽车,就需要煤炭以生产钢铁,接下来要用钢铁生产一整套机床,然后用这些工具生产其它工具和机器等等,到了最后阶段,我们才能生产出一辆汽车。生产的各个阶段的和谐的互动,最终才能生产出最终产品。

  GDP 框架给人的印象是,它不是生产商品与服务的无数个体的活动,而是某种在这些活动之外的叫做“经济”的东西的活动。然而,在任何阶段,叫做“经济”的那个东西都不可能具有自己独立的生命。所谓的经济,只是一个比喻——它并不存在。

  政府的统计学家则把最终商品和服务的价值都统统加在一起,用GDP 指标编造了一个经济的虚构。主流经济学家认为经济是存在于现实世界中的某种实体,于是他们得出了一个奇怪的结论,说对个体有利的东西,却未必对经济有利,反之亦然。由于经济不可能像个人那样具有自己的生命,那么,显然,对个人有利的东西就不可能对经济有害。

  GDP 框架不能告诉我们,在一定时期内生产的最终物品和服务到底是反映了真实财富的扩张,还是仅仅反映了资本消费?

  比如,如果一个政府投资建设一座金字塔,这对个人财富绝对没有任何增加,但GDP 统计中却会说这是一种经济增长。然而,实际上,建设金字塔将转移创造财富活动的资金,从而会抑制财富的生产。

  由于GDP 框架完全忽视了生产的中间过程,它对于我们评估繁荣- 萧条的周期,不可能有任何用处。因而一点都不奇怪,主流经济学家就不得不得出结论,说衰退是消费支出突然下降的后果。因而,在GDP 框架中就十分合乎逻辑地鼓吹,要放松货币政策以刺激“经济”复苏。

  整个GDP 的概念给人的印象就是,存在着某种叫做国内产出的东西。然而,在现实世界中,财富总是由某个具体的人生产,并被其拥有的。换句话说,商品和服务不可能从总体上进行生产,也不可能由一个至高无上的权威来监督。因此这就意味着,整个GDP 的概念没有任何现实的基础。它是一个空洞的概念。

  按照米塞斯的说法,用来衡量全国产出的那一整套观念多少是靠不住的:

  “试图用货币来确定一个国家或整个人类的财富,就像欲通过计算胡夫金字塔的尺寸而弄清宇宙之谜一样幼稚。”

  同时,

  “如果一家企业对土豆供应价的估计是100 美元,这就意味着,它有可能以这个价款将这些土豆售出或交换;如果整个企业估值100 万美元,这就意味着,老板期望以这个数字出售该企业,商人可以把它的财产换算成货币,而国家却不可能。”

  除此之外,使用GDP 指标,还带来严重的问题。为了计算一个总数,必须把不同的东西加到一起。为了把这些东西加到一起,他们必须要具有共同的计算单位,不可能把电冰箱加到汽车和衬衫上来得出一个最终物品的总量。由于真实的产出总量无法进行有意义的界定,所以,显然,它不可能被量化。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经济学家用那些物品的平均价格计算出不同物品的货币支出总量。然而,在这里存在着严重的问题。价格是什么?它是在特定时间、地方,具体的两个个体之间在一笔交易中所谈定的不同商品的交换比率。价格,或者说用另一种商品所衡量的一种商品的交换比率,是用另一种商品的量所测度出的第一种商品的量。在货币经济中,价格就是用货币的量所测度的第一种商品的量。

  假设进行了两个交易。在第一个交易中,一台电视机换得1000美元;而在第二个交易中,一件衬衫换得40美元。在第一个交易中,价格或者说交换比率就是1000美元/1台电视机,在第二个交易中,价格是40美元/1件衬衫。为了计算平均价格,我们必须把这两个比率加在一起,除以2.然而,1000美元/1台电视机是不能与40美元/1件衬衫相加的,这意味着不可能确定一个平均价格。

  在商品市场中,价格是用美元/ 桶石油、美元/ 盎斯黄金、美元/ 顿铜等等来表示的,注意到这一点很有有趣。显然,在这些价格中搞一个平均价格没有任何意义。对此,Rothbard写道,“因此,不管何种平均价格水平的概念,把黄油、帽子、白糖等等完全不同的商品的总量相加或相乘,都是毫无意义的、不合逻辑的。”

  计算平均价格水平的各种各样深奥微妙的方法,都无法绕过一个根本的问题:不可能确定各不相同的物品和服务的平均价格。因而,政府统计学家所计算的不同的价格指标,完全是任意的数目字。而如果价格指数是没有意义的,那么,GDP 指标也同样是没有意义的。

  那么,我们为什么还会搞出那些用不变价格GDP 表示的经济增长了若干个百分点的定期公报?我们只能说,这个百分点与实际的经济增长没有任何关系,它只不过反映着货币供应(monetary pumping)的速度。

  通常,由中央银行和金融部门所创造的货币越多,货币投资量就会越大,这就意味着,实质经济的增长率会近似地反映货币供应的增长。

  因此,毫不奇怪,在GDP 框架中,中央银行可能导致实际经济增长,大多数把这一框架奉若神明的经济学家也确实相信这一点。有太多的所谓经济研究都对流行的看法提供了“科学的支撑”,即中央银行可以通过增加货币供应来实现经济增长。所有这些研究都没有注意到,一旦人们承认,GDP 是货币总量的近亲,就不可能得出别的结论。

  于是,人们不免会问:为什么有必要知道所谓的经济增长率?公布这类信息是出于什么目的?在一个自由放任的经济中,这类信息对于企业家没有多大用处,所有的企业家所依靠的唯一的指标是企业的盈亏。在一定时期所谓的经济增长了4%这样的信息,能使企业家实现赢利吗?

  一个企业家所需要的并不是总体性的信息,而是有关他所生产的产品的需求的具体的个别的信息。企业家自己肯定会建立自己关于某种具体风险的信息网络。

  但是,如果政府和中央银行能够随便干预企业,事情就完全不同了。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哪个企业敢忽视GDP 统计,因为政府和中央银行会通过财政与货币政策对这一统计数字作出反应。同样,金融市场中的参与者为了估计中央银行的反应,也会密切关注GDP 统计数字。

  所有的经济学家都在忙于猜测中央银行是降低还是调升利率。而为了给这一切提供某种基本原理,他们发明了一种叫做宏观经济学的新型经济学。不用说,这类经济学并不是在研究真实世界,而是在研究一个并不存在的所谓的经济。

  利用GDP 框架,政府和中央银行官员给创造了一种印象,似乎他们能够驾驭经济。按照这种神话,“经济”可以沿着全知全能的官员设定的路线增长。于是,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增长率低于某个事先设定的增长水准,人们就期望官员们来使“经济”走上正轨。反过来,如果“经济”增长得过快了,人们就期望官员们采取措施来给“经济”的增长降温。

  如果这些政策的影响仅仅局限于GDP 统计数字,那么,这些措施可能就是无害的。但是,这些政策会扰乱财富生产者的活动,从而损害人们的福利。举一个具体的例子,为了使根本就不存在的实体“经济”更有效率,美国政府官员正在忙于毁灭一个重要的财富创造者——微软公司。同时,增加货币供应和操纵利率,联邦储备委员会不是在追求更大的繁荣,而是为了实现“更强劲的GDP ”,为了避免繁荣- 萧条循环的威胁——也就是说,使经济失去动力。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GDP 框架完全是一个跟现实世界不搭界的空洞的抽象概念。尽管如此,政府和中央银行官员却非常钟爱这个概念,因为它给他们干预企业提供了正当性。它也为评价政府官员的政绩提供了一个虚幻的指标。

  作者: FrankShostak 著/ 秋风

  2001/8/30 译自Mises.org

  作者:秋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GDP是个什么东东?

2 条评论 »

  1. 财经与理财 » Blog Archive » 为什么百姓收入赶不上GDP增长? 说:,

    2008年08月08日 星期五 @ 16:59:07

    1

    […] GDP是个什么东东? (1) […]

  2. YES 说:,

    2008年09月07日 星期日 @ 09:22:21

    2

    收到
    谢谢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