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人:从恐怖攻击事件看美国外交政策的死结

  恐怖分子对美国展开空前的恶性攻击,无疑是冷战结束以来最重大的事件。恐怖分子的破坏手法极端残酷,从四架被劫持的民航客机上的乘客,到纽约世界贸易中心数以千计的职员、游客,以及见义勇为的消防救灾人员,无数无辜人命伤亡和财物损失,再加上父母夫妻儿女的丧亲之痛,真是人神共愤之事。

  事发之后,国际社会为之震惊,世界上绝大多数政府和民众,对恐怖袭击事件造成的惨重伤亡,无不表示同情和哀悼,全球几乎每个国家都同声谴责恐怖主义。

  可是在这一片同情之声中,在电视上我们却看到在中东不少阿拉伯国家和地区的平民,表现出截然不同的反应:男女老少兴奋激昂、彼此祝贺、上街欢庆。另一方面,除了伊拉克之外,包括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在内的所有阿拉伯政府都纷纷公开谴责这次恐怖袭击,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拉法还亲自作出为美国伤员捐血的公关姿态。两相对比,不仅可知阿拉伯民众的欢庆确属自发性行为,而且还揭露了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恐怖分子对美国的恶性袭击,尽管在他处遭到政府和平民的同声谴责,却在相当程度上得到了阿拉伯各国民众的支持。

  恐怖分子与阿拉伯地区有关系

  尽管媒体和美国官方纷纷指出这次恐怖袭击事件与沙地阿拉伯流亡阿富汗的奥萨马宾拉登“挂钩”,事件的真正组织者和幕后支持者至今仍然不很清楚。但是从美国司法部长披露在劫机者使用过的汽车中找到阿拉伯文的飞机驾驶训练手册等蛛丝马迹,恐怖分子与中东阿拉伯地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是不争的事实。

  不少论者提到,这次恐怖袭击事件的特点,是精心的策划,精良的训练,和令人难以置信的周密协调。但是这些论者们却没有指出和其他所有恐怖主义行为一样,这次恶性恐怖袭击得手,造成如此巨大伤亡损失的真正关键,是参与者的必死决心。

  有人将这些恐怖分子贬损为疯狂迷信的恶魔,可是连美国上层人士也不得不承认,这些恐怖主义分子发难成功的重要关键,是其组织中有大批受过良好教育并长期居住西方社会的骨干“人材”。美国司法部长披露,这次好几位参与其事的恐怖分子还在美国接受飞机驾驶训练,说明他们不仅具有高度的知识技能,还在文化发达、物质丰富的美国社会长期居住。为什么事到临头,他们仍然会毅然决然地放弃在西方社会中的舒适生活,毫不犹豫地赔上自己的身家性命,作出这种人神共愤的疯狂举动?

  又有人提出在这次巨大恐怖惨案之后,美国政府会以激烈的手段“消灭恐怖分子”。笔者并没有如此乐观。试想美国政府每年花费数十亿美金,从斗篷匕首到深空卫星和高科技“梯队”谍报系统,用尽各种手段来防范对付恐怖主义,可是对近日的大规模协调恐怖袭击行为,事先居然一无所知。由此可知,再有巨大的经济和军事资源,并不足以保证有效地对付恐怖主义,罔论将恐怖分子全部“消灭”。

  美国中东政策的失败

  中东的以巴冲突已经充分显示,恐怖主义无法根除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有当地的政治土壤和环境,源源不断地产生出具有必死决心的狂热激进人士。尽管以色列采取各种刺杀和谍报活动,“从容授命”的恐怖分子却仍然前赴后继,层出不穷。

  这次纽约和华盛顿地区恐怖攻击事件发生后,美国报刊自然是一片愤怒的讨伐之声,但是欧洲媒体却纷纷冷静地指出,这一恐怖主义的重要根源,是美国中东政策的失败。

  例如权威的英国广播公司BBC 就评论说:恐怖袭击事件之发生,在于美国未能控制中东局势的恶化。法国《世界报》9 月12日的评论也说问题症结在于美国的中东政策。英国《卫报》同日更以《最好的防御是公道》为题发表专评,指出美国必须在中东和其他地区建立“公道”,才能真正制止奥萨马在阿拉伯和穆斯林社会中得到的广泛支持。

  以色列面临严重生存危机

  但是从各种因素看来,要美国改变其中东政策,谈何容易。尽管以色列目前在中东具有无比的军事和经济优势,一般人并不知道在长远角度,以色列却面临严重的生存危机。纽约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前夕,以色列发生的最新自杀性爆炸事件,是这一长久生存危机的象征。

  那次自杀攻击事件的主凶,并不是来自以色列境外的巴勒斯坦人,而是以色列本土内的阿拉伯裔公民。更有甚者,这一恐怖行为主凶还是曾在当地公开竞选市长的“社会贤达”。

  这里反应的事实,是笔者去年就曾指出的以色列的“萧墙之祸”,即以国境内阿拉伯裔公民的离心离德,而阿拉伯裔是以国国内人口增长速度最快的一族。今年7 月,以色列的某人口专家曾经发表一份人口预测报告,指出在20年内,以色列除非限制阿拉伯人口的民主投票权利,将无法再作为一个犹太人主导的国家继续生存。

  可以预计,随着以色列长久危机的深化,以色列将运用一切政治经济资源,以维系美国对以色列的一面倒外交政策,而美国这一外交政策所依据的美国国内传统政治结构,在近期的未来,并无变化的可能。如此,奥萨马得以广泛“招兵买马”的中东和阿拉伯地区的激进主义温床,便很难消除。在这样的外交死结下,要真正消灭源自中东的国际恐怖主义,绝非易事。

  最后必须指出,以塔里班政权和奥萨马本人为代表的伊斯兰逊尼派极端主义武装的出现和蔓延,与美国原来在本区为了扩张自己战略利益而采纳的外交策略有直接关系。这只能另文置评了。

  作者在北美从事科技研究

  作者:都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从恐怖攻击事件看美国外交政策的死结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