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秋:丧钟为谁而鸣

           ——评美国的惊天大爆炸事件

  九月十一日晚上,惊闻美国的纽约与华盛顿两地发生了严重的爆炸事件。这一系列的爆炸事件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其中的绝大多数是无辜平民,站在绝对正确的人道主义的立场上,发生这种情况当然是令人极为痛心的。本国政府在国外胡作非为,仗势欺人,被其他国家的人们所极度痛恨,报复行动最后却导致了最高权力决策圈外的无辜平民丧生,这种黑色幽默不过是”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这一中国古老成语的生动注解罢了。

  这些平民们也许一辈子都无缘进入美国最高决策圈中,根本无法影响美国的对外政策,但是却承受了来自国外的报复性的打击的严重后果,当然是不符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这种朴素的正义观念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世界是一个连成一体的权力结构,在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的领土争端没有得到彻底与公正的解决以前,在全世界日益加大的贫富分化问题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以前,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的形形色色的不公平事件没有得到彻底的消除以前,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一块绝对安全的净土呢?难道生活在自己的伊甸园里,看其他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就是某些人所认为的最大的幸福?难道这种强烈的对比与反差就是某些人津津乐道的所谓的人生的价值?是不是认为事不干己,视而不见,袖手旁观就是所谓的神圣的自由权利?

  全世界所有的人民既然能够同情那些含冤而死的美国普通民众,但是我们是不是要公正地以同样的观点来看待其他任何地区所发生的类似的事件,把同样的同情施予那些在以色列军队枪口下丧生的无辜的阿拉伯平民呢?如果我们不能够对阿拉伯人与美国人一视同仁,表达同样的义愤,这岂不是在道德上极为可疑吗?是因为阿拉伯人在人格上比美国人低一层?还是某些人具有嫌贫爱富的下流本性呢?不管是相信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还是提倡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样赤裸裸的、不加掩饰的歧视实在是说不过去。归根结底,之所以出现这么大的观念误差,就是因为某些人只愿意将上帝与法律当作棍子去打击异己分子,根本就不会真正地捍卫这些原则与信念普遍适用的神圣性。

  这样我们才能够理解历史上那些仁人志士们的伟大的志向——” 哪里没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故乡。””有一人未成佛,我即不成佛。” 只有自觉自愿地去扶弱制强的正义事业,与人世间的一切弱势者同呼吸共命运,共同争取神圣的天赋人权,求得全人类的彻底解放,才能保证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切人的安全与自由。

  伟大的美国文学家海明威说过,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丧钟正在为你而鸣。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的人的命运其实就是一个整体,在其它任何一处发生的不公正事件,最终都将波及我们中的每一个人。美国人憎恨阿拉伯人,至少是憎恨那些不肯臣服于美国人的霸权的阿拉伯人,因此才会在阿以冲突中,极力偏袒以色列。根据这种行为模式,所有不肯在美国的霸权面前下跪与装死的中国人也不会享有什么绝对的安全了。已经确立的权力结构具有不可战胜的力量,使得任何一个人都无所逃于天地间,在美国的世界霸权的阴影下,任何人不可能置身事外,独善其身。

  在美国发生的这些极端行动的直接导火索就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以色列强硬派试图在巴勒斯坦临时政府处于绝对弱势的情况下,采取一举消灭,永绝后患的行动。这些行动当然都是经过了美国后台老板的默认了,而且对以色列强硬派采取这些行动,根本用不着惊奇,就犹太人的民族性格与历史纪录来看,这些举动既符合犹太人的行为模式又符合死色列国家的利害关系。去年佩雷斯竞选总统失败以后,我写了一篇文章,预言以巴战争随时可能爆发,至于何时爆发,由以色列人视国家利益而定。其中的推理则很简单,如果以色列人不愿意在相对有利的条件下与阿拉伯人媾和,那么他们一定是期待着彻底的胜利。但是,根据历史经验,如果一个暂时占优势的军国主义小国不愿意适可而止,将来等待着他们的一定是屈辱的和平。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居下,柔弱居上,依仗暂时的政治军事优势横行霸道,何可久也!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种族清洗政策其实是吓不倒任何民族的。希特勒帝国就是因此而彻底灭亡,不管当年的德国人有多少幽怨隐私值得我们同情理解,但是只要触犯了反人类罪的天条,都将遭到全世界人民的唾弃!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个霸权国家,如果愿意自我损抑,以求天下之大同,才能够长享荣华富贵,否则的话,只有身死国灭一条道路。

  在美国发生的这一场袭击虽然场面壮观,影响巨大,但是对于美国统治集团来说,权力结构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动,更没有因此而彻底崩溃。对于美国统治集团来说,这些爆炸事件只是皮肉之痛,并非伤筋动骨。美国统治集团是一条九头蛇,砍了一个脑袋,又会生出另一个脑袋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在军界与经济界死了一批次级统治者,根本就不算什么重大损失,下面多的是候选人要挤进来。前面的乌龟摔死了,后面的乌龟拱上来,也许爆炸的尘埃还未落定,汲汲于名利的人恐怕早就在拉关系走后门了。

  至于关于美国经济遭受巨大损失的说法无非就是一些广告噱头罢了,无非是趁机赚取一些国际社会的同情分,为美国在世界贸易组织以及货币基金等组织内撒泼耍赖,捞取补偿作为前奏,也为美国极有可能采取的军事报复行动作了公共关系上的铺垫。其实,当年为了争夺世界霸权,两面开弓与德国和日本大打出手;与苏联搞军备竞赛、打朝鲜战争与越南战争的巨额开销都没有让美利坚权力无限责任有限公司破产,一点爆炸事件又算得了什么?无非就是撞毁了几栋大楼,死了万把人罢了。

  所谓的恐怖事件使全球经济发生衰退的说法是完全站不住脚的,美国以及全世界各国的实物经济并没有被摧毁,怎么可能就发生衰退呢?无非就是以美元计算的几个数字发生了变化,影响了人们的投机与消费的心理罢了。如果有什么变化,无非就是一些经济泡沫被粉碎了,使某些指望不劳而获,轻松发财的人失望了。这个世界上的数字经济一直就以实物经济的真实水平为基线上下波动,十九世纪实行金本位制的时候,经常发生通货紧缩现象,数字经济的指标经常在实物经济的基线以下。二十世纪信用货币时代,通货膨胀一贯作为经济增长的药引子,数字经济的指标就常常在实物经济的基线以上。即便不发生这次袭击事件,美国的数字经济迟早也会要向实物经济的水平线回落。这无非就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经济周期罢了。

  即便美国本国的经济竞争能力因此事件而造成一定程度的衰退,那么也对其他发达国家有利,不会造成全世界的经济衰退。第一次世界大战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使欧洲的工业生产能力遭受大了巨大的破坏,却养肥了美国资本家,两次大战中,欧洲地区的农业生产凋敝,使澳大利亚与阿根廷以及其他粮食出口国的农民获得了暴利。天道循环,报应不爽,美国人凭什么专门利用他人的灾难而得利,不肯自己也牺牲一回,让其他国家也得一些好处呢?

  说得极端一点,即便将美国炸成废墟,只要它的军事霸权与金融霸权还存在,它甚至可以以更有利的方式来重建美国。就象可口可乐公司的总裁曾经说过的一样,即便全世界的可口可乐的公司全部被火焚毁,只要人们没有忘记可口可乐这个品牌,他们就能够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将其完全重建。有形的物质财富都可以用物质手段来毁灭,但是无形的权力结构,尤其是金融霸权是不可能通过恐怖行动来摧毁的。而且堤内损失堤外补,东方不亮西方亮,美国今后一定会加强对全世界的经济掠夺来弥补损失。就美国国内来说,虽然保险公司损失惨重,但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美国的建筑用品经销商们又可以大发国难财,好莱坞也可以将这个爆炸性事件大拍特拍,疯狂赚取利润,他人的痛苦正是自己的艺术灵感的免费来源,不过,赚来的利润是不可能让那些在爆炸中真正受了损失的人们以及他们的家属来分享的。

  其实美元的霸权才是美国统治集团真正的生命线,无中生有,以虚御实,利用价格黑洞来巧取豪夺全世界各国人民的劳动成果就是美国金融霸权的本质。掌握美元与囤积美元对于美国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他们是要利用美元作为诱饵来掠夺全世界各国的真实的劳动产品。这次爆炸事件当然给了美国人不负责任地使用美元的铸币权一个极好的借口,恐怕是要大大地捞一把来转嫁本国的危机,就象他们在海湾战争中,将那些报废的武器弹药都扔在了伊拉克,然后又以合格武器的名义要求盟国以及阿拉伯富翁们报销一样。

  至于所谓的人员伤亡对于改变美国吸血鬼的邪恶本质又有何改变?当年越南战争与朝鲜战争的时候,根本与之无关的美国平民们被统治集团的保卫人权与自由的口号所迷惑,到那个他们从来就没有听说过的国家去打仗,保护那些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人们,听来真是一场笑话。穷人家的孩子们浴血奋战,为的是保卫富人们的身家性命,这样合理吗?倒是克林顿与小布什这一对吸毒大王兼嬉皮士看穿了这一切,出身寒门但是头脑清醒的克林顿就不受那些蛊惑人心的口号的欺骗,远赴英国求学以逃避服兵役;出身豪门同时更加狡猾的小布什同样也不愿意牺牲在战场上,使自己永远没有机会享受将来的荣华富贵与锦绣前程,于是走后门加入州国民自卫队。上层贵族子弟与下层平民子弟的处境虽然有天地之别,但是逃避责任的举动却如出一辙。这两个滑头就是为了逃避艰苦的战争环境,让那些傻瓜们去白白送死,自己活下来享受美好的生活。某些人津津乐道的所谓的美国自由主义乌托邦与伪公民社会的画皮,在这件事上一戳就破。

  其实,根据美国统治集团的本性,即便再死更多的人,甚至包括精英集团的成员,也不可能使他们在世界上的恶行有所收敛。这些人最为突出的特点就是有无比强烈的权力意志,决不会对任何人甚至包括自己产生恻隐之心。在他们看来,人的价值就是市场价格,至于所谓的神圣的生命价值尤其是别人的生命价值根本就无法纳入经济学的范畴内进行财务核算。为了追求权势与财富,这些资本主义好汉们,生死置之度外,视死如归,当年他们在极为恶劣的条件下,不避万里海涛到中国贩毒,到非洲贩奴役去谋取暴利。权势与财富是必要的,生命是次要的,同情心一文不值,这就是那些盎格鲁。萨克逊白人新教徒男性的人生格言。

  这些小打小闹对于久经风浪的美国统治集团来说算不了什么,尘埃落定之后,今后美国一定会加强军事方面的开支,美其名曰加强保卫,防御恐怖主义的袭击。在这种狂热的气氛下,自然是谁也不会反对了,于是下层民众的社会福利便成为了首要的牺牲品。美国政府的征税能力是有限的,而那些富人们是绝对不会甘心多纳税的,这些精明势利,刻薄寡恩之徒,既不肯为国捐躯,又不肯为国捐钱,一贯诱使下层民众为之火中取栗,丧失了利用价值后,根本就不会对他们的命运负责。参加过越南战争以及海湾战争的军人们就是这个下场,他们或者被社会遗弃,或者身患绝症而无人理睬。

  下层民众在美国的政治权力结构中是弱势者,但是与其他国家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相比,他们还是在整体上处于一种较为强势的地位的。根据权力结构与利害关系的运动规律,所谓的对内民主一定伴随着对外扩张,美国的下层民众就可以在统治集团的对外扩张的行动中享受到一点余泽了。美国的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他们之间倒是有共同的感情与利益的,在我的记忆当中,在美国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全国性的普通民众支持阿拉伯人的大规模的示威抗议活动。没有与全世界被压迫人民同仇敌忾的觉悟,人云亦云,随波逐流,被统治集团当作牺牲品,为统治集团殉葬,这就是不可避免的最后的下场吧?

  至于那些采取了极端暴烈的反抗行动的人们也许的确有真正的冤屈,的确受到了极度不公正的对待,因此才愿意与所憎恨的人同归于尽。但是纵观古今中外的历史,正义是不可能用恐怖手段来争取的,恐怖活动一贯就没有建设性的效果。伊斯兰世界的历史上,有一个由神秘的” 山中老人” 指挥的暗杀集团,专门对付那些作恶多端的统治者们。但是他们自己没有改造社会的理想,没有明确的政治社会目标,只知道杀人以泄愤,最终他们的根据地被西征的蒙古大军攻破,连老弱妇孺都全部消灭。如果阿拉伯民族还只能以单一的极端手段来反抗不公正的统治秩序,恐怕这就是历史覆辙吧?

  无组织、无纪律、无领袖、无明确现实的政治目标与现代化的、” 科学” 的意识形态,这是阿拉伯民族与伊斯兰教势力在国际权力斗争中屡屡失败的最根本原因。几亿阿拉伯人对付几百万犹太人,却屡战屡败,就象十九世纪中叶,庞然大物的清王朝被一小撮西方殖民强盗征服一样。各个阿拉伯国家,各自为政,各自为战,一盘散沙,以邻为壑,互相拆台,使一个古老的,勇敢的,创造了灿烂文化与建立了伟大帝国的人口众多的优秀民族长期得不到统一。两亿阿拉伯人民的命运就是二十世纪初旧中国两亿人民命运的另一个版本。一小群狂热献身者的鲁莽举动,也许会给阿拉伯世界带来” 八国联军” 类似的祸害。但愿阿拉伯各国人民在这些爆炸事件后能够避免这种祸害,目前” 二国联军” 已经够阿拉伯人民受的了。

  现在看来,与阿拉伯国家相比,我们的国家还算不错的原因也正是在于中华民族后来拥有了一个严密组织、严格纪律与伟大的政治理想的领导集团。正是这一小部分不屈不挠者的勇敢坚决的奋斗,这才彻底的改变了我们的悲惨屈辱的命运,才能够让我们这些太平人在这里指点美丽坚的江山,粪土当今万户侯。从我们个人以及整个民族的利益出发,还是希望我们的国家今后能更加强大,因此我们国家必须更有组织,更有纪律,希望我们的领袖更加英明伟大,希望我们的国家有更加明确与现实的政治外交目标以及与敌对势力加强意识形态方面的斗争。

  罗里罗唆了半天,最后才感觉到,美国人的痛苦与灾难与我国何干?我们的痛苦与灾难他们从来就没有在乎过,他们的痛苦与灾难又与我们何干?而且当年在朝鲜战场与越南战场上牺牲了无数最可爱、最勇敢、最正直的中国青年,这就是美国人干的好事。在这个残酷竞争的世界上,本民族与本国家的权利都是要经过血与火的斗争才能够争取到。在一个半世纪的峥嵘岁月里,我们的先辈们已经为我们付出了极度惨重的代价了,但愿我们能够把握住今天的和平发展的机遇,以告慰我们的祖先的在天之灵。

  向我们的祖先们的英灵祈祷,祈祷我们伟大的国家早日实现和平统一,成为一个繁荣富强的现代化国家,但愿每一个中国人包括我在内都能够为我们伟大祖国的繁荣富强尽到自己的应尽的责任。

  愿上苍保佑中华民族!

  作者:李寒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丧钟为谁而鸣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7月22日 星期五 @ 18:51:10

    1

    狗×观点啊,美国是穷人的孩子保卫富人, 中国不是啊?别忘了,毛岸英是死在志愿军司令部里的,许多志愿军是冻死在雪地里的,天下乌鸦一般黑.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哪里都一样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